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少帥,不可以 第102章 彈琴  
   
第102章 彈琴

臨走前,朱秀鳳瞪了眼老都統的房間.

老不死的東西,朱秀鳳當真是越發無法揣摩老都統的心思了.明明他也討厭林婉兮,明明老都統在知道林婉兮險些要害死了翟宜凌腹中孩子的之後雷霆大怒,可是雷聲大,雨點小.

朱秀鳳不見老都統說要懲罰林婉兮,甚至因此而訓斥了朱秀鳳一番.

一想到這里,朱秀鳳就為曾經在都統府內發生的一件往事而感到懊悔.

要是當年,坐上都統位置的是沈家的大兒子,恐怕她現在府內的人日子也不會這般不好過了.

雖然沈家大兒子也不是她所出,但是至少不會像如今的沈問之這般處處不待見他她.

當真是一子走錯,滿盤皆輸啊.

總是朱秀鳳心有不甘,她也只得令尋出處了.或許,翟宜凌肚子里的孩子會成為她東山再起的機會.

……

除夕夜過後的第二天,東廂院之內穿來了老都統的話.說是林婉兮品行不端,在公眾場合嫉妒無德,險些害得翟宜凌腹中孩子不保.

為了也以儆效尤,著罰林婉兮禁足半個月,不准踏出東廂院半步.

"夫人,老都軍怎麼可以這樣是非不分?明明夫人你沒有錯,是平夫人她陷害于你的."

"夠了!"手中琉璃杯盞被重重摔在桌子上,濺落滿地的茶水,林婉兮略顯不悅的神情嚇得翠琴趕緊住了嘴邊,捎帶著一邊的翠月連大氣也不敢多喘.

"我平時是怎麼教你的,老都軍的壞話,你也敢說?"林婉兮板著一張臉,對翠琴這不知輕重的樣子當真覺得不懂事.

"夫人,奴婢錯了,還請夫人責罰."翠琴縮著腦袋跪在地上,一張嘴瞬間嚇得慘白.

"算了……"林婉兮扶著腦袋,眯著眼睛,"這幾天你不要進屋伺候了,我不想看見你."

"是."翠琴鼓著腮幫子,頗為委屈地看了眼眼里沒有她的林婉兮.翠月向翠琴使眼色,翠琴這才起身,慢吞吞地走了出去.

"夫人,翠琴年紀還小,您別怪她了."翠月走近,拾起地上被打翻的茶盞.換了一個新的茶盞,旋即為林婉兮又倒了一杯茶.

"翠琴她不小了,在我身邊也有一段時間了.只是她這時而穩重,時而又莽撞的作風,我真得擔心她和翠鳳一樣."林婉兮突然住了嘴,看了眼身邊的翠月,"我不該提她的."

"夫人,您說得沒錯.翠琴的性子很像翠鳳,奴婢也確實擔心翠琴.只是,夫人您並未真得故意去推的平夫人,這懲戒確實是冤枉的."翠月神色淡淡,于無聲處就表達了她為林婉兮打抱不平的想法,這是和翠琴截然不同的兩種方式.

更顯得成熟,穩重了許多.

"你也覺得我應該據理力爭嗎?"

面對林婉兮這麼突然的一問,翠月垂下了腦袋.

翠月和翠琴她們或許會覺得老都軍這麼做,是委屈了林婉兮.但是林婉兮自個卻心知肚明,要是換在以前,恐怕老都軍早就會要了她的命.

如今只是小懲大誡,除了對林婉兮心存寬容了一番,同時也是在警告.不管林婉兮是否是有心要害翟宜凌,和她肚腹中的孩子,老都軍都不希望林婉兮再接近翟宜凌以及西廂院.

一口綿密的氣息緩緩從林婉兮的口中吐出,旋即林婉兮故作輕笑地笑了笑,"反正現在也被禁足了,正好,我之前一直想著花些時間學彈琴,學跳舞……"

林婉兮比劃著手指頭,認真數著那些她一直想做卻一直沒有時間去做的事.

"夫人."看著林婉兮這副故作堅強的樣子,翠月眼眸里含著的都是對林婉兮的心疼.

"啊,對了."林婉兮燦然一笑,"還有刺繡,翠月,你之前可是答應我的,"差一點,她就把這個最重要的事給忘了.

這麼一粗略算下來,林婉兮感到些微的寬慰,這樣,自己在這空蕩蕩的東廂院也不會覺得無事可做.

晚些時候,林婉兮便坐在了臥房之內那架鋼琴的琴凳子上.

往昔片段仿佛就在昨天發生一般,沈問之坐在她的身邊,手把手教著她如何十指連彈.

模糊回落,現在坐在這個琴凳子上的只有她一個人,只剩她一個人.

雙手輕輕拂過灰蒙蒙的琴蓋表面,林婉兮已經有多久沒有碰過這座琴了,上面已然落著厚厚一層的灰.

好像,自從沈問之教過她之後,林婉兮自個就再沒有主動碰過這鋼琴.

腰上的絹帕被抽下,林婉兮抓著絹帕的一角,細細擦拭著琴蓋表面.

一邊的翠月見狀,忍不住伸出手,"夫人,這種擦灰的活還是讓奴婢來吧."

"不必了,我自己可以."林婉兮柔婉一笑,謝絕了翠月想幫忙的好意,繼續著手上的動作.

來回幾下,這白色的絹帕沾上了灰,瞬間就變成黑色的了.翠月接過林婉兮手中的絹帕,轉身丟到外頭的盆子,留待晚些時候一起拿去寫.

"翠月,你知道嗎?我好像,已經很久沒有彈琴了."林婉兮語重心長,雙手低著琴蓋,遲遲沒有勇氣打開一般.

"是啊,夫人,奴婢也很久沒有聽見您彈琴了.您不是說這彈琴是你要這幾日要做的事之一嗎?奴婢現在倒是有些期待聽您彈琴了."

"真得?"林婉兮斜著柔軟的目光看著翠月,"當然是真的."

"好."翠月的話仿佛是給了林婉兮勇氣,她打開琴蓋,現出內里黑白分明的琴鍵來.

指腹一一劃過,旋即落在最中間的幾個琴鍵上.手指輕彈,一曲緩慢略顯稚嫩的節奏緩緩響起,透過不冷不熱的空氣飄向遠方,飄出東廂院.

東廂院外的青石小路上,一雙修長挺拔,穿著墨綠色軍靴的雙腿停了下來.

沈問之眼眸凝固,視線凝結在東廂院的方向.

"鈞座,是夫人的院子傳出來的鋼琴聲."一邊的薄傑小聲地提醒著,"我知道."

沈問之繼續著漠然不語,久久駐足,聽著這空氣中斷斷續續的鋼琴聲,嘴角不由勾勒一起一抹無語寵溺的笑意,"教了她這麼久,十指連彈還是不會."

上篇:第101章 假裝有孕     下篇:第103章 將你看做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