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女總裁的超級保鏢 第六百七十章 局中有迷  
   
第六百七十章 局中有迷

g,更新快,無彈窗,!

第六百七十章 局中有迷

視野拉回到塞班島,正當整個世界風云動蕩,拉波爾塔應約第二次前來.

只不過這一次會面沒在山崖,而是選在了距離海濱別墅不遠的奇石疊嶂的海灘.

碎石零落的海灘上凌亂的丟了許多垃圾,現代化的汙染源也有不少,比如一些飲料罐塑料瓶一類的,還有被海風打下來的敗葉枯枝.

瑪莉亞就坐在海灘邊,一個塑料桌三張塑料椅,頭頂一方遮陽傘,桌上三杯冷飲.

拉波爾塔從怪石後閃出來,瑪莉亞只是微笑了一下並不起身,而是說:"你又遲到了."

拉波爾塔這看著桌上那個身材有些臃腫的金發中年婦女道:"居然是你?"

顯然他們都是老熟人.

瑪莉亞男的沒有譏諷,而是抬手道:"請坐."

拉波爾塔想了一下還是坐了過來,只是神情很戒備.

"怕我吃了你?"那金發婦女道.

拉波爾塔搖頭:"如果你納吉卡莎想要我死,這世上還有人能攔得住嗎?"

原來她叫納吉卡莎……只聽這姓氏就知道也是出自于玫瑰山王國的女子.

納吉卡莎苦笑:"會長閣下說笑了,我只是個被驅逐出玫瑰山的苦命人,那有本事決定您這樣的大人物的生死."

拉波爾塔冷笑:"呵呵,當年您可不是這麼說的,要不是有你在,我怎敢對玫瑰山王國的順位繼承人動手,結果到了最後不但竹籃打水一場空,還招惹了那種我根本就惹不起的存在,讓我人生最好的繁盛年華只能躲在荒山野地里虛度!"

這番話帶有濃濃的不滿,而且透露出極其重要的信息,原來當初他驅逐納吉尤婭明顯是受到了納吉卡莎的驅使或者鼓動,外加利欲熏心,終于嘗到了苦果.

納吉卡莎同樣唏噓:"誰年輕的時候還不干幾件蠢事,再說當時我也沒有騙你,我還指望你能掌控全局,最後幫我重回玫瑰山王國呢,你以為躲在深山幾十年很苦?那麼我呢?還不是藏在窮鄉僻壤虛度了人生最好的昭華青春!"

看到兩人越說越激動,瑪莉亞只好出來圓場:"過去的事還是不要提了,都冷靜一下.大家一條船上的人,船翻了好像誰好過一樣,我不也失去了男人,只能躲在極地酷寒里熬過來了嗎?"

拉波爾塔重重的哼了一聲道:"那是因為你男人不管用,和納吉卡莎兩人聯手去搶一個哺乳期的孕婦的孩子都會失手.他的死是咎由自取."

聽到拉波爾塔嘲笑自己死去的丈夫,瑪莉亞也沖動起來猛地一拍桌子:"要不是你當年接應的時候去得那麼晚,約翰怎麼會傷重而死,這都是你不守約定才讓我做了幾十年寡婦,你現在居然反過來怪我?"

拉波爾塔冷笑不語.反倒是納吉卡莎醒悟過來道:"這也是命數,要知道當年我是不能和納吉尤婭交手的,否則一定會被她認出身份,誰能想到約翰會失手,而且那一天剛好海上有風暴,也不能全怪會長閣下遲到."

三個故人一見面就扯起了皮,互相都看別人不順眼.他們都是當年那一場風暴當中的失敗者,耿耿于懷這麼多年無處傾瀉,也只有通過這樣的方式宣泄了.

還是拉波爾塔最先沉住了氣:"也好,這件事大家都便宜不到.要怪只能怪那件事情實在太危險,絕不能出一丁點的紕漏,所以只能由我們四個親自出手,可是老天都不幫我們,又能怎樣.瑪莉亞你也說過去就過去了,我們還是談談你這次讓我來有什麼事情要說吧."

既然他主動轉移了話題,瑪莉亞便深深的呼吸了幾次也平靜下來.

"也沒什麼好說的,就是你們浮世會如今被暗夜使徒折盡了臉面,難道不想辦法奪回來嗎?"

拉波爾塔道:"不勞費心,這件事我自有主張."

納吉卡莎道:"如果會長決定了,或許到時候我可以幫你."

拉波爾塔詫異道:"你敢出手戕害同門?就不怕玫瑰山王國找你報複?"

