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靳先生已上線 第667章 你正常點,我有點害怕……  
   
第667章 你正常點,我有點害怕……

g,更新快,無彈窗,!

說到這里,靳連沅扯了扯唇角,面上帶了些許的認真,說:"但是,還希望你們能夠給我們一個機會,這些昨晚拍買下來的藥材,我們都可以作為賠禮給你們作為補償.

並且,不止是這些藥材,我們還有很多已經絕跡了的藥材的存貨,若是你需要的話,這一筆生意,也不是完全的做不得的,不是嗎?"

面具女子輕哼了一聲:"你怎麼知道,我需要這些藥材?而不是別的什麼東西?"

話音落下.

靳連沅唇角的笑意頓時變得更深:"不知道你還記不記得,在兩年前,你派人在尤山山頂上采摘草藥的事情?

之後你對那里的人留下消息說,你還需要一些別的藥材,並且告知對方,若是有了,你可以按高價買來."

面具女眉心一皺,眼底帶著一絲警惕的看著靳連沅:"尤山那人,與你是什麼關系?"

"朋友."

說即,靳連沅將手中的盒子遞給了面具女,隨即又開口說:"這是誠意,不知道,這筆生意,能做嗎?"

面具女看了靳連沅很久,好半響後,才輕輕的扯了扯唇角,抬手接過了靳連沅手中的盒子,目光瞥了一眼,隨即開口說:"不知道先生怎麼稱呼?"

"在下姓元,島主可以喊我元先生,也可以喊我元月."

"元月?"島主眸子微頓,突然開口說道:"這名字還真是和你的面相很搭啊."

靳連沅扯了扯唇角:"見笑了,是我爺爺給我取的,他們一直都希望我是女兒,所以……"

"哈哈哈……有意思啊你們一家人."

說即,島主將盒子收起來,隨即目光看向靳連沅說:"不過,我們也不會白占你們這些藥材,之後的生意過往,我會將島上最好的鑽石都交給你,允許你帶一定數量的人自由進出."

話音落下,靳連沅眼底忽然閃過了一絲微光,頓時,他笑了笑說:"多謝島主了,希望今後,我們合作愉快."

說即,靳連沅朝她伸出了一只手來.

那島主只頓了一下,但還是抬手和靳連沅握了握:"合作愉快……"

在靳連沅離開小島之後,還在大廳的島主目光頓時冷沉了下來,她淺淺的眯起了眼睛,目光落在剛剛靳連沅坐著的位置看去,忽然她輕輕皺了皺眉,高聲喊道:"來人!"

"島主,有什麼吩咐?"

"找兩個精明點的人,跟上剛剛的那個人,要快!千萬不能讓對方發現."

"是,島主!"

下屬走後,島主的眉心仍舊還是輕輕的皺著,忽然她開口喃喃說:"希望,只是我猜錯了……"

靳連沅回到W國的時候,並沒有去找左亦或羅閻.

而是來到了一處酒店,隨即進了酒店就沒再出來了.

跟著靳連沅的那兩人,在外面守了一會兒,沒多久就看見了有服務員推著菜進去,隨即沒多久就出來了.

他們沒有多少在意,隨即有一人在靳連沅酒店房間的對面租了一間,之後,他們就一直在貓眼里監視著對面.

然而此時此刻,早已經跟扮成服務員的零零換好了衣服的靳連沅,早已經離開了酒店.

之後他打了車來到了一個偏僻的地方,那里有一處看起來廢舊的房子.

靳連沅進去後,就在里頭的一個暗角的地方打開了一扇門.

在里面拐了幾個彎後,又動用了機關打開了一扇門,而此刻里面,左亦正躺在床上,身上纏著繃帶,在見到靳連沅的時候,頓時也就扯了扯唇角,開口說道:"老大你來了!"

靳連沅見他這副慘狀,眉心頓時輕輕的皺了皺.

關上門後,抬腳就朝著左亦的這邊走來,隨即他站在了他的床前,出聲問道:"好些了嗎?"

聽及,頓時左亦唇角的笑意又更深了幾分,開口有些慵懶的說:"有容祁的神藥在,當然可以好多了."語氣甚至還帶著莫名其妙的得意.

