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靳先生已上線 第665章 出發!  
   
第665章 出發!

g,更新快,無彈窗,!

提到這里,禦凌風的眼底忽然極快的劃過了一絲無奈.

何嘗不是呢?

他關著羅閻,然而羅閻也不給他好過,常常大半夜的就跑到他的房間里給他來一個突擊.

盡管他關上門,也會被敲門聲吵醒.

這導致他每天晚上都要爬起來應付他,而他倒好,白天的時候常常就在呼呼大睡的補眠,又是借著養傷的理由,讓他也不會去與他動手.

之後,他在他傷好的差不多後,就每天找人來訓練他.

雖說他時常還會大半夜的來找他練手,但次數明顯是少了很多.

許微然看禦凌風這表情,唇角不由扯了扯,問道:"看大哥你這表情,是真的忙得很了?這身體是革命的本錢,你也要注意身體啊."

禦凌風頓時扯唇笑了笑,說:"哪有媽說的那麼誇張,沒那麼忙,過段時間後就可以好好休息了,眼下等我忙完了這一陣就好."

許微然笑了笑:"那好啊,等我把孩子生下來,到時候你這個大舅舅可得有空閑來看看她."

"那是自然."

說即,禦凌風的目光不由落向了許微然的肚子,眼底里的擔憂還是沒有遮掩住,問道:"孩子都還好嗎?"

許微然點點頭:"都好,先前那蠱毒沒把她怎麼樣,可見她是個有福氣的孩子."

說到這里,許微然不由抬手下意識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眉心後怕的皺起.

想起那天的事情,她現在就是想起來都還覺得有些心有余悸.

好在,她的孩子還好好的待在她的肚子里慢慢長大,而她,也還好好的活在這個世界上……

許微然和禦凌風散完步回去後,禦凌風原本准備走了的,可溫筠一直拉著他扯東扯西的說話.

最後禦容璟和老先生來了,見此,老先生也出聲留了他,最終,禦凌風直到晚飯後才離開的.

晚飯後溫筠和許微然一起去散了散步後,就在房間里看了會兒電視,隨後溫筠就教許微然做一些孕婦瑜伽.

靳連沅是在半夜回來的,回來的時候,風塵仆仆的,見許微然睡著,頓時上前去給她掖了掖被角,隨即吻了吻她的額頭後,才起身走出房間,開著車離開.

而白天的時候,靳連沅帶著人沖到禦凌風的那棟別墅,破門而入的時候,羅閻正在屋內百無聊賴的吃著西瓜.

在房門被打開的時候,他手中的瓜還來不及放下,目光就驚愣的看向房門那邊.

然而進門來的時候,也就除卻靳連沅神色帶著點經過了大風大浪的面無表情以外,然而左亦和齊樊卻都忍不住的狠狠抽了抽嘴角.

在齊樊忍不住扶額的時候,左亦更是深吸了一口氣上前罵道:"好啊羅閻,虧得我們擔心你擔心的吃不下飯,睡不著覺的,你竟然就是在這里安安心心的做一個吃瓜群眾!我看著,這都被養的圓潤了好幾圈了吧?"

看他這沒事人的模樣,哪里像是受虐受委屈的模樣了?

打死他們,他們都不信!

然而話音落下,羅閻卻是極為鎮定的放下了手中的西瓜,但在放下前還是忍不住又咬了兩口,隨即有些含糊不清的開口說:"我這吃瓜群眾當的也不容易啊!每天沒有自由的被關在這里,沒辦法聯系外界,外界也找不到我,我除卻強迫讓自己變得好一些以外,也沒什麼能為我自己做的了."

左亦無語的翻了翻白眼,對著羅閻就豎起了一個大拇指:"這借口我給你九十九分!剩下的一分不給你,是不希望你太過驕傲!"

然而這話落下,羅閻已經抽了一張紙巾擦了擦手抬腳朝著這邊走來了,目光看向站在一旁不說話的靳連沅,頓時對著他點下了腦袋說道:"老大."

靳連沅收回了手中的槍,開口淡淡回了一聲:"既然沒事,那就走吧."

隨即所有人回了一聲'是’後,便全都抬腳大步的離開了.

他們離開的很快,甚至是繞過了林子朝著後山走去.

