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娛樂圈刑警 第二百三十七章 恐怖電影  
   
第二百三十七章 恐怖電影

g,更新快,無彈窗,!

這到底是個什麼案子,和閔學的第二本書《心理罪》又有什麼關系?

閔學的疑惑包子默看在眼里,也沒再賣關子的打算.

"按說你不是我們案子的偵辦人,我是不能和你說詳情的,但這案子我認為確實和你所寫的書有關聯,所以有幾個問題向你請教."

包子默洋洋灑灑說了一通,其實無非就是把閔學的身份合法化.

閔學了然的點點頭,又一次充當起了"特別顧問".

話說當時第一次擔當這個"職位"的時候,他還是個小片警來著,沒想到大半年過去後,發生了這麼多變化.

以上只是一絲絲感慨,閔學很快聚精會神,聽起包子默接下來的話來.

"案件經過其實挺簡單,就是一群組團出去玩的大學生,晚上在外面露營,結果發生了一系列如同恐怖電影一樣的事件."

恐怖電影?合著死了不止一個?閔學不由如此想道,要不然也不能稱其為恐怖電影了.

包子默的描述沒有特別誇張的氣氛渲染,甚至可以說十分簡略,以下內容如若放在閔學的小說里,恐怕非得十數章不能描述.

"先是半夜有人起夜,發現一個同行之人被勒死在樹上,雙膝跪地,死狀非常淒慘,大家打電話報警,發現居然都沒有信號!"

"慌亂下,大家四散逃跑,烏漆嘛黑的,都是城里娃娃,在林子里也找不到方向,後來七跑八跑的,還是聚集到了一起."

"結果等他們再聚集起來的時候,發現有一個女生和一對情侶不見了!"

"大部分人提議去尋找,畢竟是同學,又是一起出來玩的,丟下誰都不好,即便有膽小不敢去的,迫于面子也不好意思提出異議."

"而且和大隊人馬一起走,明顯比一個人安全許多,于是一群人開始尋找."

"最後,大家在山腳下找到了死狀比剛才那男生更慘烈的失蹤女生,因為這個女生,是摔死的!"

"這時候所有人的神經都已經處在崩潰邊緣,幸好其中有個學生組織能力很不錯,將大家組織在一起等待救援."

閔學舉手,稍稍打斷,"沒有人逃走?"

之所以這麼問,是因為即便是大學生,現在有車的也不少.

"他們租的中巴,統一出發,約好的明早來接."包子默瞬間解疑.

好吧...

雖然沒聽出和自己的書有什麼關聯,閔學還是點頭示意包子默繼續講下去.

"因為大家等待的中巴,約在剛才露營的地方,所以即便那邊有個死人,大家還是准備去那附近等."

"然而等大家回到原地時,赫然發現了那對情侶,一個被扒光了衣服掛在枝頭,一個被擊倒在地,都已死去多時."

"......",果然很有恐怖氛圍.

聽到這里,閔學大概明白包子默為什麼會聯想到他的第二本小說了.

這幾個人的死法和死亡順序,確實和《心理罪》第七個讀者意外的類似.

閔學正等著聽後續情節,發現包子默停了下來.

"沒有了?"

"沒有了."

"......,這就是你說的模仿殺人?"

閔學真心有些無語,他是該誇包子默是他的忠實書迷好呢?還是該吐槽他的瞎聯系?

說真的,如果不是忠實書迷,誰能看出這情節和他小說類似?

原著中,第一個死者確實是被勒死,但卻是在廁所而不是樹上.

第二個死者也確實是摔死的,不過是從高樓被人推下,而不是從山坡滾下.

至于第三個第四個,死法看似類似,一個掛在高處,一個被擊倒在地.

但書中,高處那個是掛在旗杆上活生生被凍死的!

雖然包子默沒說這位女生是怎麼死的,但這里可是魔都的六月,以現在這種天氣,掛幾個晚上都不會有事吧?

反正無論如何,第三個死者,也不可能是在這麼短暫的時間內被凍死的.

這種似是而非的死法,除了包子默,恐怕不會有人將其與《心理罪》聯系在一起吧?

如果非要說是模仿作案,閔學只能說,這個模仿者太不走心了.

"你說是一群大學生,那麼現在都帶回來做調查了?"

包子默回答,"當然,這又不是真的在演恐怖電影."

閔學知道包子默的意思,一般來說,這樣的死法涉及私人恩怨的面兒居多,不大可能是陌生人所為,將人全部帶回做調查,也是應有之意.

包子默又繼續道,"不過,經過我們的初步調查,邱夢琪的作案動機確實很大."

"一來,她白天和四個死者中的三個,都或吵過架,或冷嘲熱諷,再來,據同伴反映,邱夢琪平時和這幾個人的關系就不好..."

閔學問道,"不會還涉及三角戀之類的吧?"

畢竟死者中有一對情侶,難怪閔學會有此想法.

包子默果然點頭,"何止三角,關系那是相當複雜."

"簡單來說,二號和三號死者本來都是邱夢琪的閨蜜,後來三號在二號的幫助下,撬了邱夢琪的牆角,也就是四號死者,從此她們就開啟了撕逼之旅."

呃,果然是三個女人一出戲.

"那一號死者和她們有什麼關系?"閔學疑問.

"說起一號來,真是癡情男二典范,他一直暗戀三號,即便三號投入其他人懷抱,仍舊關懷備至,邱夢琪那性子你是沒見過,平常少不了找三號的麻煩,于是一號就經常出頭為三號打抱不平..."

好一出狗血大戲!

以閔學的思維,聽起這宛如女站小說的情節,都忍不住懵懵的,雖然其中的關系不算複雜,也並不難懂.

不管怎樣,犯罪動機是有了.

"即便如此,邱夢琪一個女生,也很難實施這一系列的犯罪吧?"閔學再度提出了疑問.

如果說將死者推下山坡輕而易舉,用器械打人也容易辦得到的話,那麼一個女生是怎麼把一個男生勒死在樹下,又把另一個女生掛在樹枝上的呢?

這活兒,恐怕換成一般的男生都干不來.難道邱夢琪是個孔武有力的女漢子?

誰曾想,包子默直接搖頭,"誰和你說我們懷疑邱夢琪了?"

上篇:第二百三十六章 神壇?     下篇:第二百三十八章 有點兒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