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46 她倒是玩得挺開心的!  
   
046 她倒是玩得挺開心的!

g,更新快,無彈窗,!

蘇湘的眼眸微微的一黯,然後比劃起來.

--取消了.

說完,她悶著頭往前走,再也沒有抬頭看天空.

她想,從今以後,她都不會去看那些不知飛向何方的飛機.

從今以後,也不要再相信別人的承諾.

想要飛,靠自己.

祁令揚跟在她的身後,望著她纖細的背影若有所思.

聽到她說要去旅行的時候,她明明是很開心的,現在說不去……她肯定很失望.

顯然,她不能出行的原因在于傅寒川.

祁令揚抬頭看了空中一眼,再看看蘇湘那寥落的背影,長腿幾步追上她,與她並肩一道走了起來.

飛機上的商務艙.

傅寒川望著窗外的云層,四周白茫茫的一片,前面是金色的太陽,光芒將云層也鍍上了金紅色,瑰麗壯闊的令人震撼.

像這樣的景色,他已經看過無數次,也早就沒有了欣賞的心情,但這一次再看到的時候,他的心情卻是沉悶的很.

假裝我已經去過……

那一句話,配上那個女人低垂雙眼的模樣,在腦子里怎麼都揮之不去.

他開鎖了手機,再次的登錄微博,卻發現她的那句話已經刪除了.

傅寒川擰了擰眉頭,心情更加的惡劣了.

喬深就坐在他的身側,看到大老板對著一只手機皺緊眉頭的樣子,低聲問道:"傅總,是不是出什麼事了?"

剛才上飛機前,也看到他對著手機失神.

傅寒川收回手機,後背靠在椅背上閉上眼,冷淡的道:"沒事."

可是,頭疼的很.

飛行將近二十個小時後,傳來空姐甜美的聲音,提示即將抵達馬德里機場,傅寒川睜開眼,臉色稍有疲倦.

下了飛機,喬深去領行李箱,傅寒川等在一邊,過了會兒,喬深推著行李箱過來的時候,卻看到他的身側還跟著鄭恬兒,他的眉頭微微一皺,看向喬深.

還未等喬深說什麼,鄭恬兒抱歉的道:"不好意思傅總,我的行李箱被航空公司弄錯了."

她攤了下手:"我的護照跟簽證,還有我所有的東西都在那行李箱里面,現在我的工作人員已經去交涉了.不過今天可能要麻煩一下傅總."

鄭恬兒微微笑著看向傅寒川,臉上十足的無奈.

傅寒川面色冷冷的看向喬深,喬深立即感覺到壓力山大,擠著笑說道:"鄭小姐預訂好的酒店出了點事,她的房間被人用了,所以想跟我們住同一個酒店."

鄭恬兒雖然跟傅氏還沒有正式的簽約,但在候選人之列,如果拒絕的話說不過去.

喬深也委婉的說過,既然她是為了這邊的品牌來商談的,那為什麼不找這邊的品牌商幫忙解決,而鄭恬兒又表示說,如果找這邊的品牌商幫忙解決的話,就好像欠了他們一個人情,到時候談代言費以及其他條款的時候就不好說了.

而且人在異國他鄉,當然是找自己人幫忙比較安全.

不得不說,這個女人的道行高深,讓人拒絕都無從拒絕起.

傅寒川沒再說什麼,機場接機的人員過來,一行人坐上了車,直往下榻的酒店而去.

傅寒川在當地的星級酒店訂了總統套房,內嵌幾個房間,當鄭恬兒以為可以使用其中一個的時候,傅寒川卻讓喬深跟前台交涉,讓他們再騰出兩間房來.

鄭恬兒微微愕然,但還是保持著微笑臉說道:"那就謝謝傅總了."

說著,她頓了下,眉眼微轉,又笑道:"傅總的面子果然大,在這里,這些老外也要看您的面子."

在自己的地盤上能夠呼風喚雨這沒什麼,難得的是在國外,傅寒川也能夠吃的開.

現在正好西班牙在舉行足球歐洲賽事,酒店提前預訂都很難訂到,而這家酒店可是整個馬德里最好的,之前她的經紀人要在這邊訂一間房都沒有能夠預約到,而傅寒川不過是幾句話就辦到了.