而那里,早就停好了靳連沅他們的直升機,三人上去後,羅閻正准備上直升機的時候,忽然他腳下一頓,突然回過頭去看向了身後的那棟別墅……

他眼底里突然極快的閃過了一抹情緒,但很快也就消失的一干二淨,隨即抬腳迅速的起落上了直升機.

在直升機上,靳連沅問羅閻:"這段時間,他可有為難你嗎?"

話落落下,羅閻忽然沒心沒肺的笑了笑,他身子朝著身後的座椅靠去,說:"我有老大你撐腰,他敢對我怎麼樣嗎?這段時間我吃好喝好,沒事還打擾打擾他,簡直不要太解氣了!"

靳連沅深看了一眼羅閻,見他面上只有得意而沒有別的情緒,不知道是真的沒有怎麼樣,還是故意強裝沒事人一般的沒事.

他靜默了一瞬,沒有說話.

覺得有些事,還是他自己去理清楚,想明白了為好.

點了點頭,就說道:"沒事就好,這次的事情,還是然然他們拖著禦凌風,這才讓我們有了機會鑽了空子,但這件事瞞不了多久,怕是很快就會查到我們的頭上,正好,他若是找來,我也找他算算賬,扣著我的人這麼久,究竟是想做什麼!"

靳連沅說這句話的時候,聲音明顯帶了一層濃厚的怒意.

羅閻聽及,頓時打了個哈哈,說道:"他若不找來,那就算了.這次,還多虧他救了我."

一旁,齊樊目光頓時朝著羅閻的面上看來,問道:"發生了什麼事了?我們查到,你曾在環島邊界那邊待過幾天,還發現……"

齊樊說到這里,看著羅閻的目光帶了點複雜.

而羅閻點了點頭,倒是沒有保留的點了點頭:"沒錯,我父親他,還活著……"

說到這里的時候,羅閻目光忽然朝著靳連沅看去,眉眼里多了一絲的凝重,開口說道:"老大,那天羅聿被一艘輪船接走了,天色太暗我沒有看清楚,只記得那艘船上面的人似乎還不少.

並且,那些年,他一直潛伏在環島邊界那邊,怕是暗中做了不少的事情,我怕他還會做出對大嫂不利的事情來."

靳連沅眉心輕皺,眼底里有些深,聽及緩緩點了點頭,說道:"這件事我知道了."

說即,他目光忽然朝著左亦看去:"左亦,這件事……"

"老大!"

羅閻忽然出聲打斷了靳連沅的話,在靳連沅的目光朝著他看來的時候,頓時他深吸了一口氣,開口說道:"這件事,還請交給我去做吧!有些事,我想清楚明白的知道!"

靳連沅目光深深的看著他,就連左亦和齊樊的目光都帶著一絲凝重.

這樣一件大義滅親的事情,交給羅閻其實他們的內心是一點也不同意的!

可看著眼前羅閻決絕的目光,忽然他們卻不知道該怎麼反駁他.

這二十多年以來,羅閻開始的幾年,面上甚至連一絲笑意都沒有.

瘦瘦小小的,一頭被毒白了的頭發,每天除了訓練,就是在發呆,讓人見了心里都有些替他擔憂.

直到好幾年後,他才漸漸好了一些,肯跟周圍的人說話,聊天,面上也帶了一些淺淺的笑容.

可他們知道,他的心里並沒有放下過去的那些事的,任誰也忘不了,他這是記在心里了……

眼下,靳連沅目光深切的看著他,許久,才開口問道:"你都想好了?"

羅閻沉沉的點了點頭:"是!我都想好了!這段時間,我心里想的很清楚,我要親自去查那些事,那些年的那些事,總要有個了斷,這樣,我的心里面才會覺得不那麼喘不過氣來."

"可你有沒有想過,若是背後的事情你沒法接受的話,那你……"

"那我就更要去了!"

羅閻目光看向齊樊,隨即對著他輕輕扯了扯唇角:"你放心,我不會有事的,該明白的,我心里頭都已經有了瞄頭.這件事交給我去做,是最合適不過的了."

身旁,靳連沅忽然輕輕的吸了一口氣,隨即沉沉的點了點頭,說道:"好,這件事就交給你去辦."

