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37 伶牙俐齒搞不過一個啞巴  
   
037 伶牙俐齒搞不過一個啞巴

g,更新快,無彈窗,!

傅寒川將手機丟還給了蘇湘,冷冷道:"你再敢亂弄我的照片,看我怎麼收拾你!"

"下車!"

蘇湘劫後余生似的,趕緊的抱著傅贏下去了.

宋媽媽燉好了燕窩,看到蘇湘回來就讓她喝了.

蘇湘把傅贏放在兒童房,出來喝燕窩的時候正好看到傅寒川停完車子進門,她見了鬼似的,連忙抱著碗回房間,尾巴夾得緊緊的.

她在老虎頭上動土了,哪敢再冒出來戳他的眼.

吃晚飯的時候,蘇湘都沒出來,只說吃飽了不餓.

傅寒川一個人吃著晚飯,臉上並不見不悅的神情,唇角不易察覺的勾起了一絲絲.

洗過澡,蘇湘坐在電腦桌前,照舊開始將手機上的照片傳入到電腦.

再一次的看到他們父子倆的合照,蘇湘點了下鼠標,將照片放大了.

說起來,這還是傅贏第一次跟爸爸媽媽一起出去玩.

蘇湘唇角微微的翹起來,竟然有種知足的感覺.

有生之年,還有這樣的時候.

傅贏以後長大了,會記得今天的吧?

蘇湘撐著下巴,怔怔的望著照片,臥室門口,那一扇門不知道什麼時候被人打開了.

傅寒川斜倚在門框上,從他的角度看過去,能看到蘇湘的整個後背,還有沒有被她擋住的電腦屏幕.

有那麼好看麼?

他的唇角勾了下,從口袋里掏出手機,在屏幕上滑動了兩下,調取出了圖庫的照片.

照片中的女人,單單的站立著,清淡的臉印著藍色水紋,顏色繽紛亮眼的魚群成了那一抹淡色的背景板.

遺世獨立,顧若生輝.

傅寒川也不知怎麼的,在海洋世界看她那麼站著的時候,拍下了她的這麼一張照片.

可就是這麼一個表情淡淡,做什麼事都淡淡的人,竟然還有惡趣味的一面.

她不是很怕他的嗎?

竟然敢偷拍他,還惡搞他的照片?

當時,看到那一張被她搞得亂七八糟的照片的時候,他一肚子火,可是洗澡的時候,自己都莫名其妙的笑了出來.

此時,他的唇角又情不自禁的勾了起來.

意識到這一點,傅寒川剛翹起的唇角就落了下來.

他覺得有些無趣,至于無趣的是照片上的人,還是他拍下這張照片的行為,就沒有人知道了.

手指移向了垃圾袋的圖案,在要點下刪除的時候,他又猶豫了下,最終還是保留了下來.

此時的傅寒川不知道,就是他這一秒的猶豫,沒有刪除了這張照片,讓他在之後的幾年里,對著這張唯一照片上的女人,既恨的咬牙切齒,又愛的無可奈何,既想這輩子再也不要見到她,又滿世界的尋找她的下落……

傅寒川把手機放回口袋走了進去.

蘇湘聽到身後有腳步聲,回頭就看到男人邁著慵懶的步子走了進來.

他應該剛洗過澡,穿著睡袍,頭發還是濕漉漉的,單手抄在口袋,另一只口袋插著他的手機.

蘇湘看著他,准備站起來去浴室拿毛巾給他擦頭發,但當她剛動了一下的時候,就看到傅寒川抽出手來,隨之一張請帖丟在了書桌上.

蘇湘低頭一看,眼熟的紅封面燙金字體,金語欣早上拿過來的.

傅寒川出席一些宴會,穿什麼衣服是她幫他准備的,看到這請帖,就知道傅寒川打算去了.

她抬手比劃.

--我一會兒去給你准備衣服.

理所當然的,也習慣性的覺得,這次她也不需要去的.

說完,她站起來,准備去浴室拿毛巾,可是手臂被人捉住了.

蘇湘轉頭看向他,還有什麼事啊?

傅寒川盯著她一雙清澈的大眼,到了嘴邊的話一時說不出來.

這話,以往也從來沒有在她面前說過.

蘇湘不知道他想要干什麼,又不說話,又不讓她走,難道還要為她惡搞了他的事情來找她算賬?

可是,他明明已經凶過她了.

