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41 難怪說不上班,這都破相了……  
   
041 難怪說不上班,這都破相了……

g,更新快,無彈窗,!

宋媽媽看到金語欣一路狼狽的跑出去,心里一陣痛快,應該拿手機拍下來給太太看看的.

她哼了哼聲,走過去把門關上.

書房里,傅寒川對著電腦,一邊揉著太陽穴一邊打電話.

"今天不去公司,有什麼事你給處理了,重要郵件仍舊發到我的郵箱."

喬深在電話那頭連連應聲著,又微微的皺了下眉,傅先生就連生病也會堅持去公司的,怎麼忽然說不上班了?

難道病得很嚴重?

可是今天早上,他還聽到喬大姐抱怨說,裴大哥跟傅先生昨晚玩到很晚,還半夜去接人去了.

喬深正猜想著,就聽到大老板又問道:"對了,讓你找的育嬰師的事情,找到了嗎?"

喬深連忙道:"已經聯系好了,今天我會先面試一下."

昨天喬深正相親呢,就忽然接到了大老板打過來的電話,叫他物色合適的育嬰師,還說了一大推的要求.

要有資質有經驗,至少精通四國語言,年齡不能太小,35到40歲等等等等,而且速度還要快.

當時喬深心里就犯疑惑,傅家的育嬰師不是金語欣嗎?怎麼又要找,而且好像很急的樣子.

就他所知,目前傅家的人里面,傅贏小少爺是最小的,也就他需要育嬰師照顧.

而傅寒川明顯不是什麼熱心腸的人,親戚家或者朋友客戶的事兒他沒必要管也不會多管閑事.

不過既然老板要求了,精干的喬深立即就答應了下來.

當下,喬深連相親也不相了,臨時找了個朋友來頂替,結果早上喬大姐打電話來劈頭蓋臉一頓痛罵,說那小姑娘是她科主任的女兒,叫她不好做人,還說姓喬的是不是欠了姓傅的什麼什麼的,巴拉巴拉說了一大堆才掛了電話.

電話那端,傅寒川淡淡的道:"嗯,下午三點前讓人到我家,我要親自面試."

"啊?三點前?"

喬深看著行事曆上的時間安排,滿滿當當的,只有三點以後才有時間,而且他跟人家約的面試時間就是下午三點以後.

"怎麼,你有問題?"

電話里,傅寒川淡淡的聲音響起,電話這頭的喬深連忙咬著牙搖頭微笑:"沒有問題."

"嗯,那就先這樣了."

傅寒川掛了電話,大概昨天喝了太多的酒,又吹了冷風,這會兒頭痛的很,手機被他隨手丟在了桌上.

正想著回去再睡一會兒,忽然聽到了微弱的喵喵叫的聲音.

他的眉頭皺了下,站起來尋找聲音來源,就見到窗簾那邊鼓起了一大塊,窗簾微微拂動,下邊露出一雙小腳.

傅寒川走了過去,掀開窗簾道:"傅贏,你在干什麼?"

角落里,傅贏正蹲在地上看著什麼,聽到爸爸的聲音轉頭糯糯的道:"粑粑,看……"

小家伙指著角落,一臉興奮:"是咪,咪!"

就見牆根處縮著一只純白色的小奶貓,整個兒團成了一個小毛團瑟瑟發抖.

小貓仰頭對著他又叫喚了一聲,傅寒川盯著貓,眉頭皺緊了一些,腦中拂過一些片段.

印象中,他好像撿到了一只貓……

傅寒川摸了摸鼻子若有所思,而這時,小奶貓忽然動了動後腿,撅起屁股翹起尾巴,前腿趴低,然後一跳往前沖,跳到了傅寒川的拖鞋上,對著他的褲腿一頓撓.

傅寒川彎腰,大手捏拎著小貓的後脖子拎了起來.

這只是一只普通的中華田園貓,但是通體雪白沒有一根雜毛,而且貓的眼睛一只是金色的,一只是藍色的,倒是少見.

