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記憶那麼涼 221,阿柳好怕  
   
221,阿柳好怕

g,更新快,無彈窗,!

阿柳出去沒有打擾我和蕭堇末的時候,蕭堇末摸著我的肚子,像個初為人父的寶爸一樣,那副樣子,讓我原本不悅的心情,逐漸又變得很好了.

我看了蕭堇末一眼,啟唇道:"瞧你那副樣子,不知道的人,還以為你第一次當父親."

"因為是我們的孩子,我會好好保護他們的."

蕭堇末眉眼溫和道.

我靠在蕭堇末的懷里,伸出手,扯著蕭堇末的臉皮,怒氣沖沖道:"你現在死不是特別的得意?出個事都能夠得到美女的喜歡?還趕著要給你生孩子."

"我怎麼聞到一股好大的醋味?"

蕭堇末抬起下巴,故意拉長聲音和我說道.

我見蕭堇末這樣,眼角猛地一抖,有些無語道:"蕭堇末,你幾個意思?"

"俞棉,我喜歡你為我吃醋的樣子."

蕭堇末翻身,將我壓在床上,他的雙手撐著我的周圍,灼熱的呼吸,就在我的臉頰上浮動.

我被蕭堇末用這種姿勢對待,原本就滾燙的臉,再次紅了一半.

其實我更擔心的是蕭堇末的手,我不知道蕭堇末的手能不能支撐住.

"蕭堇末,你起來,別這個樣子,傷口還沒有好."我推著蕭堇末的胸膛,嬌嗔道.

"醫生說,裝上了這個假肢,和人的手沒有差別,不需要擔心,除了不能提很重很重的東西,基本上我的手和以前是沒有多大的差別,不管是皮膚還是手感."

蕭堇末抬起手,摸著我的臉頰到.

他裝了假肢的手,帶著些許冰涼,這是因為沒有血脈流動,所以沒有溫度.

但是卻很溫暖.

一想到蕭堇末曾經遭受的那些,我的心就很難受.

我握住蕭堇末的手,讓蕭堇末的手心停留在我的臉頰上,哽咽道:"蕭堇末,疼嗎?"

那個時候,手沒有了,一定很疼很疼吧?我沒有辦法想象那種痛苦,會是一種什麼樣子的撕心裂肺的疼痛.

只要去想,我就感覺整個身體都忍不住在顫抖.

"說不疼,是假的,可是,都已經過去了,我還活著,就足夠了."

蕭堇末的話,再次讓我的心一震.

我靠在蕭堇末的懷里,點頭道:"是,什麼都已經無所謂了,只要你還活著,比什麼都重要."

"蕭堇末,我和顧北亭離婚之後,等你身體恢複一點,我們就回京城去吧,好不好?"

我和蕭堇末繾綣一番之後,他摟著我的腰身,而我靠在他的胸膛.

蕭堇末抿唇道:"好,我們回京城,我會讓你重新成為這個世界上最幸福的女人."

"只要你和小榆還有我們這個沒出生的孩子平平安安的,我就覺得自己是最幸福的女人."

我並需要蕭堇末有榮華富貴,雖然我相信蕭堇末的能力,肯定可以恢複以前的光輝,但是我還是喜歡平平淡淡的幸福.

蕭堇末摸著我的肚子,突然皺眉道:"小榆一點都不和親近,很喜歡顧北亭,好像顧北亭是他的親生父親一樣."

蕭堇末說這話的時候,明顯吃味了.

我低笑一聲,用手掐著蕭堇末的臉,對著蕭堇末哼笑道:"你也不想想小榆為什麼會這個樣子喜歡顧北亭,誰讓你當初不肯認我們兩個人,現在吃到苦頭了吧?"

蕭堇末聳拉著腦袋,對我悶悶道:"是我不好."

我也沒有存心要責怪蕭堇末的意思,我和蕭堇末經曆太多了,不想要在經曆分分合合了.

"蕭堇末,以後我們一家人,一定要幸福的在一起."

我眨了眨眼睛,對著蕭堇末哽咽道.

我不要在和蕭堇末分開了,那種感覺,真的很難受.

"好."

"一輩子,執你手,到永遠."

蕭堇末靠近我的臉頰,在我的唇上親了一口,幽幽道.

能夠和蕭堇末在一起,我覺得很開心,真的……非常開心.

……

和蕭堇末厮磨了一會,我才離開蕭堇末的病房去找陳曦.

陳曦的孩子不是顧北亭的,卻一直說自己的孩子就是顧北亭的,我覺得有必要和陳曦說一下.

陳曦在這個樣子下去,最終只會傷害自己,我不能眼睜睜的看著陳曦這個樣子下去.

我過去的時候,陳時遇正好從陳曦的病房出來,看到我之後,陳時遇的臉有些暗淡.

我上前,將事情和陳時遇說了一下,陳時遇對著我比劃.

他說:"我也是冷靜下來之後,和陳曦談才知道,陳曦的孩子不是顧北亭的."

"那天她去酒吧,喝酒了,又嗑藥了,就和兩個不認識的男人上床了,醒來後,她整個人都要崩潰了,她想要給顧北亭打電話,想要得到顧北亭的安慰,但是顧北亭怎麼會接陳曦的電話,就是因為這樣,陳曦的情緒越發的壓抑痛苦,最終變成這樣,她患了嚴重的憂郁症,需要接受治療."

"我想要過去和陳曦好好談談."聽陳時遇說陳曦遭遇的一切,我的心一陣抽疼.

任何人經曆這些,都會崩潰吧?更何況是陳曦?陳曦當時肯定很不好受.

