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第五百四十九章 業有先後  
   
第五百四十九章 業有先後

g,更新快,無彈窗,!

極夜永.

極樂于世俗之外.

就如潮汐可以區分日夜,而這凍原之上,其實也有辨別時間的信號.

比如早晚兩次怒號的狂風.

若是無人打擾,第一次來到這里的美智子如果不是因為身體上的消耗需要補充,根本不知道自己和林浩宇已經在這個雪殼子當中睡了多久.

當她再次慵懶的醒來,林浩宇正蹲在那一小堆篝火旁邊添著樹枝.

因為雪殼子有效的阻擋了外間的寒風,雖然空氣依舊冷冽,但是在不生火的情況下,室內溫度也不會低于零度,大抵能夠達到五攝氏度的樣子,而就是那樣一堆小小的篝火,卻令空間里的溫度一下子上升到了二十度左右,極度適宜居住.

因為雪殼子門口是下陷的台階,所以能夠有效保證溫度不會迅速流失,這時的他們哪怕只穿著內衣,在幾個小時內也不會覺得寒冷.

美智子身上也披著一片獸皮,或許是因為那條極地狐的毛皮較小,反而有大半身軀都暴露在外面,修長晶瑩的玉腿並不能看出斷了一只腳帶來的殘疾,狐皮下的髖部和細腰曲線玲瓏,而大半澎湃到令林浩宇也難于控制沖動的胸脯,因為側臥就那樣擠作一團……

林浩宇卻已經穿戴整齊了,這是他第三次為篝火添柴,聽到身後的呼吸聲有異,知道美智子已經醒了,于是輕聲道:"以後不可以再這樣……"

說完便一躬身,從雪殼子的矮門里率先出去.

林浩宇還能怎麼說!

在最原始的環境當中,心底的某些原罪只需美智子輕輕的誘惑,便失去了控制.

好在他很清楚,美智子這樣做同樣絕不是因為懷著怎樣的心思,或許這趟行程對她的沖擊更大,假使這一次他帶著的不是美智子,而是秦霜或者黑玫瑰,結果應該都相差不大.

在這種遠離人世間的外域,最天然最純粹的最原始的生存方式,反而會讓人無條件的拋棄面具.

那麼孤男寡女之間,很自然就會萌生出感情.

猛吸了一口狂風過後的干冷空氣,胸膛里一陣清涼令他振作少許.

"……美智子,一會去前面吃飯.我先過去了."

身後的聲音有如嬌啼:"知道了,主人."

***

如果林浩宇沒有計算錯的話,在那個雪殼子當中的時候風聲響起了兩次,每次至少半個小時.

這是凍原上晨昏交替的警報,也是展示自然之威的狂暴.

盡管那個時候氣溫不會變化,室外的溫度大抵保持在零下二十到零下二十五度左右,可是如果長時間暴露在狂風里,那時候哪怕將自己包裹是再嚴實都會迅速大量的流失體溫,感覺就像處于深度的嚴寒里,很快就會被凍僵.

事實證明,那半個多小時的時間,外間的溫度感覺至少相當于零下五十度以上甚至更低.

沒有人能承受那種寒冷,就算是適應了極地氣候的皮毛厚實的野獸也不行,只要那個時間到來,凍原頓成絕域,鳥絕獸伏,絕對不見半點生機.

而他們兩人在雪殼子里就那樣度過了十五個小時的兩人世界,非但沒人打擾,林浩宇也不知道別人都在干什麼.

一切都和他小的時候生活在這里的情況差不多,就像那個為他捉魚還有那個幫他生火的小家伙們.

這里不是桃園,卻也不在人間!

如果從他離開了華府,彙合了斯通斯算起,現在應該已經是第四天.無論獨孤芳讓他來看什麼,差不多也該有個結果了.

雖然美智子是個路癡,並不知道自己被林浩宇帶到了哪里.可是林浩宇卻很清楚,在這個營地再向北走不到一百英里,就是哈得遜海峽,而在那條海峽的沿岸是有人類居住的城市的.

或許早在幾百年前,人類的腳步便延伸到了那里,除了固有的原住民在那里定居,現代社會的方方面面更是早就將地球同化了,所以那里也不會例外.

其實看起來浮世會選擇的營地似乎遠在天邊隔絕了人世,但是作為一個強大的當家人,當然不會連這麼一點常識都或缺.

營地的位置既要隱蔽,更不能缺少正常的供給,那麼目前的這個位置便相當不錯.

其實這里也是浮世會訓練營的第一個營地,已經存在了上百年之久了.

