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君心似我心 第136章:你能不能輕點?  
   
第136章:你能不能輕點?

g,更新快,無彈窗,!

第136章:你能不能輕點?

解完了西裝上的最後一顆紐扣,郁磊將衣服往邊上一甩,揮拳就朝司徒寒的臉上揍過來.

司徒寒一動未動,生生挨下了他這一拳.

郁磊這一拳打的極狠,拳頭剛落下,司徒寒的嘴角就滲出了一縷血絲,就連郁磊自已的手背都破了.

這一拳帶著他的恨,他的怒,他的不甘以及他的委屈.

但他沒有想到司徒寒不躲,其實就連在場其它的所有人,也都沒有想到司徒寒會不躲,全都嚇的睜大了眼睛.

"你為什麼不還手?"他的不躲,讓郁磊更加憤怒.特別是他那淡然的樣子,就仿佛一切都是他對,而郁磊只是在無理取鬧般那樣.

憑什麼?憑什麼他奪了自已的所愛,還這麼一副理所應當的死樣子,這讓郁磊幾近崩潰.

面對他的怒吼,司徒寒只是淡淡抹下了嘴角的血絲,冷冷的道:"這一拳,是我欠你的."

"你欠我的何止一拳,你這個混蛋!"郁磊再次撲過去,司徒寒腳步一晃,閃過他的攻擊.

"來人,把表少爺請出去."司徒寒冷眸一瞼,耐心全無.

保安一擁而上,忙壓制住了郁磊,但他畢竟是表少爺,大家不敢太過粗魯的傷了他,均是手下留了情.

可怒到極點的郁磊已經完全失去了理智,再次一看到楊詩詩,他壓抑在心底八年的痛楚決堤暴發.

保安的湊近,更讓他起了瘋狂反抗之心,一個轉身的瞬間,他猛的抽出了保安身上配帶的電警棍.

接著,他將電警棍一揮,打倒就近的兩個保安,他眼底血紅一片,飛竄向司徒寒,狠狠的砸下那一棍.

"少爺!"梅姨這一聲嘶心裂肺.

"小心……"楊詩詩離司徒寒最近,她下意識的沖過去推開司徒寒,警棍落下,重重的砸在她的後背.

楊詩詩只感覺呼吸一窒,背部一木,口中一陣腥甜.整個人就這樣搖晃兩下,軟倒下去.

"咣當!"郁磊臉色瞬間慘白,手一松,棍子掉在地上,他不顧一切的沖過去,抱住楊詩詩軟倒的身體,紅著眼道:"你怎麼樣?傷著哪兒沒有?你怎麼這樣傻,為他擋什麼棍……"

可下一秒,他直接被人提起了衣領.

提起他的正是司徒寒,司徒寒身上散著入骨的森寒,二話沒說,直接給了他一拳,然後將他摔出了大廳.

保安一擁而上,抬起郁磊往大門口走去.

郁磊掙紮道:"放開我,你們這群混蛋放點放開,我要去看詩詩,我要看看她怎麼樣了,我不和你家少爺打架了還不行嗎?放手."

可保安不聽他說,仍是強行將他給扔出了別墅,厚重的保險門連上兩道鎖,直接將郁磊拒之門外.

別墅內,大廳里.

司徒寒半跪著身體,他沒有抱起楊詩詩,只是讓她平躺,沉著臉摸著她的後背,他的每一次捏碰,楊詩詩都疼的只冒冷汗.

"撐著點,不要扭!"司徒寒冷言一語,手更重了.

"嘶啊,疼……"楊詩詩疼出了眼淚.

他丫的,這個混蛋有沒有良心啊?她幫他擋棍,他還捏她?嗚嗚嗚……真的好疼,簡直就是即視感的農夫與蛇.

嗚嗚,真的痛死了.

"脊柱沒傷,背骨完好,應該是震傷了肺部的血管,休養幾天就沒問題了."司徒寒說著,這才彎身抱起了她.

啥米?楊詩詩愣愣的.

司徒寒抱著她,邊上台階邊道:"受到背後重擊,首先要感受骨骼有沒有損傷,不要輕易移動和扭動,沒傷還好,骨骼傷了,斷骨會剌破五髒,可能會導致內出血死亡."

"……這麼嚴重."楊詩詩有氣無力,胸腔疼的要命.

司徒寒白了她一眼,快步將她抱進了臥室.

傭人已經很有眼色的准備好了醫藥箱,司徒寒將楊詩詩輕輕放在床上,然後脫下了自已的外套.

他快速的洗了手,手速極為熟悉的為楊詩詩配著藥.

並且用非常生氣的口氣說道:"沒有那麼大的本事就別逞女漢子的威風,好在那棍是膠體的,如果是鋼體,打斷了你的脊柱,你就等著一輩子癱瘓在床吧."

"喂!"楊詩詩好郁悶的道:"我說你這個人也太7;150838099433546沒有良心了吧?我可是救你耶,對你的救命恩人,你這算什麼態度."

"救命恩人?"司徒寒冷哼一聲:"如果不是你沖上去,這棍子是打在郁磊的身上,而不是你的身上."

"怎麼可能,明明他打你的."

"你以為他能傷到我?"司徒寒斜了她一眼,毫不客氣的拽過她的手臂,將針頭剌進了她的血管.

