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36 她沒吃飽,又不敢說  
   
036 她沒吃飽,又不敢說

g,更新快,無彈窗,!

裴羨可得罪不起她,指了指傅寒川道:"喏,傅少在吐槽他老婆呢."

喬影看過去,看到傅寒川硬邦邦的一張臉,問道:"怎麼啦?"

蘇湘那種人,安靜的沒有聲息,只有被人欺負的份兒,還能怎麼惹著他了?

裴羨把剛才傅寒川說的關于蘇湘的那些事兒說了一遍,喬影聽完,不冷不熱的哼了一聲說道:"傅少,我以前倒是沒有發現,你大男子主義這麼嚴重啊?"

傅寒川冷著臉看她:"什麼意思?"

喬影就著裴羨的手咬了一口雞蛋三明治又喝了一口鮮奶,滿足的眯著眼說道:"你看看你身邊,狐朋狗友環繞,再看看你家那位,她身邊有誰?"

至親出賣她,嫁的老公把她當空氣,婆家隨時想把她掃地出門,想想就憋屈啊,偏偏身邊連一個說話的人都沒有.

想想,她還是挺佩服那位傅太太的,竟然沒有瘋.

喬影說完頓了下,那幾個男人聽完一時也沒有發表意見,只有裴羨,暗暗的掐她的細腰,說誰是狐朋狗友呢?

喬影啄了一下他的唇,呵呵笑道:"你是例外."

她再道:"你倒是習慣了她天天圍著你轉悠,可人家雖然是個啞巴,也是有思想的,又不是根木頭,她也有社交的需要."

"你說,你這不是大男子主義是什麼?"

幸好她當初及時懸崖勒馬,要真的跟這種沙文主義的男人過日子,按照她的性子,肯定要掀桌.

也就那個小啞巴,對他忍氣吞聲的.

傅寒川臭著一張臉,對著前面的一片魚塘,對喬影的話沒有一句是認同的.

"你懂什麼!"

喬影哼了一聲,秉著別人家事莫管的心態,她懶得跟他辯解.

"誒,對了,說到這個."她想到了自己弟弟,對著傅寒川道,"喬深是我們老喬家單傳,你要再這麼壓榨我弟弟,弄得我們老喬家沒了後,當心我媽來找你拼命!"

喬深好不容易交個女朋友,就被這位無良老板叫去查什麼公司弄得分了手.

都已經二十多了,再過幾個月就要過年,難不成要租個女友回家過年啊?

傅寒川輕嗤了一聲,他站起來,居高臨下的睥睨著喬影道:"你不妨換個角度想,喬深如果養不起老婆,還有沒有女人要跟他."

說完,他人就走了.

莫非同張著嘴愣愣的看著他的背影,走了也不說一聲,這突然來,突然走的,抽的什麼風啊?

回頭看到喬影繼續的啃著三明治,他的反射弧又繞回來了.

"你剛剛,說誰狐朋狗友呢?"

喬影沒有搭理他,慢吞吞的走到莫非同那邊,莫非同警惕的看著她:"你干嘛?"

喬影橫了他一眼,忽然彎下腰去.

莫非同見狀,一下樂了:"誒,說錯話了也別給我行這麼大禮啊,我原--"

原諒兩個字還沒說完,就看到喬影站了起來,她看都沒有看他一眼,只低頭瞧著書的封皮.

這年頭還有誰看書是包著封皮的啊?

封皮上面的繪圖是鬼谷子,喬影隨手翻了兩頁,頓時怔住了,然後一下翻到首頁.

《中國手語》?

不用問,這樣的書,肯定不是莫非同這個白癡看的.

莫非同不知其內容,伸長了脖子看了一眼書的封皮,沒覺得有什麼奇怪的,他笑嘻嘻的道:"這是傅少的吧,他忘了拿走了……"

喬影掃了他一眼,勾起一側唇角,露出了玩味的笑.

……

傅寒川一會兒就驅車到了別墅.

