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257章 試探(4)  
   
第257章 試探(4)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齊飛月抱著齊時念 離開,連一句招呼都沒打,很失禮地一聲不吭地走了,回到9號別墅,她吩咐榮正再做點夜宵,又把齊時念丟給她讓她先看著,自己則回到臥室.

一進到 臥室她就捂住胸口,那里就像過山車一樣,轟轟然地響著.

驚恐,驚恐, 大大的驚恐.

她有點慌,這次是真的有點慌了,她拉開衣櫃的門,快速進去,找到南風琉豔,把自己一不小心就讓龍劍城看到她眼睛的顏色這件事告訴了她.

南風琉豔一聽,臉色也變了:"你是說,龍劍城看到了你的黑眸?"

"嗯."

齊飛月臉色也是白的,這件事,可不是普普通通的一件小事,尋常人看到她的眼睛顏色不對勁,有可能想的是她愛美,喜歡戴美瞳,可這個人不是尋常人,他是龍劍城.

"琉豔,怎麼辦?"

齊飛月手心緊張地問.

南風琉豔在臥室里來回地踱步,她也覺得這事透著危險,為了齊飛月的安危著想,她走了幾圈之後,抬眼,看著齊飛月:"告訴南風夜吧."

"不行!"

"為什麼不行?"

齊飛月也不知道為什麼不行,總之不能告訴南風夜.

"琉豔,還有幾天就到女皇登基的日子了,如果我把這件事告訴了南風夜,我跟念念就沒法再住在9號別墅了,你知道,這是我在登基前,唯一剩下快樂自由的日子了."

南風琉豔看著齊飛月的樣子,心口酸澀.

她走過來,握住齊飛月的手,把她拉到床沿坐下:"我不知道為什麼南風夜非要讓你登基,但是,阿月,你真的要順了他的心意嗎?"

"不然呢?"

齊飛月喃喃地垂眸,想到今天在10號別墅里看到的楚秋,她深深吸一口氣,說:"我也有我想做的事,如果不能脫離南風夜的掌控,我沒法去做自己的事."

南風琉豔疑惑,張口就問:"你自己的事情?什麼事情?"

齊飛月抿了抿唇,沒說.

什麼事情?

很多.

楚秋的事情,齊虹的生死調查一事,還有齊建業留給她的平安符,還差一張,那一張,南風夜沒有給她,說是等結婚的當晚,他會親手取給她.

也就是說,那道平安並不在南風夜的身上.

她也在等.

不管是登基還是結婚,她都無所謂了,從離開豐城的那一刻開始,她就知道,自己往後的路,全不由已了,但是,哪怕再身不由已,她也會將事情查清楚,尤其是……楚秋,他到底是不是自己的兒子,如果是,南風夜為什麼要殘忍地將這個孩子丟棄,他又為什麼要騙她?

齊飛月一想到楚秋,一想到楚秋那一張幾乎與卜錦城一模一樣的臉,她的心口就直泛冷.

"阿月,你怎麼了?手好涼!"

"我沒事."

齊飛月抽回手,對南風琉豔說:"這幾天南風夜忙著女皇登基的事情,不會來這里住宿了,我也不會再過來,你幫我撐著點."

"放心吧,有我在.但是你一個人會不會有危險?要不要夜笙去……"

"不能讓夜笙來,他是南風夜的屬下,這是整個英國政壇都知道的事,如果讓他來保護我,只會讓我更早地暴露身份."

"但是你一個人我也不放心."

"我一個普通人,有什麼不放心的?"齊飛月笑著安慰她.

南風琉豔還是覺得不太妥當,之前是沒關系,但是今天,龍劍城在看到了她的眼睛,不可能沒行動,南風琉豔想了想,斟酌道:"要不,我把戰歌叫來?"

"戰歌?"

"嗯,她也是南風夜的人,但她卻是暗影,不會像夜笙那樣被人瞧見."

"你擅自調動南風夜的人,他不會責備你?"

"嚴格說來,戰歌並不是南風夜的人,她是……"南風琉豔想到了什麼,眸光動了動,又道:"反正你放心,南風夜的人我哪調動得了?"

"好吧."

齊飛月想到齊時念,覺得有個暗影保護,也是好事,就點頭答應了.

她一答應,南風琉豔也松了一口氣.

齊飛月便朝她揮了揮手:"那我走了."

"嗯,你自己小心點,最好別再去龍劍城那里了,那個人,城府極深,又很可怕,你少招惹."南風琉豔不放心地再次叮囑.

齊飛月摸了摸唇,想到龍劍城今天強吻自己的一幕,真是百般滋味都不及惶恐一分,即便是南風琉豔不說,齊飛月也斷不可能再去了.

可是.

楚秋.

楚秋在他那里.

哎!

齊飛月揉著額頭離開,回到9號別墅後,她又重新戴了一副藍色隱形眼鏡,然後就下了樓.

樓下.

