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40 他法律上的妻子,輪得到她來踩?  
   
040 他法律上的妻子,輪得到她來踩?

g,更新快,無彈窗,!

莫非同長篇大論說完正要喝口酒美一下,裴羨一腳就踹了過去,莫非同身體一歪,酒潑灑在了襯衣上.

莫非同生氣的撣著襯衣上的酒液:"哎,你踹我干嘛?"

裴羨拎著酒杯湊在唇邊,看了一眼傅寒川凝上了寒氣的臉,斜睨了莫非同一眼道:"誰跟你嫂子弟妹的,別忘了你現在可是光棍一條,單身狗."

他們兄弟三人,同在88年出生,傅寒川生在陰曆一月,裴羨五月,莫非同八月.

三個人的個性也跟出生月似的,傅寒川冷厲,裴羨比較溫和,而最性子最熱的就是莫非同了.

除卻傅寒川已婚,裴羨有了喬影,就莫非同目前還是單身漢,不過傅寒川從沒把蘇湘帶過來介紹給大家認識,也就喬影三天兩頭的跟裴羨厮混在一起,所以說,目前也就喬影混入了他們的朋友圈.

莫非同捂著胸口,一臉受傷的道:"要不要這麼人身攻擊,有女朋友了不起,我惹不起還不行麼!"

裴羨扯了扯唇角,懶得跟他演戲,涼涼說道:"惹不起就閉嘴,少嘴欠."

若是他不及時出面的話,傅寒川可能就要揍扁這貨了.

蘇湘再怎麼說也是他的老婆,他自己可以嫌棄可以欺負,但是輪不到別人來.

莫非同沒眼力見,但是裴羨眼力可比他高端多了.

他算是看出來了,傅寒川對蘇湘,正處在矛盾掙紮中呢.

想對她好,又過不了那道坎.

不然也不會把自己整的跟精神分裂似的.

莫非同哼了哼聲,不跟他斗嘴了.

他看了一眼傅寒川,看到他斜坐在沙發上,一手搭在沙發扶手上,一手慢慢的轉著酒杯,不知道在想著什麼.

莫非同忽然道:"我上個星期飛了一趟英國."

裴羨看向他:"去看陸薇琪的芭蕾舞表演了?"

不用問也知道,陸薇琪的世界巡回演出,莫非同每一場都會去捧場.

莫非同看著傅寒川道:"她說下一站就是北城了.你會去看嗎?"

傅寒川眸光淡淡,抿了一口酒,淡淡的說道:"為什麼要去,又不差我一張門票."

都已經是過去的人了,有什麼好看的.

天鵝公主陸薇琪,三年前在芭蕾界升起的一顆新星,也是傅寒川曾經的戀人.

兩個人戀愛談了四年,分分合合,陸薇琪每次都在結婚生子跟追求夢想之間糾結.

那個時候傅寒川玩賽車,已經玩出了名氣.在一次賽車比賽得了冠軍之後,他就向陸薇琪求婚了.

他給了她兩個選擇,一個是跟他結婚,一個是分手.

結果,陸薇琪考慮了一夜,帶走了傅寒川車賽上贏來的獎杯,飛去了莫斯科.

也就是在那次比賽的慶功酒會上,傅寒川中了蘇潤的招,跟蘇湘有了那麼一夜,也就跟她一直糾纏到了現在.

都是過去的事了……傅寒川想起舊事,一口把酒杯的酒喝完了.

裴羨給他再倒上了些,說道:"說起來,你們的那場分手,成就了'天鵝公主’,還有蘇家的公司,你還有了老婆兒子,皆大歡喜了,是不是?"

若是那一年,陸薇琪答應了傅寒川的求婚,跟他結婚生子,就不會有後來的蘇湘跟傅贏,而蘇湘就有可能……

蘇潤會退而求其次,把他妹妹送上那祁令揚的床,那麼現在苦惱掙紮的人,就是祁令揚了.

傅寒川一口酒抿在嘴里,味道辛辣,咕咚一口咽了下去.