宋媽媽正在廚房摘菜,聽到門口聲音出來,看到傅寒川回來了便道:"先生,您回來了."

早上都不知道他什麼時候出去的.

傅寒川看了一眼屋子里,問道:"太太呢?"

就連孩子也不在家.

宋媽媽道:"太太說帶著小少爺出去曬曬太陽."

傅寒川"嗯"了一聲,經過餐廳的時候,看到餐桌上放著的紅色請帖.他拿起來看了下,也沒打開,直接問宋媽媽道:"誰送過來的?"

宋媽媽一看到那請帖,心里就翻了個白眼.

活這麼大歲數,就沒見過還不是小三的小三囂張成這樣兒的.

按說主人家的事情,做下人的不要多嘴,但這會兒宋媽媽有些忍不住了.

她道:"早上金小姐來過了,送了請帖來,說邀請先生太太去參加她母親的生日宴會."

傅寒川一聽,眉毛微微皺了起來,黑色的瞳眸中閃過不悅.

宋媽媽看了看他的神情,放了些膽子輕聲道:"先生,金小姐對太太說,您送了她一條手鏈的事情.太太聽了一直有些不高興."

潛台詞就是,蘇湘出去曬太陽,其實就是出去散心了.

金語欣為了顯擺她的那條手鏈,這個天氣還穿著七分袖的衣服,生怕別人看不到似的.

傅寒川聞言,眉毛更皺緊了一些.

他對女人一向大方,珠寶首飾從沒吝嗇過,也就沒有在意過有人會拿這種小事來做文章.

不過細想起來……

他腦子里劃過蘇湘素淨的臉,她從不戴珠寶首飾.耳環項鏈什麼的,一概沒有,連婚戒也沒戴.

感情她這些天一直別別扭扭的,老跟他對著干,就為了一條手鏈?

傅寒川本想回去睡一覺的,忽然又重新拿了車鑰匙轉身往門口走.

宋媽媽詫異的看著他的身影:"先生,您還回來吃飯嗎?"

"砰"的一聲門關上,沒有人回答她.

宋媽媽拎著一根芹菜縮回脖子走回廚房,嘴里嘟嘟囔囔:"也不知道哄哄……"

……

蘇湘吃過早飯以後就帶著傅贏出了門.

孩子開始有認知能力了,她便帶著他到了海洋世界逛逛.

傅贏經常被卓雅夫人帶出門,但是她只是讓孩子在社交場合露臉,而海洋館動物園這些地方,那些闊太太們是不怎麼願意來的.

小家伙對著五彩繽紛的魚好像打開了新世界,目光追逐著悠游自在的魚兒,蘇湘的目光也停留在那些游著的魚身上.

她看魚跟傅贏不一樣.

海洋館再大,比不上大海的遼闊,這些魚也只是被局限在一方小天地里.

是不是真的自在,誰知道?

正發愣的時候,傅贏忽然興奮的拍她的肩膀:"麻麻,好大!魚!"

蘇湘回神看過去,正看到一條巨大的大白鯊正對著她迎面而來!

小傅贏已經嚇得閉上眼睛抱住了媽媽的脖子,蘇湘也是嚇了一跳,心跳都加快了許多.

剛才看到大白鯊過來的一瞬間,她腦中怎麼就拂過了傅寒川的臉?

剛想到那個人,她的手機就響了起來.

掏出來一看,傅寒川打電話來了.

蘇湘不想接,但是傅贏已經手快的把手機搶了過去.

小家伙聰明的很,才屁點大的時候就已經會用手機了.

他看著那個綠色圈圈一摁學著大人放在耳朵邊,嘰里咕嚕的說了一通.

傅寒川聽著兒子興奮的語無倫次的小奶音,大概知道了他們在哪里,把電話掛斷了開車前往海洋世界.

沒過一會兒,他人就到了,但是這麼大的地方,要找到人也不容易.好在他要找的人特殊,走了幾個館就看到了.

蘇湘一個人帶孩子,手臂酸得不行便在休息處坐著休息.

