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266章 六年後的姐妹重逢  
   
第266章 六年後的姐妹重逢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君晚手握佩槍,一 步一步接近門邊.

這道門 跟別的別墅門不一樣,不是雕花的柵欄,也不是英倫式的木藝,而是結結實實的鋼鐵門,門控全是最高端的科技產品,其實在屋里面通過遙控也能看到門外的拜訪者,但屋里面有齊飛月和齊時念,君晚是不會在里面打開遙控系統的.

她走到門邊, 透過監視設備往外面看了一眼,只一眼,她就立馬把門打開.

門外.

站著一個穿著錦黑色雙排大扣風衣的男人,他並不是筆筆挺挺地站著,也不是那麼的盛氣凌人,他側著身子,腰彎了一個弧度,正低頭與一個女人說著話.

從君晚的角度看過去,只看到那個男人的側面,不再是曾經那張凌厲的讓人畏懼的臉,反而透著溫和,透著一股說不出的柔情.

君晚想,歲月真的會催人變.

也許是聽到了開門聲,那個正噙著笑意說話的女人微微偏了偏頭,眼睛往後面抬了一下,就看到了君晚,她眨了下眼,拉住身邊男人的手,問:"你說的是她嗎?"

暮南傾斂起唇角的笑意和臉上的柔情,往後面看去,看到君晚站在那里,他就拉著齊虹的手往門邊走,邊走邊說:"不是她."

齊虹"哦"了一聲,就把視線放在了這號別墅的布局上.

暮南傾經過君晚身邊的時候,君晚掀唇,正准備喊一聲什麼,暮南傾微微抬手,制止了她:"我今天來這里,只是為了一個人."

"我知道."

"那就不用管我,你該忙什麼就去忙什麼,這里有我."

暮南傾清清淡淡地說,表情一如繼往的冷漠,那張英俊的臉也還是一如繼往的令人不敢逼視.

君晚筆直地端了端肩膀,恭恭敬敬地"嗯"了一聲.

暮南傾沒管她了,直接拉著齊虹往別墅里面走.

此刻的別墅里,齊飛月坐在客廳的沙發上面,眼睛一眨也不眨地看著坐在餐桌上安靜地吃著飯的楚秋,齊時念也圍在楚秋旁邊,嘰嘰喳喳地說著話.

楚秋很不耐煩,額頭的青筋一直處于暴怒的邊緣,但他沒發怒,表情異常冷硬.

這里不是他的家.

這些人也跟他沒有半毛關系.

她們不值得他發怒.

小小年紀,楚秋的心思已經黑暗的不能再黑暗了,他對這些人沒有感情,在他沒有強大之前,他還需要忍,楚秋沉默地吃著飯,完全視那道視線和耳邊的聲音為無物.

"大哥哥,你為什麼不說話呢?"

齊時念說了半天,楚秋也沒有應一聲,她累了,趴在桌沿,無比泄氣地問.

楚秋抿唇,冷冷地瞪她一眼.

齊時念忙不跌地露出大大的笑臉:"大哥哥,你吃飽了?"

"別說話!"

楚秋真是煩死了這個愛說話又愛撒嬌的小女孩!他跟她很熟嗎?從昨天開始就粘他粘的死緊,她粘他做什麼?他們根本就不是一個世界里的人.

此時的楚秋特別嫌棄齊時念,看一眼都嫌煩.

可是,當有一天,他在知道她是他的親妹妹之後……楚秋只有一個想法,他怎麼會有這種妹妹!

屋內的情景詭異地不和諧,又詭異地透著莫名的溫暖.

暮南傾踏進門,抬眼一望,最先看見的不是齊飛月,也不是齊時念,就是坐在餐桌一邊,安靜地吃著飯的楚秋,看到楚秋,他漆黑的眼眸猛然一亮.

"他是……"

"一個孤兒,是楚爺從河邊撿回來的,叫楚秋."君晚在後面向他解釋.

孤兒?

暮南傾眼眸微微一眯:"阿錦的孩子吧?"

"是的."

"嗯."

暮南傾把目光從楚秋的身上移開,看向他旁邊的齊時念,看了片刻,他才收回,拉著齊虹步入屋內.

腳步聲從門口傳來,齊飛月一開始在目不轉睛地盯著楚秋看,就沒有聽到,直到腳步聲靠近沙發邊,她才收回目光,往旁邊看了一眼.

下一刻,她倏然驚起!

"姐……姐?"

看到齊虹,齊飛月別提有多吃驚!有多驚異!有多不可思議了!

怎麼會?

齊飛月的雙眸瞪的大大的,嘴唇和手都有點哆嗦,身體完全僵硬了,目光直直地盯著齊虹看著,看著看著,那眼淚就不自覺地從眼眶里流了出來.

她驚喜交加,顫抖地伸手,想觸摸一下對面女人的臉.

可是伸出去的手在要觸上的那一刻又如觸電般驚然收回,她不敢啊,她怕眼前的這個人是夢,她怕她一伸手這夢就醒了.

她姐姐沒死?

這怎麼可能呢?怎麼可能呢!

齊飛月流著淚,目光都發了直.

