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少帥,不可以 第445章 更勝一籌  
   
第445章 更勝一籌

林婉兮想起剛才進門的時候薄傑慌慌張張的樣子,忽然覺得有點好笑,要不是翠月懷孕了,薄傑可不會那樣.

就在兩個人說話的時候,門被薄傑慢慢推開.

"翠月,翠月……"

薄傑連忙把醫生拉到翠月的面前,讓她給翠月把了把脈.

"薄傑,有薄越的時候,也沒有見你這樣啊."

林婉兮看著薄傑一臉緊張的表情不免覺得有點好笑,忍不住打趣道.

"這不一樣……"

盡管薄傑也說不出有什麼不一樣,但是他心中就是感覺和有薄越的時候不一樣,因為有薄越的時候,他是直接被翠月告知懷孕了,糊里糊塗的知道這件事.

而這次則是自己能夠清晰的感知到一個小生命的形成.

"就是不一樣……"

薄傑還想要解釋什麼,可是也不知道怎麼用自己的話來說這件事,只能一邊大喊這不一樣,一遍將目光緊張兮兮的投到醫生身上.

"好了沒有?"

"都這麼長時間過去了……"

僅僅是過去了幾分鍾的工夫,薄傑就感覺像是渡過了幾個世紀那麼長的時間,他實在是忍受不了這樣的等待.

當然這樣的等待也不是沒有結果的,薄傑剛剛說完,醫生緊皺著的眉頭突然舒展開來,眉眼里都露出一副喜色.

"恭喜薄帥,夫人確實是有了."

他行醫多年,救死扶傷的時候心中也都是平如鏡水,可是每當感覺到有新生命將要降世的時候,臉上都會露出這樣的喜色.

"真的有了?"薄傑先是一愣,然後仰天大笑了幾聲.

"來人,帶大夫去領診金!"

聽完醫生的話之後,薄傑心里的石頭也就落地了.

過了一會兒,他終于冷靜了下來,看看床上躺著的翠月,心中感覺無比的踏實.

"翠月,你說這個孩子該叫什麼名字?"

看著薄傑的樣子,翠月覺得有些好笑,這孩子都還沒出生,他就開始問叫什麼名字了,連是男是女都不知道,現在太早了點.

"你說呢?"林婉兮說了一句:"我知道這孩子姓薄,但是你總不能取一個陰陽怪氣的名字吧?"

林婉兮的言下之意就是還沒有分清楚孩子的性別,可是薄傑卻沒有反應過來:"夫人,你這是什麼意思?"

聽了林婉兮的話,薄傑有些不悅,還以以為她是在說孩子不分性別呢.

"不跟你開玩笑了,問之還在軍部等你呢."

想起沈問之之前說的那些話,林婉兮提醒了薄傑一句.

薄傑點點頭:"是不是張參謀那件事……"

因為之前要探聽張參謀是不是侯世東的人,所以薄傑和張參謀打了很多交道,甚至不明情況的軍部的人都知道薄傑和張參謀的關系很好.

所以薄傑現在貿然處置張參謀的話,很容易引起別人的非議,所以一旦出現這種情況的話,很容易動搖軍心,所以薄傑和沈問之在不久之前就通過電報,這件事還是要沈問之出面才好.

畢竟即便現在的沈問之已經將自己的帥位交給了薄傑,但是在沈軍之中論起影響力來,還是沈問之要更勝一籌.

林婉兮點點頭:"你快去吧,我和翠月還有些話要說."

從沈問之離開屋子已經有不短的時間了,想必那邊也等的有些著急了,林婉兮十分清楚軍部的事都不是小事.

等待薄傑離開後,林婉兮看了看窗外,等到他的背影完全消失之後,才又開口說道:"翠月,有些事薄傑在這里的時候我不好說,只能是他離開之後我才能跟你嘮叨嘮叨."

"什麼?"聽林婉兮的語氣,翠月感覺有些不對,狐疑的看向她.

林婉兮長長吐了一口氣之後,才緩緩開口:"你覺得現在的日子過的怎麼樣?"

想起以前的自己,林婉兮雖然感覺過的十分甜,但是她那時候過的同樣是十分提心吊膽的.

"還好啊……"

不知道林婉兮為什麼這麼問,翠月連忙回想一下看看是不是最近發生了什麼不好的事情,可是自從從云城那邊回來之後,自己就像是被關進籠子里的金絲雀,衣食無憂.

最重要的是,盡管薄傑軍務繁忙,但兩個人總算是有時間厮守在一起了.

"你仔細想想,這和你以前的日子有什麼不一樣麼?"

其實林婉兮也沒有別的什麼意思,就是想要提醒一下翠月,現在正處在亂世之中,戰火連年不休,當兵的各個都是把腦袋別在褲腰帶上,更別說像薄傑這樣的.

作為一方大帥,每天要面對的比起那些上前線的士兵還要危險的多.

"有什麼不一樣……"

翠月喃喃了一句,開始認真思索起來,不得不說比起以前她有點貪戀這樣的生活,但是仔細想想,最近她比以前膽子小了很多.

大概是因為嘗到了安穩生活的甜頭,每天守著薄傑和薄越,翠月便開始患得患失起來,每天薄傑都早出晚歸,過著軍部,沈公館兩點一線的生活,這樣的生活還算是好的.

但是薄傑從來不給翠月看任何報紙,因為報紙上會刊登戰情,一旦出現不利于薄傑的消息,翠月就會擔心,而薄傑並不希望出現這樣的情況.

可是他不明白的是,也正是因為薄傑這樣做,所以翠月才會更加患得患失起來.

"我有些害怕."

想到這些的翠月小聲說了一句.

現在翠月有家,有孩子,還有穩定的生活,可是一旦薄傑出現任何意外,這一切都會化為泡影.

深深明白翠月這種心情的林婉兮也只能是搖搖頭,她不是有意讓翠月難受,而是想告訴翠月,讓她心里有一個准備.

現在就算是薄傑已經成為了沈軍少帥,可是這和以前沈問之一樣,翠月只是在重複自己以前的生活.

"你心里有個准備就好,其實也沒有什麼,珍惜現在……"

其實林婉兮想讓薄傑也放下這些軍務,就像當初的沈問之一樣,只是這種話由她來說不合適.

畢竟這是翠月自己的家事.

"好了,不說這些,我得去看看孩子了."

這些話林婉兮提一下就好,說的多了,反而會讓翠月有更多的不安心.

林婉兮離開屋子之後,翠月的心緒慢慢平和起來,她也有意想讓薄傑像沈問之一樣,但是現在不知道薄傑會不會答應.

……

上篇:第444章 獸醫館     下篇:第446章 為什麼要我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