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安董的極品女秘書 第56章 我太失望了!  
   
第56章 我太失望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沒想到素來溫文爾雅的安博瑞會如此光火,甚至臉面都顯得有些猙獰,連坐在一旁的蔣菲菲都冷不丁嚇得渾身直哆嗦.

上官智勇悻悻而去的背影黯然失色的消失在房門口,蔣菲菲回頭看見安博瑞正仰臉癱在老板椅上瞪著天花板愣神.想起剛才他發脾氣的駭人樣子,她忍不住悄悄的聳肩縮脖做了一個撇嘴的怪相.

沒想到安博瑞突然間挺起了身子,正好瞅見蔣菲菲的小動作.

"瑞哥……"

尷尬萬分的蔣菲菲不好意思的喊了一聲.

"哼,干嘛哪?"

安博瑞哼了一聲,佯作不悅.

蔣菲菲沒有吱聲,只是訕笑著並攏兩個巴掌捂住緋紅的臉蛋,隨即又放下巴掌,嬉皮笑臉的朝安博瑞伸了伸舌尖.

"小頑皮!"安博瑞忍俊不禁的笑著說.

看見安博瑞並沒有不開心的意思,蔣菲菲十分誇張的學著他剛才的樣子,故意啞著嗓門聲嘶力竭的喊道:"滾!我再也不想見到你!"喊完之後,她裝出傻乎乎的神態說:"瑞哥,您可真的好凶喔."

"真的?我真的很凶嗎?"

安博瑞笑著問.

"真的,我都嚇了一大跳."說完,蔣菲菲收斂了笑容,認真的說:"不過,這上官智勇的膽子也未免太大了,竟敢挪用這麼一大筆公款去炒股票.遇上這種事情任誰都會火冒三丈的."

"謝謝你的理解."安博瑞由衷地說.

"更令人難以容忍的是,明明知道公司目前的財務支出陷入捉襟見肘的困境,他卻不管不顧的將這筆磨破了嘴皮子好容易得到的貸款用作他途."

"還好,多虧你及時發現了這條膽大妄為的蛀蟲."

"其實……"

見蔣菲菲欲言又止,安博瑞鼓勵她說:"其實什麼?有啥情況你盡管說,凡事都有我做主,沒問題的."

蔣菲菲點點頭,說道:"其實.當然,我這兒也沒啥根據.不過我估計剛才上官智勇並沒有完全說老實話."

"唔?"

"他說這五千萬都拿去炒股了,我想不一定是這樣子的."

"你估計應該是怎麼回事兒?"

"炒股票,這是有可能的.另外,很有可能他又去澳門瀟灑走一回了."

聞言,安博瑞大吃一驚地問道:"你是說,他挪用這筆錢,或者說用這筆錢的一部分去澳門**豪賭去了?"

"我說了,沒啥根據."蔣菲菲使勁的點了點頭,肯定地說道:"不過,據我了解他可是澳門**的常客.就有人曾經親眼見他一擲幾十萬的豪賭.那情景,簡直豪爽氣派得令人目瞪口呆.而且,財務部的人說上官智勇最近出了兩天差."

"出差,他出什麼差?我怎麼不知道?混蛋!他肯定是飛到澳門賭博去了!"安博瑞咬牙切齒的罵了出來.隨即,他氣哼哼的又像自言自語,更像是對蔣菲菲說:"哼!看來今日里我當機立斷的解除了這小子財務總監的職務是個絕對正確的決定.要不然,咱安氏真有一天會被這只碩鼠啃得連骨頭架子都留不下來!"

"是哈,這種不識柴米油鹽精貴,不知天有多高,地有多厚的紈绔子弟都貌似這錢是大風給刮來的.像我們這些千辛萬苦自己打拼,白手起家的人才知道什麼叫做血汗錢.唉!人吶,人比人得死!"蔣菲菲深深地感慨說.

"這都是他那該死的大姐給寵的!"談到此處,安博瑞竟然有些痛心疾首的意思.稍後,他繼續說道:"他們家爹娘死得早,這家伙還在上小學就開始和我們生活在一起.從小到大,上官紫玉明里暗里使出大把鈔票由著這位小弟花."

"那,您這當姐夫的人就不管一管?"

"管?怎麼管?人家有親姐姐寵著,我連插手的資格都沒有.再說了,我們家也不差那點兒錢,是好是歹由著他去.我沒必要干那費力不討好的蠢事情."

"這倒也是哈."蔣菲菲十分理解地說:"不在其位不謀其政嘛,家里頭的事情左不過也是如此."

"咳!不說了.談起這些家務事兒我就煩,真的."

"各家都有一本難念的經嘛,這是自然而然的事情."

"唉!也只能夠如此咯."安博瑞歎了一口氣,隨後他若有所思的盯著蔣菲菲說:"菲菲呀,我想跟你商量一個事情."

蔣菲菲"撲哧"一笑,說:"瑞哥,我應該沒有忘記對夫人的承諾:'董事長的指示就是上帝的旨意’.所以,需要我做什麼您直接說,我照辦就是."

