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第四百五十章 微涼覺醒  
   
第四百五十章 微涼覺醒

g,更新快,無彈窗,!

"父親,這座寺廟是當年您賞賜給我的.我讓人重新大修了一下,在後面建了一座佛塔,等您西行之後,便會被供奉在塔里.而我從此也將這里作為總部,將來我……也會同樣住進塔里."

這是大辺雄師的一種姿態.

無論他做了什麼事,有一點是不能背離的,那就是名份.這本就是他成功最堅實的基礎,而不用通過自己的奮斗去重新奠基.

或許當年納吉尤婭也是同樣看出了這一點吧,風燭殘年的大辺平陽,明顯是一條通向巔峰的捷徑,所以才不惜以妙齡芳華,嫁給了這麼一個糟老頭子,來謀取最實際的利益.

"不錯.你畢竟是我的兒子."大辺平陽很平和的評價了一句.

沿著寺廟當中的小路,繞過偏殿,後面便出現了一小片林園.難以想象在寸土寸金的京都地面,要占據這麼一片土地究竟需要多大的勢力,這已經超越金錢超越普通人的政治權利太多了.

"父親,我這次擴建,雖然沒有冠以什麼標志,但是就規模來看,比天皇的居所建制還要大一圈.你看,那就是新修的塔樓."

大辺雄師指點著遠處那個比樓尖比塔寬的建築解說著.

"兒子,你不是准備把我現在就送進去供起來吧,老子還能活幾個月呢."

忽然間大辺平陽居然開起了玩笑,他這麼問的冷幽默感覺,恐怕也只有有心人才能聽懂了.

大辺雄師有些尷尬,隨即惱怒起來.

"父親,我知道您對我的行動不滿,但是你已經老了,暗夜的基業當然要由我來繼承,可是你卻偏聽偏寵那個女人,你已經被他迷住了……"

"哦!你是這麼想的?"大辺平陽對難得吐露心事的兒子這番話很感興趣,反而擺手讓停下,可惜沒人注意推車的那個男子,這時腿已經開始發抖.

有些話是不能聽的.

"沒錯!我承認小妹天賦很強,可是她太小了,小到不足以托付重任,如果不是父親偏心,我怎麼會如此做.其實我做會長有什麼不好,作為家族的大哥,帶著一群兄弟姐妹輔佐,只要給我足夠的時間,暗夜使徒一定會超過浮世會的."

大辺雄師越說越激動,一副要和大道平陽講道理的樣子.

"你覺得我偏心?"大辺平陽忽然這麼問,似乎有些覺得不可思議.

"難道這還不叫偏心?你知不知道下面有多少人都在悄悄議論,你要把微涼立為繼承人,她如果做了會長,我這個當大哥的臉面往哪里放?"

"你的臉面很值錢?"大辺平陽不顧大辺雄師的悲憤,繼續嘲諷.

聽到父親這個時候還這樣說,大辺雄師慢慢冷靜下來.

"沒錯,即便父親認為我的臉面不值錢也沒關系,總之這一次是我贏了."

"兒子,你暴露了一個秘密,原本我還以為你是個聰明人,只是野心大了一點.但是現在看來,你還是個蠢貨."

大辺平陽的語氣竟然有點失落.這是大辺雄師不能容忍的,他反問:"如果是我蠢,為什麼是我贏了?"

"那是因為你判斷錯了一件事,不是你贏了,而是我讓你贏了."

父子之間驟然出現了對視,而那只大貓也悄悄的抬起了頭,身後那名推車人咕咚一下摔倒,身體軟的根本爬不起來,空間里莫名的形成了一股激蕩的精神力旋渦.

可以說一旦這股漩渦被引爆,恐怕整個寬伏寺周圍的一切都將被瞬間夷為平地.

大辺雄師忽然額頭見汗,他從未想過自己的父親竟然依舊是這樣的強大!

不是傳言三年前他就已經癱瘓了嗎?

這是什麼層級的力量?為什麼我已經超越了S+級實力的精神力竟然完全難以對抗?

莫非他並不算要死了,而是在借機試探我?而我卻終于犯下了大錯?或者這本就是父親要鏟除我,扶植大辺微涼上位?

一時間百轉千回,空氣當中凝結的契機卻陡然消散.

"還不錯,比我判斷的要強一點,以你這年紀當個會長勉強夠了."

大辺平陽回頭看看倒地的那個下人,又看了看呆立一旁的大辺雄師,口中罵了句:"廢物!他媽的老子都要死了,也不讓我省心."

