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娛樂圈刑警 第三百二十一章 神速  
   
第三百二十一章 神速

g,更新快,無彈窗,!

其實每次到四支隊去,閔學心情都挺輕松的.

不同于一支隊每接案件必是暴力犯罪,四支隊的案子則相對較為平和,就像上次的藝術品盜竊交易案.

當然這只是相對而言,並不意味著四支隊的案子就沒人身危險.

比如在上次藝術品案件中,如果不是閔學自身實力夠強,早被卡羅琳放倒了,最好的結果也要在醫院躺幾天.運氣不好,英勇殉職也不是不可能的事情.

扯遠了,反正到了四支隊樓層後,唐睿已經迎了出來.

"可算把你盼來了!"

四支隊的副隊長,依舊帶著他那不著調的笑容,一見面兒就攬著閔學的肩膀,哥倆好的往辦公室走去.

途經辦公區,四支隊妹子們眼睛都blingbling的看了過來,雖然一棟樓,平時想碰到閔學也不是那麼容易好嗎?

于是唐睿嬉皮笑臉的又開口了,"你看,咱隊里氣氛多好,你要是調過來,天天享受天皇巨星級待遇~"

閔學,"......".

聽了唐睿這話,閔學終于頓悟.

他就說嘛,大家都一棟樓,妹子們即便不常見也不至于目光如此"熱切"吧,估計都是被她們這不著調的領導特意吩咐過!

喪心病狂!

見閔學一臉的無言,唐睿也意識到這戲過了,沖妹子們瞅了一眼後,副隊大人決定以後加強訓練,必須加強訓練!

連自己人都糊弄不過去,還怎麼出去糊弄犯罪分子?

很有道理的理論...

眼見"計謀"被識破,唐睿卻一點兒尷尬的神情都沒有,繼續拉著閔學直奔辦公室.

一進屋,唐睿就開始訴苦.

"閔兒啊,這次臨時抓壯丁,你可別怪哥哥,主要聶子瑜是教犯罪學的,還是教授,屬于咱業內精英人士,我就怕露一點兒破綻,就得被他察覺."

閔學好奇,"他究竟干了啥事兒?"

也就是閔學的好奇心不算旺盛,換個人,怕是會在這個問題困擾下,一晚上睡不著覺.

"嗨,現在的問題還不是他干了啥事兒!"唐睿指了指座位,讓閔學坐下,自己則去倒了兩杯水來.

這才繼續說道,"就在上個月,國內知名的雅霖畫廊舉辦了個畫展,結果從國外借來的一幅范倫丁油畫作品被盜了."

嘖,怎麼都喜歡搞國外的作品,用來撐門面?外國的月亮比較圓?

范倫丁是什麼人,想必大多數國人應該都沒聽說過吧,起碼閔學就不知道.

"那畫值多少錢吶?"嗯,閔學關心的問題就是這麼俗.

果不其然迎來了唐睿鄙視的神色,"你難道不應該問問這幅作品的藝術價值嗎?比如他在范倫丁眾多作品中的開創性,又比如他在世界油畫史中的獨創性!"

閔學抽了抽嘴角,換了個"文雅"的問法,"所以...它的藝術價值幾何?"

唐睿翻了個白眼,還是回答道,"兩百萬."

"好像不算貴吧?"

"美金."

好吧...

一千多萬的畫,雖然已經不能驚爆人們的眼球了,畢竟近些年總能聽到一些東西拍出幾億天價的新聞,但對普通大眾來說,仍是個可望而不可及的數字.

話又說回來了,即便有個幾千萬資產,也未必有如此大手筆花幾分之一的身家去買一幅畫呀.

閔學疑惑,"上個月?一點兒風聲都沒聽到啊."

"壓著呢,上面催的緊,我現在一個頭兩個大!"唐睿雖然仍在嬉皮笑臉,但眼睛里的疲色卻掩不住.

外國貨,價值也不低,找不找的到還關乎顏面問題,上面催著點兒也正常.

"你們不是已經盯上了聶子瑜嗎?應該是有什麼線索吧?"想到昨晚的事情,閔學如是說道.

唐睿喝了口水,"這事兒說來就話長了,准確的說,現階段,我們盯上的不是聶子瑜,而是他的學生."

閔學想了想,昨晚上隔壁聶子瑜那桌,確實有幾個學生樣年紀的人.

調整了下坐姿,閔學一副願聞其詳的比了個"請"的手勢.

唐睿整理了下思緒,從案件發生初始說起.

"畫作被盜後,畫廊方面第一時間報了警."

"現場勘察後發現,本起案件的盜竊手法很專業,絕對是職業級的."

說到職業竊賊,閔學不由想起了阿海,不過這位目前正在潛逃中,應該不會自投羅網的來魔都吧?更何況是繼續干老本行,危險系數極高.

閔學只是習慣性聯想,並沒插話,而是繼續聽唐睿說道,"因為竊賊十分專業,沒留下明顯的線索,我們被逼無奈,只有從被盜的畫作本身入手."

"而根據我們的渠道調查發現,這幅范倫丁的油畫被盜僅僅一天後,就出現在京城的一個拍賣會上,並在當天被人拍走了."

四支隊常年做這方面的工作,有特殊渠道閔學一點都不奇怪,閔學只是感歎,"這畫賣的也太神速了點吧?"

即便對這個行當不甚熟悉,根據常理也知道這情況不太符合常理.

而像范倫丁畫作被盜一事,除非形成了盜銷一條龍服務市場,而且買家還得十分配合的立刻買走才行.

怎麼想都覺得不太可能啊,這又不是買大白菜,八位數的交易啊...

別的不說,總得先宣傳一陣子吧?

唐睿了解閔學的想法,他點頭道,"我們也覺得不可思議,所以就通過拍賣會找到了那名買家,同時也找到了那幅畫."

唐睿說到這里,表情有幾分怪異.

閔學很理解,事情絕不會如此簡單.

要是如此輕易的就找到了范倫丁畫作,那也就沒後續的那一系列事兒了.

果不其然,唐睿來了個大轉折,"不過,經過專家鑒定,買家手中那幅范倫丁的油畫,是假的,仿制品!"

這...

情節很是跌宕起伏啊!

到底是雅霖畫廊展出的油畫本身是假貨,還是拍賣會一開始拍賣的就是假貨,和被盜畫作沒半毛錢干系呢?

閔學覺著前者不太可能,因為畫廊既然要借來展覽,肯定會對畫作的真實性進行反複評估鑒定,否則等還回去的時候還不得賠死?

如此推論的話,那拍賣會一開始拍賣的就是假貨的可能性比較高,閔學比較傾向于後者.

那麼實際情況到底怎樣?

閔學一臉期待的看向唐睿,等待其揭曉答案.

上篇:第三百二十章 我是誰?     下篇:第三百二十二章 這很簡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