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娛樂圈刑警 第四百七十九章 懲治  
   
第四百七十九章 懲治

g,更新快,無彈窗,!

陸千柏擺出一副靜待下文的姿勢.

閔學也沒打算過賣關子,只是要了一張白紙,在上面畫了起來.

寥寥幾筆後,陸千柏已然看出了輪廓.

"戶型圖?"

沒錯,閔學畫的正是第二名死者家的戶型圖,也即案發現場的地形.

閔學拿筆指著死者的房子說道,"我們不妨來做個現場模擬."

"如果死者當時正在屋中,凶手開窗而入後被發現,換做是你,會作何反應?"

陸千柏雙手交叉握拳,"當然是讓他知道花兒為什麼這樣紅!"

"......"

閔學突然覺得自己有點犯蠢,實在不應該拿陸千柏來模擬普通女性.

嗯,一定是許久沒見,記憶缺失的緣故!

甩鍋後,閔學也不問了,直接說道,"作為單身居住的女性,看到有陌生人闖入,第一反應大多應該是尖叫求助."

"那麼這個房間內,哪個方向能最快的傳出聲音呢?"

"客廳左側廚房和衛生間與隔壁住戶隔牆而立,相對封閉,我想正常人都不會選擇."

"那麼就只剩下了門和臥室的方向."

陸千柏適才當然只是稍微開了個玩笑,沒想到閔學幽默感極度缺失中,只好一本正經的接口道,"肯定選擇門啊,大多數人在遇到這種危險時,都會選擇出口方向吧."

"這麼說倒也沒錯,不過..."閔學拿筆戳了戳入口進來後的那兩米多的走廊,"那只是相對于一般情況來說,這個屋子...怕是有些來不及吧."

的確,兩米多的幽長走廊,再加上開門時間,對于逃跑來說確實有些費功夫,何況外面是鄰居緊閉的大門以及通常無人的樓梯,絕非最佳求救途徑.

陸千柏又回想了下實地,隨後得出了結論.

這間房子里,最優逃跑路線應該是進入臥室,迅速關門後通過開放式小陽台求救.

因為在二樓,之後無論是向著下面的街巷呼救也好,跳到隔壁也罷,或者直接跳下樓都行,都是最方便快捷的自救方法.

"可能是情急下沒時間多想,亂跑的吧,"陸千柏提出了假設,畢竟尸體就是在走廊被發現的.

閔學一聳肩,沒有反駁,"那就要看這個血跡的噴濺痕跡,還有死者的傷痕位置了."

聽閔學這麼一說,陸千柏突的皺了皺眉頭,"你是說死者前額被木棍擊中的傷痕?"

死者是被凶手先用木棍擊中腦袋致其昏迷後,再用刀插入右耳致死.

原本,警方認為是凶手突然闖入房間後,用木棍擊中了死者,但其沒有立刻昏迷,而是掙紮逃跑至走廊後被追上殺死.

可是聽閔學這麼一分析,陸千柏倒覺著凶手一開始就藏在屋中,待被害者從走廊走出時,死者趁其不備迎面一棒的可能性更大.

這麼一來,如果是主動蹲守,那麼凶手隨機殺人的可能性確實小了許多.

既然是有選擇性的殺人,那麼還是要優先查證兩個被害人之間的共同點啊!

陸千柏心中頓時有了決定.

"聽說我不在警隊的這段時間,閔警官名聲大噪,尤其犯罪心理畫像方面的功力出神入化,怎麼樣,來個畫像唄?"

陸千柏面上似是揶揄,其實很是認真的問著,這段時間她雖然不在,但回來後沒少聽隊里人給她科普閔學的"豐功偉績".

閔學拿著筆無意識的敲擊著紙面,"心理畫像之于刑事偵查,只是個參考,你如果想聽,我不妨說說."

"首先,凶手兩次都是先以木棍將被害者擊昏後,才下手'懲治’,這說明他需要快速控制住局面."

"這可能是因為凶手本身具有某種生理缺陷,或者身材矮小,氣力不足,沒有把握能將被害人一擊致命,故而采取這種方式."

"關于這一點,在第二個被害者身上體現的更明顯,即便是女性,凶手仍然選擇了此種途徑,足以說明他的不自信."

陸千柏點頭,深以為然.

閔學繼續道,"再來,想必你注意到了我用的'懲治’一詞,沒錯,凶手殺人的儀式感十足,桃木柄,鍍銀刀,為什麼?"

"從華夏曆史和各種影視劇都不難猜測,因為凶手認為死者是邪惡的,只有用這種方式才能將之殺死或封印."

"所以我覺得,你在找死者間的共性時,不妨從這方面入手,比方說死者此前犯過什麼錯,會讓凶手認為他們是邪惡的."

閔學的大段畫像,讓陸千柏有種豁然開朗的感覺,她一拍桌子,"行啊小子,果然有兩把刷子!我這就去查查看!"

看了看桌面上跳動的杯子,閔學給了個委婉的建議,"這種活兒,讓小白來查最快."

陸千柏心領神會.

他們現在就是在與凶手進行時間賽跑,誰都不知道下一個被害者會在什麼時候出現.

有時候用一些非常規手段,也是無奈之舉.

"鈴鈴鈴..."

陸千柏手機突的響起.

"喂?"

"什麼?又死了一個!"

放下電話,陸千柏猛然起身,神色凝重.

"剛剛在城南一小區的花園,發現了第三名受害者,我現在去現場,有新線索再和你聯系."

陸千柏說完匆匆忙忙的走了.

閔學抬了抬手,本也想跟去看看,輪椅嘎吱聲響下,他又停了下來.

算了,依這凶手的謹慎程度,現場多半留不下什麼痕跡.

何況現場是在某小區花園,人來人往的,有什麼痕跡也早被破壞的差不多了.

這個地點對于警方來說真不是什麼好消息,不僅源于現場痕跡的破壞,還在于凶手的殺人現場選擇.

第一名死者,城郊廢棄工廠;第二名死者,自己家中.

這兩個地點雖然大不相同,但從環境上來說,都相對封閉,人煙稀少.

而第三名死者,竟是在小區花園這種開放性環境中!

這說明凶手經過兩次"練習",膽子越來越大,也愈發肆無忌憚起來.

那麼,這是不是意味著他接下去,會以更快的速度作案呢?

當然,事物都有其兩面性.

第三名死者的出現,無疑是一個十分不幸的消息.

然而對于警方來說,卻又意味著可供比對找出共同點的線索更多了一些,也許也意味著,離真相更近了一步!

上篇:第四百七十八章 好感度     下篇:第四百八十章 猝不及防的鎖定