"老大,太危險了,我和他一起去吧!"齊樊突然出聲說道.

然而靳連沅卻是輕輕的搖了搖頭說:"不,你留下,我還有另外一件事交給你去做,左亦帶著零零一起去吧."

左亦頓時點頭:"是!老大!"

齊樊目光擔憂的看了他們二人一眼,隨即也緩緩應了一聲:"是."

…………

靳連沅當夜出去後,就來到了容祁的藥學研究所.

在那里,左亦,羅閻全都整裝待發,齊樊待在一旁神色掛著憂慮.

而容祁給他們的身上全都備了一些易帶的藥物,也是他先前研究出來的,那些壓縮過的精華藥物.

別看才小小的一瓶子,卻是整整二十多罐那麼多的藥物的精華.

靳連沅來的時候,三人已經准備好了.

見到靳連沅的時候,頓時也就站起身來.

靳連沅目光看著他們三人,面上的神色有些凝重:"這次前去查探的那些事,怕是會九死一生,若是那位'蘭陵夫人’還活著,事情要比我們想象中的要麻煩許多!"

前世他到死的時候,那位'蘭陵夫人’都沒有出現過.

而在蘭陵川死後,他也抱著然然一起跳了江離開了人世,根本就不知道後面'蘭陵夫人’有沒有在暗里出現過.

不過依照他待在蘭陵家的那些年來看,蘭陵川或許還根本就不知道這一件事.

這件事的真實性雖說還是有待考察的,但不管是不是'蘭陵夫人’,那後面的勢力都是不能輕易輕視的,只是不知道到底會是誰?

羅聿暗里潛伏了這麼久,怕是也還在蓄謀些什麼事情……

聽及,羅閻沉沉的點了點頭,回了一聲:"老大放心,我們會小心的!"

左亦也在一旁點了點頭,說道:"放心吧老大!"

靳連沅沉沉的吸了一口氣,突然嚴肅的說:"我最後再說一次,有任何異動!自己的性命最為重要,其余的全都不要在乎了!若是遇到解決不了的,立馬聯系我!這是命令!聽到沒有?!"

在這個嚴肅的氣氛下,左亦卻突然笑了一聲,說:"好了,好了,你這個准爸爸,怎麼變得這麼啰嗦?小心孩子變得像你這樣啰嗦."

提到孩子,靳連沅的目光忽然變得有些柔軟,有些深,但此刻他目光還是瞪了一眼左亦,隨即目光看了一眼羅閻,開口說道:"萬事小心."

羅閻此刻也勾了勾唇,保證一般的說道:"嗯!"

羅閻和左亦說即,頓時也就轉過身去,抬腳朝著外面早就等在那里的車子走去,坐上了車.

然而一直站在一旁容祁,一直垂著的目光忽然抬起,朝著那邊的車子看去,眉心緊緊的一皺,連帶著指尖都緊緊的捏緊著.

忽然他沉沉的吸了一口氣,下意識的喃喃說:"不知道那些藥給他們,到底夠不夠……"

靳連沅也深深的皺緊了眉頭,隨即他回過頭去的時候,在看見愣神的容祁時,突然愣了一下,他似乎,還從沒有見過容祁的臉上出現過這樣的表情……

仿佛完全沒辦法安下心,又害怕,眷戀的那種神情.

但很快容祁就收回了目光,隨即抬眸朝著靳連沅看來,淺淺的扯了扯唇角,說道:"應該是夠了,我真是多慮了,他們是什麼人,怎麼會那麼輕易受傷了?"

靳連沅以為自己看錯了,聽及,收回了目光,眼底里也劃過了一抹幽深,目光看向了那已經離開的車子的方向,隨即輕輕的歎出了一口氣……

只是不知道為什麼,這一次,他的心中卻是有些不安,這種感覺,還是從未有過的……

…………

回到家里的時候,已經是凌晨了.

許微然睡得不是很安穩,忍不住給房間內點了一盞小燈.

期間,她夜里醒來了好幾次,甚至,靳連沅來過一次出去那會兒,她迷迷糊糊的還是有點感覺的,但睜開眼的時候,屋里卻沒有人在.

之後醒來的幾次,屋內也依舊是冷冷清清的.

上篇:第664章 救羅閻!     下篇:第666章 說一說你們的目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