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可能離了個假婚 第580章 一刀兩斷(一)  
   
第580章 一刀兩斷(一)

g,更新快,無彈窗,!

他速度很快,幾乎讓所有人都沒認出來,直接沖到裴雅的面前,然後厲聲喝道:"小雅,你到底是什麼意思?!"

這一聲驚呆了在場所有人,我和莫征也停下了腳步,朝著聲音的方向看去.

那是--方載陽!

我剛才還在好奇他的下落,現在人就出現了,只是看他渾身上下的打扮半點沒有前來赴宴的模樣.或者說,方載陽根本就沒收到裴家的邀請吧.

真可憐,作為裴雅的未婚夫居然淪落到這樣的地步,也是讓人唏噓不已.

裴雅被方載陽這一聲給嚇到了,連連退了幾步,輕輕捂著心口:"你怎麼來了?"

"小雅,你還當我是不是你的未婚夫?為什麼你舉辦生日宴這麼大的事情你不告訴我?還是說你已經找了新的男伴?你要把我一腳踹開嗎?"方載陽最在乎臉面,更在乎這樣公開場合的亮相.

因為他知道,這樣的場合出雙入對某種意義上是一種宣誓和身份的證明.

裴雅舉辦生日宴卻沒有邀請自己的未婚夫,可見他們之間的關系早已如履薄冰.

即便今天現場無人會主動問起,但我相信,每個人心里其實都在疑惑.

方載陽的出現無疑將這個疑惑發酵成了好奇,進而變成了看熱鬧的興奮.很快,裴雅和方載陽周圍就已經圍了不少人.

裴雅尷尬的很,她咬咬下唇:"現在不是跟你說這個的時候,你先回去吧.我今天沒有找任何男伴,這一點你可以放心."

方載陽又仔仔細細看了看裴雅周圍,發現裴雅沒有撒謊,他的語氣立馬又柔軟了下來:"小雅,既然你沒有外心,為什麼不能找我呢?難道,我連你的生日宴都不能出席了嗎?"

這一句說的很是言辭懇切,聽得我都忍不住有些不忍心了.

只聽裴雅無奈的苦笑,目光里隱隱有淚光在湧動:"你自己覺得呢?你能出席嗎?你這樣的狀態可以出席嗎?"

方載陽愣住了:"為什麼我不能出席?你是嫌棄我了!"

裴雅搖搖頭,滿臉的苦澀:"你先回去吧,我不想在這里給彼此難堪.今天的生日宴也是我家里的意思,我們裴家總要有點由頭舉辦一些對外的宴會來進行社交."

我覺得有點古怪,裴雅不像是這樣會忍辱負重的人.

就算要忍耐,那對象也絕不是方載陽.

方載陽在她的眼里或許只是一顆棋子,現在這顆棋子已經失去了作用,裴雅想的只是怎麼讓他不動聲色的退場,而不是一昧的忍耐.

方載陽不依不饒起來:"你的生日宴我必須要參加,因為我是你的未婚夫啊!"

話音剛落,只見裴雅的笑容放大了,一點點的從唇邊滲開,顯得特別諷刺:"未婚夫?方載陽,我已經處處給你留面子了,你為什麼還不肯放過我?這樣的事情說出來對大家都沒好處,我沒有嫌棄你被方家放棄了,到現在為止我裴家有說過解除婚約這樣的話嗎?"

"方載陽,是你自己疑神疑鬼,叫我怎麼做都不行!"

裴雅嚶嚶的哭了起來,旁邊趕來的裴父裴母站在了她的身後.

裴母首當其沖紅著眼睛說:"方載陽,我們還不想撕破臉,有些事你最好不要再說了.趕緊走吧!"

裴父更是肅穆著一張臉:"你要是再不走,我就要讓人把你給轟出去了."

方載陽滿臉困惑:"為什麼?我不是你的未婚夫嗎?你們為什麼要做到這個程度."

不但方載陽困惑,就連我等圍觀群眾也覺得詫異.這是在唱的哪一出?

看裴父裴母的表現倒像是裴雅在方載陽那里受了偌大的委屈,而且現在他們為了顧全雙方的臉面一時也不好公開說出口.

這就造成了一種詭異的氣氛,裴家三口在悲切的愁云慘淡,方載陽在一旁虎視眈眈的滿頭霧水.

就在這時,方載陽的手機響了,他拿起來一看頓時臉色突變.

"裴雅,你不是口口聲聲的說自己沒有男伴嗎?"他騰地一下沖到裴雅面前,大聲質問著.

就在這個電光火石的瞬間,我看見裴雅嘴唇飛快的動了幾下,好像是跟方載陽耳語了什麼.這一幕來的太快,我來不及看仔細就看見方載陽怒不可遏的揚手打了裴雅兩記耳光!

清脆的巴掌聲幾乎把在場賓客都給打蒙了,大家不約而同的保持安靜,大氣不敢出.

裴雅被打翻到了地上,頓時絕望傷心的大哭起來.

裴父一拳將方載陽的嘴角都打出血,他恨恨道:"原先我還不相信,今天算是親眼所見了.方載陽,我女兒到底做錯了什麼,你要這樣頻頻對她動手!!"

方載陽還執拗的拿出手機,亮出照片:"你自己看!"

只見照片上裴雅赫然站在一個年輕男人的身邊,身上穿著的就是今天的禮服,一看就知道是剛剛拍下的照片.

沒等裴家人解釋,照片中的那個年輕男人就站出來說:"你誤會了,這是我們今天到場跟裴家小姐打招呼時的場景.我今天也帶了女伴來的,你仔細看照片里面.是有人故意挑了角度拍出來這樣的照片,請你不要在對裴小姐動粗了."

劇情急轉直下,還沒等方載陽解釋什麼,周圍的賓客紛紛反應過來,開始對他指責起來.

當眾就能打自己未婚妻兩記耳光,這私下里還不知道怎麼對待人家裴家小姐,這個方載陽果真不是可以托付終身的良人.

裴雅哭哭啼啼的終于被父母攙扶起來,她臉上的妝已經哭淡了不少,一雙濕漉漉的眼睛像是無辜的小鹿.她閃了閃睫毛,強撐著微笑:"對不起了,今天明明是我的生日宴,卻讓大家沒能盡情享受派對,真的很抱歉."

這樣委屈又這樣有禮貌,裴雅一貫會裝的樣子自然扮演的爐火純青.

方載陽還沒能理解事情的發展情況,一雙眼睛直愣愣的盯著裴雅,又看了看自己的手機.

裴雅緩緩走到方載陽的面前,聲淚俱下:"你這樣冤枉我還要到什麼時候?當眾打我,給我和我的家人難堪,你滿意了吧?"

上篇:第579章 撞衫     下篇:第581章 一刀兩斷(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