納吉卡莎道:"當年納吉尤婭是玫瑰山王國的順位繼承人,但是現在已經不是了.我們倆都是被驅逐出家族的身份,我還有什麼好怕的.當年我和她的恩怨你很清楚,要不然我也不會找到你來幫忙.只要會長閣下同意,我們三方之間的協議不變,而且也不用你來做我的騎士了,我只要日本列島成為我的領地.而你則和瑪莉亞平分天下.今後整個能力界將不再有任何死角存在,都將臣服在我們的腳下."

拉波爾塔目無表情的轉向瑪莉亞:"我聽聞貴"公子"最近好生生猛,一路過關斬將已經快要將歐陸蕩平了?"

瑪莉亞嘴角一翹:"到時候歐陸和非洲歸我,而南美和大洋洲歸你,這也是當年我們協議當中說好的,而且還是小約翰現在自己去拿回來.有什麼不妥."

拉波爾塔道:"很好,那就這麼說定了."說完站起來要走.

見他這麼痛快的答應,而且此番前來並沒有任何有營養的信息透露,瑪莉亞立刻攔住他:"等等."

拉波爾塔回頭道:"又做什麼?"

瑪莉亞拿起冷飲抿了一口:"難道我們不要干一杯預祝大家都馬到成功嗎?"

納吉卡莎很配合的也端起了自己那杯冷飲.

拉波爾塔看了看他們的作態,有瞄了眼不知什麼時候放在桌上的那杯果汁.

"還是不必了,等成功再慶祝也不遲."

"害怕我給你下藥?你這一生都謹小慎微,終究是氣度太窄."瑪莉亞隨口吐槽.拉波爾塔這壓住浮動的氣息也不反擊.

"那就告辭了."

"好啊,不送."看著拉波爾塔走出幾步,就要轉到怪石後面,拿腔捏調的瑪莉亞才又道:"對了,先知閣下做為貴會的頭號戰將,最近怎麼沒有任何動靜?莫非你也要學納吉姐姐一樣親自出手了嗎?這可不是你的風格啊."

"我自有辦法,不勞二位費心."拉波爾塔身形轉去消失不見.

瑪莉亞則冷笑道:"那您可快著點,納吉姐姐可等著和你一起對暗夜使徒趕盡殺絕呢."

最後這句話她知道拉波爾塔一定會聽見.

說完以後,瑪莉亞和納吉卡莎輕輕碰杯,相視一笑一切盡在不言.

雨季已經來臨的塞班難得有這樣的好天氣,天空湛藍陽光明媚,海波溫柔繾眷的梳理著前方的沙灘.

直到一杯冷飲喝掉一半,納吉卡莎才輕輕的敲了敲桌子.

瑪莉亞這才換去輕浮的神情問:"走了?"

納吉卡莎點頭:"此人還是像從前那麼狡猾."

瑪莉亞道:"可惜他永遠也不會知道,越是謹小慎微惜命不肯舍生者,永遠也沒有機會贏一場大勝."

納吉卡莎道:"還是妹妹你好本事,當年一個局做下……"

瑪莉亞阻止道:"什麼局布局的,我也是沒辦法.如果不殺掉約翰,就有可能暴露身份,要知道那時候身在日本列島,暗夜使徒絕不是吃素的.一旦被他們查到蛛絲馬跡,把我們的身份泄露出去,只怕現在你我姐妹早已經被玫瑰山王國千刀萬剮死無全尸了."

納吉卡莎道:"這麼說也對,只是這麼多年苦了你……"

瑪莉亞道:"男人並不值得我們女人投入太深,姐姐你最清楚我的性格,對于感情這種事遠遠不如我們姐妹之間的患難真情."

"還好這一次我們有了翻身的機會,只是那兩個孩子……"納吉卡莎欲言又止.

"絕不能讓他們相遇."瑪莉亞斷然道.

納吉卡莎道:"可惜了,誰知道先知也是那麼優秀."

瑪莉亞微微搖頭,拿出電話撥了出去,電話接通,卻沒有先說話.

于是瑪莉亞道:"你們准備好了嗎?"

電話另一邊道:"夫人,一切盡在掌握."

瑪莉亞穩定一下呼吸和情緒道:"那就動手吧."

"知道了夫人,您靜待消息吧."

電話掛了,瑪莉亞抓起冷飲將杯子里的果汁一飲而盡,隨手丟了出去.

就好像這本就肮髒的沙灘,也不差她這一份垃圾.

上篇:第六百六十九章 以二打一     下篇:第六百七十一章 迷中有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