傅贏的顏值太高了,好些來玩的小姑娘魚都不看了,跑過來逗小娃娃,跟他合影.

蘇湘樂意讓孩子多接觸不同的人,她覺得在他的世界里,沒有必要只有那些高高在上的姑奶奶小姐們.

她坐在一邊喝水休息,讓那些小姑娘們把傅贏抱來抱去,一圈下來,小家伙的口袋里又被悄悄的塞滿了糖果,腦袋上還戴著一個萌萌的狐狸耳朵頭箍.

蘇湘把孩子放在腿上,從他的口袋里掏出那些糖果,防止小家伙趁著她不注意偷吃.

這個時候,一道陰影遮在她的面前,海洋館里本就光線不亮,被人遮住了光她就更加看不清了.

蘇湘下意識的抬頭一看,傅寒川穿著休閑服低頭看著她.

一張俊臉依然是萬年的冰山臉,看不出喜怒.

蘇湘一愣,他怎麼過來了?

在長達兩年多的婚史中,兩人在外面同框出現的次數一只手就能數完,而且每次他都跟她保持距離,好像生怕她跟他說話什麼的.

傅寒川從口袋里抽出手,把兒子抱了起來看著她道:"吃了沒?"

蘇湘搖了搖頭,本來是想出去找地方吃飯的,但是她抱著孩子走不動了.

傅寒川腳尖一轉,卻往里面深處走.

蘇湘詫異的看他,既然問她有沒有吃飯,不是應該往外面走嗎?

傅寒川沒有聽到後面跟來的腳步,回頭看了她一眼道:"還不跟上?"

蘇湘生氣的瞪著他的背影,難道折磨了她一夜還不夠,還想餓死她嗎!

直到這會兒,她的腿都是酸軟的.如果不是金語欣來戳她的眼,她才不想出門.

海洋館的深處,有一家海洋餐廳,不過這里的價位非常貴,一般人消費不起,所以很多人在前面一段的時候就不進來了.

蘇湘沒有嫁人前一直像個古代大家閨秀似的,蘇家不讓她出來亂逛,之後到了傅家,傅寒川倒是沒怎麼限制她,但是經曆過了許多事情的她,早就沒有了那份童心.

如果不是為了傅贏,她也不會來這種地方.

她看到傅寒川熟門熟路的走過去,那里的人好像認識他似的,兩句話後就帶領著他們進了餐廳.

蘇湘又是一愣,看著傅寒川的側臉.

他這是要請她在這里用餐?

一直到服務員把點的餐送上來,蘇湘都是傻愣愣的,不確定的看著傅寒川,不知道他那張平靜的臉下,又釀著什麼心思.

傅寒川切開了魚排送入口中,眼都沒抬,淡淡說道:"食物快涼了,你還不快吃?"

蘇湘回過神來,確定他這個時候不會找她的麻煩,便拿起刀叉切了一小塊的鱈魚.

她很喜歡吃鱈魚,傅贏的口味有點隨她,也喜歡吃魚肉.

她一口喂兒子,一口自己吃,大概是環境太好了帶動了心情的愉悅,又或者是真的逛累了,一盤魚排很快就吃完了,竟然覺得還沒有吃飽.

可是,又不好意思對傅寒川說她沒有吃飽.

蘇湘捏著叉子,一下一下的刮盤子上裝飾用的巧克力醬,磨磨蹭蹭的.

傅寒川看了她一眼,叫來服務員又叫了一份,然後把傅贏抱了過去,陪著他吃布丁.

蘇湘小口小口的吃著自己的那份甜品,偷瞄著面前的男人.

他這是打一巴掌給一顆甜棗嗎?

對傅寒川,她始終不敢完全的放下心來.經驗告訴她,這個男人十足的翻臉無情,不對,他對她,從來沒有過情.

那,他突然來海洋世界干什麼?

吃過午餐,蘇湘以為他就要帶著她跟傅贏回家去了,畢竟他是個大忙人,而且,在外面他不喜歡跟她走在一起.

