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294章 你若信我我就必然能  
   
第294章 你若信我我就必然能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從燕山那里出來, 卜錦城就回了別墅.

齊飛月 還在睡覺,她的睡姿一直是讓人不敢恭維的,第一次睡在卜錦城的公寓里的時候,她奇葩的睡姿還讓卜錦城打趣了好一陣子,但現在,卜錦城看著眼前這熟悉的睡姿,眼中漫過細細溫柔的光.

時光流年在變 ,但某些人的習慣一如繼往.

卜錦城脫掉大衣掛在衣架上,又抽掉領帶一並掛好,這才進到浴室去沖了個澡,換上家居服,挑起被子一角鑽進去,挨著齊飛月躺下.

這一睡就睡到了下午四點多,等他醒來,看了一眼床畔,已經沒了齊飛月的影子.

他撐著手臂坐起身,閑閑地靠在床頭,抽了一根煙點燃,有一搭沒一搭地吸著,吸著吸著,他又眯著眼將煙掐滅,起身.

洗了一把臉,出了臥室.

他沒有立刻著急地下樓,而是走到長廊上面,兩條手臂都支在欄杆上,打量著客廳里的情景.

客廳里很熱鬧.

因為馬上要到聖誕節了,所以,裝飾聖誕房屋似乎就成了齊時念和廖爾最快樂的事情,還有楚秋,他雖然一直對外界之人保持著莫須有的警戒,但到底還是孩子,童心未泯,見齊時念和廖爾搭著聖誕房,兩個人的頭上又都戴著閃閃發光的聖誕帽時,他也心動了.

看著一旁還沒有被人動過手的聖誕老人的巨型拼圖,楚秋抿了抿唇,似乎是很難開口地小聲問著齊飛月:"我能玩一玩那個嗎?"

齊飛月笑道:"可以啊,買回來就是給你們玩的,不要拘束,你想玩什麼就玩什麼."

楚秋顯然也高興了,跑過去就開始動手.

齊時念和廖爾在掛聖誕樹,齊飛月買了很多禮物,除了聖誕樹和聖誕老人外,她還買有書籍,美食或是紀念品,這些東西都要一一包裝,齊飛月盤著雙腿坐在沙發上面,一件一件的禮物看過去,在心中想著該送給誰,要怎麼包裝才好.

她想的認真投入,根本沒注意周邊,直到一雙手伸過來將她買的那些食品全部推開,她才猛地一下抬頭,就看到了咬著半截煙的卜錦城.

煙味從他的身上飄過來,齊飛月反感地皺了皺.

卜錦城又眯了一下眼,將煙從嘴中抽出來,單指摁滅,扔到垃圾桶里,然後他就拉住她的肩膀,把她往旁邊移了一下,位置空出來後,他就坐了過去.

下巴微台,指向桌面上那些亂七八糟的東西:"你買這些干什麼?"

"送禮啊."齊飛月說的理所當然.

卜錦城突地嗤笑一聲:"送禮?你的這些禮物有幾個人會看得上?"

"你什麼意思?"

齊飛月生氣地瞪著他,她買的這些禮物全都是她精心挑選的,雖然很普通,但她是爭對不同的人買的,怎麼就看不上了?

她生氣的時候那雙眼格外的明亮,整張臉格外的富有生機,卜錦城其實很喜歡看她生氣,但又舍不得,現下,他傾斜著身子,目光帶著淡淡的笑意鎖住她生氣的臉蛋,手指伸過來摩挲了一下她的唇.

齊飛月一巴掌過來將他的手推開.

卜錦城就笑:"怎麼就生氣了?我只是實話實說."

齊飛月呼的一下站起來,不想理他了.

卜錦城就是來跟她說送禮一事的,哪能讓她走開,一把拉住她,將她拽到了懷里,緊跟著唇就湊了上來,在她發飚之前吻住她.

齊飛月瞪著眸子,恨恨地握著拳砸著他的胸膛.

卜錦城上次受傷的地方就是左肩下方,還沒有完全恢複好,齊飛月的拳頭砸下來,他就松開了她的唇,半是受傷半是調侃地說:"你要謀殺親夫嗎?捶那麼狠,手疼不疼?"

卜錦城拉住她的小手就要察看.

齊飛月甩開,很是不痛快地問:"我那禮物有什麼問題?"

"禮物沒問題,就是沒送到點子上."

"我都是調查過才送的."

"誰幫你調查的?南風夜?"

齊飛月咬唇不語,確實是南風夜跟她說的,但是,有什麼問題啊?難不成南風夜還會害她?

卜錦城一看她的表情就知道自己又猜對了,她是有多相信南風夜不會在背後給她開冷槍?這些禮物是沒有問題,但是那些大臣們要的,哪會是這麼簡單的死物?

"阿月,問你個問題."

卜錦城松開她,後背靠在沙發里,臉上的笑意全部收了起來,表情變得認真而又嚴肅.

齊飛月被他這嚴肅的表情弄的一陣緊張,就問:"什麼問題?"

"你想當這個女皇嗎?"

當然是不想的.