傅贏抱著他的腿,也要玩小貓,踮起腳跟伸長了小手:"粑粑,我要!"

小家伙的玩具很多,不論是毛絨玩具還是會飛的遙控飛機,或者是會走路的機器人,但是他從來沒有會喵喵叫的小貓,看到了自然喜歡不已.

傅寒川低頭看了他一眼.

貓爪子很尖銳,傅贏還小,容易被抓傷,而且傅家也從來不養寵物.

傅寒川現在也沒有要養寵物的打算,就准備讓宋媽媽把貓丟出去,正要放下,小貓忽然緊緊的抱住了他的手,喵喵叫喚著.

他的手一頓,看著貓咪純淨而惶恐的眼睛,腦中忽的浮起蘇湘的那張臉.

好像她微博上關注了不少的寵物.

傅寒川又看了眼不及他巴掌大的小奶貓,這貓……有點兒像那個女人,白白的,小小的個頭脾氣倒是很大.

傅贏還在那兒吵著要小貓,努力的伸長了小手來夠他的手臂,傅寒川看了他一眼道:"你想要養?"

傅贏小臉堅定:"要!"

因為是路上隨便撿回來的,毛色有些髒了,而且應該還帶著不少細菌,傅寒川打量了下,既然兒子要養,那就養著吧.

然後,宋媽媽就看到傅寒川一手抱著一只紙箱,一手抱著傅贏出門去了.

門關上的時候,宋媽媽好像聽到了什麼聲音,但也沒有多留意就干活去了.

一直到下午,傅寒川才回來,兩只手里都拎滿了東西,連小傅贏都是跟在他後面自己進門的.

他去給貓洗了澡,剪了指甲又打了驅蟲藥,那寵物醫生說了一大堆的注意事項,又說過了一個星期還要再去打貓三聯.

麻煩.

三點的時候,喬深帶著育嬰師來面試,就看到自家BOSS黑著一張臉,不知道誰又惹著了他.

他仔細看了看,還有了一個新發現.

傅先生的鼻子上有一道細細的抓痕,難道,跟傅太太打架了?

難怪說今天不上班,這都破相了……

喬深心里腹誹著,不敢得罪大老板,連忙把新請來的育嬰師介紹了下,傅寒川冰著一張臉,在客廳里就給人面試了.

十幾分鍾後,傅寒川讓喬深把備好的聘用合同拿出來雙方簽約.

喬深進門的時候就發現今天金語欣不在,現在看這情況,不是傅家要兩個育嬰師,而且金語欣OUT了.

他偷偷的瞄了一眼正低頭簽字的傅寒川,再看了一眼那個新育嬰師.

40歲的中年女人……

他好像明白了些什麼……

……

城郊的聾啞學校,隨著蘇湘一個下課的手勢做完,孩子們便飛快的收拾起了桌上的課本.

放學時候的老師總是最可愛的,孩子們跟蘇湘打了老師再見的手語,一個個腳步輕快的離開了教室.

蘇湘跟孩子們打完招呼,就看到門口祁令揚站在那里,對她微微笑著.

蘇湘一怔,祁令揚走進來道:"下課了?"

蘇湘點了點頭.

--你今天怎麼過來了,有事嗎?

祁令揚道:"嗯,跟他們過來做一些調研,順便跟校長商量些事."

蘇湘表示了解,日常用語的部分只做了初級系列,還需要再加改進.

真正的參與進項目里了,蘇湘才知道做一個功能型的軟件有這麼多的事情要做.

她對他笑了下,低頭整理散落在桌上的教案.

祁令揚等在一邊看著她整理.

蘇湘工作的時候,為了圖方便會把頭發紮起來.此時的發圈有些松了,頭發松松的散落出來,一些碎發落在她細長的脖子里.

膚白如雪,唇瓣如櫻,眉眼淡淡的專注在自己世界里的神情,看著就是一幅不食人間煙火的模樣.

