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總裁的專屬小野貓 第363章 要睡就睡自己的女人  
   
第363章 要睡就睡自己的女人

630. ,最快更新總裁的專屬小野貓最新章節!

"嗯,爸晚安."

"爺爺晚安."陳 思岳也說.

陳淮沖 他們兩個人笑笑:"晚安."

南風琉雪帶陳思岳上樓.

陳思岳已經七 歲多了,生活都能自理,南風琉雪把他送進屋就退了出去,她回自己的臥室.

脫衣服,洗澡.

今天確實很累.

八點多吃罷飯,往外走的時候,過一樓的游戲廳,陳思岳被那個模擬的冒險島游戲吸引住了,非要玩,南風琉雪無奈,只得讓他去玩了,這一玩就玩到了半夜.

她其實沒怎麼玩,但也累.

或許是心累.

因為,她陪陳思岳玩過很多次,而這是唯一一次,她在陪陳思岳玩的時候,心不在焉,想到了陳襄南,想到了他今天摟抱著那位唐小姐的一幕.

她其實強迫自己不去想,但越是強迫,越是放不開.

所以,心累.

她輕歎一口氣,脫了衣服,直接光著身子去衣櫃前,拿睡衣,拿了之後也沒往身上穿,而是徑自往浴室走.

走著走著,臥室的門,又忽地一聲被人拉開了.

南風琉雪一驚,立馬抬起手臂,准備用睡衣擋住自己,視線也往門口望去,看到陳襄南一臉冷寒地站在那里,她一頓,舉在半空的手,就那般,靜止了.

她此刻是沒有穿衣服的,所以,還是有點難為情.

她往後退一步,想躲到床上去.

但是,站在門口的男人,目光平靜地從她的身上掠過,沒有半點旖旎,只是平靜地看向她的臉:"以後不准帶思岳出去晃蕩,養成他不好的習慣.你若帶不好他,我請人來帶."

"不行!"

"那你就給我規規矩矩一點."

那語氣,非常冷,毫無感情可言.

南風琉雪眼眶一紅,他就不為今天的事情解釋嗎?

他是覺得她不需要,還是覺得,他沒必要?

陳襄南說完那句話,也不管她聽進沒聽進,轉身,就走.

他來,也只是警告她這句話而已.

只是,身體剛轉過去,陡地,後背上貼過來一個溫熱的身子,真的是,很溫熱的身子.

他倏地一頓.

背影跟著就是一僵.

下一刻,腰上環來一雙手,一雙女人纖細柔軟的手.

南風琉雪幾乎是嘔氣似的沖過來,抱住他.

拿在手上的睡衣也被她摔在了地上,她就是光著身子過來的,雖然她的臉很紅,但她的眼睛,很執著.

她抱著他,手也不規矩,沿著他的家居睡衣往上摸,一路摸到他的胸膛,被一只鐵鉗般的大手捉住.

陳襄南握住她的手,將她狠狠扯離自己的懷抱,他薄唇輕啟,帶著冷薄嘲諷之意:"你覺得你的身體對我有影響力嗎?"

說著,森冷的視線,肆無忌憚地掃在她的身上.

那一刻,她的身體一抖.

有一股巨大的羞辱感兜頭罩來.

但是,那個男人,那個男人依舊是用一種涼薄的目光,掃視著她的身體,從上到下,一寸不留.

掃視罷,他將她甩開,單手往家居休閑褲里一抄:"你就算不穿衣服躺我懷里,我也沒興趣!"

南風琉雪的臉,刹時一白.

她咬緊唇,狠狠地咬緊唇,唇都被她咬紅了.

她紅著眼眶,冷冷一笑:"是麼?"

她走過來.

雖然屋內有暖氣,但她此刻,卻覺得,身體好冷,心好冷.

她走過來,又貼近他的身體.

陳襄南眉頭緊蹙,閃身要避,南風琉雪固執地拽住他的手:"既然你那麼肯定,那你躲什麼躲?"

她就不信,他對她的身體沒興趣!

那一晚,他明明,那麼瘋狂!

南風琉雪踮起腳尖,去吻他的唇.

陳襄南將臉撇開,她沒吻到他的唇,但沒關系,她吻他的臉,吻他的下巴,吻他的脖頸.

吻到他脖頸處的喉結時,明顯的,感覺,那個冷靜自持的男人,喉結動了一下,那揣在褲兜里的手,緊握.

等到她的唇落在他的胸膛上時,他忽地一下,將她攔腰一抱,大步往前幾步,將她摔在那張大床之上.

他抑制著嗓音里的那股粗氣,冷冷盯著她:"少惹我!"

然後,轉身,走了.

這次是真走了.

走的時候,將門摔的砰咚作響.

南風琉雪躺在床上,長發披了一床,身子紅潤有色,她在笑.

她就將身子那般敞開著,靜靜地躺了一會兒,起床,撿起地上的睡衣,去洗澡.

洗罷澡,她關燈,睡覺.

陳襄南回到臥室,立馬鑽進淋浴下,用冷水沖刷著自己.

他閉上眼睛,深呼吸一口氣.