雖然說只是訂間房,看起來沒什麼大不了,可是以小見大,傅寒川的能量是非常巨大的.

這樣的男人,別說百里挑一,就是萬里挑一也不為過.

可是,這樣的男人,配個啞巴就太可惜了.

傅寒川對鄭恬兒的恭維並未表現出什麼,依然是一張看不出喜怒的臉,他讓喬深把房卡遞給她,只淡淡回道:"鄭小姐旅途勞頓,就先好好休息一晚,明天再等機場那邊的消息吧."

鄭恬兒接過房卡,又道了一次謝,說道:"那以後有時間,就請傅先生賞臉,由我請客,大家好好的吃一頓."

說著,她對著傅寒川輕輕的點了下頭,轉身離開.

她身邊的一個生活助理立即的跟了上去.

喬深看著鄭恬兒走遠,轉身對著傅寒川說道:"那傅先生,我們也先回套房休息一下吧."

"嗯."傅寒川淡淡的應了一聲,邁步往電梯走過去.

這個時候,鄭恬兒已經上了另一部電梯,傅寒川跟喬深所乘坐的,是酒店專供與總統套房的那一部.

到了套房,傅寒川脫下外套,先打開了電腦查看新的郵件.

盡管坐了二十個小時的飛機,但面對工作的時候,他依然能保持精神的狀態.

老板是如此,作為第一秘書,喬深自然也不在話下.

喝了兩杯咖啡以後,這才把工作忙完.

傅寒川洗了個熱水澡去去疲勞,躺在舒適大床上,剛合上眼,像是腦子里裝了記事器似的立即又睜了開來.

他打開手機一看,聊天軟件上沒有來自蘇湘的消息,短信也沒有.

這時天色微微亮,已經是凌晨了.

幾乎過去了一整天,她就一條消息都沒有,也不問他是否平安到達?

傅寒川驀地心底生出一股氣來.

以前他出差的時候,她還會發個信息問問.

按照時間差,這個時候的北城差不多應該是下午的時候,傅寒川秀長的手指在屏幕上靈活點動:我已經到了.

寫完,他的食指懸空在發送上面,想了想,又那把那幾個字刪了,重新打了幾個字:傅贏還好嗎?

……

鄭恬兒對著鏡子,仔細的看著自己的臉.

剛敷完面膜的臉,水潤光滑,容光煥發,嫩得跟水豆腐似的.

在娛樂圈里,作為頂級流量的女星之一,臉是招牌.

不得不說,即使是素顏,這一張臉也是秒殺很多整容臉的.

鄭恬兒轉頭對著她的小助理道:"我美嗎?"

小助理正在收拾房間.鄭恬兒有潔癖,就算是星級酒店,里面所有的東西都必須要用消毒紙巾擦一遍.

小助理轉過來看了她一眼,笑著道:"恬兒姐,你當然是最好看的了.我跟了那麼多明星,就屬你的皮膚最好了."

鄭恬兒翹起了唇角,然後又問:"那你說,是我美,還是那位傅太太美?"

"……"小助理愣住了,不敢亂說話.

在這個圈子里,小助理也聽到過一些風聲,說那位傅太太是個殘疾人,但就這麼說出來,她怕那位傅先生知道了.

雖然知道她一個小助理的話不太可能傳到那位先生的耳朵里,但萬一呢?

她可得罪不起啊.

而面前這個脾氣超壞的鄭小姐,她也得罪不起.

小助理賠著笑道:"恬兒姐,我沒有見過那位傅太太呢……"

傳聞,那位傅太太從未在人前出現過,倒是聽說幾年前有件事鬧的挺大了,照片登了很多,不過後來就搜不到了,無論是紙質的娛樂周刊還是電子網絡上,都搜找不到了.

可以想見,那傅家的勢力有多大.

鄭恬兒聽著小助理戰戰兢兢的一句回答,覺得沒勁透了,轉頭又對著鏡子里自己嬌豔的面容,涼颼颼的道:"她是個啞巴,知道了吧?"

只是一個啞巴,再漂亮也沒有用,隨便哪個女人都能把她比下去.不過她鄭恬兒比起其他女人,又多了那麼一些心機.