這一口酒,就像他跟蘇湘的婚姻,不想喝也得喝下去.

腦子里反反複複浮現的是蘇湘的那張臉,還有她跟祁令揚一起說說笑笑的場面.

胃里一陣灼燒.

雖然莫非同跟裴羨陪著他喝酒,但他們倆說了什麼,傅寒川都心不在焉的,腦子里的那畫面揮之不去.

若是別的什麼人,他還不至于這麼生氣,可是祁令揚……他差一點就成為蘇湘的男人,這就是一根刺,如鯁在喉.

傅寒川曾經也想過,如果當初蘇家把蘇湘送上的是祁令揚的床,而不是他的,那他的人生……

他好像也想不出來,如果他沒有娶蘇湘,他的人生會是什麼樣子的.

轉而心頭又一股怒火冒了出來.

有哪個男人挽著一個只會比手畫腳的啞巴出席宴會,她就不能好好的,站在那里不動嗎?

居然,還振振有詞的在宴會上撒潑!

傅寒川緊緊的握著酒杯,裴羨跟莫非同聊了有一會兒了,轉頭看到他在發呆,推了他一下道:"在想什麼呢?也不見你說話."

在他們閑聊的時候,傅寒川光喝悶酒,這會兒眼睛都有些發紅了.

他意興闌珊的道:"沒什麼,沒勁."

莫非同眸光一閃,說道:"按我說,你對那小啞巴也算盡了責任了.當初蘇家是快要破產了才坑上了你,現在他們家已經脫坑了,你兒子都那麼大了,再這麼下去,也沒什麼好,日子過得這麼抑郁,不如早點散了,她跟你不搭."

裴羨一手托著下巴,懶懶的斜過身體找了顆花生米丟進嘴里,他看了他一眼,無語的搖了搖頭.

就他那點心思,還能不知道嗎?

裴羨道:"他們倆不搭,跟你搭?你不就想說陸薇琪合適嗎?"

蘇湘跟傅寒川的結合說起來是悲劇了點兒,但是對陸薇琪這個人,裴羨其實也沒怎麼瞧的上.

窮人分為兩種,要麼是為了進入豪門沒皮沒臉,要麼是自尊強到了自卑的程度,非要自己出人頭地了才肯跟人開花結果.

前者破產豪門千金蘇湘,後者清高傲嬌女陸薇琪,兩個都是半斤八兩的麻煩人物,他一個都瞧不上.

不過裴羨還是那句話,傅寒川自己做了決定,做兄弟的,他不支持也不反對,不像莫非同這個沒眼力見的,友誼的小船都快被他弄翻了.

他道:"我說你是不是有病,自己喜歡就使勁兒的去追,爭取早點脫單,人家早就分手了,你趁虛而入正好,慫什麼呢?"

莫非同深吸了一口氣,把手中的酒杯重重的往茶幾上一擱,說道:"你沒看到我滿世界的追著她跑嗎?"

一句話說完,他又擺了下手道:"追了那麼多年都沒追上,沒意思了.倒不如做個和事佬,讓他們倆複合,反正寒川跟那小啞巴都過得辛苦,結束孽緣,重新開始,這樣不是皆大歡喜嗎?"

裴羨睜大了眼睛,不可思議的看著莫非同道:"我說,你是不是對和事佬有什麼誤解?"

人家三年前就分手,又各自開始,又不是仇人需要和解.

而且他的那句皆大歡喜,也跟他的那句皆大歡喜完全是兩個意義.

"還有你憑什麼覺得寒川跟陸薇琪就是良緣?"

"我說的不對嗎?"莫非同指著又在倒酒的傅寒川,"你看他,借酒消愁,他過的這是幸福嗎?你見過他在你面前秀恩愛了?"

這句話,裴羨無言以對.

他看了眼傅寒川.作為一個高高在上,從來都是風光閃亮的男人,卻要面對一個有缺陷的妻子,這個壓力對他來說確實很大.