祁令揚看著看著,心里忽的湧起一個念頭,忽然很想上去,撥一撥她的頭發,幫她把散落的頭發弄出來.

放在口袋里的手抽出來,差點就真的走上去了.

幸好在意識到自己的這個舉動的時候,及時的反應過來.

祁令揚心頭突突的跳著,自己這是怎麼了?

他晃了晃腦袋,抬頭看到蘇湘伸出的那一截細白脖子,上面好像有個牙印.

眼睛倏地一沉,胸腹里莫名的湧出了一股怒氣.

再次的意識到自己的情緒失控,祁令揚低咳了一聲,立即的調整好了自己,他看了她一眼,低聲問道:"昨天……你回去的時候還好吧?"

蘇湘整理好最後一本書,把封筆盒放在桌角的手頓了下,眼眸微垂,輕輕的點了下頭.

祁令揚看她的表情,就知道不會那麼簡單的.

傅寒川那個人,能對她好好的?

昨天金家宴會的事情,他後來也聽說了一些.

盡管金家的私人宴會已經安排的很低調了,但是傅家那位從未示人的啞巴媳婦首次出現在宴會上,賓客都是看到了的,而且還鬧出了一些事情.

宴會結束,上流社會圈基本上都有所耳聞了.

難怪,她昨天忽然說不想做APP了,而且心情會那麼低落.

其實今天,祁令揚也不全是為了項目的事情過來.項目早就做好了分組,他只要掌控全局就行了.可是聽到蘇湘的事情,就忍不住的想過來看一看她.

看到她,就控制不住的有心疼的感覺.

他也不知道為什麼會想要關心她.

可能,因為他們那個一開始的沒有交集的交集吧……

蘇湘已經整理好了自己的物品,祁令揚道:"我送你回去……"他想了想,改口道,"我送你去地鐵站."

昨天送她回家的時候被傅寒川看到,那個人對她就冷嘲熱諷的,回去肯定也沒對她怎麼好,還是不要再給她惹不愉快了.

而且,她也應該不肯再讓他送過去的.

學校距離地鐵站就一段路,蘇湘自己走過去也不費什麼時間,但是昨晚上傅寒川折騰了她太久,而今天又站了一天的課,她的腿已經快要受不了了,便沒再拒絕.

祁令揚穩穩的開著車,身邊的人呼吸輕輕的,好像感覺不到她的存在似的.

這也不是祁令揚第一次載她了,但兩次都覺得旁邊坐著一個安靜的人,卻不覺得寂寞無聊.

夕陽的余暉落在她臉上,一層金紅色.

祁令揚余光悄悄的掃她幾眼,有種希望路再漫長一點的感覺.

但是再長的路終有盡頭,又何況這只是幾百米的路程.

到了地鐵站,蘇湘從車內下來,對著祁令揚道謝,轉身正要走下通道的時候,就看到通道前站著一個兩鬢頭發灰白的男人.

蘇湘認得他,他是傅家老宅的管家,大家都叫他老何.

傅家的人即便知道她工作的地方也不會直接到學校去找,一般都是在她必經的地鐵站接她.

說好聽了是不想打擾她的工作生活,但真正的原因,大家都心知肚明.

老何看著保時捷開走了,才看向走過來的蘇湘,對著她微微的點了下頭,沒什麼表情的說道:"太太,夫人想請你回老宅一趟."

蘇湘眉毛微微一蹙,不過這也是意料中的事情.

宴會上鬧出那麼的大的動靜,卓雅夫人怎麼可能輕易放過她?

一會兒過後,車子在傅家老宅的門口停下.

蘇湘一路上心里都沉甸甸的,下了車胸口就更悶沉了.

穿過前庭花園進到主屋,客廳里,傅家的家庭醫生正把血壓計從卓雅夫人的手臂上取下來說道:"夫人的血壓已經穩定一些了,但還是有些高,一定要保持心情平靜,不要再受刺激了."

