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325章 這樣是不是就不疼了  
   
第325章 這樣是不是就不疼了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卜錦城一看她這個 樣子,哪還有心情去揭發南風夜,立刻抱起她,飛快地出了白金宮.

亞德開著車.

卜錦城 抱著齊飛月坐在後排位置,看她疼的抽筋的樣子,揚聲大喊:"開快點!"

"是!"

亞德將速度提至最高.

卜錦城伸手, 去揉齊飛月的腳,

齊飛月抱住他的腰,眼淚都流出來了,"別碰,很疼."

那委屈的聲音,聽的卜錦城的心,一陣一陣的揪緊.

他說:"不碰,要怎麼樣才會好一點兒?"

"不知道骨折了沒有,南風夜那一腿,真的是想把我踢殘廢."

卜錦城眼角陰狠地眯起,"他不會得意很久了."

"你是不是老早就在等他出手?"

"嗯."

"三族長老真的死了?"

"嗯."

"冷梟殺的?"

"嗯."

"所以,夜笙那天去追冷梟,其實就是去弄證據?"

"是."

齊飛月呶呶嘴,"這事為什麼要瞞我?"

"不想讓你操心,我說過,一切事情有我."

齊飛月還要說話.

他低頭,噙著她的唇,堵住她話的同時,手掌慢慢往下,覆在她受傷的那個骨腿處,輕輕地按捏.

齊飛月被他吻的暈頭轉向,一時,忘記了問話,也忘記了疼痛.

一路就這般吻著.

等到了別墅,亞德很識相地下車.

卜錦城低笑著看她迷迷糊糊的樣子,"這樣是不是就不疼了?"

齊飛月一開始沒聽懂,等她再次被他壓在沙發上,肆無忌憚吻著的時候,她才明白,他說的這樣,是哪樣.

她的臉,紅了,推開他,"我要讓君晚給我上點藥."

卜錦城被她推開,也不惱,只是笑,"嗯,確實需要上藥,雖然我的吻也能止你的疼."

齊飛月不理他了,推開門.

卜錦城也不再逗她了,見她要自己下車,連忙攔腰一抱,踏了出去.

回到臥室,君晚就拿來各種藥給她敷.

大冬天的,齊飛月其實穿的不薄,但是,將褲子脫下來,換上短褲,看到那小腿處那麼大一片的烏青時,卜錦城越發的擔憂了.

這脖頸上的傷剛好,小腿又受傷了.

這幾天,她似乎特別容易遭傷.

一邊給她塗藥,一邊聽著她趴在床上痛叫著,卜錦城的臉都陰了.

終于,塗好.

他讓她睡在床上不動,然後自己拿了手機,去了書房.

一進到書房,他就給夜笙打電話,"齊飛月傷的很嚴重,我暫時離開不了,你速去幫助亞瑟,我怕南風夜使詐."

"我就在路上."

"留活的,我要親自動手殺了他."

這句話,夜笙沒應.

他將電話掛斷.

冷梟的命,他也要親自動手取來.

夜笙跟冷梟曾經都是南風夜的人,所以,對于冷梟的住處,夜笙很清楚.他很快就找到了冷梟藏匿之地,但,南風夜在第一時間給冷梟打了電話,所以,夜笙還是撲了空.

沒人.

卻有埋伏.

他一進來,門,忽地被關上.

然後就是槍聲.

夜笙反應很快,一下子就避開.

但是,隱在暗處的狙擊手也不是吃素的,一槍沒中,再發第二槍,夜笙依舊避過,但是,當槍數越來越多,速度也越來越快時,他有點吃力了.

又一槍過去後,他站著不動,閉上眼睛,用耳朵感知氣流的波動.

倏地.

他飛快地掏出一把短槍,對准一個方向.

"砰!"

接著又是一聲.

"砰!"

狙擊手命中心髒,當場斃命.

夜笙左側腰腹下中一槍,他踉蹌了一下,飛快地沖出門,上車,方向盤一打,離開了這里.

他剛走,又一匹人來了.

幸虧走的及時,不然,夜笙今天,怕是走不了.

那些人看著倒地的狙擊手,回去向南風夜覆命,"少爺,夜笙逃脫了."

南風夜眯眼,"追!"

"是!"

很快的,三輛車出動,分路包抄夜笙.

夜笙負傷開車,車速依舊快的驚人,速碼都打到了二百,那車像在飛一樣,還好這車質量足夠好,不然,鐵定爆胎.

三個合力追擊,沒有追上.

眼看著就要到國王街了,他們停住,沒再向前,而是返回.

不能再追上去,因為,很可能,追上去,就中了計.

但是,返回,依舊是中計.

"都來了,還跑得了嗎?"

說話的,是凱燕,而凱燕身後,站著君晚,十仇.

這三個人,手中各拿一把槍,對准三個人.

對付南風夜的人,當然是,一個不留!

"砰砰砰!"

三槍齊發,氣勢凌厲,來勢洶洶.

三個人都在車里面坐的,當然容易躲避,而且,他們既是追著夜笙而來,也是有所准備,是以,當躲過這三發子彈後,他們也迅速掏出武器.

激戰,在這無人的國王街上爆發.

