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娛樂圈刑警 第六十九章 正當防衛?  
   
第六十九章 正當防衛?

g,更新快,無彈窗,!

一月份的京城已經足夠冷,尤其是在夜里,失去了陽光的照射,冰寒席卷大地.

樓上的晚會接近尾聲,閔學舉著手機,一臉懵比的站在央視大樓門口,看著從外面匆匆走進來的蔡向東.

"你丫不是回家過年去了,又跑回來這是鬧哪出?"

蔡向東沒有往日的嬉皮笑臉,反而一臉凝重,"先進去再說吧."

今天門口的保安依舊是當日恪盡職守的那位,不過閔學最近在里面厮混了這麼多天,一個臨時通行證還是輕易搞定了的,二人順利進入.

"到底什麼事?又是盛紅?"

電梯上行,閔學不禁開口問道.

雖然蔡向東老家不遠,也就兩個多小時車程,但能讓蔡向東大年前一天又趕回京城的,除了這位殿下,閔學也確實想不到其他人了.

蔡向東點了點頭,一反常態的沒有任何反面情緒.

這就奇怪了!任誰在這個時候,這樣被叫回來,心情都不可能太舒暢吧?何況是一直對盛紅觀感不咋地的蔡向東?

"事情很嚴重?"閔學只能這麼推測了.

蔡向東沉默了好一會兒,這才緩緩道,"很嚴重,和我一起去現場吧."

"現場?"閔學敏銳的注意到了這個詞,心頭湧上一陣不好的預感.

盛紅的化妝間,閔學只知道個大概位置,因為每個獨立擁有化妝間的明星,都會有名字貼在門上,所以不用擔心找不到地方.

但很快,閔學就知道自己的擔心多余了.

因為一個化妝間的門口,已經被警察封鎖,警戒線都拉了起來.

遠遠的,一股濃重的血腥味就湧入鼻腔.

閔學能確定,這就是盛紅的化妝間,因為他聽到盛紅的啜泣聲,自門內隱隱傳來.

周邊圍了三三兩兩的看熱鬧人群,因為晚會已經接近結束,好多人早就走了,所以圍觀的人不算多.

現場是甭想進去了,也就站在門外看看,不過很快連熱鬧都沒的看了,因為人群馬上被驅散了.

蔡向東掏出律師證,走向一個值勤的警察,"我是盛紅的律師,想要見一下盛紅本人."

"對不起,盛紅現在涉嫌一起刑事案件,暫時不能與外界接觸."警察嚴詞拒絕.

蔡向東也知道希望不大,畢竟法律有明文規定,嫌疑人自被偵查機關第一次訊問或者采取強制措施之日起才可以委托律師作為辯護人,委托律師後到看守所依法會見.

"我知道,我想見一下案件的負責人可以嗎?我有相關案情需要說明."蔡向東再次請求.

警察看了看蔡向東的證件,點點頭,"我去請示一下."

之後蔡向東被請到了隔壁一間化妝間,臨走朝閔學招了招手,對同行警察道,"這位也是人證."

于是二人一起坐在了隔壁化妝間內.

"我也是人證?"閔學有點蒙,"這可是刑事案件,你可嚴肅著點."

"工作上的事情,我怎麼會亂來,"蔡向東一臉你放心的表情.

"所以究竟發生了什麼事情?"已經涉及到刑事案件,這就不是隱私不隱私的事情了.

蔡向東整理了下頭緒,這才開口,"大概晚上八九點的時候吧,我正和我媽嘮嗑呢,就接到了盛紅的電話."

"本來一看是她,我都不想接,大過年的還能不能讓人消停兩天."

"結果盛紅的電話一個接一個的打來,我媽知道了是客戶,數落了一頓,這才接了."

"沒想到...當我接起電話時,盛紅的語氣非常驚慌,夾雜著哭泣,說她殺人了!"

閔學,"......,殺了他老公?"

蔡向東點頭確認,"沒錯,麥元死了.但准確的說,不是故意殺人,而是正當防衛."

"據盛紅所講,麥元來找她,說要單獨談談,于是她就讓三個助理出去,守在門口,結果大家沒談攏,麥元竟拿出了一把刀撲了上來."

"你也知道,麥元這人五毒俱全,身體被掏的差不多了,雖然拿著刀,還是沒能一擊得手,雙方拉扯間,不知怎麼弄的,刀正好割到了麥元自己脖子大動脈..."

這畫面,一言難盡啊...

"所以,你說的人證,意思是要佐證,麥元確實一直有想傷害乃至殺人的故意?"

"沒錯,就是這個意思,你也知道,刑事案件想認定正當防衛,除了不法侵害正在進行,防衛意識等要件之外,還要考慮其他很多因素."蔡向東再次確認了閔學的話.

閔學表示理解,正當防衛,防衛過當,過失致人死亡這些概念,在現實中,有時候確實比較難界定.

正當防衛不構成犯罪,防衛過當及過失致人死亡則要定罪量刑,三者差別相當大,由不得蔡向東不小心.

雖然對于盛紅其人,蔡向東不甚感冒,但作為律師,不管當事人性格品質如何,他應盡的職責一樣都不會少.

過了大約半小時,時間已經走到了將近凌晨一點,化妝間的門這才一開,一個年近三十的男警察,帶著一個年輕小警察,走了進來.

有些詫異的看了一眼一身警服的閔學,帶頭的警察這才自我介紹道,"我是昭陽分局刑偵大隊的彭繼同,這位是趙警官."

按照流程,由年輕小警察趙警官負責記錄閔學二人的姓名等一系列信息.

聽到閔學的個人信息,彭繼同有些意外.

"原來你就是閔學?"

閔學,"?"

"嘖,聽師傅提起過,說最近新碰到一個很有靈性的小年輕,想必就是你了."

"你是關隊的徒弟?"

彭繼同點頭.

閔學呵呵,關弘濟的徒弟難道遍布全國?居然連京城都有.

二人沒有詳談,畢竟在做筆錄之中.

"聽說二位對這起案件有所了解?"

蔡向東點頭,向兩位負責案件偵查的警官複述了一遍自己所了解到的情況,並講述了自己作為盛紅律師,在代理案件時,受到麥元一方威脅的情況.

閔學作為非純醬油黨,也表示和蔡向東一起時,確實親眼見過其遭受威脅.但對此閔學持謹慎態度,並未確定實施威脅的人就是麥元,只是從常理推測而已.

雖然這樣說可能對盛紅有些不利,但刑事案件的猜測毫無意義,歸根結底,一切還是要看證據.

而且不知怎的,閔學總有一種古怪的感覺,盛紅這案子,似乎有哪里不對?

上篇:第六十八章 倆閔學是一個人嗎?     下篇:第七十章 所以到底哪里不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