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君心似我心 第122章:迷情下的產物  
   
第122章:迷情下的產物

g,更新快,無彈窗,!

第122章:迷情下的產物

"喂?你……站過去一點,擋我曬太陽了!"杜啟軒驕傲的用下巴努了努其中一個保安.

保安環顧了一下四周,這才發現他是說自已的,很是不情願的側過身子.

"那個,你……去給我換杯熱牛奶,你不知道小孩子不能喝咖啡的嗎?"說著,杜啟軒將晃夠了的咖啡扔了過去.

華貴的白色絲絨地毯,立刻被咖啡染成了一片汙色.

那保安一臉郁色,偏偏又不敢多言,只得氣悶的彎身拿起杯子,傭人忙半跪在地上擦拭著毯子.

"起來起來,你擦個什麼勁啊."杜啟軒對傭人招了招手,再次一努下巴給保安道:"快點,你去把地毯擦乾淨."

"我?"保安指著自已的鼻子.

"對啊!"杜啟軒點頭,一本正經的道:"不是你擦,難道讓我擦啊?"

"你……"保安有點忍無可忍.

杜啟軒揚眉,露出一抹壞壞的微笑道:"怎麼?不願意?"

"哼!"保安瞪了他一眼,百般不情願的蹲下了身體,笨拙的拿著抹布重重擦拭著.

當司徒寒推門進來的時候,看到的就是這麼一幕.

杜啟軒翹著二郎腿,一邊看著報紙一邊喝著熱牛奶,有幾個保安貼牆站著,有兩個保安跪趴在地上和地毯作斗爭.

而傭人則一臉無措的立在杜啟軒的身後,會客室是多麼莊嚴的地方?可這莊嚴對于杜啟軒來說,半點用都沒有.

甚至是看到司徒寒走進來,杜啟軒也只是涼涼斜了他一眼,然後目光又放回到了報紙上.

這個臭小孩,一定要那麼拽嗎?

司徒寒超級郁悶,本來在踏進會客室之前,他的心里還有些小小的愧疚,同時還有些小小的緊張.

可一走進來看到杜啟軒這麼傲驕的樣子,他頓時就不淡定了,他有沒有半點小孩的樣子啊?哪家孩子看了爸爸不是超激動的?

而他可以肯定杜啟軒早就知道自已的身世了,要不然他也不會抱著自已的大腿,哭著喊爸爸.

想到那個情景,司徒寒的心里柔了一下下.

他邁步走過去,盡量讓自已面部表情變的溫和,嘴角彎起了好看的弧度,微笑:"杜啟軒,我們又見面了."

軒軒又斜他一眼,懶懶的將手中的報紙放下,抖了抖一身的雞7;150838099433546皮疙瘩.

這才抬眸道:"拜托,請收起你那虛偽的笑容好嗎?你一笑……我感覺整個世界都昏暗了."

司徒寒的笑容直接僵在了嘴角,瞬間心靈受到暴擊傷害一萬點.

他可是從來都沒有那麼討好的對一個人笑過,這個臭小孩,一句話就將他的好心情給毀滅了.

這讓他不得不拿出自已的身份來壓他.

"杜啟軒,別忘了我是你爸爸,對待長輩你難道連最基本的尊重都沒有嗎?"

"爸爸?呵呵呵呵……"杜啟軒假笑幾聲,攤攤手無奈的道:"不好意思,我媽和我說,我爸干了不少壞事,被警察叔叔給崩了."

"……"

司徒寒氣結,楊詩詩那個該死的女人,到底給他兒子灌輸了什麼思想?

還有,看看他這驕傲的小態度,簡直到了目中無人的地步,缺失父愛的孩子,還是長的比較偏激的.

看來他得給這個小花朵,來點父愛滋養一下了.

司徒寒很快調整了自已的心態,他大步一邁坐到了杜啟軒的對面,溫聲道:"這麼多年,我並非是對你不聞不問,主要是我根本不知道你的存在,所以……"

"司徒先生!"杜啟軒冷冷打斷了他的話道:"我想你沒有聽明白我的話,你和我只是兩個陌生人,不如咱們直奔主題,別套交情了好嗎?"

又奔主題?司徒寒很無語,這小破孩也太難搞了.

"我是你爸爸,這是無法改變的骨血關系,你否認也沒用."司徒寒只好再次重申自已的所有權.

杜啟軒唇瓣微微上揚,諷剌的道:"要說骨血,我的確無法選擇的被你排出了體外.在法律上,我們也勉強稱的上是父子.但在我的心里,不好意思,我爸爸早已含笑九泉了."

此言一出,滿室靜寂.

牛,牛叉,大寫的牛叉!

卓凡佩服的五體投地,不知道為什麼,看到自已家少爺被小少爺堵的臉色青白交錯,他就有一種笑到內傷的感覺.

而且這些傭人和保安,聽完杜啟軒的話,也頓時嚇的垂下了頭,盡量縮小自已的存在感.

少爺的脾氣可是很不好的,小少爺如此直接大膽的詛咒他,這少不了又是一陣狂風暴雨.

司徒寒聽到杜啟軒的話,忍不住雙眼微瞼,看著他那小臉上的童真稚嫩,聽著他如刀子般的冰冷言語.

他只有在心中苦笑,並且內疚更重,因為……他懂那種沒有父親的苦澀.

司徒寒瞟了眾人一眼.

傭人和保安忙知趣的退了下去.

卓凡也離開了,諾大的會客室,就只余下司徒寒和杜啟軒,一大一小,兩人隔空對望.

司徒寒盯著這個酷似自已的兒子,再次試圖溫暖他道:"我知道,你對爸爸有怨恨.但我相信……"

"司徒先生!"杜啟軒漂亮的小臉揚起一抹微笑,輕聲道:"我只是你迷情放縱下的產物,請勿給予我任何信任,因為我絕對不會承認你."

"你就這麼恨我嗎?"司徒寒頓時有一種無力感.

杜啟軒漂亮的小臉凝聚著酷酷的冷意.

他想了想道:"恨你?還真的算不上.你還沒有重要到那種地步."

"那你要我怎麼做,才能收起你這一身的剌?"司徒寒在妥協,他發現這個臭小孩了的智商有一百八.

高傲,倔強,又自過保護到讓他揪心.

他越是早熟,他越是心疼,未經風雨又如何世故?他的兒子真的受過不少的苦.

杜啟軒直接忽略司徒寒眼里的疼惜,那玩意對他來說……就是一個屁.

因為在他的心里很清楚,他的爸爸……是要將他投入實驗,抽血吸髓的惡魔.

想到這兒,杜啟軒淡淡輕笑,他一字一句的道:"你想緩解父子僵局,我還是會給你的機會的,只要你放過我媽咪,我自然會留在你身邊,做你的乖兒子."

上篇:第121章:替少爺心酸     下篇:第123章:給你全部的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