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第二百七十章 臨安會所  
   
第二百七十章 臨安會所

g,更新快,無彈窗,!

林浩宇忽然覺得此刻的黑玫瑰較之黏人的時候更可愛了.

她是那麼獨立,又帶著女性特有的狡黠,坦誠的時候根本不介意敞開心扉,卻也毫無心理負擔的背後偷襲下黑手.

她不介意你是什麼人,不會隱瞞自己真實的情感,不肯克制欲望,甚至將男女之情肉體之欲與自己的追求區分得清清楚楚.

"這里的人怎麼這麼少,上次來我記得好像還遇到幾個人,不過現在感覺不到幾份精神波動呢?"

其實只要在林浩宇周邊,想要瞞過他精神力感知而存在的能力者真的屈指可數.

哪怕那一個個小小的格子間將空間全都分隔開來,其實對與林浩宇來說並沒有什麼作用.

"龍組好像遇到點麻煩,他們的人都趕去救場了."

"哦?什麼麻煩."林浩宇隨口問.

"我也不太清楚,總之這段時間我按照你的意思,將那些找你麻煩的情報優先交易給他們龍組,然後龍組就分頭派人去處理了,只是昨天聽說有一組好像提到了鐵板,有人受傷還是被人家給扣住了.他們那個隊長叫什麼左央的,親自帶人趕去救援了."

"看來我這一步棋算是走對了,要不然那些家伙一定沒完沒了的騷擾咱們."林浩宇難得露出微笑.

"先知,你也太壞了.以你的本事用得著這麼坑人家嘛,不過為什麼我偏偏覺得喜歡呢."

黑玫瑰笑的時候,嘴張得很大,露出里面的白牙,大大的眼睛眯著,再配上她那一頭金發,簡直是世界級標准的性感,誘人極了.

"話也不能這麼說,用華夏官方說法,維護境內的安全穩定,是他們這些人的職責,其實就算我親自去解決,對于龍組來說反而是失職,因為不可控的因素變得更多了."林浩宇笑著解釋了一句.

當然他說的未必對,但是忽悠一下黑玫瑰還是足夠了.

"真不理解東方的思維方式,對了先知,你那邊處理完了?"

"完了,現在准備正式開始反擊,我要的消息怎樣了?"

"不大好查."黑玫瑰嘟了嘟嘴."華夏這邊對于我們異能界的理解和普遍共識有些不同,而且他們的機構的處理方式也和我們專業的情報組織的做法不同,我需要一點時間去梳理比對.先知你可能還不知道,華夏這些年處理的和能力者有關的記錄實在太多了哇,我用自己的分析軟件整理的時候都嚇了一跳,兩天時間居然連十分之一的數據都沒有處理完,所以我覺得華夏肯定不止龍組這一個官方的異能機構,否則是絕對不會有這麼多記錄的."

對于黑玫瑰的判斷,林浩宇就不好去評判了,畢竟這方面她才是真正專業的.

"我們只需要近期的,或者最近幾年以內的就可以了."

"我知道,現在只找到一條或許與暗夜使徒相關的線索,喏……"

黑玫瑰打開自己的電腦,放出那個記錄.

"你記錄一下,然後先追查這條線索吧,等有了新的消息,我再隨時通知你."

"好",林浩宇一目十行的將這個事件瀏覽了一遍,記住其中的所有要點,然後道:"事不宜遲,那麼我先去看看.你在這邊這麼做龍組沒人干涉嗎?"

最後這個問題,顯得林浩宇明顯有些擔憂,這可是華夏國安局的官方機構,難道就一點都沒有防范?

"我覺得他們可能還沒有真正接觸過暗黑世界的情報組織,所以對我們的戒備心理沒那麼深."

林浩宇搖頭,黑玫瑰這句明顯是對自己行業的貶損啊."那你可要抓緊這次機會了,等你干完這一票,我覺得以後人家絕對不會再信任你."

"必須滴……"好吧,沒來多久的黑玫瑰已經開始學會使用華夏流行語了,與美智子的那種說話方式,有著天壤之別.

再次離開後,林浩宇帶著美智子兩人馬不停蹄直奔線索目標,路上他只問了美智子一個問題:"你恢複的怎麼樣了?"

美智子前天一戰,精神力透支,其實現在仍然有些萎靡.

"大概恢複了三成左右的實力."

"那你到時候跟緊我,遇到狀況的話,盡量自保就可以了."

"是,大人."

很快車子彙入這繁華路段的車流,消失于車海里.

其實林浩宇不知,就在據此不遠處的天目山大廈A座,有個格調極其奢華而低調的會所,會所的名字就叫臨安會所,從不對外間開放,只為特定的階層服務,因為這里的周邊,就是臨安所有市政的核心.