又怎麼秀得出恩愛?

不然也不會因為一場小小的宴會,就把矛盾爆發了.

這邊兩個人討論的熱火朝天,傅寒川捏起酒杯,又一口喝完了,冒著血絲的眼睛看向他們:"你們倆,都說完了?"

"找你們來喝酒,什麼時候變得跟女人似的八卦."

傅寒川把空了的酒瓶砸過去,莫非同連忙一閃,酒瓶堪堪的擦過他的肩膀,落在了他身後的地毯上,滾了一段路才停下來.

莫非同看了一眼那瓶茅台,瞪著眼道:"你想謀殺啊!"

傅寒川看也不看他,閉上了眼睛直挺挺的躺在沙發上,一只手搭在額頭上揉捏.

他的酒量在出道的時候,就在飯桌上練出來了,可是這會兒卻覺得頭暈難受.

裴羨看到他喝得臉紅脖子也紅了,看來喝了不少.

"我說,你不會是喝醉了吧?"

傅寒川搖了搖頭問:"幾點了?"

他們來會所時間早,過了這麼久,天才擦黑,裴羨看了眼時間,告訴了他.

看他好像喝醉了,裴羨說道:"要不要送你回去?"

"不回."

一想到蘇湘那冷著一張臉的的模樣,傅寒川就又是一陣頭痛,外加心頭火燒.

翻了個身,索性在沙發上睡了.

裴羨跟莫非同對視了一眼,他睡了,他倆還留在這里就沒意思了.

于是兩個人心照不宣的站起來,決定另找夜生活,豈料才站起身,沙發那頭就傳來悶悶的聲音.

"不許走,都給我留下."

裴羨跟莫非同又對視了一眼,都苦了臉,尤其是裴羨,他又沒招惹他,干嘛要在這里陪著關小黑屋,要留下也是莫非同,誰叫他嘴欠.

喬影這個點兒要下班了,他還想跟她一起去吃晚飯呢.

……

傅家別墅,宋媽媽做好了晚餐放到餐桌上,已經不知道第幾回瞟向門口了.

傅寒川以往不回家吃晚飯,哪怕跟蘇湘吵架的時候,還會給她打個電話說一下不回來吃飯了,可是都已經六點了,人還不見回來,也沒電話回來.

這到底是回不回來吃飯啊?

宋媽媽走到座機那里,撥打了傅寒川的手機,但是響了半天也沒有有接聽.

蘇湘牽著傅贏的小手從兒童房內出來,宋媽媽看到她,說道:"先生今晚大概是不回來吃了."

蘇湘看了她一眼,走到餐桌坐下.

他不回來最好,對著他的臉,她肯定吃不下.

蘇湘在宴會上的時候就沒吃東西,而早上為了穿那件修身的旗袍,早餐就沒怎麼吃,相當于餓了一天,這個時候對著一桌子的菜,卻還是沒什麼胃口.

她只喝了一碗湯,再吃了半碗湯泡飯就回房間了.

宋媽媽看著她瘦弱的背影,感覺這次吵架挺嚴重的,比以往任何一次都要嚴重.

……

三人都在包廂里睡了一覺,不過醒來的時候才八點多.

傅寒川一覺睡醒,精神了很多,不過依然沒有要散場的意思.

他站起來道:"走,下樓續攤."

這個時候,一樓的酒吧大廳已經很熱鬧了.熱辣的舞台表演,花雜的調酒技術,炫目的燈光,都昭示著這里的紙醉金迷.

傅寒川不喜吵鬧,來1988也是直接上包廂,結婚後連1988都不怎麼來了,但是這次,他卻甩開了西服滑入舞池,難得的放飛了一把.

傅寒川放飛,莫非同這個愛湊熱鬧的當然奉陪,總比在包廂睡覺強啊,只有裴羨無語的看著他們.

看起來傅寒川除了在宴會上受到了刺激,還在別的什麼地方也受到刺激了.

這一厮混,一直到了半夜,三個人都徹底醉倒了才踉蹌著腳步出來.

