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少帥,不可以 第48章 你一定要醒來  
   
第48章 你一定要醒來

林婉兮左顧右盼,最後在沈問之身上找到了隨身帶著的短刀.

一雙迎風秀目張得仔細,眼底爍著不忍,林婉兮卻還是得強迫著自己認真看著,帶著十萬分的用心將子彈從沈問之的皮肉表面剜出來.

指尖輕挪,縱使昏迷,沈問之好似有觸動一般蹙著劍眉.

越是向下,林婉兮心底的不忍越是沉然.

強迫自己鎮定,林婉兮沉著用力,匕首反轉,一顆滿目瘡痍的子彈終于從沈問之的胸脯肉上剜了出來.

林婉兮長舒一口氣,刻不容緩斜著手上的動作,指腹拍打著瓶身,無味的白色藥粉緩緩飄灑,落在沈問之傷口的四圍.

濺著星點血漬的錦藍色旗袍的一角,被毫不客氣地撕扯下一塊長條狀.

林婉兮揮著手上的動作,三兩下就將沈問之身上的傷口包紮了起來.

身陷囹圄,條件有限,一切只能死馬當活馬醫.

只希望,沈問之能不負他沈都統的威名,度過這一劫.

話雖如此,林婉兮抱著沈問之的手不願送開.她的雙手緩緩向下,扶著沈問之的腦袋靠在她的雙腿上,沈問之的雙腳則是被舒展著.

等待,等著林婉兮的就剩下了等待.

沈問之,我不希望你死.

所以,也請你答應我,不要這麼輕易死去,好嗎?

第一次,林婉兮真切地感受到自己對沈問之的在意竟是如此深.

"呼呼呼……"山洞頂端不斷傳來悚然的寒泣聲,不時摻雜著幾許陰冷的惡狼低吠.

寒風盤旋,懸著風窩拂起斜靠在石崖上林婉兮手臂兩側破損的衣袖.

"沈問之,你一定要醒來.我等你,我等著你."

時光如白駒過隙,或許未等多久,林婉兮卻覺得每一分一秒都是煎熬,都是折磨.

……

"沈問之!"一聲驚呼,林婉兮從噩夢當中驚醒,額間正冒著涔涔冷汗.無暇擦拭,林婉兮的第一反應就是低頭看一眼懷中的人.

還在昏迷,還有呼吸,這讓林婉兮不安躁動的心逐漸平靜.

指尖抽回的時候,不經意觸到沈問之的額頭,冰冷的溫度讓林婉兮的身子不由得一陣.

"你怎麼了?為什麼身子這麼冰冷?"林婉兮摸著沈問之的身體,不只是額頭,他的整個身子好像是被放置在冰窖中一般,冰冷僵硬.

"為什麼這麼冷,為什麼會……"林婉兮急中生智,自己的身子是熱的.

她未及多想,便脫下了自己身上的雙襟旗袍,緊接著脫下沈問之身上的軍裝.

坦誠相對,林婉兮緊緊抱著沈問之,一件墨綠色軍裝大衣套住他們倆,將他們緊緊纏在了一起.

無關情欲,無關愛恨,第一次,他們這般單純的相擁著,只想讓對方能夠活下去.

沈問之冰冷的身體,因著不斷從林婉兮身子處傳來的溫暖而逐漸開始回溫.

隨著時間的推移,林婉兮的雙眼開始不自覺地打架.未能撐上多久,終于還是被泛濫的困意沖破清晰意識的圍城.

下巴抵在沈問之的肩上,兩個人彼此依偎著,依靠著,與黑暗一道同歸于沉寂當中.

……

清晨,微風寂寂,當第一抹由太陽而來的光線自頭頂處彌漫開來時,沈問之艱難地睜開了他的雙眸,飛入眼眸的卻是一個赤,裸的女人身體.

眸中閃過光芒,再仔細看去,林婉兮安然地睡在他肩上的樣子,令人忍不住多加側目.

一夜休整,身子似乎是有了些力氣.

沈問之的手便開始不安分地握住了林婉兮柔軟的腰肢,腦袋伏在林婉兮的頸窩內,惹得熟睡中人輕動了下.

林婉兮眼眸倏然而開,正對上沈問之碰巧抬起的面龐,瞬間便有電光火石般劇烈的火花在他們之間游走著.

沈問之一個沖動,身子微仰,將林婉兮壓在了身下.

"你……你沒事了?"林婉兮覺得自己胸前空蕩蕩的,低頭一看,猛然明白為什麼沈問之一醒來就像是一頭饑渴的惡狼一般將她撲倒.

沈問之睜著的雙眸忽明忽滅地閃爍著被情欲點燃的光芒,"你想確認我沒事?"嘴角劃開一個疑問的弧度,這樣的笑既充滿魅惑讓人情不自禁地想靠近,卻又有些害怕,害怕彌足深陷于其中.

"嗯."林婉兮並未及多想輕輕應著,旋即一個霸道有力的身軀占據了她的身體.

她這才後知後覺,原來,沈問之所謂的確認竟是如此!

不知為何,林婉兮的雙手竟是情不自禁地勾住了沈問之泛紅的脖子.

妖冶魅惑之花在兩個相交的人之間漫不經心,悠哉游哉地彌漫開來.

沈問之在用他的行動在向林婉兮證明,他度過了昨晚凶險的一夜.

……

一場歡愉因為沈問之身子的仍舊虛弱,並未纏綿過久.

當林婉兮斜倚在沈問之的懷里,並未抗拒他的擁抱時.

"鈞座,鈞座,夫人……"外面傳來薄傑的聲音,林婉兮微微起身,凝眸仔細聽著,"是薄傑,他們來找我們了."

林婉兮大喜過望,沈問之的臉上卻並未掛著如她一般的喜悅.

難得他們有一個這樣獨處的機會卻被薄傑的到來而宣告終結,沈問之私心里希望他們若是能晚點被找到,那該有多好.

這樣的念頭一閃而過,卻逐漸占據著沈問之的心田.

奇怪,這到底是怎麼了?

疑惑心起,沈問之似乎有些明白自己內心對林婉兮的感覺.

是……愛嗎?

……

"鈞座,你們沒事吧?"沈問之和林婉兮被一前一後救上來之後,薄傑帶著手下人向沈問之行了一個端正嚴肅的軍禮,面上卻掛著擔憂.

"我們沒事."沈問之身上套著一件嶄新的軍裝,視線落在林婉兮身上,卻被林婉兮躲了過去.

"鈞座,我們回去吧."

林婉兮當先走在了前頭,似乎是在刻意躲著沈問之一般.

此刻的態度和在山洞里面的時候,完全就是判若兩人.

在山洞的時候,林婉兮以為他們要死了,自然也就不顧上那些曾經的芥蒂.她只希望沈問之活著,好好地活著.

上篇:第47章 沈問之,你起來!     下篇:第49章 為什麼要躲