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少帥,不可以 第40章 我的心,你在意過嗎?  
   
第40章 我的心,你在意過嗎?

沈問之背對著林婉兮,這讓林婉兮不知道他此刻的面部表情,以及情緒變化.

是喜是怒?

恐怕不會是什麼好臉色吧.

"如果今日不是我正好撞見,是不是,你就會和他走?再一次,從我的身邊的逃跑?"

會嗎?就連林婉兮她自己恐怕都沒有一個明晰的答案吧.

"不知道."平靜應答,林婉兮並不覺得這是一個值得回答的問題.

"不知道?"沈問之的軀背微微顫抖著,陰晴不定,霧霾籠罩的樣子,讓林婉兮心中油然而生一股不安感.

肩頭一緊,步子不由得倒退,直到重重撞在堅硬的牆面上.

林婉兮的雙肩被沈問之的雙手牢牢困住,"告訴我,你的心到底是怎麼想的?為什麼要一直想著離開我?為什麼?"

暴怒的獅子,在隱忍了許久過後,終于還是爆發了他壓抑許久的情緒.

這些日子以來,他從未對一個女人如此上心,甚至是夜夜都陪著她.

而她呢,卻還在對另一個男人念念不忘?

林婉兮忍著背上以及肩上的痛,面若白宣,語帶蘇陌,"我的心,你在意過嗎?"

在意,抑或愛?

"沒有一個女人,值得我沈問之的在意!"瘋狂的吻緊隨其後,沈問之在刻意逃避,肉欲上的追求似乎刻意掩蓋內心的追問.

所以他瘋狂,每當林婉兮惹怒他的時候,他總是用自己的欲望征服林婉兮.

現在,在這里.

沈問之吮吸著林婉兮脖子上的皙嫩皮膚,那上面還殘存著昨晚荒唐的緋紅印痕.

沈問之挺拔的鷹鉤鼻先于皓唇緩緩上移,在林婉兮的玲瓏瑤鼻邊輾轉反複,緩緩摩梭.

沈問之不安于現狀的雙手早已不安分地穿過林婉兮胸前的錦緞旗袍,滑過方形肚兜的規則邊緣.

在這里,當真要這樣嗎?

林婉兮的內心呼嘯而過的是無可奈何的悲,和著身上的痛,愈加沉,愈加烈.

當沈問之的唇附在林婉兮的點絳朱唇上時,一股自上滑落的熱淚突得墜在沈問之被情欲的火燃燒著的火熱唇瓣上.

身子猛地抽動,沈問之的唇離開,身子後傾,"你……哭了?"

歡愉無數次,林婉兮從未在沈問之的面前流露過她內心的軟弱.

可是今天,這一次,她卻哭了.

不是梨花帶雨的嚎啕大哭,也沒有悲悲戚戚地嬰甯啼哭.

無聲,一淚,紅眼,僅此而已.

沈問之探入的手緩緩抽回,僵硬在半空中,想擦擦眼前人的淚,即使只有一滴,也想擦去.

僵持猶豫,終究還是沒能行遂心動地伸出,而是違心地放下.

林婉兮耷拉著的腦袋,萎靡不振,"就算你要碰我,我也希望,不是在這里."

刻骨的痛在經曆初時的劇烈之後,明明已然不痛了.可是現在,又突然仿若一壇陳年老酒一般,在經曆了許久的沉寂之後,終于散發著襲人的威懾力.

酒力化作痛感,那就是綿密且深沉的痛.

林婉兮的臉色愈加地蒼白,仿佛那痛透過中樞神經不斷湧上大腦,天旋地轉,暈暈繞繞,"不要,在這里……"

"婉兮!"

整個世界陷入黑暗當中,臨了,她似乎聽見了一身帶著急促且不安的呼喚.

是誰?

這個世界還會有誰用這樣的聲音喊著她?

……

都統府東廂院.

"夫人本就身子虛弱,這幾日莫不是累到了,不然身子怎得又不好了?"中醫大夫在把過林婉兮的脈後,對她的症狀感到疑惑.

"少廢話!"薄傑打量了眼沈問之,臉色陰沉,不苟言笑,"該看病看病,該開方子開方子,該抓藥抓藥,哪來的這麼多廢話?"

"是是是."大夫趕緊起身,背著醫箱跟著薄傑就是出去開方子了.

"你們也都出去吧."立在床邊的沈問之微微張口,"是."翠月和翠鳳依言恭謹退下.

樓房內就只剩下沈問之,以及還在昏迷的林婉兮.

沈問之沉默地坐在床沿邊上,腦袋輕晃,觀察著林婉兮,"林婉兮,我究竟該拿你如何是好呢?"

第一次,沈問之感到無能為力.

只是一個女人,她究竟有什麼能力可以讓自己這般頭疼?

"不要,我求你,不要在這里!"林婉兮夢囈般的話語突然響起,讓空氣中凝固的氣氛突跳了下.

沈問之卻依舊如木頭般杵在那,目光單一.眼里似乎除了林婉兮,也只容得下林婉兮了.

那般對她,真得給她造成了傷害嗎?

"孩子,孩子,我的孩子,不要帶走我的孩子."林婉兮繼續深陷噩夢當中,那是她心底深處最深的恐懼.

"沒有人,沒有人會帶走我們的孩子."沈問之的額頭靠著林婉兮冒著冷汗的額頭,額間涔密的細汗被貼在沈問之的額畔.

不以為意,在意的只有眼眸底下那個正在陷在夢靨中的可人.

"我不會讓任何人帶走我們的孩子."

此刻無人,沈問之似乎是在流露著自己內心最真實的反應.

他想對林婉兮好,只要她不拂逆自己的話,他可以為她手摘星辰,腳踏萬物.

……

若是可以,真想就這麼一睡不起,長眠塌下.

這樣,就不必再去理會那些不由己,不由心的人抑或事了.

事與願違,大夫給林婉兮開的藥頗有見效.在服藥的次日,林婉兮就從昏睡的狀態中蘇醒過來.

枕邊無人,屋內只她,林婉兮吃力地起身,斜靠在床頭上,"翠月……翠鳳……"想喊人,這才發現自己的聲音有些沙啞.

"夫人,您醒了!"好在就守在屋外的翠月聽見了,趕緊著就進來伺候了.

"扶我起來."

翠月依言扶起林婉兮,"現在是什麼時辰了?"

"回夫人,午時了."

時值正午,難怪空氣中飄蕩著的是一股令人煩躁的悶熱.

林婉兮的雙眸半睜半閉著,一股刺鼻的藥味飄入鼻端.

"夫人,該吃藥了."翠鳳走到林婉兮的身旁,林婉兮不用去看,也知道這藥一定難以下咽.

"先放著吧."林婉兮微微擺手,冒著熱氣的藥碗就被安靜地放在床頭櫃上的盤子上,直到熱氣漸散,也不見林婉兮有喝的打算.

翠月和翠鳳面面相覷,略有些焦急,正著急該如何開口讓林婉兮喝藥時,屋內悄無聲息走進的人讓她們主動退了出去.

原本還有細微呼吸聲的屋子,瞬間安靜.

上篇:第39章 你要帶她去哪!     下篇:第41章 喂你吃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