蘇湘無辜的看著他,又看了一眼他的手,傅寒川微皺了下眉,松開手,既像是自言自語,又像是在打發她.

"算了,你先去拿毛巾給我擦頭."

蘇湘瞥了他一眼,納悶的走到浴室去拿毛巾.

真是個奇怪的人,不過傅寒川這個人,一向叫人猜不透心思.

蘇湘也懶得去猜,待她取了毛巾回來,傅寒川已經坐在她的書桌前,大手握在鼠標上,隨意的點著那些照片.

看他的表情,好像還挺滿意的.

蘇湘走過去,把毛巾覆在他又短又硬的頭發上擦拭起來.

他這個人,是個古怪人.

明明有吹風機,又快又方便,可是他不喜歡吹風機嗡嗡的聲音,喜歡拿毛巾擦干.

傅寒川對著電腦,忽然開口道:"明天你也一起去."

蘇湘的手停了下來,也沒有任何的表示,只是看著他凌亂的短發.

剛剛,她是不是聽到了什麼?

傅寒川覺察到了她的停頓,轉頭看了她一眼,看她傻呆呆的站著不動,又開口道:"怎麼,沒聽明白?"

蘇湘確實有種沒有聽明白的感覺,好像幻聽了.

可是看他別扭又不耐煩的表情,確定自己是真的聽到了.

她想起自己剛嫁到傅家的時候.

那個時候,婚期才過去沒幾天,傅寒川被邀請去參加一個小型的私人宴會,因為請帖上寫著"夫婦"兩個字,別人也把她的名字寫上去了,所以她便把自己跟他的衣服一並准備好了.

那天,傅寒川看到她拿起衣服准備去換,就開了口.

他說:"你不必去."

"你去了,我的面子往哪里擺?"

"讓我被全場的人笑話嗎?"

那一刻,蘇湘難堪的當場落淚,發了脾氣,她把自己關在房內,把那一件禮服剪得破碎.

當然,她的發脾氣,也沒有人當回事.

從那以後,她便再也沒有"自作多情"了,凡是看到請帖,就自動的把上面的,她的名字給忽略了.

其實後面她也想明白了,別人看她跟傅寒川,還能是什麼心態?

往惡意的方面想,要麼是想看傅寒川的笑話,要麼是想看她的笑話;往善意的方面想,把她名字寫上的,只是看在傅家的面子上,畢竟她還是官方承認的傅太太.

所以當傅寒川說,叫她一起去的時候,她完全的懵住了.

他什麼意思?

傅寒川看著她一臉懵的表情,像是不敢置信,又好像在抗拒,眼睛里透著困惑跟掙紮.

其實他自己做下這個決定的時候,也是驚到了自己.

按照他一慣的想法,蘇湘,她沒有必要出現在那些人的面前,他也不想跟她一起同框出現在任何場合.

尤其,那些宴會之類的地方.

他在看到請帖的時候,也完全沒有想過這個問題.

可是當他洗澡的時候,突然就冒出了她站在海洋館,看著那些魚的畫面,然後就莫名其妙的改了念頭.

而現在,傅寒川看著蘇湘那雙懵然的眼睛,忽然覺得有些不自然.

他不自在的別開眼睛,拳頭抵著唇輕咳了一聲,粗聲粗氣的道:"看什麼!記得明天好好打扮一下就是了!"

他轉過頭,示意她繼續擦頭發:"繼續!"

但是蘇湘並沒有立即動作,而是慢慢的把毛巾放在了桌上,走到他的斜側.

--我不去.

傅寒川一張臉立即的沉了下來,瞪著她.

以前叫她不要出去,她就發脾氣剪衣服,現在叫她去了,又說不想去了.

她是專門來跟他作對,氣他的嗎?

蘇湘抿著唇,苦笑了下.

剛才,在確定她聽到的不是幻聽,是他真的說要她去參加宴會的時候,她以為她會高興一下的,但是,原來她只是覺得有些驚訝罷了.

以前,她努力的想讓自己跟那些正常人一樣,沒有人拿異樣的眼光來看她,她可以出現在任何的場合,不會給別人帶來尷尬跟難堪,不會讓人覺得沒面子.

可這只是她一廂情願的想法,就連她的親人,都覺得她丟臉.

而傅寒川,更是最直接的說,不想帶著她到處丟人.

在傅家的這兩年多,她想明白了,她的那顆心也早就磨蝕了.