榮正已經做了簡單的夜宵,齊時念正坐在餐桌邊認真地吃著,但你看她吃的認真,其實她沒吃什麼,因為剛剛在10號別墅,她已經吃飽了,但榮阿姨辛苦做了這麼久,她不吃一點兒會惹她傷心的.

齊飛月走過來,榮正就連忙把她那一份夜宵端出來,等齊飛月接手,她就本分地站在一邊,不解地問:"太太剛在龍先生的別墅里沒吃飯嗎?"

"嗯,有點不舒服就回來了,總不能麻煩龍先生照顧我."

"太太不舒服?"

榮正一聽,慌忙上前.

齊飛月擺手說:"也不是身體不舒服,就是眼睛剛剛有點疼,可能是昨天晚上沒有休息好,我剛在樓上休息了一會兒,這會沒事了."

"那就好."

齊飛月沒再說話了,低頭吃著飯,一邊吃一邊給齊時念夾著青菜.

母子二人在飯桌上的氣氛總是很奇怪的,齊時念胃口極刁鑽,榮正做的菜不合她的味口,而且她也不餓,但齊飛月給她夾一根菜,她就吃一根,不管齊飛月夾什麼她都會吃掉.

齊飛月不夾了,她也就不吃了.

榮正站在一邊看著,雖然不說話,但暗地里對這對母子的相處卻極為新奇.

"榮管家."

吃罷飯,齊飛月就放下筷子喊了一聲.

榮正立馬收回胡亂的猜想,"嗯"了一下,問:"太太還有什麼吩咐?"

"今天別墅外的燈就不要熄了."

"好."

以前的每一次,榮正離開時都會將樓下的大燈和小燈全部關掉,這是齊飛月的吩咐,但今天,她走的時候,將別墅外鑲的幾盞壁燈給打開了.

她和阿蘭都走之後,齊飛月就領著齊時念上樓.

到了臥室,齊飛月並沒有像往常一樣打開衣櫃,從衣櫃里穿到8號別墅,而是拉開浴室的門,把毛巾浴巾扔到浴缸里,又放熱水.

齊時念湊過來一看,立馬拍手大呼:"媽咪!今天要在這里睡?"

"嗯."

齊飛月把她抱起來,一邊給她脫衣服一邊說:"這段時間你都跟媽咪住在這里,高興嗎?"

"高興!"

"那我們先洗澡?"

"媽咪和我一起洗?"齊時念兩眼放著強烈期盼的光.

齊飛月看了一眼那個超大的浴缸,怕她一個人洗會摔跤,想了想,還是笑著點頭:"媽咪跟你一起洗."

"噢--耶!太好了!"

從來沒見女兒這般高興過,齊飛月頓感內心一片自責.

她其實不算大忙人,但跟女兒在一起的時間總是很長,而且從生下她開始,她就沒怎麼跟她睡過,不是她不想,是南風夜不讓.

南風夜對齊時念的存在非常介意,明眼人都看得出來,他不喜歡時念.

齊飛月給齊時念洗澡,又給她講童話故事,兩個人都洗好後,齊飛月就抱著齊時念躺在床上,兩個人也沒干什麼,就是玩著幼稚的拍手游戲.

可能是因為跟齊飛月睡的緣故,齊時念的精神特別好,一直玩到十一點多鍾她才困的倒在了齊飛月的懷里.

抱著齊時念,齊飛月的臉上滿上柔和的光.

她拉了燈,也躺了下來.

後半夜.

原本睡的很沉的人忽感一陣陰霾襲上心來,不知是夢還是現實,她好像看到了卜錦城,看到了卜錦城站在自己的床頭,又一種又愛又恨的目光看著她,那一張愛恨摻雜的臉忽明忽暗,猶如陰魂來的使者,嚇的齊飛月倏地就醒了.

醒來後她才發現那是夢.

是夢.

這麼多年,她很少夢到他,沒想到今天晚上又夢到了.

她拍拍胸口,抬起手臂擦了擦額頭,卻不想,在手臂抬起來的那一刻,她真的看到了朦朧燈光照射的窗戶外站著一個人.

一個男人,穿著黑色風衣,風衣的下擺在夜色的風里輕輕地搖,指尖夾著一根煙,煙火正在徐徐地燃燒著,他夾著煙漫不經心地吸著,漆黑的眼眸在那朦朧的燈光下竟似鬼魅一般,挑著深沉莫測的笑.

那笑並不可怖,可怖的是那張臉!

跟卜錦城一模一樣的臉!

卜錦城!

齊飛月騰的一下就從床上跳了下來,飛快地沖到陽台,白色睡裙在風中狂亂地飛,她的黑發也帶著激蕩人心的凌亂一齊沖向陽台.

"卜錦城!"

齊飛月沖到陽台就朝樓下喊了一聲.

那一聲喊出來她才驚覺自己做了什麼,又慌忙捂住嘴,但是,那個男人……那個男人確實還在,但不是卜錦城,是龍劍城.

上篇:第256章 試探(3)     下篇:第258章 他是我的丈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