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307章 曆史的守護者  
   
第307章 曆史的守護者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暮南傾走了.

這一走,就相當于 徹底了結了他與南風世家的一切.

以湯普 斯為首的三族族長,還沒有因為他的出現高興到一個小時,就被這殘酷的現實給打擊的忘記了反應.

"家主!"

就在暮南傾將 要走出眾人的視線時,湯普斯急沖沖地喊一聲.

暮南傾腳步頓了一下,但沒有停.

他的家主之位已經傳給了南風夜,這一聲家主,哪怕明知道喊的是他,他也不會停.

湯普斯看著暮南傾毫無留戀的腳步,眼眶微微泛紅,"你難道不想救埃文了?他剛剛來過,但是受了傷."

埃文曾經是南風寒掌權時期,實力第一,忠誠第一,也最得南風寒器重的人.

埃文不僅把南風寒當作家主,也當作兄弟.

南風寒也是如此.

聽到這句話,暮南傾的腳步緩緩地慢了下來,但依舊沒有停,只說了一句,"他的肩膀上刻著南風世家的族徽."

也就是說,埃文生是南風世家的人,死也是南風世家的人,跟他再無關系.

湯普斯原本是想用埃文留住他的.

可留得住嗎?

不管是曾經的南風寒,還是現在的暮南傾,他的路,別人都左右不了.

暮南傾走後,卜錦城就麻煩了.

一是,齊飛月還在南風夜手上.

二是,股權問題.

看到暮南傾的背影消失在自己的眼前,卜錦城就知道,今天,他是無論如何,走不出這個大廳了.

果然.

下一刻,南風夜就叫住了他,"左相還是把名字簽了吧."

"先讓我看看阿月."

卜錦城淡身而立,也不往外走了,目光轉過來對上南風夜,臉上也沒慌亂的情緒,很鎮定.

南風夜不理會他的拖延之策,只冷冷說,"你簽了字,自然能看到她."

卜錦城眉頭一皺.

他不擔心南風夜會傷害齊飛月,他擔心的是,他簽了字,南風夜也不會放齊飛月,而這座城堡,他的人能不能攻克下來,他也不敢百分之百的肯定.

如果暮南傾能幫他,他倒是可以完全的放下心來.

但是.

暮南傾走了.

卜錦城不自禁的將雙手握緊,眼睛往側邊的門外瞅了片刻,天色很黑,只有這一方城堡內鑲嵌的壁燈在夜色里明亮地照耀.

沒有他的人放出的信號.

卜錦城收回目光,淡淡地又往剛剛的位置走.

走近,坐下.

剛拿起筆,門外,忽地閃過一抹極為亮麗的光,就像流星一樣,急速地滑過天地,墜向西山.

速度很快,所有的人都沒有注意到,卜錦城看到了.

他在等的,就是這道光.

嘴角勾起冰冷的笑,他將筆往桌上一拋,倏地站起身來,似笑非笑地說,"剛剛你們前任家主是不是說過,想拿回股權,全憑你的本事."

說罷,臉上的笑猛然一收.

南風夜立馬意識到了不對勁,連忙大喊,"安德森!"

安德森在外面.

他借把埃文拖下去之際,也去調兵了.

埃文不會平白無故地闖進來,他之所以會闖進來,肯定是受了別人的指派,這個人……

今天宴請卜錦城,當然也是別有心機的.

但安德森沒想到,他光輝的一生,最後竟然是敗在一個小鬼手上.

屋外.

安德森掙紮著往下墜去,眼睛驚恐地睜的大大的,看著眼前的男孩,極力地想要吐出一句,"你是……"誰.

最後一個字還沒有說出來,楚秋已經快速地一刀斬了下去.

小小年紀,就已經冷血的可怕,那一刀下去,眼睛一眨都沒眨.

安德森死後,楚秋收回了刀,環顧著四周.

暮南傾把他帶來之後,就將他一個人丟在了這里.

他對這個陌生的地方不熟悉,但不影響他的生存能力,他向來不懼怕陌生的環境,因為他就是在一個又一個陌生的地方成長起來的.

安德森死後,周圍的兵開始騷動.

大廳里也開始彌漫著硝煙之氣.

南風家族的人很多,卜錦城單槍匹馬,有點危險.

就在兩方人馬多方對峙的時候,齊飛月卻是實實在在地站在了南風世家的聖殿前.

這座聖殿,供養著南風世家所有的先輩們.

包括開國女皇,包括,第一代家主.

這里沒有中國式的奉碑,只有不同的人物畫像,齊飛月一個畫像一個畫像看過去,最後,視線停留在了,唯一的一個女姓畫像前.

這就是開國女皇了吧.

齊飛月看著這副畫,看著看著,就想到了她在白金殿的地下密室里,看到的那幅畫.

