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君心似我心 [正文 第617章:誰給我換的衣服?]  
   
[正文 第617章:誰給我換的衣服?]

g,更新快,無彈窗,!

[正文第617章:誰給我換的衣服?]

她低下了頭,捧著那碗水,有一下沒一下的涰飲著.

男子再次彎起嘴角,輕聲道:"姑娘可是想找什麼人?"

"嗯!"司徒熙咬著嘴唇點頭,小聲道:"找我的龍辰哥哥."

"龍辰!"男子挑了挑眉頭,很是意外的和落桑相視一眼,才道:"姑娘,你所說的龍辰……可是炎龍國的六皇子?"

司徒熙飛快的抬起頭,驚奇的道:"你知道他嗎?對對對,他就是炎龍國的六皇子,他可厲害了,人長的很帥,脾氣也好,溫柔的不得了."

男子的臉上,那抹淡淡的笑容被詫異所代替.

他又抬頭和落桑相視了一眼.

這才又道:"姑娘,在下的確認識炎龍國的六皇子龍辰人,但你說……長的帥,脾氣好,溫柔的不得了,這可能就不是他了."

"怎麼不是他?難道炎龍國有兩個六皇子嗎?還是這個世界有兩個炎龍國?"

這什麼和什麼啊?男子和落桑被她奇怪的話語弄的傻了眼.

落桑瞪了她一眼,沒好氣的道:"姑娘,你說什麼瘋話呢,這個世界當然只有一個炎龍國,而炎龍國也當然只有一個六皇子,只是……"

"只是什麼?"司徒熙緊張的抓緊了碗邊子,只要是龍辰的消息,每一個字都相當于一碗雞血啊.

"只是你嘴里那個溫柔到不得了的六皇子,實則是一個殺人不眨眼的惡魔呢!"

"喂?你怎麼說話呢?"司徒熙皺眉.

落桑手臂一環,冷哼一聲道:"當然是用嘴巴來說的,六皇子現在是炎城總督大將軍,你知道炎城的吧?那可是炎龍國的京城啊,他現在一手遮天呢,我們……呵呵……就是他踩著往皇位爬去的那具白骨."

"落桑!"男子臉色一沉,銳利的目光不悅的朝他掃去.

落桑諷刺的嘴臉一僵,不情不願的退到了一邊.

"對不起姑娘,落桑這人隨意習慣了,他說話總是口不對心,其實他還是很崇拜六弟的,您別介意."

"六弟?"司徒熙驚呼道:"你是龍辰哥哥的哥哥?"

聽到她奇怪的用詞,男子寬容的一笑,輕聲道:"在下炎龍國五皇子,龍佑凡,姑娘有禮了."

"噢,有禮有禮.那個……五哥哥,這是哪里?你怎麼不住在皇宮?"

"嚯咦,你這個丫頭……"落桑又要上前,但被龍佑凡的目光一掃,他勉強頓住了腳步.

可他的怨念並沒有被消除,他十分不滿的道:"五爺,這個丫頭也太無禮了,她不對您用尊稱也就算了,她一介草民,你禮遇她,她倒當自己是個主子了."

落桑真生氣了,雖然他家五爺性情平和隨意,但也不代表什麼人都可以隨便褻瀆他的尊貴.

更何況,這個丫頭還是他們救回來的.

早知道就不救她了,讓她呆在魚網里死掉得了.

司徒熙剛醒來的腦子後知後覺,在落桑憤怒的表情里,她總算回過味來了.

這里是炎龍皇朝的時代,那就是奴隸制的君主時代.也就是尊卑關念超強的時代.

她,一介草民?

那他,皇族貴胄?

電視劇里,好像真的要畢恭畢敬才對,在說了,這個五皇子救過她的命,她拜一拜他,也沒什麼不對.

司徒熙把碗一擱,撐起身體將被子一掀,就准備叩謝五皇子大人的救命之恩.

可這一掀,就掀出了一番驚天動地.

"啊……"

"姑娘……"

這兩個聲音都不是出自她,前一聲出自落桑,後一聲出自五皇子,然後……自己這里是絕對的沉默.

什麼情況?

這誰給她換的衣服?

換就換了吧?哪有人把褲子當裙子穿的?穿就穿了吧,就當是鑽跑偏了,可為毛還綁著她的兩條腿?

還有,不光是把小腿給她綁了,就連她的上身也被纏上了白布,關鍵纏的手法也太次了,被她這麼一折騰,松松垮垮的耷掛在身上.

"蓋上,還不快點蓋上……"落桑氣急敗壞的聲音,夾雜著驚恐般變了腔調的語氣傳7;150838099433546來.

司徒熙抬起頭,就發現……

咦?

落桑背過身去,她就當他羞澀了,可五皇子屁股下面是什麼東西?

司徒熙傾身,倔梗倔梗兩下,挪到床邊戳了戳道:"五哥哥,你坐著的這東西,是輪椅嗎?"

龍佑凡轉過了身背對著她,在他的身下,是用紅木雕琢而成的椅子,只是這個椅子多了四個木輪.

龍佑凡不知道什麼是輪椅,他相信自己的臉已經紅到了脖子根.

但他仍然很紳士,很優雅的回答道:"這個叫木輪,代步用的."

"我當然知道代步,你的腿怎麼了?"

"殘了."龍佑凡的語氣平靜,淡漠無波.

"轉過來,讓我瞧瞧."司徒熙扯掉身上的礙手礙腳的白布帶,頓時感覺舒服多了.

屋子里是燒著炭火的,她身上也還穿著一層衣服呢,醒來後她恢複的非常快,並沒有感覺很冷,纏著還怪難受的.

龍佑凡聽到她的話,微微側身……

但也只是微側,當她看到司徒熙在扯著衣服的時候,他腦袋像裝了滑輪一要,咻的一下子又扭了回去.

"姑娘,你……還是先將被子蓋上好嗎?男女授受不親,你這樣寬衣解帶,實在不妥."

司徒熙解開腿邊最後一圈白布帶,舒爽的長長呼了一口氣.

她左翻翻小腿,右翻翻小腿,查看了幾眼小腿上的劃傷,兩只小腿縱橫交錯的小傷,她著實沒往眼里去.

"五哥哥,我的衣服是誰換的?"

這一問,頓時問的滿室寂靜.

落桑直挺挺的面壁,眼觀鼻子鼻觀牆.

他見龍佑凡沒有回答,生怕司徒熙誤會,便悶呼呼的開口道:"是我家五爺給你換的,但你別多想啊,他是蒙上眼睛的,我們這兒沒有女侍,你身上有傷,濕衣服不脫會加重傷情的,我們絕對沒有冒犯你的意思."

"謝謝五哥哥!"的確,如果濕衣服貼在身上,她身上這些被劃傷的小口子,肯定會發炎的.VIP章節

上篇:[正文 第616章:龍辰哥哥,我想你!]     下篇:[正文 第618章:喬本,你在哪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