可是傅寒川竟然帶著她從餐廳的另一側門走了出去.

這個地方,是蘇湘早上沒有來過的.從觀光手冊上來看,需要原路返回,從另一邊的入口過來,沒想到從餐廳這邊出來,就能抄近路啊.

蘇湘瞧著走在她前面的男人,他怎麼對這個地方這麼熟悉,以前常來嗎?

就在蘇湘又走神的時候,傅寒川的腳步停了下來.傅贏指著頭頂緩慢游過的大海龜,咯咯笑著說:"麻麻,看,大船!"

傅寒川糾正他:"不是船,是海龜."

蘇湘看過去的時候,就見又一只海龜游過來,兩只大海龜巨大的鰭像是船槳似的劃動著,它們像是一對,在海水中嬉戲.

旁邊有一對小情侶也在看,那個男生哼唱起了歌來.

"我要你陪著我,看著那海龜水中游,慢慢的爬在沙灘上,看著浪花一朵朵……"

女孩笑了起來,兩人找著角度對著海龜自拍.

蘇湘有些羨慕的看著他們.

她的年紀跟他們差不多,可是……哎……她完全不知道什麼是愛情,什麼是青春……

還沒有戀愛過,她就做了母親,做了人,妻.

蘇湘收回目光,不去想那許多了.

她拿起手機,拍了拍傅寒川的肩膀.她不想在人前用手語,免得又讓他覺得沒面子.

傅寒川看到她揚了下手機就知道她想給他們拍照.

傅寒川有空的時候也有帶著兒子出來轉轉,但都是獨自一人,他也不拍照,都是逛完了就回去了.

他看著蘇湘的手機,微微擰了下眉本能的想拒絕,但不知怎麼的,竟然答應了.

蘇湘一連拍了好幾張,跟大海龜的,跟海豚的,還有成片發光的水母的.

這里,比她早上看到的那些要更好看.

這個時間段,到了人魚表演的時候.

就見一條褐色頭發金色尾巴的美人魚從水面上游下來,頭頂的光芒照射下來,金色的鱗片閃耀著碎光,圓圓的水泡在她周圍滾動,看起來美極了!

蘇湘微微的睜大了眼睛,看著穿著那條人魚姿態優美的在海底世界游來游去.

小時候看電影,就覺得美人魚好美,長長的頭發像海藻,還有一條金色的尾巴,可以幫她去到海里任何想要去的地方.

只是她不能說話……

傅寒川抱著傅贏教他認識海洋里的生物,一回頭就看到靜靜的站在那里的蘇湘.

藍色水光反射在她白皙的臉上,身穿白色長裙的她身姿挺直,體態綽約,像是一株長在海底的藍花.

傅寒川忽的感覺到胸腔里心髒用力鼓動的聲音.

當他有這種認知的時候,他眨了下眼,將視線抽離,臉上露出一些怪異的神色.

他怎麼可能對一個啞巴有感覺,不可能的事.

隨即,他又想到了蘇湘的那個微博名,會飛的魚.

他又看向蘇湘,果然看到了她看著魚群的時候,眼睛里的那種熱切.

頓時一股薄怒又湧了上來,他生硬的道:"時間差不多了,該回去了."

蘇湘默默的抽回視線,看到懶洋洋的趴在男人肩頭的兒子,小家伙沒有午睡,這會兒困了.

她看了眼不知怎麼又拉長了臉的男人,不知道他干什麼又黑臉了.

果然變臉跟翻書一樣的男人.

傅贏在上車的時候,就窩在蘇湘懷里睡著了,看樣子,真的是玩累了.

她抽了幾張紙巾,輕輕的擦拭他額頭的汗,再細心的擦了他脖子里的汗.

傅寒川從後視鏡里看到蘇湘垂著頭,照顧兒子的溫柔模樣,那一雙眼專注的只能看到眼前的世界.

下午的陽光透過車窗照在她臉上,那一片皮膚亮潔無比,就連細細的絨毛都能看到.

傅寒川冷厲的臉孔放柔了一些.

