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君心似我心 [正文 第818章:喬本的深情]  
   
[正文 第818章:喬本的深情]

g,更新快,無彈窗,!

[正文第818章:喬本的深情]

"嗯!"一聲痛哼傳來,血絲飛濺,喬本手中的尖刀,毫不猶豫的刺中自己的腿端.

鮮紅的血液,瞬間染透了他的褲子,他渾身顫抖,額頭疼出豆大的汗珠.

"喬本……"龍佑凡傻在了那兒,他張大了嘴,目瞪口呆,好半天才呢喃出兩個字.

皇太後也嚇的一個激靈,噌的一下子站起身,不敢置信的看著他.

大殿內的北宮婉佳以及奴仆們,全都一副震驚的樣子.

"太後娘娘,卑職揮刀自宮,再無男兒本性,以後的日子絕不會在為任何一個娘娘惹來流言,望太後開恩,准卑職留在琉璃宮,望太後開恩……"

喬本的聲音抖的不像樣子,但他還是拼了命的說完,血液從他的腿上流下,滴染了大殿的地面.

"太醫,快傳太醫……"龍佑凡這才回過神來,他雙眼通紅的撐起喬本道:"你別說了,就算本王掉了腦袋,也會保你留在琉璃宮,本王帶你去看太醫."

說到最後,龍佑凡的聲音都哽咽了.

"來人,快幫本王扶他進去."龍佑凡大吼一聲,立于殿前的侍衛,才忙沖過來抱住喬本.

喬本瑟縮發抖,目光一直盯在太後的身上.

皇太後腿一軟,跌坐回椅子上,她臉色發白,顫抖著雙手摸索過杯子,急急的喝了一口.

"母後,難道就這麼輕易放過喬本嗎?"北宮婉佳擰眉.

皇太後瞪了她一眼道:"人都這樣了,你還想怎樣?"

北宮婉佳恨恨的道:"喬本雖然自宮了,但誰知道他的心里是怎麼想的?臣妾倒是覺得,他為留在司徒熙的身邊,自宮都可以做到,想必是愛慘了她."

皇太後目光深沉,眼內隱隱淚光浮動.

曾經,四十年前的一天,一個人……也曾為了她淨身入宮,無怨無悔的做了二十多年的公公.

可惜等她好不容易熬到皇後的時候,他卻因頑疾過世,喬本剛才的舉止,無疑是戳中了她靈魂深處的痛楚.

皇太後站起來,目光沒有焦距的看向殿門,低低呢喃道:"以後,誰都不要與喬本過不去,哀家已經罰了他."

"可是母後……"

"你難道連哀家的話都不聽了嗎?"皇太後猛的一吼,狠狠的瞪著北宮婉佳.

北宮婉佳一顫,慌忙跪在地上俯身道:"臣妾不敢,臣妾遵旨."

皇太後嘴唇抖了抖,想說什麼,但終究是忍住了,接著她一伸手……

皇太後身邊的姑姑立刻扶著她,她緩然邁步,心事重重的離去.

梅香水榭!

"不好了,不好了……不好了……"翠煙的聲音大老遠的傳來,伴著她驚喊聲的,是呯嗵的一聲門響.

北宮萱坐在梳妝台前,看著鏡子里紅腫的雙眼正暗自垂淚,翠煙的舉動讓她忍不住皺眉.

她轉身,不悅的道:"什麼事?"

此刻,還能有比她心情更糟糕的事情嗎?她成全了他愛的人,他現在一定很高興嗎?

翠煙跌跌撞撞的來到北宮萱的身邊,白著臉,上氣不接下氣的道:"公主,奴婢剛才在攬月宮忙著,突然看到殿下背著喬公子去了西殿,奴婢好奇一打聽,竟聽說……聽說喬公子揮刀自宮了."

"啪!"北宮萱手上的發釵掉落在地上.

她睜大眼睛,似乎不敢相信自己聽到的一切,喃喃的道:"你說什麼?"

"喬公子揮刀自宮了."

"你說什麼?你胡說什麼呢?本宮太慣著你了是不是?什麼話你都敢說?"北宮萱猛的起身哭吼,狠狠的掐著翠煙的脖子.

翠煙憋的滿臉通紅,她艱難張口,斷斷續續的道:"奴婢不敢隱瞞公主,奴婢所言句句屬實,喬公子還在攬月宮的西殿."

北宮萱腿一軟,搖晃著身體松開了她.

她白著臉,連嘴唇都白了.

她似乎是到現在才接受這個消息,反應過來之後,不顧一切的往攬月宮奔去.

"喬本,喬本……"北宮萱一口氣跑到了西殿,雙手緊緊巴著門檻,身體搖搖欲墜.

龍佑凡正站在床前,而床邊有好幾個太醫正在為他止血,地上那被鮮血染透的衣服,讓北宮萱窒息.

"不……不……"淚水模糊了雙目,眼前一黑,她差點栽倒在地上.

龍佑凡一個箭步扶住她:"萱兒."

"這不是真的,這不是真的對不對?凡哥哥,你快告訴我,這不是真的."北宮萱死死抓住了龍佑凡的手臂.

龍佑凡紅著眼圈,沉痛的道:"對不起!"

三個字,說明了這件事情的真實性,同時也像一把利刃一樣狠狠插進北宮萱的心口.

她瞬間淚如雨下,仍然不願相信的道:"怎麼會呢,他剛剛還好好的,他剛剛……"

"萱兒,太醫已經看過了,喬本那一刀太狠,根本沒有給自己留余地,他是鐵了心要自宮,唉……已經回天乏術了."

龍佑凡很不忍心,但這也不是能隱瞞的了的事情,他只能告訴北宮萱實情.

北宮萱的腦袋一片空白,她顫抖著嘴唇,喃喃的道:"那……那他……他……"

喃了半天,北宮萱都沒說成一句話.

龍佑凡知道她想要問什麼,徑直道:"性命倒是無憂,但已經痛昏過去了,太醫為他用了藥,暫時緩解他的痛苦."

北宮萱怔怔的,呆呆的,愣愣的!

過了好一會兒,她才緩過勁來.

她抬頭,哽咽的道:"凡哥哥,這到底是怎麼了?好好的,他為何要自宮?"

"唉……"龍佑凡沉沉歎息一聲道:"皇祖母來了,認為喬本給你們的名聲帶來了汙點,要趕他出宮."

北宮萱臉色又白了白,低低的道:"那……那他是想要留在宮里,所以才自宮的?"7;150838099433546

"嗯!"龍佑凡點點頭.

看到龍佑凡的回答,北宮萱扣著門框的手,忍不住狠狠的用力,心口的疼痛似乎要將她給淹沒.

她懂了,她全懂了.

司徒熙,又是因為司徒熙,他為了能留在司徒熙的身邊,不惜付出這樣的代價.

她恨,她真的好恨她!

暗自咬牙,北宮萱嘗到了口腔里鮮血的味道,她看著床上躺著的喬本半晌,一轉身,飛奔著沖向琉璃宮!

上篇:[正文 第817章:血腥的證明]     下篇:第819章:我要殺了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