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少帥,不可以 第228章 樓外的是夫人  
   
第228章 樓外的是夫人

就算沈問之有些看出了薄傑對這個丫頭不同一般的感情,去不想這麼深.

"就連你也要為那個丫頭求情?"林婉兮為翠月求情,現在薄傑也要為那個丫頭求情.那個丫頭到底有什麼了不起,竟然會讓他身邊最在意的兩個人如此為她.

他們難道就不知道,他們越是這樣為翠月求情,沈問之就越是咽不下這口氣,更不會將死令撤回.

"是,鈞座,還請鈞座網開一面."薄傑說著,重重地在地上磕了個下響頭.

"告訴我,為什麼?"

"因為,屬下愛她,她是我在這個世界上唯一想真心守護的女人."薄傑話說得言之鑿鑿,沒有任何的猶豫.

沈問之聽到這番話,只覺得好笑,"薄傑啊,薄傑啊,本軍真是越來越看不明白你了.你既然喜歡這叫翠月的丫頭,可是你又為什麼讓我為你和翠煙賜婚?"

沈問之可是分明記得就在幾個時辰前,薄傑可是還在他面前求賜婚來著的.如果薄傑如此說,是因為林婉兮的緣故的話,這會讓沈問之更加生氣的.

"鈞座,這是屬下做下的荒唐事.屬下愛翠月,但是卻不能娶她,因為屬下對另一個女人有責任."

薄傑的話說得簡單,但是沈問之也是聽出了他話里的為難,可就算是這樣,沈問之卻並不會改變他的主意,"你回去吧,我的命令已下,是不會收回的."

沈問之背對著薄傑,就算是林婉兮的懇求,沈問之都沒有妥協,又更何況是薄傑呢.

"鈞座!"薄傑突然放大了聲音,再一次磕在了地上,"求鈞座放了翠月!"

"來人,將薄副官帶出去."

"是."

"鈞座,鈞座,鈞座!"

薄傑一邊喊著,一邊被人給帶了出去.

小洋樓外,薄傑被推出了大門,"薄副官,您就別為難我們了.鈞座的脾氣,您跟在鈞座身邊這麼多年,又不是不知道,鈞座下的決定從來就沒有輕易改變過的."

薄傑望著二樓書房的位置,窗戶上還亮著油燈,薄傑知道今天晚上,沈問之也是不會睡的了.

他撲騰一身跪在了地上,"薄副官,你這又是做什麼?"薄傑的同僚都不明白薄傑的這番行為,既然沈問之不同意了,他這樣子又有什麼意義呢?

"你們別管我了,我要在這里跪著,一直跪道鈞座回心轉意為止."薄傑這是在賭,賭他和沈問之之間曾經的同學情誼,如今的兄弟之情,能夠換來翠月的一命.

走投無路的薄傑,現在只剩下這唯一的一條路了.

身邊人見薄傑堅持,再勸也是沒有辦法,只好走開,任由薄傑就這樣一個人孤零零地跪在外頭,任由風吹雨淋著.

"薄傑他走了嗎?"沈問之一邊翻著書,一邊問了問身邊的人.這一晚,他反正是別想安穩地睡覺了.

"回鈞座的話,薄副官沒有走,而是在外頭跪了起來.薄副官說,要是鈞座您不答應他,他就一直長跪不起."

"哼,我還小瞧了他,還真是個硬骨頭."沈問之向來就不喜歡有人威脅他,薄傑越是這樣,沈問之就越是不會改變他的主意的.

沈問之拿著一本書,緩慢踱步走到了窗邊,透過窗的縫隙,他看見了大樓外當真跪在那的薄傑,"那就讓他跪著吧."

沈問之倒是要看看,等明日翠月被處決了,薄傑會怎樣?

莫名地深問之的心被抽痛,原本他要處決翠月也不過是為了堵住悠悠之口.畢竟如果只是讓林婉兮禁足,不足以讓府內人信服.

偏巧翠月這丫頭沖了出來,將所有的罪責攬在了身上,這正好給了沈問之一個解決這件事的機會.

原本沈問之想著的是,暗中作假,將翠月保下來,畢竟她是林婉兮身邊的婢女.沈問之就算再怎麼心狠,再怎麼生林婉兮的氣,也不至于真要了她身邊人的性命.

只是事情現在演變成現在這個樣子,卻不是沈問之預料到的.誰知道這其中,情緒竟然逐漸開始占據了主導的位置.

這一夜,沈問之都是在看著一本書中度過的,等到他看完手中的一本書的時候,差不多天也已經亮了.

……

東廂院.

"翠月,翠月!"林婉兮在昏迷當中喊著翠月的名字,忽得從床上彈坐了起來.

"夫人,你醒了."林婉兮這邊的動靜驚醒了一邊沙發上,守著守著就受不住困意睡著的翠琴.

"翠月,翠月呢?"林婉兮的意識還有些懵,就是在到處找翠月.

"夫人,您忘了嗎?翠月昨晚,被鈞座的人帶走了!"翠琴的話提醒了林婉兮,"對,是沈問之,我現在要去找他!"

林婉兮扯開身上的被子,倉皇下地,連衣服都顧不上換,還是穿著昨天的那一身衣服就沖出東廂院了.

跟在林婉兮後頭的翠琴隨手拿了件外套,這才跟了出去.

……

小洋樓書房.

沈問之洗漱完畢之後,正准備讓人送早膳進來的時候,"鈞座,樓外有人求見."

"我不是說了,今天我誰也不見."有了昨晚林婉兮和薄傑的連番求情,沈問之沒想到這今天竟然還有人敢來找他.

"回鈞座,樓外的是夫人."

婉兮?沈問之在聽見是林婉兮之後,念頭才有了動搖,就算他知道林婉兮來找他,只是為了一件事,沈問之也還是選擇了見她一面.

小洋樓外,林婉兮披著翠琴給她披上的外套,看著在樓外跪了一個晚上的薄傑.他們沒有任何的交流,但是彼此卻心知肚明,他們都是為了翠月而來的.

一會兒就是翠月的被槍斃的時候了,一點點的時間,林婉兮都不能再耽誤了.

進去傳話的下人悠悠走了出來,"夫人,鈞座有請."

"好."林婉兮急切著就是要進去,翠琴正要跟上卻被人給攔了下來,"鈞座只見夫人一個人,你個小丫頭就留在這里等著吧."

"哦,是."翠琴低垂著腦袋,不敢不從.

當林婉兮的左腳踏進這書房的第一步的時候,一股熟悉卻又有些陌生的感覺撲面而開.她有多久沒有來過這里了,但是她猶還記得當初在這里她和沈問之發生的事情.

上篇:第227章 明日被槍斃     下篇:第229章 談交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