"哦,那就好."安博瑞點點頭,笑笑說:"其實,我也有提拔你的意思.論才學,論辦事能力……"

"嘀鈴鈴……"

擱在大班桌上的電話鈴聲冷不丁響了起來,把正在說話的安博瑞思路給打斷了.他看了一眼來電顯示,對蔣菲菲撇撇嘴,無奈地說:"哼哼,說曹操,曹操到."

蔣菲菲馬上接嘴說:"是夫人來的電話吧?我想大概是興師問罪的,這反應也太神速了哈."

安博瑞右手拿起話筒,左手握拳豎起食指支在唇邊.

蔣菲菲會意的點點頭,她瞅著安博瑞,悄沒聲的用手指了指房門口,然後躡手躡腳的迅速離開了這里.

"喂,喂,喂--"安博瑞看了一眼輕輕闔上房門,對著話筒不耐煩地說:"說話呀.來電話又不吭聲兒,你,你啥意思嘛!"

沉默了半晌,電話那頭的上官紫玉用沙啞的嗓音說道:"沒意思."這句話雖然不咸不淡,可是其中的幽怨則溢于言表.

"怎麼啦?這麼沒精打采的."

見問,上官紫玉用揶揄的口吻說道:"安博瑞,安董亊長,安大人,拜您老人家所賜."

安博瑞明明知道妻子為什麼要打這個電話,卻故意裝傻充愣地問道:"吔,聽你這話倒像是對我挺不滿意的哈.不是,我可沒招你惹你呀.干嘛吶,你?"

"安博瑞!"上官紫玉忍不住暴躁地喊叫起來:"你要姑奶奶我咒你是不是?"

聽見對方在發脾氣,安博瑞趕緊打圓場說:"好好好.別發火,女人生氣容易變老的."

"你還在乎我變老?你特麼巴不得姑奶奶我立馬變成一具僵尸才痛快!"上官紫玉幾乎是吼著說:"趕緊的,給我一個解釋!"

"解釋?解釋什麼?"

"裝蒜是吧,你?"

安博瑞覺得不能再打馬虎眼了,便直奔主題說:"上官智勇吧,我不能夠再用他了."

"為什麼?"

"他向你打小報告時就沒告訴你我解除他的財務總監職務的原因嗎?"

上官紫玉不依不饒地喊道:"姑奶奶我要你親口說出來!"

"好啊,說就說,又不是我干了什麼難以啟齒的事兒."無可奈何的安博瑞沒好氣的說道:"你的好弟弟,最親最親的親弟弟利用職權私自挪用了五千萬元公款!"

"哼哼,"上官紫玉冷笑一聲,說:"那又怎樣,啊?不就五千萬塊錢麼,他只不過挪用一陣子,也沒說不歸還嘛.再說了,這筆錢人家是拿去投資股票的,過些日子賺到了錢,說不定歸還本金時他還會支付高額的利息給公司呢."

上官紫玉的一席話簡直就讓安博瑞哭笑不得,他不得不以嚴厲的口吻告誡說:"拜托,我不求他的高額利息,只要能夠收回本金就謝天謝地啦.你沒接觸過股票,告訴你,在股市里玩兒的人們十個就有八個是賠本湊熱鬧!多少夢想一夜暴富的股民賠得是傾家蕩產,因為炒股而跳樓自殺的也不是一個兩個……"

"呸!你個烏鴉嘴,咒人是不是?"

"我這是實話實說.再說了……"

"你別跟我啰哩吧嗦."上官紫玉打斷安博瑞說:"退一萬步來說,就算賠了本兒,那也不就等于交點學費嘛.有必要大驚小怪,小題大作嗎?"

"哼,這學費交得也真的不是很便宜哈."安博瑞說:"再說了,明明知道公司目前資金周轉異乎尋常的困難,他這樣不就等于在那兒落井下石,上吊踢凳子嗎?"

"你就別危言聳聽嚇唬老百姓好啦."

"你要不信的話,不妨去問問智勇自己.這不,剛才就因為拖欠人家的基建施工款,逼得建築施工隊的何經理要跳樓!"

"嘁,用死來要挾人,至于嗎?依我看那姓何的就是一無賴小人."

看來上官紫玉啥情況都了解,她不痛不癢,輕描淡寫的埋怨說.

"上官紫玉!"這回輪到安博瑞發火了,義憤填膺的他幾乎是喊著說:"想不到這種沒水平的話會從你的嘴里說出來!'殺人償命,欠債還錢’天經地義.明明是咱欠人的錢沒還,怎麼?要債的人居然還要成了無賴小人!想不到你會變成這樣,簡直讓我太失望了!"

或許在人的潛意識里都有一種欺善怕惡的思維方式在那兒悄悄地支配行動.

剛才還胡攪蠻纏,氣勢洶洶的上官紫玉聽見安博瑞這麼義正辭嚴的大聲一吼,竟然在電話的另一端傻不愣登的不知怎麼應付才好.

上篇:第55章 他攤上事兒了     下篇:第57章 想開夫妻店?沒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