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別鬧,天使大人 第119章 瞑暄的身世之謎  
   
第119章 瞑暄的身世之謎

g,更新快,無彈窗,!

不得不說,瞑暄這一次的舉動實在太出乎陸吾神君的意料了,陸吾神君萬萬沒有想到,那些魔氣對瞑暄的影響居然會這麼大,而且看樣子,瞑暄的力量似乎也有所增長,但他看上去,似乎是被什麼控制了?陸吾神君沒有忽略他睜眼時眼底一閃而過的紫色幽光.

陸吾神君看著被撞破的防護罩,眼底露出一絲凝重.只是,忽然的,他卻似乎感受到了什麼.之前因為有瞑暄在,陸吾神君擔心有什麼不可抑制的力量傷害到他,始終沒有打開防護罩,所以對于那股力量的來源並不能准確的感受到.

可是此刻防護罩已然被損,情況便截然不同了.他清晰的感受到,寶華山上有一股屬于魔族的神秘力量,僅僅只是憑著感受,陸吾神君便能感知這力量的強大.甚至其中隱隱還有一種熟悉的感覺.

他將防護罩撤走,然後笑了笑,輕聲道:"重樓,你既然來了,何妨現身一見?"

話音剛落,一股強大的魔氣沖天而來,須臾之間便到了近前,化作一個魔氣滔天的人影,正是魔尊重樓無疑.

"陸吾神君,又見面了!"重樓客氣的一拱手,道,只是言語里,卻藏著諸多不屑.

陸吾神君並不同他一般見識,笑了笑,直截了當的問道:"剛剛出手干擾我的人,是你吧?"

重樓原本就沒指望能夠瞞過他,此刻見他發問,也不辯解,坦然承認道:"不錯,是我!"

"為何?"陸吾再問.

重樓的臉上露出不悅的神情:"你問我為何?我倒是要問問你,你將我魔族少主拐到昆侖去做寵物是為何?出手查看他的丹田又是為何?你可不要告訴我,你不知道他的身份!"重樓的語氣甚是不悅,咬牙切齒的反問道.

陸吾神君聞言,頓時愣住了,幾秒之後,才反應過來,道:"我的卻不知,不知魔尊可願為我解惑."

重樓倒是沒料到陸吾會如此說,微微一怔之後,終于還是選擇相信陸吾,冷哼一聲,便向陸吾神君解釋起了瞑暄的身份.

原來,他自己也是不久之前,才發現瞑暄是自己的兒子的.這件事起源于魔族的一次內斗,眾所周知,魔尊重樓一直沒有魔後,但卻女人無數,其中有一女魔則是魔族長老的女兒,那女魔跟了重樓百年,百年之後,因為得到重樓的寵愛遭人嫉妒被暗殺了,重樓對于這些事一向不上心,自然也不怎麼管,然而長老不會不管,自然要將幕後凶手揪出來千刀萬剮.

經過仔細查問,不過三日,那暗殺女魔的凶手被抓住了,竟然是魔族最富盛名的一代美姬如歌.而如歌暗殺女魔之後,既未隱藏蹤跡,也未隱瞞真相,似乎就等著長老殺上門,而如歌之所以這麼做,不過是想借此試探魔尊,看魔尊會不會為了救她而給她一個名分.

可惜,她注定失望了.魔尊重樓是沒有心的,聽到長老要殺如歌的消息,他甚至連眉頭都未皺一下,還笑嘻嘻的摟著新歡說要去湊熱鬧.重樓不將女魔當作一回事,長老不敢有意見,便將所有的恨意都放到了如歌的身上,要將如歌剝皮抽筋,並將她的三魂七魄抽出,放到油鍋里煉,以此讓她受盡折磨,然後永生永世滅殺她,讓如歌再也不能重生.

重樓原本是去看戲的,卻不料如歌行刑的時候,忽然冒出來一男一女兩個小魔,淒慘的管如歌叫娘親,重樓心底頓時咯噔一聲,長老見狀,心知不好,油鍋也不煉了,直接命令行刑者將如歌的三魂七魄碾碎,讓她永世不得翻身.

重樓眼看著,卻沒有絲毫要阻止的意思,而是讓人將那一男一女兩個孩子帶過去,只略一試探,他便確定了這兩個孩子是自己的親生骨肉,當即丟下新歡,命人將兩個孩子帶回了魔宮.至于如歌為什麼到死都沒有把孩子的事說出來,他不關心.對于他來說,那不過是他的玩物罷了.他在乎的是自己終于有了後代,魔族有了少主,他的江山後繼有人了.

可是,他不在乎如歌,那兩個孩子卻是在乎的.親眼見到自己的娘親因為父親慘死,叫他們如何能夠不恨重樓,是以打從一開始,這兩個孩子就沒有將重樓當作自己的父親,而是表面上裝作乖順孝敬,暗地里卻不斷的招兵買馬,想要殺掉重樓,為自己的娘親報仇.

然而,他們終究還是太年輕了,重樓苦心經營數千年,不把任何人放在眼里,那是因為他有實力,對自己的部下有信心,所以最終的結果只能是這一兒一女兵敗如山倒,被重樓抓住.

雖然重樓想要孩子,但絕不會想要這樣對自己包藏禍心,無時不刻想要自己性命的兒子,所以兩人最終還是被重樓殺掉了.可是對于重樓來說,若是原本沒有孩子也就罷了,最可恨的是,明明以為後繼有人,卻發現原來是敵人,如此叫他空歡喜一場,他頓時憤怒非常.

後來還是部下提醒了他:"君上,您游戲花叢數千年,難保不會有那麼一兩個漏網之魚給您偷偷養育了後代,您要不找找,說不定這三界之類,還有您的滄海遺珠呢?"

