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娛樂圈刑警 第六百三十章 刑警隊長  
   
第六百三十章 刑警隊長

g,更新快,無彈窗,!

沒有烏雀悲鳴,也無傾盆大雨,吳鳴走的安安靜靜,就好像什麼都沒發生過一般,人們仍在日複一日的過著平凡的生活.

但對另一些人來說,生活卻已經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

比如對那三名仍活著的嫌犯,又或對失去了家中頂梁柱的三被害者家庭,還有...對于吳楠的人生.

持槍搶劫殺人,薛永志既死,萬事皆休,等待其他三名嫌犯的,自然是法律的嚴懲.

可對三被害者家庭來說,這僅僅不過彌補了他們些許精神上的創傷.

而對于吳楠來說,她失去的則是唯一的至親,先母後父,生活對于這個剛滿十八歲沒多久的小女生,似乎過于殘忍了些.

如果從規模上來看,吳鳴的葬禮不算異常隆重,但他所有的同事一個不落全部前來送行.

很可惜,三被害者的家屬並沒有來,可能是因為身處徽南,距離太遠吧.

倒是因著新聞報道,不少與吳鳴素昧平生的民眾,在圍脖上自發留言,致敬英雄一路走好.

閔學自然也在現場,他穿著久未著身的警服,端著警帽,最後端詳了靜靜躺在棺材中的吳鳴一眼.

經過入殮師的整修,吳鳴看起來就像是平日里在睡覺,但無論如何也掩蓋不了其沒有了呼吸的事實.

"...我們失去了一個好戰友,一位好同志...不懼危難,因公殉職...向吳鳴同志學習..."

耳邊斷斷續續傳來代表市局前來吊唁的楊建義聲音,閔學從深思中回過神來,不知想了些什麼.

隨著時間推移,葬禮逐漸接近尾聲,即便有再多的不舍,人群還是逐漸散去.

閔學彎腰將一束花置于墓碑前,起身敬禮後,回身朝郝民警點了點頭,走到他一直陪著的吳楠面前.

唯一親人的離去,仿佛讓這個前段時間還任性妄為的小姑娘,一下子成熟了起來.

這不僅表現為此次再見閔學,吳楠完全沒了之前的"瘋狂",還有其對待親人突然離世的態度.

理智.

這個也許是人類成長最痛代價的詞彙.

"節哀,"蒼白無力的勸慰,卻是閔學此刻唯一能送上的話語.

"謝謝,"在經曆過不可置信到迷茫絕望後,吳楠最終只能選擇接受父親已經不在了的結果.

這是個勇敢的姑娘!

閔學下了這樣的判斷,隨即開口道,"也許現在說這個不太合適,但逝者已矣...,我想以令尊為原型,寫一個關于刑警人生的劇本,不知你是否同意?"

沒想到閔學會提到這個,吳楠愣了好久沒回答.

這不是件壞事,相反,以閔學的名頭,無論寫出什麼劇本,搶要投拍的人都不會在少數.

且從閔學過往的作品來看,吳楠並不擔心他會把父親的事跡寫毀了.

這樣一來,只要作品仍在,即便過了百年,依舊會有被人翻看致敬的可能.

所以...為什麼不呢?

想到這里,吳楠給出了肯定的答案,"當然可以,不過,我能知道它的名字嗎?"

名字?

劇本的?

以吳鳴為原型寫劇本這個念頭,其實最近一直縈繞在閔學心頭,但他只是想了個梗概,還真沒具體想過其他.

此時見吳楠問起來,閔學念頭一轉說道,"《刑警隊長》,劇本名字叫《刑警隊長》,我會盡可能真實還原吳隊生平."

"我相信你可以,有什麼需要我會盡力配合,"吳楠沒過多詢問就應了下來.

"我也一樣,"郝民警適時加了進來,那模樣不知怎的,像極了護著小雞的老母雞.

......

前段時間那篇關于變態殺手心理研究的論文閔學已經完成,投了出去,這讓他搞起劇本創作來更無壓力.

關于這個劇本,閔學不想用他之前一貫的風格和手法,而是真的打算以吳鳴真實的人生經曆為原型.

人物傳記類的影視作品向來叫好不叫座,且稍微功力不夠,很容易不倫不類.而想要完成這樣的作品,大量資料必不可少.

好在只要時間足夠,這些東西並不難搜集.

吳鳴剛從警那段時間的經曆,沒人比郝警官更熟悉,拉著他喝了幾次酒,基本全齊活.

尤其是吳鳴喪妻這段往事,郝民警說到動情處,當晚喝的酩酊大醉.

之後吳鳴所經曆的大大小小案件,郝民警不得而知,卻不難還原,隨便找個隊內人員,都能說出不少東西來.

于是乎這段時間,市局刑總一大隊的代理隊長,反而成了分局刑警隊的常客,隔三差五一有空就往那邊跑,搞的一大隊人員一臉懵逼.

不過閔學什麼工作都沒耽誤,即便是荊守業荊副隊,也沒話好說.

情景交融,寫作速度就慢不了.

在深深的感觸中,閔學邊了解著吳鳴的過往,邊快速創作著劇本.

待到完成時回頭一看,整整四十集的劇本,他用業余時間創作下來,用時竟不過月余.

這四十集劇集中,大部分都用于案件偵辦,吳鳴的個人感情及家庭生活,只占了其中不到十集的份量.

這還是因為吳鳴妻子遭人報複,所以才產生了這麼大的"劑量".

不是閔學不去寫,不了解不知道,經過搜集才發現,吳鳴真的是一輩子以警隊為家,個人生活少的可憐.

如果說吳鳴無愧于dang和人民,那麼他對不起的,就只有自己的家庭,父親生病開刀,他忙于在外抓逃犯,妻子生產,他蹲守一線不眠不休...

至于那三十多集案件的偵辦,閔學也沒用他最擅長的懸疑推理手法,而是紮紮實實的用寫實的語言,盡量還原出了刑警真實的辦案日常.

案件選了十余個,大部分是不起眼的"小案子",但用一個多年懸而未決的大案作為貫穿全劇始終的主線,讓整體架構完整起來.

這樣的劇本,其實帶著濃郁的華夏風味,充斥著絲絲主旋律色彩.即便其為閔學所作,拍出來後的收視率恐怕也未必那麼有保障.

閔學不是不知道這點,但他仍舊這麼寫了.

不為別的,他只是覺得,不管人們如何評價,似吳鳴這樣的人,不是個好兒子,好丈夫,好父親,卻依然永遠值得被紀念!

上篇:第六百二十九章 不由人     下篇:第六百三十一章 群眾喜愛哪家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