就像所有掌控權利者,永遠只會以自我為中心一樣,臨安的政府機構,幾乎有一大半都將辦事機關設立在這片最繁榮的腹心地段,于是也便造就了這里相關的服務產業格外發達.

比如錢江省政府,便在天目山大廈的斜對面,拉開窗簾對視,相隔不過數百米而已.

臨安會所買下了天目山大廈A座的上半部整整四層單元,還包括大廈的天台也被全方位的改造成了一個空中花園.

更別提在空中花園的各個角落,還有幾間別致的庭院,單獨為最高端的客戶預留著.

似乎現代化的科技產業,將古老的江南園林,完美的在現代城市的鋼鐵叢林建築當中複蘇了.

在其中的一個院落里,幾個人正圍坐在當中的桌邊飲茶,赫然是宮少與喬郎一伙人.

其實也不奇怪,宮少的爸爸目前聲勢正盛,幾乎就要憑借這次官場風暴的余威,主政錢江了,他能在這里占據一塊地盤又算得了什麼.

在宮少的心里,或許未來的整個錢江都是他們宮家的.

"喬老大,看你的樣子事情辦成了?"

其實這也是多日以來,雙方的第一次再唔.只不過無論宮少如何拿捏,氣度畢竟差了許多,主動開口相詢.

如果按照正常情況,其實是他在拿捏喬郎的需求,畢竟是喬郎主動求上門的.

只不過喬郎為他畫出的大餅太大,實在吊足了宮少的胃口,以至于在鏟除方舟會行動的兩天之後,才提出和宮少見面呢.

"不負宮少之望,我們抓住方舟會聚會的時機,將他們一鍋端了,相信宮少應該聽到外界的風聲了吧."

喬郎並沒有過于得意,他們的計劃其實才剛剛開始.

"我怎麼聽說李文清還活蹦亂跳的……"

其實哪有什麼風聲傳出來,對于那件事,林浩宇要求絕對保密,雖然清理的時候用了不少知情人,但是面對那種恐怖的場景,加上李文清嚴格禁止,誰又敢向外亂說一句.

或許李文清還活著,是他們唯一能查到的消息.

"那麼您應該也知道,方舟會如今除了這個副會長和那個從來不見露面的會長以外,所有中堅力量的首領和堂主以及各個產業的負責人,全都不見了吧,因為這些人全都以及從著這個世界上消失了,現在方舟會只剩一個光杆司令."

宮少聽聞,臉上頓時露出喜色.

"真的?"

"千真萬確.現在我可以提前恭喜宮少,錢江的地下省長,已經非你莫屬了."喬郎端起茶杯.

"這次真的是仰賴各位同心戮力,喬老大果然是有真本事的,不知你這次犧牲了多少人力物力?將來我宮某人保證全部補償你!"

一提到這句,喬郎真是等了半天了,他馬上做出一副淒容:"為宮少辦事,本不該談起這個.只不過您也知道方舟會的勢力有多大,我們這次殺了他們上百人,動用了很大的力量,自己也是損失慘重,傷亡幾十個主力兄弟……"

宮少忙道:"喬老大仗義,這件事我必定記在心里,不知道有什麼我能幫忙的?"

"不用,為宮少辦事,咱們怎敢有所求,再說之前也是因為我們欠了宮少一個人情."

喬郎越是如此說,宮少便沒辦法下台階.畢竟付出這麼代價幫了自己還不求回報,一向都自詡江湖老大,如果他不表示一下,也太說不過去了.

"喬老大你太客氣了,有錢大家賺,怎麼說我們都是朋友對不對.不能讓你如此吃虧.不如這樣,將來咱們依然合作,臨安這塊蛋糕少不了你喬老大一份."

"固所願也,不敢請耳!其實喬某出來混了這些年,別的不敢說,就是不缺人.有宮少的背景和人脈,加上我手下的兄弟,以後在臨安,咱們黑白兩道通吃,絕對可以橫著走."

"那就這麼說定了,喬老大覺得我們要不要也成立個組織?以後這副會長的位置可是非你莫屬啦."

宮少也丟出一塊蛋糕.

喬郎心底冷笑,就憑你也配!但是口中說的卻是:"哎呀,這感情好,就是副會長實在不敢當啊."

"有什麼不敢當的,喬老大莫非是看不起我姓宮的?以後這天下就是咱們的啦……"

"那我先以茶代酒敬宮少一杯,提前感謝您的厚愛,至于成立組織這件事,大可以從長計議不必著急,不過現在有單生意,卻是要與您商議一下."

"哦,什麼生意?"

"當然是賺錢的生意,宮少,正式介紹一下,這位是我的朋友,從日本過來的,大辺純真小姐,你們認識一下."

跟著喬郎一道過來,一直默默無聲的唯一一位女孩子站了起來躬身道:"請多多關照!"

上篇:第二百六十九章 天然金庫     下篇:第二百七十一章 南風船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