別人娶老婆,長相,家世,才情,每一樣都會讓自己的男人以她為榮,她呢?

讓傅家的人蒙羞,如果她是傅家的人,也會這麼想的.

而且,早上金語欣特別用心的叫她務必一起去,她能有什麼好心嗎?

--我沒有合適的衣服穿.

蘇湘比劃了一下,拿了最直白的借口拒絕了.

事實上確實如此,在傅寒川不准她出席任何宴會酒會後,那些禮服就再也沒有出現在她的衣櫃.全部都丟了.

傅寒川挑了下眉,直直的盯著她.

就她那張臉,還有什麼他看不透的嗎?

蘇湘不想被他盯著,別過了頭,但是傅寒川伸手,捏住了她的下巴,強迫她轉過頭來對著他,似笑非笑的盯著她的臉.

"蘇湘,你以前不是很想去那些地方的嗎?"

蘇湘平靜的望著他,一雙眼湖泊般靜謐.

她從來沒有想去參加宴會,她想的,只是覺得夫妻應該在一起,夫妻同心.

不過他們的婚姻,本身就是一場陰謀跟強迫,同什麼心,是她那時天真無知罷了.

蘇湘推開他的手,輕輕的吐了口氣,比劃道.

--你不是說我跟你一起出去,會丟你的臉嗎?

傅寒川心里一陣堵,她倒是知道.

但就算這樣,他都松口讓她去了,她還拉長著一張臉做什麼.

傅寒川惡聲惡氣的道:"讓你去就去,衣服的事情我會解決."

說著,他沒給她表達的機會,就氣哼哼的邁著步子走了.

切,好像他求著要她去似的.

給點臉就蹬鼻子上臉,給他擺譜來了.

第二天一早,秘書室的小嘉就送過來了一大堆的禮服,還接了老板的"旨意",叫她好好給傅太太打扮打扮.

蘇湘從來沒有去過傅氏的公司,小嘉還是第一次看到傳聞中的傅太太,不由悄悄的好奇的多看了她幾眼.

不怪她為什麼不敢大大方方的打量這位傅太太,實在是傅先生平時太嚴肅,公司所有人在他面前都不敢大聲吭氣兒的.

小嘉進入公司也有幾年了,算得上老員工,當初鬧得北城滿城風雨的事,她也聽說一些,對這位神秘的傅太太,就更加的好奇了.

她可真漂亮啊,乍看一眼,不算傾國傾城,但是讓人看了一眼,就忍不住的想看第二眼.

可是,她……真的不會說話嗎?

不過小嘉能進入傅氏,而且能進入總裁秘書室這種機要地方,就是人精一個了,就算她好奇,也不會讓人看出來.

倒是蘇湘,第一次出現在傅寒川的手下人面前,反而更加緊張一些.

呵呵,她算什麼老板娘,居然怕見到丈夫的員工……

蘇湘對著小嘉淡淡的笑了下,強撐著自己要淡定,走到一排禮服前挑了起來.

這些禮服有大膽前衛的,也有古典優雅的,有短裙,也有長尾裙,很多.

小嘉站在一邊,苦惱的皺了下眉毛.

老板突然給她下了指令,她已經盡她全部的能力,一大早的聯系了跟傅氏有合作的設計師,然後把她認為可以的禮服給拿了過來.

因為她沒有見過傅太太,所以不知道什麼樣的禮服適合她.

蘇湘看過幾件禮服,都覺得還可以,便挑了一件淡藍色的洋裝.

顏色淡雅不高調,也襯她的膚色.

蘇湘正要拎著禮服進去換,傅寒川從書房走出來,看到她手里的那件裙子,就拿了過去,前後看了一遍,兩根手指在肩膀的部位分別挑了下.

還沒穿在她身上,就知道她穿著這件禮服是什麼樣子.

這件禮服的設計的簡潔大方,肩膀的部分更是個亮點,如果穿著這件衣服的女性有一副漂亮性感的鎖骨的話,所有人都會被吸引的.

傅寒川面無表情的把那件禮服隨手一丟,另外拿了一件白色的改良版旗袍遞給她:"穿這件."

蘇湘看了看那件旗袍,白色的云錦緞面,胸以上是半透明的歐根紗面料,上面繡著雪絨花暗紋,盤扣是紅梅,素雅又不單調,很顯氣質.