他轉頭開了一些藥,叮囑傅家的女傭要每天定時的讓她吃.

蘇湘靜靜等候在一邊,卓雅夫人看到她,心情就惡劣到不行.

她瞪了她一眼,冷冷的說道:"看到她,心情能保持平靜嗎?"

家庭醫生看了一眼蘇湘,臉上閃過一些尷尬.

蘇湘在這個家的境況,醫生也是知道的.他的工作做完了,便跟卓雅夫人道了別,轉身離開了.

卓雅夫人冷冷的看了眼蘇湘,將她從頭到腳的又打量了一番.

如果不是她昨天被氣到,又怎麼可能拖到今天才把她叫過來.

她抬手,用力的拍了下桌子道:"蘇湘,你知錯了沒有!"

在別人家的宴會上比手畫腳,生怕別人不知道她是個啞巴似的,把傅家的臉面都丟盡了!

她已經警告過她,不要在那種場合用手語,可她最後還給她激動昂揚的比劃了起來,絲毫不顧及別人的眼光!

蘇湘抿著唇,堅決的搖頭.

她錯什麼了?

她只是自由的表達了自己的意願,何錯之有?

"你!"卓雅夫人氣得瞪眼,桌子被她拍的砰響,一邊的女傭連忙端水勸聲道:"夫人,您小心血壓又高了.剛才劉醫生還囑咐您不要動氣呢."

卓雅夫人用力的瞪了蘇湘一眼,接過溫水喝了一口水,把降壓藥吃了,再深度呼吸了幾次,氣息才順了一些.

這個死丫頭看著沒聲沒息,軟面團似的,其實脾氣犟的很.

可她每次生氣,都好像對著一個木樁,這丫頭就算給她回嘴,也只會比手畫腳的,她又看不懂,兩個人完全沒法溝通.

其結果,每次都是卓雅夫人氣得臉紅脖子粗,她的高血壓,也是這幾年才得的.

卓雅夫人氣順了,又看了一眼蘇湘道:"你昨天參加過宴會了,也親眼看到你跟我們的差距了?"

蘇湘看著她微微擰眉,抬起手來的時候,卓雅夫人就好像看到了什麼看不下眼的東西似的,擺了下手打斷她道:"行了,你說什麼,反正我也看不懂."

"我要說的是,你該知道,你站在寒川身邊,只會拖累他."

"以寒川的身份,他需要一個得體的太太站在他的旁邊,助他有更廣闊的世界.你,只會讓那個廣闊的世界遠離他,懂嗎?"

在宴會上,傅寒川對卓雅夫人說的那一番話,對她的觸動很大.

責任,就是說,兒子是不准備放下這個拖累了.

他下不了手,那就只能她這個母親來.

她不可能眼睜睜的看著這麼個女人,拖累他兒子的一生的!

上午的時候,卓雅夫人接到金語欣哭哭啼啼打來的電話,說她被傅寒川開除了.

那時,卓雅夫人便沒再做什麼表態了,說了幾句體面話就掛了電話.

金語欣是不錯,但她的項目提案居然輸給一個啞巴的什麼微博,這就已經讓她不滿了.

同意繼續支持金語欣,也是她一時找不到更合適的兒媳婦人選,但既然兒子開口把她開了,她沒必要再做挽留,開了就開了吧.

但是這件事,更加給卓雅夫人提了個醒,她的兒子所說的,是認真的.

認真到,甯可開了金語欣,讓傅贏少了一個家教老師,也要給這個啞巴討回個公道.

本來,有金語欣在他的身邊,有個比較,卓雅夫人還能再慢慢等,希望那兩人能培養出感情來.

但是現在,卓雅夫人已經沒有那個耐心了.

她真怕傅寒川真的對這個女人用了心,那就麻煩了.

卓雅夫人接著說道:"寒川說了,他對你只有責任.但你自己想想,你良心上過的去嗎?"

