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第六百一十九章 姐妹重逢  
   
第六百一十九章 姐妹重逢

g,更新快,無彈窗,!

五月時節,已到無雪期.霧鎖高山,大辺微涼便是在這樣的清晨回到了女體峰.

此山為日本東部最高點,登頂眺望,群山盡矮.

本是為游覽所需建築的木梯從山腳直通峰頂,此時被濃霧籠罩,行走在上面仿佛有種騰云駕霧的感受.

山背的樹林里,有一座小木屋.當大辺微涼推門而入,房內的兩人同時大驚,迅速從纏抱的姿態分開,其中的女人看見是她才用手捂著胸口道:"小妹,你進來怎麼也不敲門?"

此女赫然便是已經消失了一年多的大辺純真,而與她在一起的當然便是帶著她離開的喬郎.

顯然過了這麼久兩人之間的關系已經有了實質性的突破,正在向情侶發展.

喬郎稍顯尷尬,迎上前躬身道:"小姐!"

大辺微涼只是點了點頭,卻忽然向大辺純真撲去,後者呆了一下未等作出反應,大辺微涼已經撲進了她的懷里,並且把頭埋在她洶湧的胸膛中,無聲的啜泣起來.

大辺純真立刻手足無措起來,她求助式的望向喬郎,後者輕輕的擺手示意讓她安撫一下.

所以大辺純真只能盡量挺直了腰身,摟住大辺微涼的肩膀,等感覺到懷里的小家伙是那麼的單薄和無助,進而輕輕的拍打著她的脊背……

"小妹,你怎麼了?"

大辺微涼身體輕輕的顫抖,顯然傷心到了極致.

半晌她才低聲說:"父親死了……"

大辺純真也覺得鼻子發酸到:"傻孩子,父親都去世幾個月了."

"大哥也死了……"

"什麼?小妹,你確定嗎?"大辺純真嚇了一跳.或許在她這種大小姐的心目中,父兄就是生活在的一切依靠.

"昨夜大哥在寬伏寺死在了先知手里,我親眼所見."大辺微涼從大辺純真的懷抱里掙脫出來,微微仰著頭望向她的表情.

"這……這可……小妹……我……"她也忽然哽咽.

只是大辺微涼顯然沒有說完.

"自從大哥把我和媽媽驅逐出去,大姐你和他去了玫瑰山,二哥這半年多來也從未露面.他性子剛硬,雖然和你我的關系並不融洽,其實那是他的性格使然,我覺得她一定不會認同大哥關押父親的做法.所以很有可能早就和大哥爆發了矛盾,從大哥最後的安排來看,二哥……很可能已經被他給害了."

"你說什麼?小妹不要亂說啊,大哥做了什麼決定?"大辺純真也被大辺微涼的猜測給嚇到了.

"大哥臨死前安排人護送三哥逃亡去了,咱們大辺家已經家破人亡再也沒有男人了,而三哥他是大辺家最後的種子."

大辺純真這才知道大辺微涼絕對沒有騙自己,那一句大辺家家破人亡真讓她感同身受,悲從中來.

雖然大辺純真一直是家族的邊緣人,小時候依靠父親,長大了依靠兄長.

直到後來惹下大禍逃走,其實心心念念的還是家族.

這段日子她不止一次的纏著喬郎帶著她偷偷溜回來,也和自己的大哥聯系過,大辺雄師很淡然的表示不會計較,讓她隨時都可以回去.

曾經把大辺雄師當做生命依靠的大辺純真很感動,可惜她已經回不去了.

這只是一份存于心底的歸屬感,然而在今天卻徹底的破滅.

在這一代當中,大辺家三子兩女,大辺純真剛好排在中間,上面大哥二哥,下面弟弟妹妹.現在兩個哥哥隕落,她竟然已經是家族里的大姐了……

雖然在現實情況里,其實大辺純真一直是被照顧的那個,失去一個依靠,就會尋找下一個.

從父親開始,然後是大哥,接著是喬郎,而現在她更清楚,自己的依靠其實是眼前這個在她眼中還是個小不點的妹妹.

一年的時光,大辺微涼的身材似乎高了一點,但是更加伶仃了,少女的模樣還沒有長開,胸脯也才微微的隆起,但是整個人的精神與從前大不相同.

特別是原本一直被大辺家兄弟姐妹瞧不起的後娘養的出身,如今看起來完全不是那麼回事了.

其實就算是在能力界,撇開力量為王的規則不談,其實血脈延續依然是以父系准則為主.

特別是暗夜這種發祥于日本列島的家族,這種本性是無法改變的.

大辺純真他們兄弟姐妹和大辺微涼雖然出于同源,都是大辺平陽的血脈,但是因為後者是繼妻的孩子,從小便很受歧視.

當然這些不會當面說出來,但是誰都清楚這個公開的秘密.

可是當一年多以前,大辺純真被喬郎帶去了玫瑰山,過往的一切忽然被顛覆了.

