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君心似我心 第914章:詭異的傷口  
   
第914章:詭異的傷口

g,更新快,無彈窗,!

也不知道為什麼,最近餓的特別快,就似是怎麼都吃不飽,她都要趕上吃睡長的豬了.

喝完湯,司徒熙抹了抹嘴角.

她起身換了一套利索的衣服,這才隨赤憂一起走到了宮院.

赤憂果然是個皇宮活地圖,在她的帶領下,司徒熙很順利的躲過值守侍衛,直接來到了永慶宮.

永慶宮靜悄悄的,長廊里燈籠忽明忽暗.

兩人輕手輕腳的閃進皇後居住的臥閣,守夜的婳嫻趴在桌邊睡著了,她們暢通無阻的走到了7;150838099433546內室.

床上,紗幔低垂.

皇後瘦弱的身體在油燈照耀下若隱若現,司徒熙走過去,輕輕撩開了紗帳.

皇後原本昏睡著,可身體一股強烈的劇痛傳來,她的小腹像被巨石猛烈撞擊著,疼的她驟然睜開眼睛.

司徒熙剛伸手,沒想到皇後突然就醒過來.

她嚇了一跳,目光猝不及防的對上她的眼.

皇後看到司徒熙也愣了一下,緊接著她驚的張大嘴,她似是剛想要大喊,可頸窩一麻,她眼前一黑,頓時又栽回到床上.

"得罪了皇後娘娘."赤憂麻利的收回手.

"你……把她敲暈了?"司徒熙難以置信的看著赤憂.

赤憂重重點頭道:"是啊,咱們不是偷偷過來的嘛,要是被外面的人看到,你我如何解釋啊?我點了皇後娘娘的睡穴,她昏睡也是暫時的."

"厲害!"

睡穴也能點,司徒熙忍不住對她豎起了大拇指.

"嘿嘿!"赤憂不好意思的笑笑道:"娘娘,快點救皇後吧,咱們得迅速點."

"好!"司徒熙點頭,伸手搭上了皇後的手腕.

當她探到了那股脈博的時候,頓時緊皺了眉頭.

這是怎樣的脈啊?

她從未見過如此奇特的脈像,她的脈即虛又強,即弱又旺,即滑又浮,即緩慢……卻又很有力.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她幾次都病危了,為什麼她的脈還會有力?

司徒熙心中不解,疑惑不己.

她伸手,小心翼翼的扯開皇後的被子,又傾身解著她腰間的絲帶.

她想要看看她腹部的刀傷,卻很明顯感覺到她的腹部在跳動.

這讓司徒熙更加奇怪了,她快速的解開衣服和包著藥的棉布,可入目所及的情景,竟讓司徒熙嚇呆了.

只見皇後肚子上的那道傷口,在她的目光注視下,一點一點的撕裂開來,就像是她的腹部有東西努力的往外鑽.

凝固的鮮血開始滲出來,先是緩緩而出,後又血流如注.

"娘娘,怎麼會這樣?皇後娘娘她……她的肚子在撕開……"

"快,快按住她的傷口."司徒熙猛的回過神來,她一邊吩咐著赤憂,一邊急沖到桌邊,拿過太醫留下的醫藥箱.

她拿過箱里的銀針,傾身想要封穴止血.

可讓她沒有想到的是,她的雙手剛按住皇後的腹部,耳邊突傳一聲慘叫,皇後身體一挺,直接噴出一口鮮血.

"皇後娘娘……"赤憂站在床頭,那血噗了自己一身,嚇的她驚叫出聲.

這一聲,驚醒了婳嫻.

她猛的沖進房中……

"快走!"聽到腳步聲,司徒熙拽過赤憂,閃身沖到了窗邊,縱身跳過去,直接隱入黑暗.

"啊……"

寂靜的夜空,婳嫻的尖叫格外淒厲.

"皇後娘娘,皇後娘娘您怎麼樣?來人……來人哪……"婳嫻哭聲嘶喊,很快永慶宮燈火通明,亂成一團.

司徒熙和赤憂一路踉踉蹌蹌的奔回琉璃宮,兩人的臉都白的像紙一樣.

赤憂嚇的嘴唇都在抖,她嚅了嚅嘴,好半晌才道:"娘……娘娘,皇後她……她不會是死了吧?"

司徒熙撫額,她搖頭閉目,疲憊的道:"不知道,我沒來的及探脈."

"天……娘娘您應該把個脈的,至少我們心里知道情況,現在可怎麼辦?要不然奴婢去打聽一下?"

"別去!"司徒熙忙拽住她.

她只所以連脈都不敢把就逃回來,就是不想被奴仆們撞見,然後讓自己來背這個黑鍋.

三更半夜,私闖皇後的臥閣,皇後被擊暈,腹部被撕裂,雖然她什麼也沒做,但她要怎麼解釋?

又有誰會信她?

其實,連她自己都無法相信,若不是親眼所見,誰和她說這件事情,她也不會相信.

就算是肚子有刀傷,那還能自個沒有外力的情況下,詭異的撕裂?

可怕,太可怕了.

到現在司徒熙都不能相信那是真的.

"赤憂,皇後肚子在撕開,你看到了嗎?"司徒熙不敢相信的找赤憂確認.

赤憂白著臉,連連點頭道:"看到了,奴婢還以為眼花了,可那傷口越撕越大,像是被撐開一樣,奴婢這輩子都忘不了那場景,肯定不會看錯."

"這到底是怎麼回事呢?"司徒熙呢喃.

赤憂也恍惚的搖頭,輕喃道:"奴婢不知,娘娘……我們現在應該怎麼辦?"

還能怎麼辦?司徒熙很無語!

她怎麼就這麼倒黴?怕什麼來什麼,生怕被陷害,這才偷偷摸摸的救人,可是沒想到……這種事也會被她碰到.

"靜觀其變吧."司徒熙擰眉道:"如果沒有人找上門來,我們就當什麼也沒發生,只要皇後沒死,我還會想辦法救她的."

"那要是……要是被侍衛們查到了怎麼辦?要是被殿下知道了,奴婢可是要被砍頭的,娘娘您也會……也會……很慘!"

赤憂的聲音,顫到不成樣子.

她是暗侍,在墳墓里都可安眠的暗侍,她的雙手並不乾淨,不知染了多少人的鮮血.

可這一次,她是真的害怕了.

永慶宮里躺著的那位,可是當今皇後娘娘啊,要是被懷疑弑殺皇後,她列祖列宗都會被從墳墓里挖出來挫骨揚灰.

是啊,很慘!

不用赤憂提醒,司徒熙也知道這件事情的嚴重性,但這種情景是怎麼造成的?她必須的找出原因來洗清自己的嫌疑.

她都准備要回家了,可不能將性命丟在這件事情上,她一人性命是小,身後還有媽咪……

不行,她得想辦法!

冷靜,冷靜!

司徒熙雙手抱頭,她在腦子里仔仔細細的回想當時的情況,突然……一個細節讓她猛的抬起頭……

上篇:第913章:刀子嘴,豆腐心     下篇:第915章:決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