"你,只是為了你們蘇家,就害了我的兒子.這快三年了,如果你有良心,就趕快離開我的兒子,別再拖累他!"

最後一句,卓雅夫人咬牙切齒的說了出來.

只要一想到他的兒子在這個女人身上浪費的時間,還要替她那個沒用的哥哥看著他們蘇氏以防又出問題,還有他們這幾年被人背地里嚼的舌根,卓雅夫人就覺得胸悶氣短.

總之,這個女人不能留著!

蘇湘眸色淡淡的,在這幾年里,她聽多了卓雅夫人的惡言惡語,每次都不同,但意思都一樣,她都已經免疫了.

蘇湘從包里拿出了手機,調開記錄本,在上面寫了起來:夫人,你為了你的兒子要叫我離開,你是位母親,天下父母心,我能理解.但是我也是個母親,同為父母心,我要為了我的兒子留下.除非,你們答應我,讓我帶走我的兒子.

然後,她把手機反過來給卓雅夫人看.

不是她不想離開傅家,這里沒有一個人喜歡她,歡迎她,她早就受夠了.

如果不是為了傅贏,這里有什麼值得她多留戀一秒鍾的?

卓雅夫人正眯著眼看上面的字的時候,就聽到一邊的女傭忽然說道:"傅先生,您來了."

抬頭一看,就見到傅寒川沉著一張臉大步的走了進來.

傅寒川今天一天都沒去公司,到了蘇湘下班的時間沒看到她回家,心里隱隱的猜到了什麼,就打了個電話給了老何.

蘇湘果然被接到了老宅這里.

就知道宴會上的事情,母親不會這麼輕易的放過蘇湘的.

傅寒川走到蘇湘的身側,大手一抓就把蘇湘還未來得及收起來的手機拿了過來.

目光在上面掃了兩下,臉色更沉了一些,冷得要將這里冰凍起來似的.

他冷冷的看了一眼蘇湘,把手機用力的塞到了她的手里,蹭的她掌心都疼了.然後,他轉頭對著卓雅夫人道:"媽,我以為我已經跟你說的很清楚了."

卓雅夫人眉頭皺了皺,惡狠狠的瞪了一眼蘇湘,她干嘛不早點把手機收起來,是故意讓他兒子看到的嘛!

卓雅夫人生氣的道:"我這是為了你好!"

"媽,我知道你是為了我好,但我有我的打算.媽,我以為金語欣的事情,你應該明白的."

金語欣就是母親大人安排過來的,為了不傷母子感情,他也就沒多說什麼,他這次把金語欣開掉,也是給他母親提個醒,別再來插手管他的事.

卓雅夫人張了張嘴,還想說些什麼,可是看到兒子臉色沉沉的,態度堅決的樣,便把話又吞了回去.

她總不好為了蘇湘這個女人,跟兒子當面起沖突.

卓雅夫人捏了捏額頭,一陣頭疼.

女傭見狀,小聲說道:"傅先生,太太的這兩天的血壓很高,剛吃了藥呢."

她說著,又掃了一眼蘇湘,意思很明顯,就是要告訴傅寒川卓雅夫人血壓高的原因.

傅寒川總不能不管母親的高血壓病,臉色放軟了一些,轉頭對著女傭就厲色了起來:"那你們不會好好照顧著!"

女傭嚇了一跳,這下閉緊了嘴巴,不敢再說什麼了.

卓雅夫人深深的吸了口氣,擺了下手道:"行了行了,今天我不舒服,就不留你們吃晚飯了,你們回去吧."

傅寒川的態度,多少有點兒傷到了卓雅夫人,心情郁悶下,就算是母子親情,也要適當的保持距離,免得再起沖突,不然就真的要生出嫌隙了.

為了蘇湘這個女人,不值得.

上篇:040 他法律上的妻子,輪得到她來踩?     下篇:042 傅寒川目不斜視,傲嬌的走了過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