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少帥,不可以 第93章 關進刑訊室  
   
第93章 關進刑訊室

"是,奴婢明白."

林婉兮平日雖淡淡清清的樣子,但是對身邊的人都是關心的.

她知道翠月的家里有一對吸血的哥嫂,翠月每個俸銀都被哥嫂討走.翠月省吃儉用,為的也是給家里送錢.

誰曾想,臨了,翠月的一份孝心不但被她的親哥嫂拒之門外,翠月的母親更是臨終也沒能見到她這個小女兒.

翠月不舍得做出的決定,林婉兮決心替她做出了斷.

翠琴替林婉兮去辦事,身後無人跟著,林婉兮走著走著,不知不覺間就走出了東廂院,走在了一片花海下.

花園長廊下的花苞竟然變得圓溜溜的了,前幾日的那場雨,意義非凡,將晚冬逐漸趕走,帶來早春的春意.

昏昏沉沉,延續了一個季度的冬天總算是要過去了.

林婉兮張著手,指尖格外輕柔地撫著這含苞欲放的花葆.就好像是摸著曾經躺著鮮活生命的肚皮一般,那種感覺讓林婉兮卻觸心,又舍不得就這麼松手.

"孩子,孩子……"

鼻端吸入一股細密的芳香,給人一陣迷醉的感覺.林婉兮腳步微晃,沒想到真得是被這尚未開花的花香給迷醉了啊.

林婉兮傻傻地笑了下,扶著腦袋晃蕩身子,想著一會兒就好了.

卻不想緊接著跟來的是一陣天旋地轉,地面不斷靠近,林婉兮迎面栽在了地上.

會醉人的花苞,這還是真是第一次見啊.

意識墜入黑暗中……

……

"夫人,夫人……"

"嗯……"林婉兮扶著自己昏沉難受的腦袋,許久才看清面前的翠琴,"翠琴,你在啊."

"夫人,你可嚇死奴婢了.要是知道您會在花園暈倒,奴婢怎麼也不離開您了."

"無事,別自責了."這暈倒也不是翠琴能事先預知的,林婉兮在翠琴的伺候下,後背墊著枕頭靠在了床頭.

"夫人,等一下醫官就來了,讓他給您好好看."

"不用了,讓醫官回去吧."林婉兮懶著口氣,她的身子她自己清楚,不過就是體虛造成的暈倒罷了.

"夫人,這怎麼可以……"

"你又不是不知道,我不過是體虛罷了,多休息就好了."見林婉兮堅持不肯看醫生,翠琴只好妥協,"那好吧,奴婢這就去管家和軍醫館的人說."

"嗯."

翠琴走後,林婉兮便覺得一股困意上湧.

這春意才乍現,這春困怎得就來得這麼快呢?

林婉兮拍拍嘴,哈著氣,身子懶懶,躺在床上就又睡了下去.

剛開始的感覺確實是像普通的睡覺,可是當意識逐漸開始迷糊的時候,好像被什麼抓住一般.

林婉兮想起來,卻發現身子沉乏無力,整個身子無力地往下墜著.緊隨而來的是,是深谷底下立著的根根尖矛紮穿林婉兮心口的刺痛.

怎麼回事?這到底是怎麼回事?

……

西廂院的院子里,翟宜凌舉著一澆水壺對著花盆里含著的花骨朵澆水,這花,和林婉兮在花園長廊遇見的花一模一樣.

崔管家悄無聲息地出現了翟宜凌的身後,"夫人,東廂院傳出消息,事情成了."

"呵……"翟宜凌冷笑,繼續手上澆水的動作,"好戲,這才剛剛開始罷了."

"林婉兮,翠鳳,你們一個也逃不掉!"

就在東廂院傳出林婉兮重病的消息同時,別院之內也傳出了鳳姨娘生命垂危的消息.

經軍醫院醫官的聯合會診,他們確認林婉兮和翠鳳中得是同一種極為罕見的慢性毒藥,罕見至一時半會兒,醫官們都無法辨認這慢性的毒藥究竟是什麼?

"夫人,現在夫人和鳳姨娘都病了,這消息很快就會傳到鈞座的耳邊,要是鈞座趕回來,這……"雖然事情佛都在找著他們的計劃走,但是沈問之的存在確實他們這次計劃的最大變故.

"所以,我們要在鈞座趕回來之前,解決了她們!"

只聽得啪嗒一聲,翟宜凌握著的剪刀剪短了那含苞欲放的花苞,硬生生將花扼死在了搖籃里.

……

別院.

一群人沖進了別院,"你們做什麼?"翠徽手中藥丸砸在地上,沖上前攔住這些人,卻被人重重推倒在地.

"你們做什麼?你們做什麼?"床榻之上,面色蒼白的翠月被人強行拉了起來,往外退拽而去.

"放開我,你們知道我是誰嗎?我是鳳姨娘,我是鳳姨娘!"

"鳳姨娘!"一個尖銳的女人聲音緩緩從頭頂傳來,翠鳳吃力地抬起頭,"姐姐,姐姐這是要做什麼?我們不是一起的嗎?你為何要派人抓我?"

"你妄圖下毒害夫人,你說我為何抓你?"

"不是,姐姐,我也中毒了,我也是受害者,我沒有,我沒有給夫人下毒."

"哎呦,鳳姨娘,你的演技可真好啊.要不是軍醫院的陳醫官看出了你的貓膩,你以為用普通的小病就可以掩飾你的罪行嗎?"翟宜凌言之鑿鑿,將一切矛頭指向翠鳳.

怎麼會這樣?不應該是這樣才對的啊!

她明明計算好了一切,送給林婉兮的糕點無毒,自己再謊稱中毒,從而誣陷翟宜凌.

就在她剛將糕點送去東廂院的第二天,東廂院就傳出了林婉兮重病的消息.與此同時,翠鳳還未想明白,自己也突然病倒了.

一切都是發生地那般突然,讓翠鳳被病魔纏繞,沒有辦法細想.

原來,自己竟是不知不覺間掉入了翟宜凌這個陰毒女人的陷阱中.

翟宜凌尚未嫁給沈問之之前,就是在軍醫院工作,和軍醫院的陳醫官更是戰友.

"哈哈哈,哈哈哈哈……"翠鳳絕望地笑著,"好你個翟宜凌,好你個心如蛇蠍的毒婦,我要和你拼了!"

深陷絕望,翠鳳咬著自己身上的最後力氣,也要拉著翟宜凌做墊背的.

翠鳳的突然猛撲,使得翟宜凌避閃不及,臉上被翠鳳的瘋狂的爪子硬生生抓住了個紅痕.

"你……"翟宜凌忍著一口怒氣,"好你個翠鳳,來人!"

"奴才在."

"將她關進刑訊室!"

"是."

"刑訊室,不,我不去,我不要去那個地方."翠鳳像是瘋了一般,拼命地掙紮著,雙腳在地上胡亂地騰踢著.

卻還是被人手臂架著給強行拖了出去.

上篇:第92章 給林婉兮下毒     下篇:第94章 毒入心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