裴羨被喬影接走了,莫非同也被1988的服務員送上了車,傅寒川明明很醉,卻堅持自己清醒著,把伺候他的服務員給撤了.

踉蹌著走了幾步路,肚子里一陣翻江倒海,傅寒川對著一棵樹一頓猛吐,堵著的胃才舒服了些.

深夜的風很冷了,吹過來人也清醒了一些.

就聽到有微弱的喵喵叫的聲音.

傅寒川眯著眼看了過去,在他的身後,有一只瘦巴巴的白色小奶貓,圓溜溜的眼睛望著他.

清冷的大街上,一人一貓竟然對視了起來.

傅寒川踉蹌了下腳步,向著貓走去,那小貓立即炸開了渾身的毛,一副凶悍的樣子哈他.

傅寒川彎腰,大手捏住小貓的後脖頸就直接拎了起來,小貓忽然騰空,驚恐的在半空中揮舞起了小爪子.

傅寒川手一捏,輕而易舉的捏住了它的爪子,對著它吐了一口酒氣,喃喃道:"蘇湘……你長得挺像她的……"

他舉到眼前,打量了起來.

可不是像蘇湘那個女人嗎?

弱的不堪一擊,聲音難聽,急了只會啊啊叫,卻還裝著一副很厲害的樣子,擺臉給誰看啊?

鼻子上忽的一痛,他忘了貓有四只爪子,他捏住了兩只前爪,還有另外兩只後腿呢.

傅寒川摸了下被抓痛的鼻子,氣得想把貓直接丟了,可是當他高高舉起的時候,貓害怕的更劇烈的掙紮了起來,四只爪子拼命的抓著他的手,他一怔,把手放了下來.

"小母老虎."

……

傅贏大概白天受到了驚嚇,晚上蘇湘給他洗完澡哄他睡覺的時候,小家伙就抱著她的胳膊,眼巴巴的說要麻麻一起睡.

蘇湘心軟,抱著兒子一起睡了,可是睡夢中感覺有人在移動她.

待她迷迷糊糊的睜開眼,就看到黑暗中,那一雙泛著火光的雙眼.

而她的身上感覺有一只大手在重重的揉捏她,蘇湘一下子驚醒了,生氣的推拒著壓在她身上的男人.

這混蛋,白天欺負了她,現在又來欺負她!

可是那胸膛,又熱又硬,像是一塊加熱的鋼板似的,推都推不動.

蘇湘發狠了,舉起拳頭狠狠的捶了幾下,結果只是自己的手指頭被震痛了.

傅寒川回來就沒看到她在臥室睡著,還以為她又趁著他不在跑出去了,結果就看到她睡在了兒子的房間里.

她為了躲避他,居然躲到了兒童房!

看到她睡得安然,而他氣了一天,喝酒喝到胃痛,他一肚子的火就又爆了出來.

而蘇湘對他的又推又抓,進一步的刺激了男人.他的大手一伸,輕而易舉的抓住了她的雙手舉到她頭頂,結實的大腿也困住了她,令她動彈不得.

撕拉一聲,蘇湘的睡衣也成了一塊破布,被丟到了床腳下.

傅寒川的臉逼近了她,帶著酒氣的滾燙氣息噴薄在她的臉上:"你不讓我碰,留給誰碰?"

"當初不是你滾到我的床上來的嗎?"

"蘇湘,我告訴你,別以為他對你好,就是喜歡你了,如果他是我,你也是一樣的,不會有任何改變!"

蘇湘聞到他身上濃重的酒氣,就知道他醉的厲害,她紅著眼睛瞪他,委屈的憋住淚水,抬起頭對著他的頭撞了過去.

砰的一下,傅寒川只覺得頭都要裂開了.

而蘇湘趁著這空檔,趕緊的爬起來想逃走,只是還沒來得及下床,就被一只有力的手臂給凌空抱了起來,重新的甩到了床上,下一秒,他就壓在了她的身上.