她的反應讓齊虹著實很奇怪,齊虹皺著眉頭拉了一下暮南傾的手臂,低聲問:"你說的那個人是她?"

"嗯."

"她是我妹妹?"

"嗯."

"可是我……"

"阿七,對不起."暮南傾握緊她的手,低低地說一句.

齊虹愕然:"干嘛要說對不起?"

暮南傾說:"我應該讓你們早點相見的,可是因為我的自私,讓你們分別了這麼久."

齊虹看著齊飛月,越看眉頭蹙的越深,她對眼前的這張臉沒有一點兒印象,雖然近兩年來,她的腦海里老是會閃現出一些畫面,畫面里也經常會出現一個女孩,暮南傾說那是她妹妹,可她腦海中的那張臉跟眼前的臉完全不一樣啊.

齊虹又不確定地問了一次:"她真的是我妹妹?"

"嗯!"

"可是這張臉……"

暮南傾往齊飛月的臉上看了一眼,又俯下頭,湊近齊虹的耳朵說了一句話,齊虹就睜大了眼,易容?好端端的為什麼要易容?

不等她問出來,暮南傾就拍了拍她的肩膀,又吻了吻她的發絲,說:"你們姐妹剛重聚,肯定有很多話要說,我就不陪你了,你跟飛月在樓下,我上去一會兒."

"好."

齊虹轉頭沖他笑了笑.

暮南傾看著她的笑,又低頭,親吻著她的臉.

齊虹任由他吻著,一臉的幸福.

齊飛月在一邊看的目瞪口呆,她當然很清楚自己姐姐對暮南傾是怎樣的態度,可以是冷漠的,可以是憎恨的,可以是仇視的,可以是任何不好的負面的,但唯獨不可能是相親相愛的.

這幾年,她經曆了感情顛簸,她姐姐卻是釋懷了過往恩仇嗎?

吻了好久,暮南傾才松開齊虹,沖齊飛月點了點頭,然後上了樓.

他一上樓,君晚也立馬跟上.

這個時候,暮南傾出現在這個別墅里,肯定不單單是讓她們姐妹相認這麼簡單.

確實不是這麼簡單.

暮南傾上樓後就進到了卜錦城每次議事的那個書房,他沒有往書桌走,也沒有往沙發走,推開門他就站在門口,等著君晚.

君晚走近,低低地喚了一聲:"少爺."

"嗯."

暮南傾背著身子,聲音清晰而低沉:"後天就是女皇的登基日,明天晚上南風夜肯定會夜襲紅門,紅門雖然已經不成氣候,但絕不能讓蘇苑落入南風夜之手,你拿我的令牌,守好她."

暮南傾掏出自己那塊至高無尚的斬殺令交給君晚.

君晚沒接,只說道:"龍哥已經安排好了,紅門有云哲守著,應該不會有問題,至于蘇苑,她其實並不在紅門,而是在楚城."

暮南傾淡淡地折了一下眉峰,倒是沒說話了.

既然卜錦城都安排好了,那他就只等結果.他將那塊令牌收起來,又下樓.

君晚默默地看了他的背影一眼,上了樓.

樓下.

客廳里.

齊飛月激動地握著齊虹的手,眼睛淚汪汪地盯著齊虹看著,嗓子也帶著悶疼的哽咽,輕輕地開口喊了一句:"姐."

喊罷就猛地撲進了齊虹的懷里.

"姐,我好想你."

撲進齊虹懷里的那一刻,齊飛月的哭聲驟然一塞.

從看到齊虹下葬到現在,她過的百般艱難,她從最無憂無慮的公主一下子跌成了一顆棋,失去了自由,失去了幸福,失去了愛人的能力.

她離開了卜錦城,她把自己困在女皇的虛環里.

她不開心.

她一點兒都不開心.

如果不是因為生了齊時念,她想,她這六年真的會過的生不如死.

眼淚隨著歲月的增長而減退,這六年,不管多麼艱難,她都沒有哭過了,因為沒有人會心疼,因為沒有人會在乎.南風夜每天為了大業而參加各種活動,他忙的根本沒時間看她,偶爾來看她也對她極為嚴厲,關心的話語基本上沒有,她還要防備著他偶爾陰鷙的脾氣.

很多個夜晚,她孤獨地坐在床上,雙手抱著腿,看著外面冷冷的月光,渾身發寒.那個時候,她想,她把前半生的幸福過度地揮霍了,所以,後半生,她就只能黑暗獨行.

可是,上天厚待她,把她姐姐又還了回來.

齊虹原本還有點抗拒,因為覺得陌生,可是當齊飛月撲進她懷里的那一刻,她腦中陡然一閃,閃出一個畫面,畫面里,那個女孩哭著說:"不!我不走!"

記憶的長河撕裂一般從腦海里洶湧而來,齊虹只感到頭疼欲裂,她猛地抱住頭,又拼命地往沙發上撞著,暮南傾走出樓梯看到這個情景,驚慌地沖下來,抱住她不停地喊:"阿七!阿七!"

"南傾,我……"

上篇:第265章 她說:不要走     下篇:第267章 時太太在想什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