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娛樂圈刑警 第五百一十章 掏尸手  
   
第五百一十章 掏尸手

g,更新快,無彈窗,!

因為女兒在外上學,家里平日只有傑斐遜太太和先生兩個人,吃不了太多東西,而她每隔一天就去一次超市,所以每次采購的食物倒不是很多.

一個小時後,傑斐遜太太完成了采購任務,驅車返回.

行至半路,傑斐遜太太忽的調轉車頭,拐去另一個街區.因為她忽然想起來,家里需要一些花肥.

傑斐遜先生非常愛養花,家里的花房一直都由他親自打理,每個季節都會帶給傑斐遜太太很多驚喜.

春季將至,又到了可以整理土地,為播種准備各樣花肥的時間了.

正在這時,傑斐遜先生打電話過來,說晚上要加班,讓傑斐遜太太不用等他一起用餐.

于是乎,傑斐遜太太愉快的決定給自己放個假.

她不但買了花肥,還又添置了一大堆零零碎碎的東西,最後,傑斐遜太太找了一家有格調的餐廳,享用了一頓豐盛的晚餐.

待返程時,天色已經很晚了...

傑斐遜太太打開了車上的音響,放了一曲斯卡布羅集市,跟著音樂哼唱起來.

車燈照射的范圍有限,路面不遠處就開始暗了,兩旁昏暗的路燈迅速往後撤去,扯出一段勉強能夠看清的路面.

傑斐遜太太的哼唱忽的一頓,莫名覺得有些心慌.

從後視鏡看去,那些昏黃的路燈照耀下,似乎有一輛車一直不遠不近地跟著她.

在等紅燈的時候,傑斐遜太太轉過頭去往後看,只能隱約瞧見那輛車的駕駛座上,坐著一個戴著帽子的男人,臉隱在帽子的陰影下,無法看清.

傑斐遜太太覺得自己有些神經質了,繼續向前開去.

可是當她拐上另一條路後,竟發現那輛車也跟了上來,這頓時讓她有些緊張,不由聯想起了最近街區里發生的那起惡性案件.

傑斐遜太太猶豫著要不要報警,不過又迅速打消了這個念頭.

開玩笑,公共道路,憑什麼說人家在你後面開車就是圖謀不軌?

傑斐遜太太又想到給先生撥電話,可是無人接聽.

一定是加班太忙顧不上接電話!

因為傑斐遜先生是巨頭電影公司環球影業的高管,忙起來這種情況太正常了.

沒有辦法,傑斐遜太太又嘗試把車拐進了另一條路,並心存僥幸,也許之前的跟蹤只是巧合.

然而事不隨人願,那輛車再一次跟了上來.

自救!

這是傑斐遜太太此刻唯一的想法.

她猛踩油門,火速穿過兩個路口,將車開到了主干道上,隨後一腳刹車,停在了路當中.

傑斐遜太太不顧周邊車輛的咒罵,轉頭又向那輛車看去,卻發現那輛車根本沒有絲毫停留,越過她的車揚長而去.

傑斐遜太太見狀不由的呼出一口氣,看來是她太多心了.

然而不知為何,心里那份惶然卻怎麼都散不去.

順利回到家中,傑斐遜太太依然驚魂未定,她洗了澡,隨便吃了點東西,再一次打起了傑斐遜先生的電話,依然無人接聽.

忐忑不安地傑斐遜太太,在床上翻來覆去直到凌晨,依然沒有絲毫睡意.

"嘎吱…"

靜謐夜晚,屋內驟然響起的聲音,讓傑斐遜太太一下從床上跳了起來.

"親愛的,是你回來了嗎?"傑斐遜太太壯著膽子喊了一句,但無人回應.

"怦怦…"

傑斐遜太太心跳的很厲害!

她輕輕走到玄關處,抽出一支高爾夫球杆,盡力屏住呼吸,向發聲處走去.

"嘎吱嘎吱…"

看到聲源處,傑斐遜太太緊握球杆的手終于放松下來,原來只是窗戶沒關緊,夜里風又大,被吹開了.

虛驚一場!

關好窗後,傑斐遜太太轉身向臥室走去…

×××

洛城警局.

劫案謀殺司.

閔學坐在桌前翻看著幾日前,那起聳人聽聞的垃圾桶拋尸案照片.

依照慣例,自由的媒體人們又為我們的凶手冠上了一個外號,"掏尸手".

這外號聽起來與史上著名殺手"開膛手"有異曲同工之妙,然而聽起來似乎不那麼高大上.

其實之所以顯得不那麼高大上,是因為"掏尸手"的驚悚事跡還不夠多,否則即便叫"狗屎",也能聞名遐邇.

經過幾日的調查,案件沒有絲毫實質性的進展.

線索少的可憐,凱特的黑眼圈又出現了,不知她有沒有後悔主動攬上這個案子.

喝杯咖啡,提神醒腦!

小姐姐頓時做了決定,然而還未付諸行動,電梯門一開,布尼爾快步走了進來.

"頭兒,又出現了一名死者!"

凱特將空杯子往桌上一放,"什麼?"

布尼爾伸手遞上一份檔案,"港口區警局剛剛上報,昨晚轄區發生了一起命案,後經過比對才發現,死者的死法,與我們之前發現的那具無名尸體非常類似!所以並過來了."

"......",凱特迅速接過,翻看起來.

最擔心的事情還是發生了,那起聳人聽聞的惡性案件,果然不是偶然發生!

凶手,仍在這座城市狩獵!

可是這才過去幾天啊,凶手就這麼迫不及待的再次犯案?太猖狂了吧!

閔學也沒等凱特招呼,直接走過去湊在她旁邊一同看起了這份檔案.

驗尸報告果然很是眼熟.

死者是一名白人女性,年齡在四十歲到五十歲之間,死因是後腦中槍一擊斃命,面部同樣被利器劃戳,腹部亦有一道切口,內髒被掏.

將紙還給布尼爾,凱特向剛進門的托比問道,"尸源查的怎麼樣了?"

她問的顯然是之前那具流浪漢的尸體.

"數據庫里比對不到,牙科記錄也沒查到,我還問了現場周邊的流浪漢群體,也沒人知道誰失蹤不見,這個流浪漢可能是剛偷渡過來的吧."托比搖頭猜測.

沒有監控,沒有目擊者,現在甚至連死者身份都查不到,這就難辦了.

好在第二名死者出現了.

雖然這麼說不太好,但多一個死者,凶手留下破綻的可能性也就多了幾分.

見閔學一直盯著檔案看個不停,凱特不由開口道,"有什麼發現?"

閔學搖搖頭,第二名女性死者與第一個死者一樣,也是被拋尸丟棄于港口區一個荒蕪的碼頭,線索同樣少的可憐.

"hey兄弟,你之前不是一直很有辦法嗎?"布尼爾口無遮攔,想到什麼說什麼,其實並沒惡意.

"我說過我不會算命,"閔學聳了聳肩.

托比提議,"要不找分析科的那幫人問問看?雖然他們給出的心理畫像基本沒幾次能起作用..."

"要心理畫像,何必那麼費勁?你們組不是有現成的?"

包子默不知何時靠在門邊看向閔學,意有所指.

上篇:第五百零九章 非專業手法     下篇:第五百一十一章 不止兩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