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我家靳先生已上線 第715章 懲罰  
   
第715章 懲罰

g,更新快,無彈窗,!

幾天之內,凡是沅烈和小樹出現的地方,所有的精怪全都嚇得藏了起來,不再敢出來作怪.

而這天,沅烈帶著小樹在河邊抓魚.

二人並沒有用法力,倒是費了一番功夫,還算是大豐收的上了岸.

然而他們才准備著,還尚未將魚給烤了,就看見沈傾絕突然出現在了水上,目光微沉的盯著他們看.

小樹手中抱著的魚都嚇掉了,下意識的她抓住了沅烈的手……

而沅烈看見沈傾絕的時候,倒是顯得幾分淡定,似是料定了會有這麼一天.

他下意識的站在了小樹的身前,隨即上前了一步抱拳施禮道:"師父……"

也不知道師父氣消了沒有,怎麼看著,反而還更氣了呢……

沈傾絕目光瞥見他這下意識的動作,緩緩搖了搖頭,隨即突然他一個抬手,頓時一根繩子就捆住了沅烈!

速度快的讓人反應不過來,而沅烈亦是,就已經被捆綁了起來!

他目光猛然望向沈傾絕:"師父!"

這哪里是更氣了?

簡直是藥被氣瘋了啊?!

他該怎麼辦?

撒嬌賣萌,就地打滾還是哪些招數還沒有使用過的……

沅烈拼命想著.

而沈傾絕目光卻沒有看他,而是將目光看向了小樹.

小樹此時垂著腦袋不敢說話了,目光不時的望向沅烈,心下焦急.

然而沈傾絕卻突然開口喊她:"小樹,你可知錯?"

小樹一頓,頓時她目光膽怯的看向沈傾絕,隨即她一副要哭出來的樣子,緩緩的跪在了沈傾絕的面前,說:"沅烈師父你要打的話,就打我好了,是我不好,我非要黏著沅烈,我不想和他分開,你就成全我們吧."

然而話落,沈傾絕面上頓時閃爍著一陣古怪.

"你們……"

一旁沅烈聽及這話眉心一跳,見沈傾絕一臉複雜又翁怒的朝著他看來,似要罵他禽獸的時候,頓時他心下猛然咯嘚一跳,當即開口解釋道:"不是這樣的師父!她前段時間話本故事聽多了,用詞不當,她是想說不想我們分開……不對,是…她是…她是想說…"

沈傾絕搖了搖頭,隨即目光朝著小樹看來,隨即一個躍起飛了過來,穩穩的落在了小樹的面前,隨即抬手將她從地上拉起.

在感覺到她平穩的脈搏時,他心下微訝,目光朝著沅烈看了一眼,說:"你教她修煉了?"

沅烈點了點頭,那天小樹被師父帶走,他知道自己給小樹輸了兩百年的法力的事情已經被知道了.

此時沅烈倒也不再隱瞞,開口解釋道:"她平白得來的法力若是不加以修煉而變得平穩的話,怕是會爆體而亡,所以,我便教導她修習了."沅烈看著沈傾絕,怕從他臉上看出惱怒的意思.

然而沈傾絕回過頭來看向小樹,忽然輕扯了扯唇角說:"你倒是明白."

說即,他對小樹說:"你可願呆在我門下修習仙術?"

小樹愣了一下,隨即眼眸越睜越大:"你是說,我也可以喊你師父了?"

沈傾絕扯了扯唇角,說:"可以."

"真的嗎?"

兩道聲音同時響起,一道來自于小樹的,一道卻是來自于沅烈的.

沈傾絕扯著唇,緩緩點了點頭:"自是真的.你可願意?"

小樹當即跪下對著沈傾絕施了一禮,說:"師父在上,小樹…小樹……"

小樹眉心突然皺了皺,她突然別過頭去看向沅烈,用嘴型問他,下一句話該說什麼?

沅烈微微動了動唇角,用口型告訴了她.

沈傾絕瞥見二人的小動作,也不拆穿,隨即就聽小樹開口說:"小樹拜見師父."

沈傾絕上前一步扶起了小樹,隨即目光望向沅烈,沉聲說:"不經許可就私自離島,沅烈,你可知錯?"

沅烈垂下眸來,此時認錯態度十分誠懇的說道:"沅烈知錯!"

"既是知道錯,那為師就罰你,今後每日教習小樹的修煉,你,可接受?"

