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娛樂圈刑警 第七百五十五章 密會  
   
第七百五十五章 密會

g,更新快,無彈窗,!

背影轉身,一張國字臉透過岩石縫隙的絲絲月光若隱若現,不是連泰又是誰?

"你小子到底在搞什麼鬼?"位于凹凸不平的峭壁上,連泰仍舊站的直直的,聲音透過海浪聲清晰可聞.

閔學可沒那麼講究,走近幾步找了個半人高的石頭坐了上去,這才不緊不慢的道,"哪有什麼鬼,不是一直按照連隊您的吩咐行事嗎?"

連泰臉一黑,"我的吩咐?我什麼時候讓你辭過職?"

"就在日國的時候啊,"閔學煞有其事道.

四十多歲的連泰正年富力強,堅決不會承認自己記憶力減退,當然,他也真的沒說過這個話,于是理所當然的臉更黑了.

閔學一點都沒有胡說八道的自覺,一本正經繼續道,"當時在國際聯合收網行動那夜,不是您和我談了倆小時,說國內傳來消息,這個殺手集團背後,很可能還藏著個龐大組織嗎?"

是有這麼回事兒,二人當時甚至還做了一系列推測,但連泰表示,沒這麼背鍋的!

"所以,這和你辭職有關系?"

仍舊沒get到閔學的思路,連泰都快懷疑自己是不是真的老了.

要說是因為看見了逃獄的夏目美紗,所以順勢辭職以達到蒙混對方的目的,借機探聽其背後組織消息,那還好理解.

可夏目美紗和他的初戀男友分明都已經被逮捕歸案了啊,還蒙個哪門子的混?簡直毫無邏輯!

在那二位被逮捕歸案後,因涉及在日潛逃問題,日方提出要求,希望將夏目美紗引渡回國.

雖然華日之間沒有締結引渡條約,但這其實並不構成障礙,如果兩國都願意,完全可以依據互惠原則開展引渡合作.

不過,既然已經掌握了一部分殺手組織背後另有控制者的線索,華方當然不可能輕易將夏目美紗放回.

現階段,夏目美紗和廉成案件早已移交部里,屬于高度機密,連泰會這麼清楚,自然是因為他也是案件偵辦負責人之一.

可身為負責人,就算只是之一吧,也不至于連下面人什麼動向動機都搞不清楚吧?這也太說不過去了!

要知道,這次如果不是連泰秘密和上面反映了閔學的情況,關于辭職事件官方絕不會如此諱莫如深,除了一個案件公告之外什麼都不做表示.

實際上,連閔學自己都還不知道,他的辭職程序根本沒走完,而是被上面暗暗扣了下來.

作為閔學頂頭上司的關弘濟,八成也覺察到了不對,所以一直沒有後續動作,任憑他去折騰.

碰上這麼個貨,你能怎麼辦?

無視連泰漆黑的臉色,閔學笑嘻嘻的解釋道,"事發緊急,我也是入局後,進入伊曉死亡現場,才忽然感覺有些問題,當時即刻出局雖不算太難,不過我也很想看看針對我下手的人到底想干嘛,于是就順著他們的意思表演下去嘍..."

連泰繃了繃臉,沒有追問閔學感覺到的究竟是什麼問題.

既然閔學沒明說,表示要麼就是因為什麼原因不好說,要麼...就是他自己也沒明白感覺到的究竟是什麼問題.

連泰傾向于後者.

這不是瞎扯.

有時候刑偵破案,靠的就是一種冥冥之中的感覺.

關于這點,連泰破案數十年,感觸尤為深刻,但這並不妨礙他斥道,"胡鬧!"

明白歸明白,領導架勢不能丟,為了這麼一點點感覺,就下這麼大賭注,把自己的前程都搭進去了?

好吧好吧,他也清楚,閔學不是那種胡來的人,但就是有點看不過這種不顧後果的做法.

萬一消息有誤,日國殺手組織真就是個獨立事件,那該如何收場?閔學從此就真的與公安隊伍告別了.

而追根溯源,一切都是因為他連泰曾在日國說的那番話...

如果真出現這樣的結果,連泰自覺沒法自處,更沒法給關弘濟個交代.

閔學可沒那麼多想法,他微一聳肩,對"胡鬧"這個評價不置可否.

連泰見狀氣樂了,"你所說的順勢表演,就是混娛樂圈嗎?看看這段時間你都干了什麼?拍電影?出專輯?拿天像獎?還抽空參加了個春晚?"

說著說著,連泰自己都差點沒忍住暴脾氣.

好家伙,這段經曆簡直都頂的上大半個娛樂圈專業人士奮斗一生的了,而眼前這小子居然只用短短幾個月時間就達成了全部成就?

真不知道多少人想抽丫的!

這貨怎麼就這麼能折騰呢?也不知道他那老伙計為此操了多少心,掉了多少白發...

"你該不是覺著那個殺手集團背後的掌控者是個搞文娛產業的組織吧?"

這話當然屬于連泰的隨口戲謔.

"咳,那都是順便...",然而閔學回答的聲音,怎麼聽都覺得底氣有那麼些不足.

......

行吧,順便什麼的,你說是就是了.

連泰實在不想再接這個話茬,索性跨過了這個問題問道,"折騰了半年,有進展嗎?"

反正他是不清楚在娛樂圈忙活兒出這麼多事的人,還有什麼時間去搞調查?

年輕人的思維邏輯行事作法啊,真的跟不上了!

"可以說有些進展吧,但又有些出乎意料,"閔學語焉不詳,似乎不知道該怎麼闡述.

夜風席席,帶來絲絲海浪拍打岩石的水霧,讓人不自覺多出幾分寒意.

老實說,這里真不算一個談話的好地方.

但連泰也不急,就那麼靜靜直立等待著.

半晌,閔學似乎終于組織好了語言,"我以為那人會來接近我,但事實上這半年來,我們一點聯系都沒有."

閔學這句話像是回答,卻又讓人摸不清頭尾.

那人?

連泰敏銳的注意到了這個關鍵詞彙.

閔學卻沒再多作解釋.

說到底,一切不過是他根據一連串事件發生後的推測,並無實證.

但辭職事件他並不後悔.

非常案件,總歸要用非常手法.

按部就班,也許穩妥,卻有可能永遠到達不了真理的彼岸.

話又說回來了,賭輸了,大不了以後就真的在娛樂圈混了嘛.

本質上,這話與"干不下去,就得回去繼承億萬家財",沒有任何不同!

上篇:第七百五十四章 婚禮必備(十更)     下篇:第七百五十六章 蚍蜉撼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