她可以主動出擊刷存在感吸引別人的關注,又能低調給人以神秘感.

進退有度,點到即止,令男人為她著迷.

這麼多年來,她就是憑著這一套生存法則,在男人圈里無往而不利.

傅寒川……

這三個字,猶如散發著天堂味道的一棵樹,權勢,地位,長相,身材……毫不誇張的說,他是所有女人的夢想,是所有女人都想要傍上的大樹.

為了接近傅寒川,她可費了一番心思.

先是買消息,得知傅寒川的日程以後,就讓她的經紀人聯絡西班牙這邊的品牌商.

原本,這個品牌已經不在她的考慮范圍了,不過為了傅寒川,她才重新考慮起來.

在機場的時候,她故意的制造偶遇,又讓助理取消了那邊預訂的酒店,至于行李,也是她讓助理故意的錯了過去,沒有這些偶然事件,又怎麼接近他呢?

再美的臉蛋,也需要出現在人的眼前,才會受到注意,是不是?

"對了,我的機場照片,通稿寫好了嗎?"

小助理立刻掏出了手機:"我問問看."

鄭恬兒如今正當紅,但在娛樂圈新人輩出,一夜爆紅的小花多的是.

她來西班牙的這幾天,關于她的新聞也不能斷,必須要保持熱度.

有句話說:姐雖然不在江湖,但江湖不能沒有姐的傳說.

這句話,說的就是鄭恬兒.

電話打完,另外幾個小助理,連同經紀人也一起進到了房間.

經紀人劉姐把剛剛寫出來,已經P好了圖的通稿讓她過目.

鄭恬兒看得很仔細,每一個字,到每一張照片的細節都不放過.

別的女星都是經紀人看過就發出去了,有的甚至直接寫完就發,看都不看,在鄭恬兒這里,她必定親自督辦,她不允許有一絲一毫的出錯.

鄭恬兒看完,將筆記本還給經紀人,讓她發通稿,又對著攝影助理道:"我跟傅寒川一起在機場的照片拍下了嗎?"

那攝影助理立即道:"拍下了的,這也要寫通稿嗎?"

劉姐聞言,皺眉對著鄭恬兒道:"這不大好吧,傅寒川不好惹呢."

當紅女星跟某個富商一起出現在機場,稍微炒作一下噱頭,比如一同出游什麼的,以鄭恬兒的知名度,肯定能霸榜好幾天,不過這風險很大.

這個人,可是傅寒川呢!

而且不管傅寒川的那位妻子怎麼樣,鄭恬兒鬧出個小三的名聲,對她的事業打擊也很大的.

鄭恬兒拿著相機在看里面的照片,她跟傅寒川在機場握手的,以及在酒店兩人面對面說話的.經過攝影師的角度協調,照片上兩人的關系就變成了曖昧的那種.

鄭恬兒勾著唇角,對此很滿意.

她把相機還給攝影助理,噙著笑對著劉姐道:"又不是我們這邊發出去.把這幾張照片透露給一些娛樂八卦賬號,就說是一些在馬德里的游客拍到的,這不就好了."

現在正當賽事,馬德里游人正多,所以被人偶遇一點都不稀奇.

"到時候我們這邊再發一個澄清稿,說我們只是在這邊談品牌合作,正好跟傅寒川遇上,不就好了?"

經紀人眼眸一轉,擔憂就消失了,笑著道:"恬兒,你這腦子,娛樂圈的那些女人,還真沒幾個比的上你的."

這一大波炒作,肯定能造成轟動的.

而且之前他們就放出消息說,鄭恬兒有意與傅氏合作,兩人一起出現在西班牙,不就正好造勢了嗎?

不過有句話劉姐沒有說出來.

鄭恬兒的這膽子,娛樂圈的那些女人里,也沒幾個比的上她的.

這種拿自己的名譽搏風頭的,一定要是野心夠大,承受力夠強的才行.

……

蘇湘上完最後一堂課回到辦公室,從抽屜里拿出手機才發現傅寒川發過來的消息.

他問的是傅贏,她便回答了一個好,別的就沒有什麼了.

這個時候,她一個字都不想搭理他.