蘇湘對于穿什麼沒什麼異議,拎著衣服進去換了.

反正,在霸道的傅寒川面前,她說什麼到最後都只能接受他的安排.

一邊恭敬站著的小嘉看得最明白.

老板好小氣哦,傅太太這麼好的身材,一點都不給露出來給別人看.

蘇湘換了旗袍出來,就見傅寒川目光怪怪的.

她低頭看了看自己.

旗袍看起來直條條的沒什麼,但是是最挑身材也最顯身材的.所以很多人穿旗袍都是特意去定制的,哪邊寬松一些,哪邊緊湊一些,一點都馬虎不得.

小嘉眼睛里冒出了驚歎號,老板的眼光要不要這麼毒啊,他怎麼知道這條旗袍這麼合傅太太的身材?

"傅太太,你穿這件旗袍,可真漂亮."小嘉贊歎著,當然也有一些拍馬屁的成分.

蘇湘捏了捏腰部的部位,其實腰還有些顯松,如果再收幾針的話就更好了.

她的身材,只是比例非常完美,但並不是大長腿高個子美女,這件旗袍穿在她身上,再配上高跟鞋,就顯得她雙腿更為修長了.

不得不說,傅寒川很會看女人.

蘇湘想起來,以前每次出現在傅寒川身邊,陪著他去參加宴會的女人,哪個不是身材火辣,臉蛋出眾的.

呵呵,練出來的吧.

小嘉把隨身帶著的針線包拿出來,在蘇湘的腰部捏住多出來的布料:"傅太太,這邊我給您縫兩針."

作為機要秘書,時刻要做出各種應對,這點小意思,她當然能解決,不然老板也不會叫她來了.

不過剛剛她偷偷的摸了下傅太太的腰,這可真是標准的十八寸水蛇腰了.

畫完妝出來,傅贏的小嘴長成了"O"形,小手指著她,扯著傅寒川的褲腿:"粑粑,仙女."

傅寒川在蘇湘出來的時候,也是驚豔了下.

簡單的盤發只用了一根紅豆發夾固定住,臉頰兩側垂下一縷發絲稍稍打彎,遠山眉,眼橫波,翹鼻朱唇,嫵媚不失純然.

他知道蘇湘的長相還不錯,但沒想到打扮起來……還挺不錯的.

……

傅寒川穿著一身筆挺的手工制西服,自是器宇軒昂,再加上激萌的小娃娃,一家出現在金家的宴會場地的時候,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但今天,最吸人目光的,還是那位傳聞中的傅太太.

這算是她第一次亮相在公開場合.

所有人就見著她站在傅寒川的身側款款走進來.

頓時,原本在交談的人群都安靜了下來.

金語欣穿著一身紅色洋裝,看著熱情大方,紅色又是吸引人目光的顏色,在自家的場地上,她原本是有絕對的主導能力的,可是隨著那個人的出現,她就變得黯然失色了.

金語欣捏緊了拳頭,暗暗地咬牙.

但同時心里也震驚著.

她一直沒有把蘇湘放在眼里.

傅寒川,他不是最討厭蘇湘,最討厭她出現在公眾場合的嗎?

怎麼還讓她這麼亮眼的出現?

金家今天安排這個宴會,明面上是給金太太慶祝生日,實則是想讓蘇湘出丑,讓她知難而退的.

當然,金家知道傅家最避諱什麼,不敢得罪傅家,今日邀請來的賓客是特意挑選過的,而金語欣邀請蘇湘來的事情,也是跟卓雅夫人商量過的.

卓雅夫人已經一再的暗示蘇湘,讓她早些跟她兒子離婚,偏偏這個女人不知廉恥,臉皮厚的趕都趕不走.

她這才同意了金語欣,也讓蘇湘自己親眼看看,她跟人家的差距.

卓雅夫人看著兒子,連同那個女人一起,向著她走來.

"媽."傅寒川打了聲招呼,傅贏看到奶奶,也乖巧的喊了一聲.

小家伙的禮儀教導的非常好,雖然年紀小,但不怯場,也不人來瘋的亂跑亂鬧,規規矩矩的站在傅寒川的旁邊.

不知道他是不是懂些什麼,這個時候,他伸出小手牽著蘇湘的手.

卓雅夫人的目光在傅贏的臉上劃過,落在蘇湘臉上的時候就變得凌厲起來.