陳時遇聽我要和陳曦好好談談,也沒有說什麼,便在門口等我.

我進去的時候,陳曦正坐在床上,看著窗外發呆.

天氣很冷,陳曦卻任由那些寒風吹進來,似乎感覺不到寒冷的樣子.

看著陳曦這樣,我的心猛地一顫.

我走上前,站在陳曦面前,看著小臉憔悴不堪,眼神空洞的陳曦,無奈道:"陳曦,你別這個樣子,可以嗎?"

陳曦轉動著眼睛,看到我之後,一把抓住我的手腕道:"俞棉,顧北亭會見我嗎?告訴我,他會見我嗎?"

"你為什麼這麼希望想要見顧北亭?他不愛你."

以前我的確是動了想要撮合顧北亭和陳曦兩個人的念頭.

可是,我這個想法真的很自私,我很快便打消了,是我的錯,若是我之前不喝陳曦說那些話,陳曦就不會變成這個樣子.

"我愛他,我真的愛他,俞棉,求你了,我愛他."

"你愛他,他並不愛你,感情不是單方面的,陳曦,不要在執迷不悟了."

"你有更好的選擇,為什麼一定要抓著一個不愛自己的男人?"

我實在是看不下去了,皺眉道.

陳曦卻突然情緒失控的將我重重推開.

"你憑什麼這個樣子說?我知道你憑什麼了?就因為顧北亭喜歡你,所以你才可以這個樣子說嗎?如果沒有你,他就會愛上我的,一定會愛上我."

我頭疼不已道:"沒有我,你確定顧北亭會愛上你?為什麼到了這個時候,你還是這麼執迷不悟?"

我實在是不知道要怎麼和陳曦交流下去了.

陳曦非常固執,她的固執,已經到達了一定的層面了,我實在是說不下去了.

"沒有你就好了,你離開顧北亭,我就有機會了."

"你需要接受治療."我看著陳曦瘋癲的樣子,平靜道.

"你說什麼?我沒有病,為什麼要接受治療?我沒病."陳曦被我的話激怒了,憤怒的對著我.

"陳曦,我馬上就要和顧北亭離婚了,我會離開柳城,離開顧北亭,你想想,沒有我,顧北亭就會愛上你嗎?這種理論你從哪里得來的?顧北亭要是喜歡你,沒有我,依舊喜歡你,但是他不喜歡你."

"住口,住口啊."

陳曦抱著頭,發瘋一般對著我低吼道.

看著陳曦這個樣子,我的心也不好受.

曾經那個陽光霸道又可愛的女孩,終究是不見了,現在的陳曦,讓我陌生,也莫名的讓我覺得害怕.

"你自己好自為之吧,我們是朋友,你忘記了嗎?"

我不忍心在看陳曦這個樣子下去,丟下這句話之後,便抬腳離開了陳曦的病房.

我走出去的時候,陳時遇就坐在走廊邊上的椅子上發呆.

我走近一看,發現他手中拿著一張便箋,非常認真的看著手中的便箋,不知道在想什麼.

陳時遇現在一定很難過吧?陳曦變成這樣,他的心里也不是滋味.

"陳曦會好起來的,有相熟的心理醫生嗎?"

我坐在陳時遇身邊,開口問道.

陳曦的這種情況,就算我不是心理醫生都覺得很嚴重了,所以必須要盡快接受治療,否則會更加糟糕.

"我以前認識的一個朋友,就是心理醫生,他說可以幫我治療陳曦,但是現在目前最困難是陳曦不願意接受治療,她一直覺得自己沒有病."

陳時遇在紙上寫到.

我皺眉的看了陳時遇一眼,緩緩道:"陳曦的個性很偏執,要讓陳曦接受治療還是有些困難的,但是為了陳曦好,不管陳曦願不願意,她都必須要接受治療,否則陳曦只會越來越嚴重."

"我知道,我會勸陳曦的."

陳時遇苦澀點頭道.

"如果有什麼需要幫助的,一定要和我說,只要可以用得上我的地方,我都義不容辭."

陳時遇是我的救命恩人,不僅是我的救命恩人,還是我的朋友,只要陳時遇有用得到我的地方,我都會義不容辭的.

從醫院出來,我整個心情都有些壓抑,陳曦的事情,顧北亭的事情,都讓我覺得心中隱隱有些難受.

我懷著沉重複雜的心情回到蕭堇末的病房,卻看到坐在蕭堇末大腿上的阿柳.

我當時那個氣憤啊.

我立刻上前,將阿柳從蕭堇末的大腿上扯下來.

阿柳被我這個樣子用力的扯著,似乎很難受的樣子,紅著眼睛道:"俞棉姐姐,你做什麼?"

"這句話不是應該我問你的嗎?你想要做什麼?"

是我低估了阿柳了嗎?以為阿柳的智力有些問題,太放松阿柳,才會讓阿柳有機可乘嗎?

"俞棉,你先放開阿柳,事情不是你想的那個樣子."

蕭堇末見我怒氣沖沖,一把抓住我另一只手道.

"不是我想的什麼樣子?是不是等我進來的時候,看到你們上床你們才承認."

"俞棉."我被陳曦和顧北亭的事情折磨的整個頭都要爆炸了,現在看到蕭堇末維護陳曦,更是氣的不行,便克制不住對著蕭堇末大吼大叫起來.

我的話,激怒了蕭堇末,蕭堇末沉著臉,對著我呵斥道.

被蕭堇末這麼一頓呵斥,我的身體不由得一顫.

"嗚嗚嗚,阿玉,阿柳好怕."

上篇:220,愛過我嗎?     下篇:222,希望他可以幸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