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娛樂圈刑警 第五百四十六章 似是而非  
   
第五百四十六章 似是而非

g,更新快,無彈窗,!

閔學沉默了幾秒鍾.

剛才他話沒說完,但本意確實是想讓荊守業在現場調度.可荊守業的反饋讓他很是失望.

本來閔學沒將荊守業對他到來表現的抗拒當回事兒.

因為荊守業所表現的抗拒,不過是正常人應有的反應.

不是有那麼句話嘛,不希望當將軍的士兵都不是好士兵.

閔學的到來確實有阻礙了荊守業上升的嫌疑.

但此刻,荊守業的反應確實過了.

讓閔學去現場會產生什麼影響,只要了解其名頭的人,都應該清楚.

荊守業此舉無疑是置任務于不顧,也要逼閔學就范.

這已經觸及了閔學的底線,因為無論如何,都不應該拿案子當籌碼!

往大義凜然了說,事關人民生命財產安全,不得兒戲!

當警察,就要對得起腦袋上那枚國徽!

深深的看了荊守業一眼,閔學轉開了頭,朗聲向眾人發布了最後一道命令,"晚上由我現場指揮,荊隊負責酒吧外的布控."

曹小白聞聲一急,"閔哥..."

她有些想不通,像閔哥這麼雞賊的人,怎麼會應下這件事兒呢?

現在可不是意氣用事的時候,萬一閔哥在酒吧內被人認了出來,這次行動可就全毀了!

閔學一抬手,制止了曹小白的話,"大家都去准備吧."

雖然還有半天時間,可准備工作無論做的多早,都不嫌早,因為罪犯從不會完全按照警察安排好的計劃行事.

說完,閔學當先離去.

望著閔學的背影,荊守業又想起了他最後的目光,不知怎的竟然有些心虛的感覺.

"難道我做錯了?"荊守業喃喃自語.

徒弟苗智正從下面走上來,聞言問道,"師傅,你說什麼?"

荊守業歎了口氣,"沒什麼,去准備吧."

閔學的處處不按套路行事,竟讓荊守業的理智提前回歸,開始自我檢討起來.

嫉妒使人變的可怕,這半天來的做法,完全不像他一直以來的做事風格.

荊守業沒想到閔學竟然真的應了他的話去做現場指揮,然而他本意並非如此啊...

行動要真毀了,是他也不願見到的事情...

有心去向閔學請求調換崗位,可荊守業又抹不開面子.

于是乎整個下午的時間,在荊守業的焦慮情緒中過去了.

之所以如此,是因為荊守業雖然因為閔學空降而不忿,但他對待工作卻從沒有怠慢過,甚至可以說勤勉有加.

以前和老隊長配合時,一大隊的破案率向來位于刑偵一支隊前列.

這樣為了私怨而置公事于不顧,實屬頭腦發熱,冷靜下來後的荊守業,完全過不了自己心里那一關.

走過來...走過去...

辦公室的木質地板,都好似被他磨出了幾道劃痕.

好吧這有點誇張,但荊守業的腳步確實一直未停歇,直到天色將暗,晚飯時間到了.

"荊隊,吃飯了!"

內勤妹子于雪青一敲門,伸頭進來叫道.

荊守業腳步一停,頓了頓,臉色再度糾結後,終是下了某種決心,開口問道,"閔隊在哪兒?"

"閔隊?閔隊剛開完會後就出去了,下午一直沒回來,"于雪青快速回答.

"出去了?去哪兒了?"荊守業剛提起的一股氣又泄了下去.

麻蛋,好不容易才下定的決心啊,居然找不到人.

這種時刻,閔學他不在隊里坐鎮,出去干嘛?

荊守業有些不解,但終究還是沒能再做好心理建設,打電話過去.

快速吃完飯,荊守業帶隊奔赴現場.

隨著晚飯時間結束,屬于酒吧的夜生活開始了.

迷樂酒吧門口燈光閃爍,散發著惑人的光芒.

警方人員已全部就位,荊守業窩在角落一輛車里,朝苗智問道,"里面情況怎麼樣?"

苗智指了指幾塊監控視頻,顯示著不同的畫面,這是由每個便衣警員隨身佩戴的監控設備中實時傳回的.

最讓荊守業側目的是,陳辰一身斯文打扮,帶著金絲鏡框,一副斯文敗類的樣子在舞池中對著一個陌生妹子扭動著身體.

"......"

如果不是閔學安排,他荊守業都不知,自己手下還有這麼個貨色.

"不像話!"為人有些老派的荊守業脫口而出.

苗智聞言一樂,"師傅,這才是酒吧啊."

荊守業哼了一聲,沒再言語.

因為確實沒啥話好說,這樣的陳辰,簡直與周圍氣氛融為一體,沒有絲毫違和.

這應該誇啊,人家分明出色的完成了偽裝任務吶!

不過苗智的目光完全不在這里,他正緊緊的盯著一塊屏幕暗暗咽著口水.

屏幕中,是他人視角下的裴元瑤.

完全不同于平日里的警服或運動裝,一身緊身齊X短裙的裴元瑤,將凹凸有致的身材展露無余.

此刻警花妹子正搖曳身姿,端著酒瓶穿梭于人群之中.

以往不是沒有過偽裝任務,可裴元瑤完全沒像今天這麼打扮過啊!

苗智正"沉迷于美色"時,後腦被重重的拍了一下.

一回頭,看到了師傅不善的目光.

"咳,"苗智也顧不上飽眼福了,趕忙收回目光.

"瞅你那點兒出息,沒見過女人嗎?"荊守業呵斥著自己這不爭氣的弟子.

苗智皺著臉訴起了苦來,"師傅,刑警隊里哪有女人,都是女漢子啊!你徒弟我都奔三了,媳婦兒還沒影吶."

得,又一條單身狗.

估計這些個單身狗,都在刑警隊聚堆兒了吧.

不等苗智說完,後腦又挨了一巴掌.

"你一個才二十四的人,每天叫喚什麼奔三!"

荊守業拍了兩巴掌後,心里舒坦了不少,見酒吧內一切就緒,只除了...

"閔隊呢?"荊守業再次問起.

指揮車內眾人齊齊搖頭.

"可能...已經在酒吧里了?"

苗智的聲音忽然響起,卻又充滿了不確定性.

荊守業正想對著自己這不著調的徒弟再來一拍掌,卻見苗智指著其中某塊屏幕問道,"你們看,是不是這個?"

眾人循聲望去,看到了一個衣著休閑的男人坐在吧台前.

男人戴著一副寬邊黑框眼鏡,氣質普通,好似就是一個下班後來酒吧休閑的白領.

可仔細看其五官,又分明和他們的閔隊似是而非.

這...?

有亞洲四大邪術在,化個妝改變下五官沒什麼好奇怪的,可這氣質是怎麼變的?實在是平凡到讓人分分鍾忽略啊...

上篇:第五百四十五章 點名     下篇:第五百四十七章 平平無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