隨著身體被穿透的疼痛襲來,男人低沉的嗓音也同時的在她的耳邊響起:"蘇湘,別忘了,你現在的男人是我!"

蘇湘惱恨的瞪著他,抬起頭,也一口狠狠的咬在了他的肩膀上.

又是一夜折磨,蘇湘早晨是被兒子的聲音吵醒的.

一睜開眼,傅贏趴在她的床頭邊奶聲奶氣的說話:"麻麻,跟寶寶一起,睡覺覺!"

小家伙皺著小眉毛,神情很嚴肅,好像生氣了.

蘇湘昨晚上答應了陪他一起睡的,小家伙醒來發現自己又一個人睡,當然要鬧脾氣.

別的孩子一般說過就忘了,更不要說過了一夜,可傅贏的脾氣也不知道像誰,一旦執著起來,就較真到底.

蘇湘不知道該怎麼跟他解釋,是他的混蛋爸爸干的,而她現在被子下什麼都沒穿,還要想辦法把孩子先哄出去.

而這個時候,傅贏已經撅著小屁股努力的往床上爬了.

蘇湘慌得正不知道如何是好,這時,傅寒川忽然從門口走進來,一把拎起了傅贏的背帶褲,把他抱了出去.

小家伙不依的哭鬧了起來:"粑粑壞!"

他們一走,蘇湘松了口氣,連忙裹著被子跑到浴室洗漱.

待她洗漱完出來,這才注意到外面天光大亮,這個時候已經很晚了.

今天周一,她要去學校上班,一想到這個,她就趕緊的加快速度,早飯都不吃了,急急忙忙的往門外趕,看都沒看傅寒川一眼.

等她跑到地鐵站,她猛然想起,以往傅寒川都是比她早出門,今天都這個時間了,他怎麼還沒走?

別墅里,傅寒川吃過早飯就坐在了沙發上.

他讓宋媽媽給他沖泡了一杯茶,自己疊著雙腿看打開了筆記本電腦上的郵箱.

宋媽媽端著綠茶出來,小心翼翼的看了他一眼,尤其目光在他的臉上停留了一瞬,問道:"先生,今天您不上班嗎?"

傅寒川"唔"了一聲,也不說什麼,目光依然停留在平板電腦上,宋媽媽看他像是在等什麼人.

可是家里從來不來客人的,先生是在等誰呢?

這時,門口傳來門鈴的聲音,宋媽媽趕緊過去開門.

金語欣的臉色不像以往那麼嬌俏水潤,神色飛揚,有些蒼白,看到宋媽媽就叫了聲打招呼.

宋媽媽側身讓她進來,金語欣向來自信堅定的眼睛這會兒閃閃爍爍的,在屋子里看了一圈,當她看到坐在沙發上的傅寒川的時候,眼睛劇烈的顫動了下.

她擠著笑走過去輕聲說道:"傅先生,今天你還沒上班啊?"

而此時,她胸腔里像是掛了只水桶七上八下,害怕的大氣都不敢喘.

宴會上她徹底的得罪了他,而卓雅夫人後來對她又是那個態度,金語欣就知道自己成為傅太太的希望渺茫了.

可是後來,蘇湘在宴會上的那一出,又讓她看到了希望.

蘇湘出亂子的時候,傅寒川並沒有過去幫她,就是說明,他依然介意她是個啞巴這件事!

金語欣自認為,她漂亮聰明,家世閃耀,又能干,她幾乎什麼都有了,如果再有一個各方面都優秀的男人來配她,那她的這個人生就完美了.

而傅寒川就是這個完美的男人,完美到即便她知道她得罪了他,懼怕他,也不想錯過這個機會.

等宴會散去後,金語欣就主動的去留住了卓雅夫人,對她說了很多的好話,又說了很多貶斥蘇湘的話,卓雅夫人對她的態度才好轉了過來.

就是重新贏的了卓雅夫人的支持,金語欣才敢今天繼續來給傅贏教習的.

她知道,在教習傅贏這上面,是她的加分項.