"你最好今天不要亂動手,就規規矩矩的站著,也別開口."

蘇湘抿著唇,微微的垂下眼眸.

卓雅夫人警告完她以後,才看向傅寒川.

其實今天蘇湘出現在這里,她也是有些驚訝的.

雖然金語欣出了這個主意,但是如果兒子不同意的話,蘇湘是不可能來的.

也就是說,他開始在接受蘇湘了?

卓雅夫人帶著探尋的目光看過去,傅寒川沒有什麼表情,正好另一邊,一個中年男人拿著酒杯走過來打招呼,傅寒川對著卓雅夫人點了下頭道:"我先跟韓董聊幾句."

然後他再側頭對著蘇湘道:"你跟傅贏在這里別亂跑."

說著,他接了中年人遞過來的酒走了.

在卓雅夫人看來,在這樣的場合跟蘇湘站在同一片天空下,是個巨大的恥辱,瞥了她一眼之後就離開了.

一會兒功夫,傅寒川走了,卓雅夫人也不在了,只有傅贏陪著蘇湘.

蘇湘低頭看了眼咬著手指頭的兒子,輕輕淡淡的笑了下.

在剛才,那個中年男人走過來的時候,有意無意的瞥了她一眼.就算這里的人都知道她是傅太太,但她到底是第一次來,傅寒川並沒有向那個人介紹她.

而她此時站在這里,也可以感受到來自四面八方的目光.

她幾乎可以想象到那些人在說什麼了.

"傅寒川,這是承認了這位啞巴太太,帶著她出來見人了?"

傅贏懵懵懂懂的看了眼蘇湘,指著不遠處的一叢山茶花道:"麻麻,去看花花."

蘇湘牽起兒子的手,慢慢的走到那一株山茶花下.

火紅的山茶花開得十分的豔麗,一朵朵的像是一團團的火焰熱烈.

但是山茶花有個特點,容易凋謝,此刻就有不少的茶花落在了草坪上.

傅贏踮著腳尖摘了一朵山茶花:"麻麻,給."

蘇湘笑了下,接過茶花捏著轉了下,輕輕的拍了下小家伙的臉蛋:"謝謝你啊,兒子."

傅贏眉眼笑得彎彎的,他忽然想到了什麼,又要把花拿過來."麻麻……"他上下晃動著小手,要蘇湘蹲下來.

蘇湘便按照他的要求蹲下,小家伙把茶花插在她的發髻上,小嘴咧的更開了,糯糯的說:"漂亮……"

金語欣一直悄悄的注意著蘇湘,看到她一個人也能自得其樂,心里堵得直翻白眼.

捫心自問,如果她在這樣的境況下,她是做不到的.

這女人的臉皮,厚的已經找不到形容詞了!

金語欣拿了一杯酒走到卓雅夫人那邊,同卓雅夫人在聊天的另一位女士接收到金語欣的目光,對著她點了下頭便先走開了.

金語欣微微笑著對卓雅夫人道:"謝謝夫人今天來參加我媽媽的生日宴會."

卓雅夫人跟她碰了下杯,淡淡笑著道:"這沒什麼,以後我還想你們一家來參加我的生日宴會呢."

這話語里面的意思,已經很明了了.金語欣一顆定心丸吃下,笑著說道:"夫人,傅太太一個人在那邊孤孤單單的,這樣好嗎?"

卓雅夫人往茶樹下看了眼,也虧得她竟然還能呆的下去.

眼角掃到幾個女人向著蘇湘那邊走過去,她皺了下眉,把手中的酒杯放在一邊走了過去.

蘇湘本來跟傅贏玩的好好的,就見幾個衣著不凡的女人走了過來.

三個女人一台戲,那三個女人,站在三個角度,把她包圍了起來.

其中一個穿著米色裙子的姑娘一臉甜笑,聲音嬌俏的發問道:"你就是傅太太?"

蘇湘微微笑著,如水淡然的目光注視著她,對她頷了下下巴作為回答,也是示意她,她要帶著孩子走了.

那些女人卻一個個的笑著打招呼.

"傅太太,第一次見你,你好漂亮啊."

"傅太太,你的皮膚好好,在哪里做的護理?"

"對啊,傅太太,你的發型做的真好看,是哪個發型師做的,可以介紹給我嗎?"

表面上看,她們是在恭維蘇湘,但實際上,她們的真正意圖只不過想逼著蘇湘用手語而已.