蘇湘收拾好了東西准備下班,祁令揚站在門口:"蘇老師,好了嗎?"

蘇湘抬頭,點了點頭,走了過去.

今天祁令揚也來學校了,一連兩天他都來做調研.這次比上次的內容要更詳細,所以時間上要好幾天.

--車子還沒有拿回來嗎?

祁令揚看她比劃完,說道:"4S店沒有配件,需要過幾天才到貨."

蘇湘了然的點了下頭,沒再說什麼了.

因為傅寒川的關系,她知道進口車的零配件很難買到,需要從國外運過來.

想到那個男人,蘇湘就悶悶不樂.

想他做什麼.

步子不由的快了一些,簡直是在悶頭走路了.

進站,等地鐵來,再到上去,下來,一個多小時的時間里,她都沉默寡歡著.

偶爾,掏出手機來看一看,再收回去.

這一切,祁令揚都看在眼中.

她的情緒依然萎靡,笑容勉強,一點都沒有之前跟他說話的時候眼睛里閃著光芒.

祁令揚捏了捏手指頭,想要開口說些什麼逗她開心一下,但是又不知道說些什麼.

其實以他的個性,還真不是什麼好脾氣會哄人的那種人,只是不知道為何,看到她不快樂,他心里也就高興不起來.

刷了卡,兩人走出計費通道,前面就是通往地面的出口了.

地鐵的出現又促成了很多的商機,前面就是幾台抓娃娃機,幾個孩子圍在那里玩的興奮,祁令揚眸光一轉,忽然上前捉住蘇湘的手臂,拉著她往那邊走去.

蘇湘都已經准備踏上電梯了,忽然被人拉著走嚇了一跳.

祁令揚拉著她,一直到了抓娃娃機那邊才停下來.

蘇湘轉頭疑惑的看他,不知道他想干什麼.

祁令揚笑著看她:"玩過這個嗎?"

蘇湘搖了搖頭.

每次上下班,她都是行色匆匆,都沒有好好的看過這一路上有什麼.

而這些年,她也沒有好好的玩過什麼.

祁令揚笑了下,指著里面的娃娃說道:"喜歡哪個?"

蘇湘朝著抓娃娃機看過去,里面有很多的小娃娃,造型可愛.

她喜歡那個旅行青蛙,最近微信上很火的一款養成系軟件.

她自己也養了一只,不過那只青蛙跟她一樣,幾乎不出門,每天都是吃飯睡覺看書寫作業,是只學霸蛙,也悶的很.

旁邊的一台機器上,有個小女生興奮的跳了起來,她喜歡的小黃雞從下面的出口掉出來,小女生抓著娃娃朝著她的男朋友炫耀,那男孩一臉寵溺,說道:"這下高興了,可以走了麼……"

兩個人拿著娃娃歡歡喜喜的朝前走了,立即又有人站在了他們的位置,蘇湘觀察了下,看到他們塞了兩個硬幣進去,然後搖動操作杆,讓那個爪子伸下去抓娃娃.

祁令揚從口袋里拿出錢包,這一看發現他並沒有硬幣,里面只有幾張大鈔,他看了眼蘇湘,見她還在看別人怎麼抓娃娃,便去了便利超市那邊買了瓶酸奶,兌了一大把的硬幣.

他把酸奶遞給蘇湘,沖著她笑了下,然後往投幣口塞了兩個硬幣下去.

其實祁令揚也是第一次玩這種游戲,以前他也不覺得這種游戲有意思,只是看到她一直郁郁寡歡,他好像見不得她這樣,便玩來讓她高興一下罷了.

隨著機器的爪子移動,蘇湘被吸引住了,咬著酸奶的吸管,緊張的看著那爪子左邊移一些,右邊移一些,朝著那只青蛙緩緩落下.

當爪子抓住青蛙的時候,她屏住了呼吸,等著爪子將那娃娃勾起來.

而當那爪子成功的將娃娃抓起來的時候,她的眼睛亮了起來,只是還沒抓起,那青蛙就掉下來了.

好可惜啊……

蘇湘遺憾的看了祁令揚一眼,祁令揚道:"那就再來一次."