齊飛月很直接地搖頭.

卜錦城就說:"那如果我帶你走出這條路,你願意嗎?"

"走出這條路?"

"嗯."

"你是指……"

卜錦城伸手貼在她的臉上,慢慢的撫摸,眼中的深情藏在一片深邃莫測的黑海之下:"卸下女皇的身份,遠離英國政壇,過你想過的生活,就像齊虹那樣,無拘無束,想做什麼就做什麼."

齊飛月聽到這話,心中是震撼的.

怎麼能不震撼!

女皇一旦入位,除非是死,不然,沒有突然中止的可能.

但卜錦城卻說--卸下女皇身份?

怎麼卸?

"你不是在跟我開玩笑吧?"好半天,齊飛月才慢吞吞地擠出一句話.

卜錦城淡淡瞥她一眼:"我像是在開玩笑?"

不像.

臉這麼嚴肅.

可是.

齊飛月還是很不確定地又問了一句:"你的意思是,你能幫我擺脫掉這種身份?"

"你若信我,我就必然能."

齊飛月看著他,不說話,就那般看著他.

卜錦城也看著她,也不說話.

兩個人彼此默默地看了對方好一會兒,齊飛月才低下眼,撲進卜錦城的懷里,臉埋在他的心口,手臂環住他的腰.

她沒回答,但她的態度卻又表明了一切.

卜錦城心里實在是高興,簡直高興的不知道要怎麼辦好了,他緊緊地抱住她,頭也低下來厮磨著她的,薄唇貼 在她露出來的脖頸上面,激動地說:"阿月,你終于肯相信我一次了."

齊飛月眼眶微微的濕潤,過了那麼多年,她當然知道他對她是怎麼樣的,她用臉蹭著他胸前的衣服,歉意地開口:"對不起,卜錦城,之前誤會了你那麼多."

這一句道歉來的那麼的遲,可卜錦城卻是搖頭說:"寶貝,對我,你永遠不用說這個詞."

那都是他心甘情願的.

他願意為她擔負所有,只要她真誠快樂地呆在他的身邊.

曾經,兩個人在床上是最親密的愛人,下了床,兩個人的心中又似乎隔了一道鴻溝,但今天,這道鴻溝被拿開了,兩顆心從來沒有這般的近過,也從來沒有這般的心意相通過.

卜錦城激動,興奮,捏住齊飛月的下巴就深深地吻著她.

齊飛月也很熱情地回應著.

她的吻技是他親自教導的,反過來用在他身上,真的讓他招架不住.

他倏地一下將她抱起,三步並作一步急切地沖上樓,將她壓在床上,肆意地撫摸親吻.

原本在床上,齊飛月是從不主動的,每次都是他任性妄為,想怎麼折騰就怎麼折騰,雖然那種快樂也是無與倫比的,可跟齊飛月主動起來,那簡直就是小烏見大烏,沒法比.

齊飛月第一次這般主動,幾乎整個過程都是她在主導,卜錦城享受的同時又實在是受不了她的這種折磨,看著她在他身上那浪蕩的樣子,他真的有好幾次都控制不住的要流鼻血了.

實在是受不了的時候,他喘著粗氣,咬著她的耳朵,掐在她腰上的手幾乎要將那細軟的腰給擰斷,惡狠狠地吐出一句:"小妖精,你想讓我死在床上?"

不知道做了幾次,齊飛月筋疲力盡躺下的時候,腦中只有一個想法.

她今天絕對是撞了鬼了.

不然她怎麼會……

想到剛剛,她猛地閉上眼睛.

卜錦城伸手就將她撈進懷里,拂開她汗濕的長發,貼著她的臉低笑:"這個時候知道害羞了,不過我好喜歡,以後寶貝可以經常主動,我不怕死在你身下."

齊飛月捂住耳朵,羞憤難當地甩出一個字:"滾!"

本來這個字是很有威力的,但她剛剛喊的嗓子都啞了,又筋疲力盡,這一個滾字被她用毫無力氣的嘶啞的嗓音吐出來,更有幾分委屈的意味.

卜錦城愣了一下,隨即就大笑出聲,笑聲回蕩在整個房間,讓這一方靜謐的空間也染上了莫名的喜氣,他擺正她的臉,眼睛直視著她的眼睛.

齊飛月不想看他,試圖扭頭.

卜錦城卻不放開,固定住她的頭,英俊的臉一點一點地壓下來,當鼻尖觸上她的鼻尖,他才堪堪停住,那雙深邃的黑眸里流淌著靜然無聲的濃濃的愛:"阿月,你知道,我等這一刻等了多久嗎?"

很早很早之前就想與你牽手.

第一次見你就想睡你.

那是欲,又何嘗不是一眼之間的怦然心動.

卜錦城這一生接觸過很多人,走過很多路,看過很多風景,他是創娛國際的總裁,也是卜氏未來的繼承人,還是英國政壇上令人聞風喪膽的劍門之尊,他的人生有無限可能,也有無限際遇,可偏偏,他遇上了她.

上篇:第293章 這種事不必跟我說     下篇:第295章 相愛容易相守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