卜錦城站在瞭望塔上,嘴里叼著一根煙,冷眯著那張深邃的眼,靜靜地看著街上的情形.

他的身邊,站著楚秋.

卜錦城吸了一口煙,吐出一口白煙出來,然後,單指捏煙,側頭問他:"你覺得,誰會贏?"

"劍門."

"你覺得他們為什麼會輸?"

"跑錯了地方."

楚秋一字一句,一板一眼,說的鎮定無比.

卜錦城笑著摸了一下他的頭,口氣里滿是自豪,"不愧是我的兒子."

楚秋撇嘴.

街上的激戰扔在繼續.

片刻後,一切回歸于平靜.

那三個人也很厲害,但再厲害,到了卜錦城的地盤,他們也擦翅難逃了.

最終,死了.

凱燕收槍,甩了一下頭,臭美地對那個高高的瞭望塔做了一個勝利的手勢.

君晚很快就回屋.

十仇也收槍回去.

卜錦城轉身,離開了瞭望塔.

楚秋也跟著下來.

客廳里.

卜錦城下來後就對君晚說:"夜笙受了傷,你去看一看."

"他上次受傷,我給他治了,他卻反咬我一口,這一次,我不治."君晚開始鬧脾氣.

卜錦城挑眉,"他兩次受傷,都是為了我們,你為什麼不治?"

"龍哥怎麼知道,他這次不會又是個炸彈?"

"即使是炸彈,炸的也不是我們,快去!"

卜錦城冷眼一瞪.

君晚抿唇,不甘不願地去了夜笙的房間.

等她走後,卜錦城又對凱燕說:"你去找一下亞瑟,他還沒回來,怕是遇到了危險."

"是,龍哥."

凱燕立馬拿了一把槍出門.

卜錦城坐在客廳里,繼續吸煙,也可能是,繼續等.

楚秋站在那里,不言,不語.

兩個人不愧是父子,在某個特定的環境里,都一樣的沉冷.

夜笙的房間.

君晚推門而入,坐在床上的夜笙忽地扯過被子,蓋住自己,轉頭,冷冷盯著不敲門就闖進來的女人.

"出去!"

"你以為我想進來,不是龍哥讓我來看看你的傷勢,我才不會來!"

君晚抱臂,靠牆,不上前,冷冷地回嘴.

夜笙的傷在腰腹以下,所以,他是脫了上衣,又脫了下衣的,而這個位置,傷的太曖昧,他沒打算讓任何人來幫忙.

"出去."

他又說一遍.

這一次,他沒看她,只是閉上眼睛,靠在床頭.

君晚二話不說,直接拉開門,出去.

在門口站了一會兒,她回屋,拿了彈傷藥和,鉗子,鑷子,剪刀,消毒液,碘酒,紗布,繃帶,以及一些助傷口恢複,消炎的藥.

原本還是要破門而入的,但想了想,她還是敲門.

她也不想闖進去看到不雅的畫面.

再說了,他的身材,她也沒想看.

她敲門.

門內沒人應聲.

又敲門,還是沒人應.

她就又站了一會兒,將准備好的東西放在門邊,走了.

屋內,夜笙在給自己包紮.

雖然傷口的位置有點曖昧,但幸好,他自己包紮起來,還是很方便的.

像他們這樣的人,一年上頭,都會遇到一些特殊情況,所以,包紮這種事情,也是家常便飯了.

夜笙的動作很快,不到半小時就清洗了傷口,敷了藥,又包紮好,但,子彈沒取.

不是他不會取,而是沒有工具.

包紮好,他重新穿上衣服,去洗手間里洗了把臉,這才拉開門.

腳步剛邁去,眼眸一動.

他低頭.

腳邊,是一個藥箱子.

不用想,這個藥箱子肯定是君晚放的,因為,整個別墅,只有她會有這種東西.

夜笙原本是不想碰的,但想到自己腰腹里那顆沒有取出來的子彈,他默默地抿了抿唇,彎腰,將藥箱提進屋.

關門,回床上.

打開藥箱子看了看,有他需要的工具.

他也不猶豫,直接又脫掉衣服,拿出剪刀,鉗子,鑷子.

這三樣東西拿出來後,他又翻著藥箱,想找另一樣東西,可是,找了半天,沒有.

他想要的局部麻藥沒有.

所以,那個女人肯定是故意的.

她把所有的東西都放進來了,唯獨不放麻藥.

夜笙抿住唇,忍著強烈的疼,將子彈取了出來,取出來後,額頭和全身都冒出了汗.

子彈剛取出來,還沒來得及放在盒子里.

門,忽地又開了.

"忘記放麻藥了,上次幫楚秋和十仇處理傷口,用完了,一時沒放進來,你……"

房間里,床上,夜笙光著身子坐在那里,上衣沒穿,下衣,也,沒穿.

夜笙是沒想著有人來的,所以,直面面地對著門坐著,又加上他剛取完子彈,全身都是汗,因為疼,某個地方也隨之崛起.

畫面一時有點不忍直視.

話,就那般,戛然而止.

君晚眨眨眼,"咳!你……繼續."

上篇:第324章 禮節這種東西     下篇:第326章 禮尚往來一報還一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