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本站原創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娛樂圈刑警 第六百七十七章 小說都不敢這麼寫  
   
第六百七十七章 小說都不敢這麼寫

g,更新快,無彈窗,!

果然有人!

彭繼同本想和安安對視一眼,卻發現後者已經相當沒默契的追了出去.

好吧,這才是安安,剛剛被蜘蛛嚇到驚叫的那一幕,一定只是個幻覺!

追是一定要追的.

本來嘛,那人要是不逃,三人的興趣還沒這麼大,畢竟這麼大的林子,能碰到人雖屬稀奇,但也並非不可能.

而且如果不是因為那人一直潛伏著偷看三人動靜,意圖不明,閔學也不會如先前那般"先禮後兵".

可這人偏偏跑了!

是膽小還是心虛?

不管怎樣,安安已經追上去了,彭繼同就沒有不追的道理.

這倆都追上去了,閔學也只能跟著湊湊熱鬧了.

幾人追的追,逃的逃,一時間驚起飛鳥無數.

"站住,別跑!"

經典台詞下,是前方跑的愈發迅速的背影.

由于地形局限性,這個迅速其實不會如百米沖刺般迅捷,而且由于藤蔓橫生,對于第一個"開路"的人來說非常不利.

再加上前面那人看似身體狀況不佳,跑起來一瘸一拐,雙方這十幾米的距離根本不算個事兒,眼見追到只是分分鍾的時間.

彭繼同也不著急,對于安安的身手他很有幾分信心,尋常三五人不在話下,于是"慢悠悠"的跟著前方一追一逃的二人後面跑著.

閔學也沒"瞎顯擺",老老實實與彭繼同並排而行,可跑著跑著,他余光忽然發現一旁的彭繼同臉色變得越來越奇怪.

"那人...你不覺得眼熟嗎?"彭繼同忽然開口問道.

那人指的當然只會是被發現後旋即開跑的人,位置關系,閔學一直看到的只有背影.

當然,如果是曾見過的人,有背影已經足夠了,閔學一定能瞬間將其認出,可左打量右打量,對前方逃竄那人,閔學並無半分"眼熟"感.

彭繼同死死的看著前方的狼狽背影,堅定的說出了一個名字,"錢飛虎!"

閔學,"......".

哥們兒你在逗我?

林子里隨便遇到一人,竟然就是他們要抓捕的逃犯?

小說也沒敢這麼寫的啊,因為太過湊巧,無疑就會失去合理性.

何況彭繼同當年都沒能把錢飛虎順利認出,這都隔了十幾年了,還能只憑借一個背影認出來,得癔症了吧?

乍聽搞笑,可實際想來卻並非絕無可能,因為他們來這里的原因本就是錢飛虎曾在這一帶出現過.

而且彭繼同篤定的眼神告訴閔學,他不是在胡說.

十幾年的追蹤,各種資料和曆史影像的研究,閔學相信彭繼同早已將錢飛虎的身形深深刻進了腦海深處.

如果不是因為時隔十幾年,錢飛虎年齡和身材都發生了巨大變化,彭繼同怕是會在那身影出現的第一瞬間,就喊出那個念了無數遍的名字!

確定了這一事實,閔學腦子電轉起來.

錢飛虎為什麼會出現在雨林里?

不外乎兩個原因,一是發現了關弘濟的追蹤,冒險進入雨林試圖逃脫抓捕,二則是想一勞永逸,逃往越國.

原因一與二並不沖突,所以錢飛虎出現在了這里.

如果這一推測為真,那麼老關他的處境,可能並不像他們之前想的那麼危險,而只是暫時與外界失去了聯系?

彭繼同可不知道一旁的閔學腦子里已經轉過了海量念頭,在叫出那名字的瞬間,他就箭一般沖了出去,哪還有半分適才的"閑適".

這一加速,也不知老彭是激發了啥潛力,閔學一時間都追之不及.

"什麼,他是錢飛虎?"

安安聽到彭繼同的那聲叫喊後,瞬間有些懵.

姑娘一腦門子的官司,滿臉我是誰我在哪,腳下不由的慢了幾分,立馬被彭繼同給超了過去.

"給我躺下吧!"

彭繼同越過安安後,幾個大跨步,向錢飛虎背上飛撲而去.

"艹!"

錢飛虎忽而靈動的躲避了下,彭繼同這一飛撲竟然以失敗而告終.

看著最前方那飛奔的身影,彭繼同眼睛都紅了,也不知哪來的力氣,從地上一躍而起沒有半分停歇的又撲了過去.

"小心!"

耳中傳來的,是一向泰山崩于頂而面不改色的閔學得焦急叫喊,彭繼同亦馬上發現了危機來源.

蛇!

一條蛇忽的從樹上垂落發動了攻擊!

急切間這蛇的品種彭繼同沒看清,但只憑那周身鮮豔的鱗甲顏色就不難知道,這蛇的毒性小不了.

怎麼會正好在這個時候被蛇攻擊,運氣太差了!

前方那人安然無恙向前跑去的情景,讓彭繼同不由暗罵著賊老天,他並不自詡好人,可前方那人卻是個毋庸置疑的壞蛋.

但為什麼,壞人卻沒有惡報?

這問題多少有些幼稚,擱平時彭繼同想都不會去想,但在生死關頭,竟就這麼簡單的浮現在腦海.

"嘶!"

蛇的攻擊速度何其之快,根本不給人任何反應時間,便一口咬了過來.

別說幾步開外,手上沒任何武器的閔學和安安了,就是彭繼同本人,也只來得及反射性的抬了抬手,好歹是沒讓那玩意兒直接咬臉上.

"完蛋了..."

手臂上一麻,彭繼同知道一定是中招了,生還幾率渺茫.

野外被毒蛇咬傷,從不是開玩笑的事情,能及時得到救助都未必能撿回小命,何況他們身處這個鳥不拉屎的地方,又去哪找人救助?

但彭繼同不甘心,因為錢飛虎還沒抓住!

就算死,也要先把那混蛋擒下!彭繼同咬著牙,絲毫未停的往前沖去.

"老彭你瘋了!"

眼見著彭繼同被蛇咬還要劇烈運動,安安也爆發了小宇宙,一個疾沖將其拽住.

劇烈運動會導致心跳加速和血液循環,促使毒液傳播,這是常識,彭繼同不會不知道,但他現在真顧不上這些,"別管我,抓人!"

"你真不要命了?"

閔學緊隨其後按住了掙紮不休的彭繼同,抽出皮帶在近心端離被蛇咬的傷口二十公分處紮緊以防血液循環.

正待進一步處理,不妨卻被彭繼同一把推出,"快,抓人!不然我死也不會瞑目!"

"我偏不!我不准你死,你聽到沒有老彭!"安安死死抱著彭繼同淚如泉湧,哪里還顧得上什麼錢飛虎不錢飛虎的.

......

這一連串的動作,已經給了錢飛虎十數秒逃跑時間,如果再不去追,等丫藏身于林海,想再找到恐怕千難萬難.

可彭繼同這邊不及時想辦法,怕是也只有嗚呼哀哉一途.

究竟是去抓捕金蟬脫殼十幾年的嫌犯,還是放棄,留下想辦法救助同伴?

這可能是個艱難的抉擇,而且無論做出何種選擇,時間都相當緊迫!

上篇:第六百七十六章 愛的擰擰     下篇:第六百七十八章 不稀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