車子開得很平穩,蘇湘抱著兒子一時沒什麼可做的,拿出了手機看她拍的照片,順便把拍的不好的先過濾掉.

手機里太多的照片,每天上傳完電腦以後就清空,一天下來,存儲又滿了.

一張張的,往後翻就翻到了傅寒川跟傅贏的合影.

傅贏那一張萌萌的小臉,就是Q版的傅寒川.

若不是兒子是她生的,真的很難想象,就傅寒川那張萬年冰山臉,小時候居然是這模樣.

她想象了下兒子長大以後的模樣,也是傅寒川那種不苟言笑的耍酷臉嗎?

蘇湘立即的搖搖頭,還是不要好了.她的兒子才不要像他那樣不會笑,一天到晚的板著一張臉,一點都不可愛.

又一想,傅寒川真的是從出生就這樣不會笑的嗎?

不,她聽說的傅寒川,是個性格樂觀的人.

長相出眾,家境優渥,身邊有一群至交好友,事業順風順水.他從出生,幾乎就得到了上天的眷顧,唯一的Bug,就是她了吧.

對他而言,應該是災難了.

蘇湘自嘲的扯了扯唇角,偷偷的看了一眼前面開車的男人.

他專注的看著前面的路況,一點沒注意到這邊.

蘇湘輕籲了一口氣,眸光忽的一轉,悄悄的拿起手機從車後座的角度偷拍了一張,然後飛快的縮了回來.

現在有句話叫"顏值即正義",有些女生對著長相優異的男人格外的優待,整天吵嚷著說什麼,男神說什麼都是對的,男神做什麼都是對的.

傅寒川的這小半個側臉如果放到微博,就能夠吸粉幾十幾百萬了.

可是這些小女生,真正的跟這種人過一下日子,就知道是什麼滋味了.

她想到之前在海洋世界,有幾個小女生看到他想上去合影,結果就被他足以凍死人的視線冰凍在了三米開外.

蘇湘路上時間等著無聊,調出P圖軟件,把傅寒川的照片放上去各種一頓亂P,渾然沒有發現車子停了下來.

傅寒川從後視鏡看到那個女人對著手機,也不知道在樂什麼,笑得嘴巴都快咧到耳後根去了.

他下意識的想到了那個狗屁APP項目,她該不會又是在記錄什麼吧?

顯然,她今天沒有跟他說話,那麼就是在記錄她跟別人的對話.

傅寒川解開安全帶,往後一轉手一伸,趁著蘇湘不備,輕而易舉的就把手機拿了過去.

蘇湘嚇了一跳,等反應過來的時候,手機已經落入了男人的手里,想要搶也搶不回來了.

這回跟上次不一樣,蘇湘嚇到了,不敢看傅寒川的臉.

非得把他氣炸了吧?

傅寒川瞪著手機上的圖片,額頭的青筋突突的跳.

她的膽子,果然是越來越大了,竟然偷拍他,還把他P成了這個樣子!

圖片上的男人,一半臉是他正常的模樣,另一半是一張邪惡的老巫婆的圖像,旁邊還寫了注釋,"姥姥".

後面一個姥,才寫了一半.

傅寒川臉色鐵青,姥姥?

那個鬼片里,一會兒男一會兒女,控制著眾女鬼的邪惡樹妖?

手機屏幕都快被捏碎了.

傅寒川回過頭去,對著那個賠著笑臉的小女人.

她從沒有露出過這種狗腿求饒的表情.

"我是姥姥,那麼你,是聶小倩嗎?"

"嗯?"

惡狠狠的,磨牙的聲音都快響起來了.

蘇湘連忙搖頭擺手.

--不是不是,我只是弄著玩的.

傅寒川瞪了她一眼,手指在屏幕上一點,把那張P圖當著她的面給刪了.

後面一張原圖,他的手指正要按下去的時候忽然停了下來……

上篇:035 跟野蠻人說話,就是浪費時間     下篇:037 伶牙俐齒搞不過一個啞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