沅烈眼眸一亮,心下似有濃烈的喜色炸裂開來,他不可置信的抬起頭來看向沈傾絕,頓時興奮的點頭:"師父,弟子接受!"

沈傾絕收回了繩子,隨即轉過身去,繼續沉聲說:"既然如此,那就回島上接受懲罰."

"是!"

背對著沅烈的沈傾絕唇角頓時輕輕的勾起.

接下來的數年,沅烈可以毫無顧忌的在逍遙島上教小樹修煉.

他帶著小樹走遍了逍遙島的每一處角落,而小樹也逐漸長大,成為了一個亭亭玉立的少女模樣.

然而每年他都會帶著小樹回去靈谷,亦或是別的地方見沅烈的母親,程馨妍.

那位居住在靈谷里的上神.

她果然如沅烈所說的,她十分溫柔,就是喜好喝酒,常常一個人呆坐在一個地方就是好半天.

第一次和沅烈分開的日子,是在數年之後的好長一段時間.

沅烈連夜趕到了靈谷,之後,就很少出現了.

聽師父說,是他的父親回來了.

她一直知道,沅烈和他的母親,還有好些人都在等那位上神回來.

但絕大多數人都覺得魂飛魄散的人,能回來簡直就是天方夜譚.

而沅烈卻從不這般認為.

他說,若是連他也這麼認為的話,那他的母親該有多傷心?

多一份期盼,那麼他父親回來的機會就會多一分.

原來,這份相信的力量真的可以這麼大.

她一個人在島上的日子十分無聊.

每日修煉後,沒有沅烈帶著她去玩鬧,她忽然覺得人生如此空虛寂寞冷.

小樹躺在一棵樹上,不遠處,有幾位師侄們在爭鬧的聲音傳了過來.

原因是,他們都喜歡上了一位師妹,所以決定決斗一場來決定誰退出.

小樹在樹上聽著不由笑出聲來.

被他們發現了,頓時那些人警惕的喊道:"誰在那?"

小樹無奈的摸了摸下巴,自己身為一個師叔還偷聽師侄們的小打小鬧,是不是有點忒沒面了?

但下小樹還是下了樹來,而那些師侄們見著她時,面上頓時白了白,當即拱手喊道:"九師叔."

小樹有模有樣的輕輕哼了一聲,雙手放在了身後,隨即抬腳朝著他們走去,說:"你們吵什麼呢?"

逍遙島上的所有人都知道沅烈極寵那位新來的九師叔,每天都會帶著她出現在島上的各個地方.

像這樣突然從樹上跳下來,或是路過看見他們一人一棵樹上躺著的時候倒也並不少.

並且眾所周知的是,島上若是有人犯了什麼錯,不是先到懲戒堂,若是被沅烈師叔和九師叔發現的話,那麼他們便會先被他們給捉弄了.

雖然沒有證據,但所有人都知道是他們做的.

不過,這也導致了島上的人不再敢犯什麼錯了……

懲戒堂這些年空虛的像是廢棄的房屋似得.

若不是有人打理,怕是院前的草都要比門高了.

聽及這話,幾人面面相覷,心下不免有些發憷,但還是開口如實說:"我們……我們都喜歡上了詩葶師妹,在討論誰打贏了就去表白."

"黃詩葶?"小樹挑了挑眉,倒是想起了這麼一個人來.

當年沅烈就是因為遇上了黃詩葶一伙人之後才回來逍遙島的.

之後出逃的時候,也是因為遇上了黃詩葶才得以偷偷逃出去.

這些年倒是很少見到她了.

幾人點了點頭.

小樹頓時笑道:"你們決定誰打贏了就誰去表白?那……"

小樹說到這里的時候,突然頓了頓,緩緩上前了一步壓低了聲音說:"你們有沒有想過,黃師侄或許不喜歡你們?"

小樹緩緩退開:"若是這樣的話,你們這忙活了老半天,不都浪費了嗎?"

幾人眉心頓時皺起.

"那該怎麼辦……"

小樹眸子一閃,隨即對著他們招了招手說:"我有個法子,你們過來."

幾人面面相覷,但眼眸無疑都亮了亮,當即俯身過來……

小樹在他們幾人耳邊嘀咕了幾句,頓時,那幾人用力的點了點腦袋,隨後在離開的時候,對著小樹感激的抱了抱拳.

然而三日後……

小樹翹著二郎腿,雙手枕在了後腦勺上躺在了懸崖邊閉目養神.

