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君心似我心 第114章:對你的嘴沒興趣  
   
第114章:對你的嘴沒興趣

g,更新快,無彈窗,!

第114章:對你的嘴沒興趣

柳念夕看到楊詩詩走了,她又走回公園的公示牌邊,看著尋人啟事上杜啟軒的相片.

她的嘴角揚起一抹冰冷笑意,她伸手揭下了那張尋人啟事,揚手撕的粉碎.

酒店!

小小的洗手間里,擠著季洋和楊詩詩.

聽到楊詩詩把醫藥人的事情說完,季洋也嚇的不輕,臉色慘白一片,連聲音都抖了道:"怎……怎麼會是這樣?司徒寒也太狠了吧?"

"畫龍畫虎難畫骨,知人知面不知心,雖然軒寶是司徒寒的親生兒子,可畢竟只有骨血關系,沒有實際的感情,對于司徒寒,軒寶只是個陌生的小孩,說不定為了利益,他真的不會顧及骨血親情!"

"太可怕了,太可怕了!"季洋捂著臉轉身,念念低語道:"我要回火星,蘇城真的不安全."

"季洋,我會不惜一切代價阻止司徒寒,我的兩個孩子就交給你了.直覺告訴我,這家酒店不安全,你趕緊換個住處."

"好!"季洋點頭道:"對面有家小旅館,今天我先住進去,明天我在想辦法換個安全的地點."

"那孩子們就交給你了."楊詩詩緊緊握住了季洋的手.

"你要走了嗎?"

季洋有些不舍,她也不知道為什麼,隱隱中她有一種感覺,似乎楊詩詩這一走,就再也很難回來一樣.

楊詩詩也感受到了季洋的不安.

她伸手,緊緊摟住了她道:"別擔心,我會好好保護自已,等你帶著孩子離開之後,我就找機會帶錢媽媽和你彙合."

"好,到時候去了美國,找個小鎮安頓下來,我們永遠在一起,這輩子都不分開了."

季洋這話說的很堅決,神色更是悲壯.

原本在這如此嚴肅的時刻,楊詩詩心里是很難受的,但依然是被季洋的樣子給逗笑了.

她雙手捧著她的臉,抵著她的額頭道:"傻瓜,你這是把後半生都托付給我了嗎?"

"我靠!"季洋一把推開她道:"干嘛離老子那麼近?害老子都懷疑自已的性取向了,趕緊滾到司徒寒的身邊,別在禍害老子的三觀了."

說著,季洋猛的打開洗手間的房門,想要推她出去.

可沒想到,門前……熙熙睡眼朦朧的站在那兒.

季洋和楊詩詩相視一眼,兩人心底均是一抽.

"熙寶啊,嘿嘿,快告訴洋姨姨,你在門外偷聽多久啦?"季洋皮笑肉不笑,瞪大眼睛湊近熙熙.

熙熙愣愣的看著她,眨眨眼道:"我才站在這里一秒好不好?真是莫名其妙."

白了季洋一眼,熙熙揉著眼睛走回房間,她走的很慢,似乎是沒睡醒一樣.

可剛一回到房間,關上門的那一瞬間,她立刻就像變了個人似的,生龍活虎的竄到軒軒的身邊.

"軒寶,我告訴你哦,剛剛我有聽到……"湊過去,熙熙小小聲的在杜啟軒的耳邊說著什麼.

杜啟軒原本平靜的小臉,在聽完她的話後,浮起了一層陰鷙.

四個小時後……

研究所的辦公室.

龍爵推開了房門,探進了自已的腦袋,笑眯眯的道:"哈嘍,寒少我來啦!"

"滾進來!"司徒寒看都沒看他一眼,直接冷聲說了一句.

龍爵一臉受傷的表情.

他捂著心口走過來道:"比你給我的時間快了二十個小時,你不給我誇獎就7;150838099433546算了,可卻無情的讓我心碎,你說我堂堂黑手黨的大公子,怎麼就攤上了你這種朋友,我是哪輩子……唔唔唔……"

毫不客氣的,司徒寒順手拿起桌上的鼠標就塞到了他的嘴里.

龍爵正說的起勁,猛的被塞進一硬物,頓時把喉間的話硬堵了回去.

他忙拿出嘴里的東西,當看到是一個鼠標的時候,他真的抓狂了.

"呸呸呸……"龍爵喝了口水漱口道:"寒少你個死沒良心的,你想塞我,換個東西也好啊,這個鼠標上有多少細菌?我是病人,你超級嚴重的危重病人好不好?"

司徒寒涼涼抬眸,看了他一眼道:"我對你的嘴沒有興趣,也懶的找合適的東西,我勸你最好方歸正傳,否則……"

"好好好,我服你行嗎?你就別威脅我了."龍爵無比郁悶的從懷里掏出一疊文件,啪的一下子摔到了他的面前.

司徒寒頓了一下,伸手翻看著.

可看著看著……他的臉色就難看起來.

"杜啟軒……是我兒子?"司徒寒不敢置信的睜大了眼睛.

這一刻,他以為自已的眼瞎了,他忙用力眨了眨,死死盯著那資料.

司徒寒這種表情,讓龍爵的心情非常非常好.

他嘿嘿一笑道:"沒想到吧,杜啟軒和楊詩詩是母子關系,楊詩詩是在蘇城把杜啟軒生下來的,就在你的眼皮子底下,啊哈哈哈……呃……"

被司徒寒箭一般的目光掃視,龍爵立刻抹了把嘴,止住了這魔性的笑聲.

司徒寒的目光又放到了資料上.

只見上面顯示,楊詩詩的確在八年前產下一子,孩子是上到了一個名叫"杜玉芝"的女人戶籍下.

但據他所知,杜玉芝是楊詩詩的母親,當時杜玉芝已經去世了,她又是通過什麼辦法把戶籍上到了母親的名下.

而且,資料上面顯示,楊詩詩從小就沒有姥姥,她所說的姥姥,竟然是婦幼產科主任的母親.

當年她分明是流了產,自已還曾去醫院核查過,現在突然多出了一個八歲的兒子,到底是怎麼回事?

司徒寒不由握緊了拳,不管怎麼說,這個該死的女人,竟然帶著自已的種,在自已的眼皮子底下讀書,留學.

而這個該死的女人,到現在還假裝不認識杜啟軒?到現在她還在騙自已,真真是該死.

司徒寒噌的一下子站起了身……他相信這所有的一切,有個人必定能給他答案.

眼見著司徒寒要走,龍爵立刻叫住他道:"噯,寒少!我還藏著一個超大的驚喜沒告訴你呢,趕緊立刻麻溜的為你態度給哥道個歉,哥一定讓喜出望外."

"滾!"司徒寒冷言一語,他現在有很重要的事情要辦,哪有時間跟他廢話?

上篇:第113章:逼死人的節奏     下篇:第115章:放過她,沖我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