來這個場合的女人們,都是見過場面的,就算要羞辱蘇湘,也要看在傅家的面子不敢太過分.

過分了,就是打臉傅家了.

蘇湘一句兩句的還覺得她們可能有點兒真心,但幾個人輪番說下來,傻子也能感覺得到她們用心不良了.

從頭到尾,她都淡然笑著,手語沒有一點做出來回應她們.

她只含著笑,慢慢的帶著傅贏往前面一張桌子走,那些人不敢阻攔她,只能跟在她的身後.

蘇湘的氣質本就卓然高雅,她小心呵護兒子的畫面又非常的溫馨慈善,這麼一來,反而像是一群上不了台面的小姐們跟班似的擁護著她.

金語欣跟在卓雅夫人的身後,看向這樣的畫面,氣得簡直要嘔血.

這些人平時伶牙俐齒,左右逢源,這都怎麼搞得,竟然搞不過一個啞巴!

"你們都在做什麼?"卓雅夫人的氣場,比起這些十幾二十的小姑娘們就強大的多了,她一開腔,那些千金們立即笑著回答道,"我們在跟傅太太聊天呢."

卓雅夫人看了眼蘇湘,視線落在她的手上.

這個時候,她正在喂傅贏吃東西.

"哦?說了些什麼?"

"我們在問傅太太,她皮膚這麼好,是怎麼保養的?"

卓雅夫人冷哼了一聲,不屑的看了眼蘇湘,再看向金語欣的時候,目光中就多了些滿意.

她道:"你們一個個年紀輕輕的,正是花兒一樣的時候,皮膚都嫩得能掐出水來,還不都是一樣的?倒不如花些心思多學一些東西."

"你們看看語欣,跟你們差不多年紀,她就能在領事面前說上話,會做項目.你們吶,該多學學她."

一個有些招風耳的姑娘立即接腔道:"我聽我舅舅說,傅氏准備打開歐洲市場,那個西班牙的旅游項目深得傅先生的滿意,這個提案,是語欣做的嗎?"

金語欣適時的不好意思的低下頭,笑著道:"你們也太抬舉我了,哪有你們說的那麼厲害."

卓雅夫人對金語欣的謙虛表示滿意,她道:"你也別太謙虛.這次還真多虧了你幫忙.難得你這麼忙,還能抽出時間做那些."

這些人,你一言,我一語,好像沒事兒人站在一邊的蘇湘明白,她們這些話,其實是在說給她聽的.

不就說她沒用唄?

卓雅夫人眼尾余光瞄著那還在悠然自得的女人,怎麼看怎麼來氣.

如果她識相,就趕緊的離開!

傅寒川捏著酒杯走過來,卓雅夫人的話尾他聽到了一些,而看到一堆女人圍在這里,多少也明白了一些.

他在蘇湘的旁邊站定,淡淡的開口道:"媽,項目的事情,他們沒有跟你說嗎?那個項目已經改了,不是金小姐建議的那個."

他看向蘇湘:"我在蘇湘的微博上看到了一些有趣的東西,已經叫人按照那上面的去做了."

幾個女人都驚住了,一個個的都看向蘇湘.

尤其是金語欣,氣得都要背過去了.

那天她惹火了傅寒川,他再次的警告過她之後,為了挽回形象,她便沒敢再碰那個項目,連打聽一下都不敢,卻沒想到,她的項目提案,已經徹底的被取代了!

金語欣的臉色一陣紅一陣青,跟調色盤似的轉換.

傅寒川微微笑著,但是眼底沒有什麼溫度,那些女人意識到了不對勁,趕緊找了借口離開.

金語欣還杵在那里,沒有從震驚中回過神來.

傅寒川看向她說道:"金小姐,謝謝你給我的提案,以及在這個項目里,你給予我的幫助."

他頓了下,只這兩秒鍾的停頓,金語欣只覺得心慌的厲害,微微的晃著眼睛,都不敢跟他對視了.

只聽傅寒川再度開口道:"不過,金小姐,我已經謝過你了."

他涼涼的掃了一眼那條手鏈.

謝也謝過了,警告也警告過了,就希望她不要再在這件事上做文章.

金語欣清楚的感覺到,這個時候傅寒川是動了真怒,在他話音落下的時候,震得呼吸一哽……

上篇:036 她沒吃飽,又不敢說     下篇:038 我沒有要換老婆的打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