而後曆任會長在世界各地又陸續開發出更多的營地,有的是永久性的,而有的則隨著各種因素調整作為臨時.

這其中功勞最大的當屬拉波爾塔,在他繼任會長之後,這二十幾年當中發掘的營地更多,有的連林浩宇都不太清楚呢.

林浩宇走進朱爾斯-萊的房子時,這個老家伙正在偷偷的喝酒.

營地內是絕對禁酒的,唯獨他這個負責人才有資格悄悄的喝一點.當然現在又多了一個.

"老大,哈利呢?"

做為拉波爾塔的弟子,林浩宇的老前輩師兄,這一聲老大朱爾斯-萊完全當得起.

若是在華夏的文化傳統當中,朱爾斯-萊就是整個門戶的大師兄,地位本就崇高得很.雖然之前林浩宇偶爾會直呼其名,甚至並不顯得那麼尊重,但是在真正面對面的時候,他必須給予朱爾斯-萊應有的尊重.

而來找他也有原因,哈利不見了.其實在所有拉波爾塔的學生當中,林浩宇在他們倆之間明顯與哈利更合的來.

"哈利去了鎮上接人,已經走了大半天了,我沒讓人通知你,既然回來就先好好享受一下記憶當中的清淨,還記得你小的時候嗎?"朱爾斯-萊笑著為他倒上了一杯酒.

"怎麼不記得,那會在營地里,整年都看不到外人,除了這些傻乎乎的兄弟,就是和大貓子游戲."林浩宇頗為感慨.

"哈哈,你小子還敢抱怨,那會最讓我操心的就是你,一年總要偷偷跑去鎮上幾次,經常找不到人,害得我被老師罵過多少次你自己說."

"老大,那時候真是難為你了."林浩宇也頗為不好意思,想要去撓頭,不知怎地竟然控制住了.

"算了,喝酒.我在這個營地這麼多年,只怕在你心里已經成為最傻的那一了吧."

朱爾斯-萊的私藏是純淨如水的伏特加,最適合在這樣的嚴寒環境飲用.熾烈如火的高度酒精,一口下去能將整個人都燃燒起來.

林浩宇與朱爾斯-萊干了一杯,大口的呼氣,然後才道:"是啊,老大好像除了那三年在華府,這三十幾年竟然都在這里……"

"我今年五十三歲,在這個營地里四十三年!"朱爾斯-萊果然有他驕傲的資本.

"這麼說老大居然只比老師小三歲?"林浩宇也是第一次知道這件事,他一直以為朱爾斯-萊不過四十多歲的年紀.

"呵呵,那也是老師,當年我雖然進來訓練營很早,可是老師更早,而且作為天才級的人物,那會我是他帶的第一批學員,所以也就一直留在了這里."

這個傳統倒是不難理解,因為直到現在還在延續.比如目前營地當中的孩子們,絕大多數都是他和哈利的弟子.

至于同輩的師兄弟們,恐怕早就被拉波爾塔分派到其他營地里做負責人去了.

這一天過得不快也不慢.

兩人說了很多往事,也喝了很多酒,其間有留守的學員們張羅著開飯,他們兩人也沒有去.

一直到了再度刮完呼嘯的狂風,朱爾斯-萊看了看手腕上的表說:"差不多該回來了,我們出去看看吧."

林浩宇欣然和他一起出去.

原本以為哈利是去接那些外出訓練的學員的,或者順便在鎮子上帶一些補給,可是當天空傳來發動機的轟鳴聲,林浩宇便知道自己想錯了.

其實要從營地去鎮上,一般情況都是動用雪橇車,一百多英里兩三個小時就能到,但是這一次竟然是一架飛機.

林浩宇的經驗很豐富,當他看清楚那是一架大型伊爾直升機的時候,便大致判斷出這家伙如果是從海峽那邊飛過來的話,大概只要二十來分鍾而已.

也就是說其實他只需要算好狂風過去的時間,避開狂風對氣流的影響,那麼要回營地真的很容易很快.

當直升機降落在前面平坦的冰面上,看到從里面下來的第一個人,林浩宇便知道自己猜對了.

因為那個人正是獨孤芳!

她親自來了.

當兩人四目相對,空氣中別有異樣.

林浩宇很好奇,有什麼事不能在華府那里說,卻要把他誆來營地.

可是當直升機當中下來第二個人,林浩宇的心騰的一下巨震,再也站不住了.

上篇:第五百四十八章 冰雪部落     下篇:第五百五十章 不可置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