身後突然傳來黃詩葶的說話聲:"不知道九師叔讓那些人說那些話,究竟是何意?"

小樹愣了一下.

黃詩葶?

她來做什麼?

小樹緩緩坐起身來,回過頭去看向黃詩葶,見她面色並不是很好的樣子,眉心輕蹙,似乎有些生氣?

細細回想了剛剛黃詩葶所說的話,小樹不由挑了挑眉,一臉的無辜:"這個……我什麼也沒做啊?"

"九師叔莫不是在拿師侄我在開玩笑嗎?

我分明聽見那些師弟們在說是師叔你教他們說,要一個一個的來堵我和我說一些…一些喜愛我的話語!

九師叔這般……師侄自問平日里一向不會做錯事,也一直小心翼翼的不敢犯錯,師叔這般,是師侄我哪里犯了錯了?

若是有,還請師叔你明示,弟子自會去懲戒堂接受相應的懲罰!"

小樹面上有些黑,這還是,來逍遙島後,第一次有人來和她叫板!

偏偏還是在沅烈離開逍遙島的時候!

她緩緩的站起身來,目光望向黃詩葶:"師侄這是,來興師問罪來的?"

黃詩葶吸了口氣,正要開口說話,小樹在這時開口打斷了她,說:"師侄稱我為一聲九師叔,可我卻半點沒有感受到你的敬意.

別說你剛剛所說的委屈是有什麼誤解在里面,單是你這般說話,就不懂得尊敬師長!"

黃詩葶搖了搖頭,她隱忍的吸了一口氣,隨即對著小樹抱了抱拳,說:"還請九師叔原諒,我一時失言……"

"因何失言?"

"我……一時感到氣惱,才會……"

"黃師侄."

小樹突然打斷她道:"剛剛你說,你平日里一向不會做錯事,也一直小心翼翼的不敢犯錯,那麼此時這般,是在說,逍遙島的戒律,可以因為一時氣惱,而口不擇言?到時你是不是還可以因為一時氣惱,而欺師滅祖呢?"

黃詩葶面色一白,當即跪下抱拳:"師侄知錯,但師侄絕對沒有這個意思,九師叔這般說……這般說…師侄感到恐懼."

小樹卻扯了扯唇角:"小錯改正了,犯大錯的可能性也會減小了一些.何況……"

說即,小樹突然上前了一步扶起了黃詩葶,說:"師侄不妨將這幾日所遇到之事說與我聽聽?"

黃詩葶垂著眼眸,輕吸了一口氣將這三天每日去哪里都會遇上一個人向她表白的事情緩緩訴出.

一開始她覺得奇怪,怎麼會都像是約好了似得一直出現呢?

直到她無意間路過一個亭子的時候,聽見那幾個和她告白的人在說……

"還好九師叔告訴了我們這麼一個法子,讓我們四處去堵師妹與她告白……

不然我們冒著被懲戒的處罰而搞了那麼的大陣勢,最後去告白還被拒絕了,那可真是白忙活一場!"

但黃詩葶當時顯然是只聽了上半部分就已經氣得跑過來跟她理論了.

小樹歎了口氣,她知道前因後果,但黃詩葶卻不知道,開口問黃詩葶:"師侄可知,在逍遙島尋畔滋事,打架斗毆,要受到什麼樣的懲戒?"

黃詩葶愣了一下,隨即緩緩開口說:"逍遙島戒律第二十三條,凡是打架斗毆,故意尋畔滋事者,不論誰對錯,皆仗責兩百,嚴重者,剔除仙骨,趕出逍遙島,永不修仙!"

小樹點了點頭.

黃詩葶愣愣的看著小樹半響,才反應過來:"師叔是說,他們原本准備打架斗毆,贏得的人來向我表白,是師叔你阻止了?"

小樹神色一僵,隨即輕咳了一聲,隨即點頭:"這幾日,辛苦師侄你了."

黃詩葶頓時拱手,一臉的悔恨:"是師侄錯了,竟不知師叔考慮了這麼多,我剛剛還那般說話,還請師叔責罰!"

小樹扯了扯唇角,轉過身去:"不知者無罪,你下去吧."

"是,九師叔."

小樹不知道的是,在黃詩葶轉過身的時候,她眼底里卻是一閃而過了一抹濃烈的恨意.

那時她並不知道,黃詩葶一直暗戀著沅烈,並且到了病態的地步.

上篇:第714章 被抓     下篇:第716章 流言四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