其實當剛才大辺平陽忽然不在壓迫他,大辺雄師的心理反而混亂到了極點,在一個強勢的父親下面,小心翼翼的爭取努力反抗,在這一刻都成了笑話.

強大的父親依然還存在,他卻不自量力的企圖奪取父親的一切.

那句廢物是何等的誅心!

"為什麼?"他在大辺平陽的身後狂吼.

因為沒人推動輪椅,所以輪椅便自行而動,載著那個又有些渾然的老者向林園深處緩緩行去.

"兒子,我想你一直都判斷錯了.我娶了納吉尤婭,並不是她在利用我,而是我們做了一個交易.在這場交易當中,你本該是個犧牲品,可是沒想到你的成長出乎了我的意料,所以我猜一再給你機會.但是在我看來,你這會長當與不當,意義已經不大了."

"交易?那個女人有什麼資格和你做交易,她算什麼?"大辺雄師不甘的反駁.他這麼想並沒有錯,就算他知道內幕,也認為一個所謂的天才少女和一個功成名就勢力龐大的會長之間能做什麼交易.

權色交易麼?這又不是普通人的世界……

"這就不能說了,只能說你知道的還是太少了,孩子!這樣吧,誰讓你是我最有出息的兒子呢,告訴你一點關鍵的,好好想想,你的後媽的名字.另外告訴你個最新的消息,五天之前,微涼那孩子覺醒了."

大辺平陽前邊的話等于沒說,自己那個後媽的名字不就是當年的逆天使納吉尤婭嗎,這有什麼好查的.

反而是最後那句,將他震了一下,覺醒了?那個小妹選擇在這個時候覺醒,那麼她的心志和目的不言而喻,也就是說這一次的爭奪只是開始,而並沒有結束?

大辺平陽下意識的問道:"父親,他是什麼能力?"

大辺平陽聽到這個問題,忽然仰起了頭大笑三聲:"哈哈哈……"

原本趴在大辺平陽腿上那頭大白貓,在他仰頭之際,一下子躍起,遠遠的跳了開去.

空間似乎都微微扭曲了一下,大辺雄師也不知是不是眼花,但是大辺平陽笑聲過後,原本蕭索的林園中,嘩然無邊落葉瀟瀟而下.

大辺平陽越是得意,大辺雄師便越覺得心寒.

要知道大辺微涼也是他的孩子,還是最受寵愛,也是最小的孩子.

如果一個父親對孩子表現出如此強烈的興奮,只能說他極度滿意甚至是自豪.

假如說別人如此表現,或許並不奇怪,但是從大辺平陽之前的行為來看,大辺雄師很清楚,他或許是真的快要死了,絕非是給自己挖坑.

一個就要死了的人,非要如此興奮的浪費精力,難道是認為自己死的不夠快嗎?

那麼答案只有一個,那就是大辺微涼一定比自己強大太多了……

大辺雄師只覺得有什麼在紮自己的心口.

其實在眾多能力者當中,無論是天賦,覺醒,修煉,大辺雄師都表現得中規中矩,比一般人強,比一般人快.再加上他其實遠比而別人看到的更加努力,付出更多.所以到目前為止,大辺雄師的真正實力,已經達到了S+級的臨界,這是他很滿意的一點.

據他所知,目前在新生代的領軍人物當中,有這種實力的鳳毛麟角,可是剛剛明明已經知道自己的實力,大辺平陽面對問題依然有這種近乎嘲弄的方式在奚落他.

究竟是什麼樣的能力,可以在剛剛覺醒之後,就把他這樣的強者比了下去?

大辺平陽已經自行消失在了林蔭里.只剩大辺雄師獨自呆立,也不知過去多久,一個人如同一陣風般出現在了他的身邊.

"統領大人,剛剛收到最新的消息,我們的人都已經按照您的要求抵達了指定地點.前方請示下一步的行動."

大辺雄師猛然驚醒過來,他回頭望著自己的手下,好半天才強行壓制住心底的波動.

"有那個人的消息嗎?"

"沒有,除了他在北島出現的那一次之後,已經一周沒有聽過關于他動向的情報了."

"繼續去找,我一定要最先知道他們到了哪里,然後讓那些執行者待命."

"是!"報信人轉身要走.

"請……算了我自己去吧,給我准備車,我要去拜訪小泉統領."

"是."

……

十幾分鍾後,已經注定成了暗夜使徒新一代會長的大辺雄師,親自上門去拜會暗夜三號大統領小泉十一郎去了.

上篇:第四百四十九章 納吉尤婭     下篇:第四百五十一章 方向選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