就是這段話,讓重樓動了心思,他花費了數年力氣,在三界之中尋找自己的子嗣,不想還真的讓他找著了!

在昆侖附近,居然真的有一只黑貓的體內,有他的血脈!可是欣喜過後,重樓又開始疑惑了,魔族之中,雖然也有貓族,但是並沒有黑貓,要知道黑貓靈性非常,一般都是天界才有的,為什麼他的血脈會是天界的品種呢?

重樓百思不得其解,便沒有貿貿然上去認領.而是絞盡腦汁去回憶自己的風流往事.別說,最後還真的讓他回憶起來了!

那還是數百年前的事了,那是他和天界開戰不久,因為輸了一場極為重要的戰役,所以心情煩悶不已,數度獨自離開軍營,悄悄溜到兩軍對峙之外的地方去散心.

就是在一次散心中,他偶遇了一名美貌的天界女子.那女子一身白衣,仙氣飄飄,一看就是天界貴女.待到那女子轉過頭來,一張傾國傾城的容顏更是直接看呆了重樓,他自詡閱過美女無數,卻從未有哪個女人像眼前這天界女子一樣,一舉手一投足,皆是無限風情,而她身姿婉轉,宛若柳絮迎風而起,更是叫重樓心癢難耐.

那女子來時,重樓正斂去了魔氣,躺在怪石後面休息,是以對方並未察覺到有人在此,而是提著籃子聚精會神的采摘著草藥.

重樓沉思半晌,心頭萬千思緒陡然而起,原本這段日子以來,他在軍中指揮大軍,已然數百年沒有嘗過女人的滋味,身體早已按耐不住,而前幾日又恰逢大敗,心頭煩悶,一股邪火沖天而起,說不清是一種什麼情緒,他忽然想到:"不如就睡了這個天界的貴女,也好出一口心頭的惡氣!"

這個念頭一生出來,便再也壓不下去,等到那女子走到他藏身的怪石附近時,他一個箭步竄出,攔腰一抱,將那女子撲倒在地,然後不等那女子反應過來,便湊上去用嘴堵住了對方的嘴唇.

女子的嘴唇柔嫩如剛剝了皮的荔枝,香甜可口,一股熱流沖向重樓的大腦,他腦子一熱,施法將女子的四肢固定在原地,然後不顧女子眼中的驚恐和絕望,在草地上對那女子用了強.

天界女子的滋味,比之魔族,簡直令他銷魂蝕骨,他居然對那女子生出了一絲憐惜.原本他想要將那女子帶回魔族,可惜對方身上的天族仙氣太盛,他無法將之消除,再加上那女子眼里濃厚的求死欲望,重樓有生以來頭一次心軟了,在那女子身上反複發泄了數次之後,那女子已然不堪忍受,昏昏沉沉睡去.

他愛憐的含住了對方的櫻桃小口,留下深深一吻,然後將那女子的衣物恢複如初,便伸手掐訣,消除了那女子關于今日的所有記憶,然後,深深的望了對方一眼,便回了魔族大軍.

後來年深日久,他便將此事遺忘了.直到找到瞑暄,而瞑暄,就是那名天界女子所生的後代.也是……他重樓的後代.

時至今日,回憶起當初的那名天界女子,重樓仍舊忍不住心中一動.先不說找遍了三界,重樓只找到他這麼一個後代,就光看瞑暄身上的血脈,兼具有魔族和天族的兩種血脈,在三界之中可謂是極為難得,甚至可以說是只此一列,畢竟天族和魔族是禁止通婚的,像這樣的意外,萬中無一.

如果說有人能夠同時修煉魔族功法和天族絕技的話,非瞑暄莫屬,是以重樓對于瞑暄可謂是異常看重,還未認回自己的兒子,就直接對著魔族宣稱,封瞑暄為魔族少主,要將魔族以後的千秋一統大業交給瞑暄.

魔尊宣布的爽快,卻不知這樣一來,對于瞑暄帶來了多大的困擾,對于一只以神獸自居的瞑暄來說,乍然得知自己的生身父親居然是魔尊,不亞于滅頂之災,他無法接受.

面對瞑暄的反應,魔尊自然心頭不悅,只是,瞑暄不同于之前的一兒一女,不可能對他下殺手,那麼,便只能想辦法令他自己回心轉意,回到魔族少主的位置上了.

為了讓瞑暄能夠盡快適應自己的新身份,重樓不但親自出馬,還無時不刻不派遣手下去騷擾瞑暄,那次去云海之巔路上遇到的魔族便是其中之一,爾後在這座寶華山上,重樓又陸陸續續派遣了好幾波魔族前來騷擾,否則瞑暄也不至于被逼要靠吃生肉來控制體內的魔氣和仙氣的平衡.

只是,這些事情瞑暄不說,重樓自然也不會同陸吾神君交代清楚,他將自己對仙女用強的過往省略,只說自己年輕時候愛上過天界的仙女,歡好數日後拋棄了那仙女,後來得知仙女生了瞑暄,便想將自己的親生兒子尋回來,還望陸吾神君不要插手,如此云云.

重樓的算盤打得精細,若是陸吾神君不插手,那麼瞑暄最終還是逃不出他的手掌心,可惜,陸吾神君那般人物,又豈會上他的當,被他這寥寥數語說服.

但陸吾神君也不願同他糾纏,只是問道:"既然魔尊如此堅持,不知瞑暄的娘親意下如何?又不知瞑暄的師尊本君意下如何?再不知瞑暄他自己意下如何?"

重樓:"……"

上篇:第118章 瞑暄的異常     下篇:第120章 沈大小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