靳連沅眼眸變得有些深,他轉過身,在房間內的一處沙發處坐下,已然開口訓斥道:"你這次太莽撞了,明知道島主勢力不容小覷,還沖上前去招惹她.你這樣,讓我怎麼放心你去做事?"

然而左亦卻是輕輕的歎了口氣:"我不是想摘下她的面具看看,她到底是不是蘭陵夫人嗎?怎麼樣老大?這次你出馬,可有查到些什麼?"左亦的表情看起來比靳連沅還要緊張.

而聽及這話,靳連沅眸子有一瞬間變得幽暗,說:"可以確定的是,她並不是蘭陵夫人."

"啊?不是啊?那我這傷豈不是白受了!!!"左亦頓時不滿的哀嚎了起來.

靳連沅涼涼的瞥了他一眼:"你慶幸吧.若她是蘭陵夫人,你就不止是受了點傷,而是沒命了!"

話落,左亦後背頓時冒出了一層的冷汗來,他下意識的咽了咽口水:"有這麼嚴重嗎?"

靳連沅沒有回答這話,卻說:"當年蘭陵夫人可是與環島禦家家主有的一拼的人,你連禦凌風都打不過,自問,打得過他爹嗎?"

左亦忽然感到自己的胸口被插了好幾刀,有這麼看不起人的嗎?

他也不弱的好吧……

他承認,他就只是比禦凌風弱了那麼一點點而已…就一點點!!

羅閻隨後也回來了,在外頭就碰見了恰巧出門的靳連沅.

但靳連沅和他打了個招呼後,轉過身就去隔壁打電話了.

羅閻隨即進去後,一眼就看見了躺在床上發呆的左亦,頓時就有些無奈的歎一口氣:"我不過出去一趟,你怎麼就跟死魚一樣了?"

左亦聽及,頓時從鼻子里面輕哼了一聲,隨即頭也不回的說:"沒什麼,就是被打擊了而已."

羅閻頓時微不可見的扯了扯唇角,將從外面買來的餐擺在這邊的桌上,一邊說道:"不就是一時大意的失手受傷了,這麼受打擊的話,我看你沖上去的時候都沒有想過別的事情了."昨晚他被左亦嚇得不輕.

怕被羅聿的人發現,所以他全程都是蒙著臉的,誰想拍賣到一半的時候,左亦就一個人過去找那面具女了!

之後對方來者不善,直接就掏出了槍來要打他,但左亦還是好死不死的,跑上去要扯面具女的面具!

最後人家人多勢眾,也就弄成這樣了.

"不是這件事."

羅閻此刻已經擺好了餐,聽及左亦這話,頓時也就抬起頭來朝著左亦看去,問道:"那是哪件事?"

難道是老大說了什麼打擊他了?

就見左亦深深的吸了一口氣,忽然他轉過身來看向羅閻,開口有些遲疑的問道:"你覺得,禦凌風和我比起來,誰要更厲害一些?"

沒有注意到,在提到禦凌風的時候,羅閻眼底一刹那一閃而過的幽暗,指尖狠狠的一頓.

隨即,他忽然微微的扯了扯唇角,雖說心口間有些難受,但他還是開口說:"禦凌風,要更厲害一些."

這是不爭的事實,他也不想自欺欺人的否定什麼.

就連他自己,這麼多年以來,無論他怎麼拍馬的去追趕禦凌風的腳步,都來不及趕上禦凌風的步伐.

最後,禦凌風一動手,還是輕而易舉的將他給拿下了……

聽及這話,左亦頓時泄氣一般的倒回到了床上,渾身脫力的看著天花板,開口無力的說道:"連你也這麼說,看來,我不服氣也不行了……"

因為比起羅閻,他還比他弱那麼一點點……

羅閻回過神來,唇角頓時輕輕的一扯,將飯菜裝好後拿過去給左亦,說:"先吃飯吧,以後好好練練就是了."

哪怕,他努力練了這麼多年,都還是打不過他.

但努力跟上他的高度,還是十分需要的,就怕哪一天,他變得連禦凌風他的一招都接不下……

這件事單是想想就讓他覺得十分難受!

…………

老宅這邊,許微然正焦慮的時候,手機突然在這時響了起來!

一開始許微然還沒有反應過來,待反應過來的時候,頓時也就站起身來去尋聲音的來源!

看見屏幕上寫著'老公’二字的時候,許微然眸子狠狠一閃,當即也就接起了電話:"喂?"