她驀然發現,原來世界上竟然還有那樣一種規則,居然是以母系的血脈為尊!

而出于玫瑰山家族的母性血脈,竟然遠比她的父親大辺平陽更加的尊貴.

假如大辺純真加入玫瑰山王國的事實不發生變化的話,那麼現在來看,她和大辺微涼雖然仍然是姐妹關系,實際情況卻是自己在這個小妹面前的地位形如奴仆……

這一度讓大辺純真心底很不是滋味!

接受嗎?不接受嗎?

就在大辺純真還在糾結這些的時候,她接到了大辺微涼的召喚.

然後兩姐妹經年不見,剛剛重逢卻又聽到了暗夜崩解,家破人亡的消息,大辺純真最後一絲希望也破滅了.

也就是說,從今以後她必須接受自己將依托于小妹而生存,徹底的淪為她的附庸.

在這一方面,大辺純真一向看得開,一向很有決斷.

她只是個自私的女人,為了生存的適應能力很強.

所以她忽然開口道:"小妹,以前是姐姐對不住你……請你原諒.我們家只剩下我們姐妹三個,做為家族的大姐,今後就讓我來照顧你的生活吧……"

大辺微涼輕輕的點頭,順勢又撲進了她的懷里,眼淚很快打濕了大辺純真的胸襟.

擁抱之中只聽她輕聲道:"喬郎."

另一邊看著姐妹兩人上演親情大戲的喬郎一愣,趕緊道:"小姐,我在呢."

"你現在動身去接應一下我三哥,他現在應該正在向西部沿海一線行動,或許是想從那邊出海.我需要你動用情報力量找到他,然後將他接到玫瑰山去."

不等喬郎答應,大辺純真驚道:"為什麼?"

大辺微涼這時似乎也已經舒緩了剛剛回來時的情緒,她推開大辺純真道:"因為從今以後,浮世會會動員所有力量不惜一切代價的尋找三哥,直到最後徹底的斬草除根為止,大姐覺得以三哥的本事能夠保護自己嗎?或許除了玫瑰山以外,這世上再也沒有更安全的地方能夠庇護他了."

"可是,三弟從小就很傲氣,他不會接受的."大辺純真當然了解大道清流的性格,其實這種世家子弟雖然品性各異,但是骨子里都有一種驕傲的東西.

"我只是為了家族血脈的延續只能做這麼多了,至于他接不接受就要看大姐你有沒有辦法勸說."

"你是說讓我也去接他?"大辺純真這才明白,然後心底便生出一股屈辱,大辺微涼剛剛的命令竟然是向喬郎下達,而不是直接說給她……

"你是我們的大姐不是嗎?剛剛你還這樣對我說呢."

被大辺微涼陡然生硬的一懟,大辺純真無言以對.

"好吧,我去……"

"喬郎……"大辺微涼再度轉身看向他.

"小姐."當喬郎發現大辺微涼對待大辺純真的真正態度,便知道自己已經完全沒可能通過大辺純真來影響她了.這個小女孩早已不是當初的那個少女,本就聰慧絕倫的她在覺醒之後更擁有一種天然上位者的氣質.

況且她的身份實在尊貴,所以喬郎唯有俯首服從.

"你不要擔心我媽媽會責怪你,當我決定和玫瑰山聯系的那一刻,媽媽是媽媽,我是我……你只需要在我們母女之間選擇一個即可.雖然你此生都沒有機會成為我的騎士,但是我相信你是聰明人,知道哪一邊是更好的選擇."

喬郎當即單膝跪倒:"小姐,我明白!"

"好了,起來吧.你和大姐做完這件事,依然去華夏繼續另外那項調查."

"是."

"去吧."

"是."

兩人的一番對答,大辺純真已經看傻了.雖然她知道玫瑰山王國是等級森嚴的地方,卻沒想到竟然莊重到了這種程度.

而且顯然剛剛的一番表演,才是喬郎正式選擇向大辺微涼效忠,而在此之前其實喬郎一直是納吉尤婭的手下.

三言兩語,喬郎便已經變更了身份的所屬,那麼她呢?大辺純真是真的疑惑了.

這時大辺微涼再度上前主動擁抱她,"大姐,喬郎很不錯,你的選擇是對的.我現在剛剛被王國承認,身邊還沒有信得過的人.你對三哥說清楚,都一起過來吧,我很需要你們,因為我們彼此都是對方在這世上僅存的親人了……"

大辺純真的眼淚陡然滴落……

在陽光升起的時候,喬郎帶著大辺純真走了.

站在木屋的門口,看著他們的身形消失在慢慢稀薄的霧靄中,大辺微涼慢慢坐在木屋的台階上.

她雙手抱在膝頭,安靜的看著遠山,幽靜而寂寥.

上篇:第六百一十八章 再戰雄師(二)     下篇:第六百二十章 喜馬拉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