他剛剛,差點就起了反應.

還好,在他有反應前,他將那個女人摔到了床上.

不然……

他狠狠地,又深吸一口氣.

他是男人,是一個正常的男人,而且,正值血氣方剛,他也有欲望要排解,也會在半夜三更的時候,幻想過女人的身體.

只是這麼多年,他習慣了自持.

雖然很多時候,渴望到用手解決,他也不去外面找女人.

他不喜歡.

他也沒那個愛好.

要麼不睡,要睡就睡自己的女人.

南風琉雪……

他咬咬牙,睜眼,快速地將自己洗乾淨.

洗罷,上床,痛苦了.

一閉上眼就是南風琉雪那白中泛紅的身子,還有,她的唇,吻上自己身體的感覺.

忽地,身體一緊.

某個地方,不受控制地……

他又猛地一下躍起,去沖冷水澡.

沖罷,去睡,還是睡不著,身體里就是有一股渴望,有一股渴望,一股深深的渴望……

麻痹!

他一腳將被子踹飛,極為郁氣地起身,拉開門.

他又進了南風琉雪的房間.

只不過,這一次,南風琉雪睡了,屋內漆黑黑的,連月光都被窗簾擋住了.

他將衣服脫掉,直接往床邊走.

到了床邊,他將被子一掀,身子壓向了床上睡熟的女人.

南風琉雪睡夢中被驚醒,剛張口想喊.

"唔!"

嘴巴,被人堵住.

一股獨屬于男子的口腔之氣躥了進來.

她一驚,眼睛猛地睜開.

黑暗中,她只看到一截頭發,男人簡短利索的頭發.

她身體陡地一下子放松,嘴角,不輕不重地,揚起一抹笑.

她伸手,環住男人的脖頸.

陳襄南身體一頓,緩緩,離開她的唇,抬高一定的距離,看著她.

南風琉雪心口一緊.

她最怕,他這不聲不息的樣子.

而且,他都來了,還想再走嗎?她不允許!

她支起身子,主動地,吻上他的唇.

陳襄南沒拒絕.

在她的舌躥進他的口腔時,他變被動為主動,將身下女人的睡衣狠狠扯掉,手臂強有力地箍住她的腰身,開始了這一夜的瘋狂.

很瘋狂的一夜.

幾乎,奮戰到白天.

隱忍了七年的男人,一旦開葷,真是沒節制.

這一夜,南風琉雪幾乎是在死亡邊緣徘徊.

陳襄南對她毫不客氣,從一開始,他就沒有憐香惜玉,盡情地釋放著自己,從前到後,把她折騰的有如布娃娃.

終于,凌晨三點,滿足的男人放開了她.

他起身,從地上撿起衣服,隨便往身上一套,出了門.

他回自己的臥室,洗澡.

洗罷澡,躺床上,睡覺.

這次,一躺下去就睡著了,睡的很香,也很實沉.

可是,南風琉雪卻睡不著了.

她疼.

深身上下都疼.

雙腿打顫,根本就並不攏,嘴角也流了一絲血,是他在動情的時候咬的,還有身上,到處青紫的淤痕.

總之,渾身,慘不忍睹.

那個男人,根本不是在愛她,是在發泄.

南風琉雪睜著眼,眼角,緩緩地流出一滴淚來.

她就這樣躺在床上,躺了好幾個小時,直到天亮.

天亮之後.

陳襄南的生物鍾准時響起.

他都是六點起床,整理穿衣服,然後吃早餐,在七點的時候,准時到達公司.

他在床上賴了一會兒,難得地,賴了一會兒.

看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起床,穿衣服.

整理好,神清氣爽地下樓.

在拐角的時候,他目光抬起,往那個臥室的門看了一眼,只是看一眼,又漠然收回.

他下樓.

樓下,傭人已經准備好了早餐.

陳襄南過來吃.

陳淮也在吃.

吃著,陳淮猛地抬頭,看向自己的兒子:"等會兒,你送思岳去上學."

陳襄南眉頭一皺:"南風琉雪呢!"

"她剛給我發微信,說是身體不舒服,今天不能送思岳了.她讓我去送,但你是思岳的爸爸,你要是有時間,你就去送,也跟孩子親近親近."

陳襄南嘴角一抿.

身體不舒服?

是因為,昨晚?

他默默地點頭:"爸忙你的,我去送."

"那你去喊思岳吧,他媽媽不下來,他也不下來."

陳襄南擱下筷子,去叫陳思岳.

陳思岳看到他爸爸上來,很乖很聽話地跟著下來,然後,吃早餐.

吃罷早餐,陳襄南開車送他.

到了學校,陳襄南要走的時候,陳思岳叫住他:"我能借你的電話用一下嗎?"

陳襄南眉頭一皺,伸手掏出電話,解鎖,遞給他.

陳思岳拿著手機,按了一串號碼,那邊接通後,他說:"我媽媽今天不舒服,我也不知道她是哪里不舒服,但她一早就沒起來.我很擔心她,而且,家里沒人照顧她,你能來看看她嗎?"

上篇:第362章 沒什麼大不了的     下篇:第364章 為她辭退傭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