繪畫的手法是一樣的,雖然署名不同,日期不同,但兩者之間,還是存在著必然的聯系.

齊飛月眼睛微眯,盯向了女皇畫像下面,那一張牛皮卷的書頁上,封皮上刻了兩個字,是刻的,不是寫的.

吾生.

自述書?

齊飛月這樣一想,心中忍不住大喜,伸手就要去翻.

冷不丁的,一道蒼老的聲音倏然響起,"即便你是女皇,也不能擅自動這里的東西."

齊飛月轉過身.

就看到了一個老者,很老很老,花白的頭發,花白的胡須,花白的眉毛,拄著一根鐵拐杖,面容布滿了褶皺.

齊飛月問,"你是誰?"

那老者瞅了她一眼,看到她的面容後,露出了一絲厭惡的神色,但還是回答道,"這里的守護者."

"守護者?"

"嗯."

齊飛月納悶了,"這里有什麼需要你守護?"

那老者又看她一眼,拄著拐杖慢慢走近,目光停留在她剛剛想看的那個牛皮卷上,"我要守護的,就是你想看的--曆史."

齊飛月眼眸微動.

也就是說,她想看的東西根本看不到!

難怪南風夜那麼放心讓她一個人進來,原來這里還有一個阻礙她的人.

"你知道我是女皇?"齊飛月換了個話題問.

那老者點頭.

齊飛月又問,"知道我是女皇,還敢這般阻擾我?"

那老者似乎是笑了一下,笑的很輕蔑,"在這里,女皇就如同一粒浮塵."

"什麼意思?"

"意思就是,女皇的身份,在這個地方,根本沒重量."

齊飛月氣息一沉,臉色不大好看了.

那老者或許是察覺了,抬起手中的拐杖,搗了搗她面前掛在牆壁上的先女皇畫像,"她都沒份量,更別說你了."

"我不懂."

齊飛月皺眉,"我曾經看過曆史,說先女皇與你們家主恩愛非常,當年,三大版土結合,也成就了一段姻緣,在外人眼中,先女皇擁有著絕對的地位."

"世人眼中的曆史,都是美好的."那老者輕輕一歎.

"難道不是?"

"我聽阿夜說,你生了一兒一女?"

話題跳轉太快,齊飛月眨了眨眼,卻還是點頭.

這是事實,她沒什麼可否認的.

那老者看到她點頭,這才松了松手中的拐杖,而她的這個動作一出,就讓齊飛月想到了卜錦城的奶奶,那個卜老太太……習慣性的動作,也是……

"你剛剛想看的那個牛皮卷,就是她寫的自遺書."

"她?"

"你口中的先女皇."

"哦."

"想看嗎?"

當然想.

這話還沒說出口,那老者又來一句,"曆代女皇,都沒有生過龍鳳胎的先例,你是唯一一個."

齊飛月嘴角微抽,"生不生龍鳳胎,這好像不是自己能決定的吧?"

"說的沒錯."

那老者接話,"這都是天意安排,所以,你生下了龍鳳胎,也就是昭告著,舊的統治要結束了."

有這麼嚴重?

生小孩也能影響政治?

齊飛月不大相信,也從來沒覺得自己生龍鳳胎有什麼影響,只是問,"怎麼樣才能讓我看看那個自遺書?"

"暫時不能讓你看."

"為什麼?"

"你知道,阿夜想娶你."

"跟這有關?"

老者輕輕地摩挲著拐杖的頭,慢慢道,"南風家族的曆代家主與女皇之間,都存在著夫妻關系,不管是名副其實的,還是暗度陳倉的,所以,曆代女皇,其實說穿了,就是南風世家的骨血.但是……"

老者說到這里,頓住,轉頭盯住齊飛月,"你的母親,也就是上一任女皇,她生下了你們姐妹三人,卻不是南風世家的骨血."

也就是說,她的母親,沒有跟南風世家的家主搞在一起.

可這又能說明什麼?

跟她能不能看那個自遺書有什麼關系?

正想著,那老者又說話了,"只有真正的南風世家的血脈,才看得見那封自遺書里面的內容."

說了半天,原來在這里給她設套.

意思是,她只能嫁給南風夜?可即便是嫁給了南風夜,她身體里流淌的,也不是南風世家的血啊!

"照你這樣說,我是無論如何看不到那封自遺書里面的內容了?"齊飛月問.

老者看她一眼,"你想知道的,我不是已經說給你了?"

"嗯?"

齊飛月納悶,什麼時候……

"你想知道南風世家與女皇之間的牽系,這就是了."

齊飛月頓了頓,忽地就明白過來,她又眨了眨眼,"為什麼又告訴我了?"

"因為你替南風世家打破了傳統和愚昧."

上篇:第306章 誰都知道她是他的軟肋     下篇:第308章 她身上的女皇氣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