可是,她心里又好像在潛意識的害怕著什麼,所以進門的時候才會先打量起屋子里的狀況.

當她看到傅寒川的時候,她呼吸都快停止了,他竟然在家!

雖然她重新得到了卓雅的信任跟支持,但她自己在傅寒川這里卻沒什麼自信了,甚至隱隱的在害怕這個男人會對她說什麼.

因為有種隱隱的不詳預感,她甚至沒有像以前那樣早早的來到傅家,還在樓下徘徊了許久,看到蘇湘出門了,她才敢上來.

因為她知道,蘇湘一向比傅寒川晚走,如果她出門了,那麼傅寒川就一定也出門了.

可她沒有忘了去車庫看一看,如果她發現車庫的車一輛沒少的話,就不會輕易的上來了.

傅寒川放下電腦,拿起茶杯喝了口茶,然後冰冷的眼眸看向她.

"金小姐……"

低沉的嗓音才開口,金語欣就嚇得身體輕輕的顫了下,呼吸都屏住了.

傅寒川道:"考慮到你能力出眾,做嬰幼教育太屈才了,從今天開始,你就不用來教習傅贏了."

金語欣在聽到"能力出眾"四個字的時候,心跳還快跳了兩下,還沒來得及想什麼,後面半句話就像是一盆冰水倒了下來,將她從頭冰到了腳.

她心里害怕的,就是這個.

如果她再也不能來教習傅贏,那她跟傅寒川開始的機會,就是零.

"傅先生,我沒關系的,我熱愛嬰幼教育,我可以繼續教習傅贏的,而且我喜歡傅贏,真的很喜歡他!"金語欣反應夠快,連忙為自己爭取最後的機會.

傅寒川冷冷嗤笑:"哦?金小姐真的喜歡嬰幼教育嗎?"

如果她真的喜歡的話,又為何放下傅贏不管,跑去做項目文案?

他不傻,上次就該開了她!

他知道金語欣有些自以為是,但看在她教習傅贏還算可以的份上,也就睜一只眼閉一只眼,不搭理她就是了.

可是,她做的過分了就別怪他不給臉了.

他再瞧不上蘇湘,但這個女人,到底是傅贏的親生母親,他法律上的妻子,輪得到她來踩?

宴會上看到金語欣伙同她的那些朋友欺負蘇湘的時候,他就已經下了決定.

金語欣臉色慘白,身體微微發抖,但還勉強的撐著笑道:"是啊,我真的很喜歡幼兒教育,小孩子那麼可愛."

傅寒川冷冷看她一眼,說道:"哦,那好,金小姐可以試著去教育機構做老師,那邊的孩子很多.我這里已經另外聘請了老師,就不留金小姐了."

說完,他就拿著電腦轉身走了,轉身的時候吩咐宋媽媽送客.

宋媽媽看著快要哭出來的金語欣,心里就一陣痛快.

早就該讓這個女人快點走人了,成天裝腔作勢的裝文化人,一會兒嫌棄她這個有細菌,一會兒嫌棄她那個做的不好,還老欺負太太.

宋媽媽走上前,一臉假笑道:"金小姐,時間不早了,我還要工作呢,就不招呼金小姐了."

金語欣眼眶里汪著一眶眼淚,她苦心經營了快一年,就這麼失敗了?

宋媽媽看她站著不動,上去催她:"金小姐,我真的很忙,請您出去吧."

這已經是直白的趕人了.

金語欣回神,怨憤的瞪了宋媽媽一眼.

她所有的努力都付諸東流了,她照顧孩子的功勞沒了,做項目的功勞也被蘇湘的取代,她在卓雅夫人那里費了那許許多多的心思,也都沒有用了……

金語欣捂著嘴嗚咽了一聲,愣是繃住沒在傅家的下人面前痛哭出來,一路跑了出去……

上篇:039 小啞巴厲害了,整的傅大少爺跟過更年期似的     下篇:041 難怪說不上班,這都破相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