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少帥,不可以 第49章 為什麼要躲  
   
第49章 為什麼要躲

可是現在,他們獲救了,一切又回到了原本的樣子.他們之間隔著林婉兮父母這道深深的間隙,還有那個可憐的孩子,這些都橫亙在他們之間,讓林婉兮無法心無芥蒂地接納沈問之.

……

林婉兮冷然守著床榻上匍一回來便再度陷入昏迷的沈問之,大夫看過後說沈問之耗費過度,致使體力不支暫時陷入了昏迷.

只需再好生療養一番,便能很快醒來.

林婉兮在聽見大夫的那句頗有深意的"過度耗費"時,臉頰不由地一趟.

"夫人,藥熬好了."

"給我吧!"林婉兮主動接過翠月端過來的藥碗,"啊……"一時有些手快,不甚被藥碗滾燙的溫度燙到.

"夫人,還是奴婢來吧."翠月略略開口.

"不用!"林婉兮捧著這藥碗,忍著手上在觸手的刹那被燙破皮的疼痛.

一瓢散著熱氣,悠然蕩之的苦藥,因著林婉兮唇上輕緩認真的吹呼,伴著女子芳香的氣息,逐漸在沈問之的臉畔四周彌漫開來.

林婉兮淺嘗輒止,反複確認溫度正好,才敢喂入沈問之的嘴中.

入了嘴的暗紅色藥水卻從沈問之微呡的唇畔滲漏而出,"怎麼會這樣?為什麼喂不進去?"

林婉兮略有焦灼,手中絹帕輕輕擦拭著沈問之嘴邊的殘渣,准備第二次嘗試.

依舊失敗.

"夫人,大夫說了,此刻鈞座正在昏迷當中,輕易難以入食.就連藥水,也是……"

是啊,她怎麼把這件事給忘了呢?

心頭一陣緊促,林婉兮嘴唇微動,"翠月,你先出去."

"夫人,您一個人……"翠月臉頰輕皺,擔心林婉兮一個人……

"出去吧,我一個人可以."林婉兮不看翠月,此刻她的眼里只看得見沈問之一人.

"是."

翠月恭敬一揖,騰挪著步伐,緩緩退了出去.

室內複歸甯靜,林婉兮柔軟的指腹滑過沈問之單薄雋秀的唇面,"你可還記得,當日我養病時,我不肯吃藥,你卻強逼我吃藥的樣子嗎?"

嘴角忍不住微微上揚,當日讓林婉兮又羞又氣的場面,此刻想來,竟是帶著蜜一般令人憧憬的回憶.

似乎也只有在沈問之昏迷不醒的時候,林婉兮才敢這般隨心而為.

勺中苦澀被送入林婉兮的嘴中,她輕輕動了動秀唇,俯身向下,唇沿對准沈問之緊閉著的薄唇,緩緩撬開他的嘴.

女人柔媚的氣息和男人雄渾的氣息驟然相遇,盤桓糾纏,緊緊包裹.

一股輕悠的苦澀之味從林婉兮的唇畔,緩緩流入沈問之的嘴里.順著舌面,穿過喉道,緩緩向下.

林婉兮的唇離開沈問之,伸手用手中絹帕擦了擦嘴角殘存的水漬,繼而繼續.

這樣的動作反複了許多遍,直到李婉兮含著最後一口的藥水,准備喂入沈問之的嘴里時,她剛湊近,正對上沈問之睜開的雙眸.

大夫說沈問之只是陷入了淺度的昏迷,隨時都可能醒來.林婉兮萬萬沒想到,竟然這麼快.

觸眼的刹那,林婉兮下意識地往後挪,後腦勺感覺到一股大力抵住了她.

沈問之握住林婉兮的後腦勺,渾厚的雄性氣息逐漸逼近她.

林婉兮的心突突地跳著,即將來到了喉關,腦袋偏側,躲過了沈問之想要開始的吻.

"你……"眼眸閃過失落,沈問之不明白林婉兮為什麼要躲?難道她還放不下那些事嗎?

放下,談何容易?

林婉兮推開沈問之,莫然站了起來,"既然鈞座已經沒事了,婉兮就告退了."林婉兮面無表情地福了福身子,不帶絲毫留戀地轉身.

沈問之緊盯著她離去的背影,鼻息透著一股壓抑心痛的氣息.

……

"鈞座."

"事情怎麼樣了?"

林婉兮一走,薄傑便入內.

"一切都如鈞座預料的,現在京都城內的人都以為鈞座您遇險,昏迷不醒."

沈問之聞言,一抹殘忍帶著肆意的笑彌漫開來,"嗯,在沒抓到曹光和尤金之前,不要讓多余的人知道這里的真實情況.我想,他們一定還會再來!"

"是."薄傑略略抬頭,"鈞座,當日出現在夫人房內的殺手,是日本人."

沈問之眉頭不由地跳了下,"日本人?"心思深沉如沈問之,也沒想到這件事竟然真得和日本人扯上了關系.

旋即嘴角上揚,沈問之用白布擦著修長的雙掌,三兩下便在他的掌心揉成團,"就算是日本人,我也要他們付出代價."

皺巴巴的白布被毫不客氣地擲在了地上,沈問之蒼白的臉色閃過一抹令人見之心懼的幽光.

"薄傑這就下去安排,只是……"

沈問之微微抬眼,今日的薄傑似乎顧忌的事有些多.

"夫人那邊,是否要如實以告?"

沈問之陰沉的臉在遇見"林婉兮"三字後略顯凝滯,比起處理這些關乎生死的事,面對林婉兮反倒更讓沈問之感到頭疼.

林婉兮的忽遠忽近,忽冷忽熱,都讓沈問之既生氣,又不忍再像從前那般粗魯待之.

"暫時先瞞著她吧,我不想她多做擔心."沈問之輕撫了撫眉頭,"你先下去吧."

"是."

不讓林婉兮只是一方面,更多的是沈問之存了一顆私心,一份僥幸.

林婉兮記掛著他是因為自己而受的傷,雖冷熱不定,但是至少在他生病時,林婉兮還會有關心.

可如果讓林婉兮知道這一切不過是他上演的一處苦肉計罷了,林婉兮恐怕連笑臉都不會對著沈問之.

盤算許多,也不過是希望看到林婉兮對自己的在乎罷了.

……

"翠月,鈞座的傷怎麼樣了?"一連多日,林婉兮不親自去看沈問之,但是每逢清早,都會問上一問沈問之的狀況.

"回夫人的話,鈞座的傷勢還在療養."

"還在療養?"林婉兮喃喃自語,眉頭不自覺地皺成一道山川,大夫不是說沒什麼大礙了嗎?怎得現在還在療養,竟沒有絲毫全好的跡象.

越是這般想,林婉兮臉上的擔憂就顯露的越明顯.

上篇:第48章 你一定要醒來     下篇:第50章 解除誤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