"啊……好痛,你能不能輕點!"楊詩詩切牙扭嘴,樣子好不狼狽.

司徒寒瞪著她:"現在知道疼了,剛剛的勇氣呢?"狠狠的橫了她一句,可手上的動作還是柔了很多.

楊詩詩自知理虧,癟著嘴不說話了.

像她救人救到如此憋屈,應該也算是史上第一人了吧.

司徒寒給她調著點滴的速度,低聲道:"我給你配了消炎止血的針,這幾天你就不用上班了,休息一周!"

"喂喂喂……你拿著剪刀干嘛?"楊詩詩腦袋後仰,司徒寒給自已掛上了點滴,竟然拿了把醫用剪刀湊向自已的喉嚨.

太嚇人了吧?她可是救了他耶?竟然會因為救人而混到被剪刀一刺封喉?嗚嗚嗚,不帶這麼玩的吧?

見她躲,司徒寒大手一伸托住了她的後頸,俊臉往前一湊道:"別動,剪刀可沒長眼睛."

"你想干嘛?"楊詩詩要哭了.

"等會你就知道了."司徒寒邪惡一笑,剪刀往楊詩詩的領口處一伸……

"啊啊啊……"楊詩詩嚇的四聲調都全用齊了,她緊緊的閉上了眼睛.

可原想的血腥場面並沒有出現,只聽嘶啦……嘶啦……嘶啦……

楊詩詩忙奇怪的睜開眼睛低頭,這一低頭……

"啊啊啊啊……"四個聲調反複回旋,楊詩詩感覺自已的長發都要豎立起來了,她無視胸腔的疼痛,急聲道:"你,你你你剪我衣服干嘛?"

"驗傷!"兩個字,簡短順溜的從司徒寒嘴里迸出來.

"驗……驗驗傷?"楊詩詩感覺大腦打結了,她怔怔的道:"驗什麼傷?你剛才不是用手摸過了嗎?還說我脊柱沒傷,骨頭也完好."

"行醫講究的是望,聞,問,切!剛才只能確定你的骨頭沒事,但不能確定你有沒有外傷,必須要看了才知道."

司徒寒說著,手上的動作沒停,他直接將她的外衣給剪成了兩片,上面一片整體拿掉,下面一片整體抽出來.

一件上衣經他的剪刀,變成了整齊的兩片,如果在縫上去,應該型狀都不會改變吧?

楊詩詩不知道為什麼,心里挺不是滋味,她伸手拉過枕頭護住前胸,撇嘴道:"手法這麼嫻熟,你是不是常干這種事?"

"哪種?"

"就是剪女人衣服這種啦?你看看這剪的多直多齊啊,一點毛邊都沒有."

司徒寒微彎起嘴角,淡淡的道:"那是當然,都是拿肉練起來的,我用刀子的手法更好,一刀而過,不滲血的話連條線都看不出來,你要不要試一下?"

"還,還是算了!"楊詩詩沒好氣的瞪了他一眼.

司徒寒將剪刀給放到醫藥箱里,然後轉身,他半抱起楊詩詩,斜過了她的身體.

"又干嘛?"楊詩詩頓時起了一層雞皮疙瘩,背後完全祼-露的,被他這麼一推,她幾乎是整個後背都露在外面.

相對于楊詩詩的別扭,司徒寒相當淡定.

他只是冷冷的拿過藥道:"驗傷,別亂動,針管會回血."

楊詩詩好郁悶,她只得稍稍支起手,讓自已能側的更舒服一點道:"那你快點."

其實她是想不通的,一棍子能打出什麼外傷?不會是司徒寒糊弄她,趁機吃她豆腐吧?

楊詩詩扭頭,就看到司徒寒一臉森寒,目光冰冷的盯著她的背.

"怎麼了?"楊詩詩使力扭頭自已也掃了一下背部,但她還是看不全面,忙緊張的道:"不會真有外傷吧?"

司徒寒什麼也沒有說,只是坐到了床邊,指端輕輕描繪那傷痕.

楊詩詩本來就纖瘦,這一棍子砸下來,幾乎是橫跨了她整個背部,背後……雪白的肌膚上那條烏青發紫的傷痕觸目驚心.

傷痕重到紫中滲血,司徒寒垂下了眼,他的指尖抹了一點藥膏,輕輕為她擦拭.

聲音冷冷的響起道:"我傷害過你,你不是恨著我嗎?為什麼要為我擋棍子?"

那藥膏涼涼的,緩解了背部的火辣剌痛.

楊詩詩舒服的閉上了眼睛,喃喃低語道:"你以為我想啊,要是給我一分鍾考慮的時間,我都不會沖過去擋棍,好痛的,為你這種人很不值……啊……喲……好痛的,干嘛戳我?"

他丫的,這人是不是變態啊?哪有拿手指頭戳人傷口的?這也太缺德了!

隨著楊詩詩的哀嚎,司徒寒的聲音涼涼響起道:"不說實話,這就是對你的懲罰!"

"你,哎呀好吧好吧!"楊詩詩無奈的道:"其實當時我大腦一片空白,什麼都沒想,直接就沖過去了,我自已也想知道為什麼."

上篇:第135章:老情人的沖動     下篇:第137章:少兒不宜的場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