許微然喂了一聲後,就不敢再說話了,生怕從電話里聽見的不是靳連沅的聲音……

然而下一刻,靳連沅熟悉的聲音,帶著一絲溫柔的就自聽筒里面傳了出來:"起了嗎?"

一刹那間,許微然眼眶也就變得通紅,嘴里一聲哽咽抑制不住,開口的聲音都變得十分委屈:"都幾點了,還問我這話.你到底去哪兒了?!"

電話那頭,靳連沅唇角的笑意忽然深了幾分,可眼底里卻是劃過了一抹無奈.

許微然前世今生都做過給他留過信就離開的事情,這一次他臨走前根本來不及做些什麼,猶豫了一下,才留下了紙條.

卻沒想到,倒是也讓她體會了一場他有過的憂慮與擔心.

"事出突然,我來不及跟你說了,我在一座小島上,但我很快就能回來的.然然,這一筆生意能讓公司運轉的更快上許多,所以我才不得不親自出馬.別擔心,我什麼事都沒有,嗯?"

許微然輕輕吸了吸鼻子,聽及頓時撇了撇嘴,說:"誰擔心你了.容祁還說你是出任務去了,所以我到底應該聽誰的?"

"我是你老公,這件事當然聽我的!"

電話那頭,靳連沅的聲音忽然變得強硬了起來.

許微然頓時無聲的笑了笑,卻故作嚴肅的說:"我看容祁說的話真實性比較高!你的話,我從今往後還是少信為好!"

靳連沅頓時在心中罵了容祁一句'叛徒’!

隨即當即對許微然解釋說道:"然然,別這樣對我啊……容祁說的也不假,這次我們是去采取鑽石的樣本來做一次長遠的生意往來,我們平時都說這是任務,我這不是怕你誤會,所以才這麼說的嗎?"

許微然輕輕吸了一口氣:"你說真的?"

"比鑽石還真!"

許微然頓時輕哼了一聲,但語氣里聽得出,她還是信了一點的.

靳連沅頓時微微松一口氣:"然然,在老宅等我幾天,你照顧好自己,我很快就能回來了."

許微然垂下眼眸來,忽然她輕輕的的摸了摸自己的肚子.

頓時,肚子里的孩子就輕輕的踢了她一下,許微然頓時扯唇,說道:"好,我和孩子,都在家里等你回來……"

"嗯.然然……"

"嗯?"

"我想你了……"

許微然頓時緊緊抿著唇:"我也想你,早點回來,要保護好自己."

"…嗯."

掛了電話後,許微然沉默了一會兒,隨即就打開了電腦開始追蹤靳連沅那通電話的地址.

只是不知道怎麼一回事,她查到的依然還是空白……

許微然的眉頭不由緊皺的更加厲害,還在鍵盤上方的手,頓時緩緩的捏緊著.

許久之後,許微然才長長的吸了口氣緩緩吐出.

她抬手摸了摸自己的肚子,眸子失神,下意識的開口說話:"寶寶,爸爸會平安回來的對嗎?"

話音落下,頓時,許微然就感受到肚皮上被踢的輕輕的突起.

頓時,許微然的目光就變得格外溫柔,她輕輕扯了扯唇角:"媽媽也相信爸爸."

靳連沅一定會沒事!

…………

另一頭,靳連沅剛掛完電話後,就一個電話打給了容祁.

電話聲響了很久,容祁都沒有接.

靳連沅不由淺淺的眯起了眼睛.

直到最後都要掛斷了,容祁才不緊不慢的接起,隨即,一聲遲疑的:"喂?老大?"就自電話里頭傳了出來.

話落,靳連沅唇角頓時勾起了一抹邪惡的笑來:"別來無恙啊,容祁?"

聽及這話,容祁的脊背頓時冒出了一層冷汗.

頓時他訕訕的笑了一聲,說:"這個……老大啊,你正常點,我有點害怕……"

"害怕什麼?"靳連沅緊追不舍.

電話那頭,容祁不敢再說話了,直接就開始打起了哈哈來,說:"老大啊,我突然想起了還有事,我就先不和你說了,拜拜啊~"

話落,更是不等靳連沅說些什麼,容祁就直接匆匆的掛斷了電話!

上篇:第666章 說一說你們的目的!?     下篇:第668章 你們要的東西,我替你買來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