接下來一連幾次都是差了那麼一點點,如果不是之前那個小女生抓到了娃娃,蘇湘都要覺得這是騙錢的了.

真的好難啊!

祁令揚又丟了兩個硬幣進去,這時,他對著她道:"要不要你自己試一下?"

蘇湘看了許久,早已經躍躍欲試,便站到機器前握住了操作杆,有些緊張的看著里面,然後操動了起來.

祁令揚站在一邊看著她緊張的呼吸,緊張的盯著,整張小臉都繃的很凝重,他的嘴唇微微的勾了起來.

這個時候,她已經沉浸在那種簡單的快樂中,幾乎都要忘了因為什麼事而不開心了.

一連失敗了好幾次,終于,她成功的抓起了一個娃娃,卻不是她想要的那只旅行青蛙,是只戴著眼鏡的小黃雞.

不過這也足以讓她高興了.

她興奮的抓著那只娃娃,沖著祁令揚搖晃了起來.

--看,我抓到了!

祁令揚看著她晶亮的眼,那小女孩一樣單純的笑容很有感染力,他笑道:"嗯,你比我厲害."

他攤開手,一大把的硬幣已經一個都不剩下了.

原來她已經抓了很久,用最後的兩個硬幣才抓來這麼一只小黃雞.

蘇湘看著祁令揚眼中略帶揶揄的笑,低頭不好意思的笑了笑,忽然發現自己的舉止有些輕浮了.

她一直都是溫婉的淑女形象,從來沒有這麼瘋過,而且她是個媽媽了,哪里能跟小女生一樣蹦蹦跳跳,太丟臉了.

不遠處的一處鮮花店內,莫非同抄著口袋,正在等里面的店員將鮮花包裝起來.

以他的身份,他當然不需要坐地鐵,不過跟朋友們打賭輸了,要在這家花店買一束花,再送給店里的老板娘,然後對她說我想追求你.

沒錯,紈绔公子無聊起來就是這麼的無聊.

"先生,您的花已經包好了."

莫非同接過一大捧的玫瑰,里面紅白黃藍粉各種顏色的玫瑰,是他亂點的,基本上沒有什麼品味可言,叫人包裝起來的時候,人家還特意的多看了他幾眼.

莫非同舉起花欣賞了下,忽然,他像是看到了什麼,盯著前方,嘴巴微微的張大了.

他沒有看錯吧,那個不是小啞巴嗎?

傅寒川沒有帶著蘇湘給他們這些朋友們見過,但是三年前那鬧得沸沸揚揚的事,作為傅寒川的老鐵,自然是多加留意的.

其實如果不是蘇湘在使用手語,莫非同還未必能認出她來,畢竟也只是在報紙雜志上看過,但當她比手畫腳的時候,他一下子就認出來了.

小啞巴居然在玩抓娃娃機?

等一下,她旁邊站著的男人,那不是祁家的二公子嗎?

他們認識?

這可有意思了……

莫非同有些凌亂,不過凌亂中,他還是拿出手機將那一幕拍了下來.

哼哼,傅寒川在西班牙出差,小啞巴就跑出來跟別的男人出來玩了,拍下來給傅寒川看看,看他怎麼樣!

拍完,莫非同慢悠悠的踱步過去,走到蘇湘面前,蘇湘正要走呢,忽然就被人擋住了路,于是她往旁邊挪了挪,但是當她往旁邊挪的時候,那個人也往旁邊走,往另一邊走,那個人也往另一邊.

蘇湘抬頭,就看到一雙狹促的桃花眼看著她,那眼神,好像他認識她似的.

但蘇湘可以保證,她絕對沒有見過這個人.

莫非同近距離的把蘇湘打量了一番,然後轉頭看向祁令揚,似笑非笑的說道:"真是稀奇了,竟然在地鐵站遇見祁二公子,這種地方,不像是你來的吧?"

以祁家的身份地位,應該是豪車出行,哪需要跟人擠地鐵,還有……玩什麼抓娃娃機啊?

祁令揚盯著莫非同,微微的眯了下眼,往他的身後看了眼,再看向他,同樣的似笑非笑的道:"莫三少不是也一樣嗎?這地方,可不適合高調的你啊."

莫非同揚了下眉毛,低頭擺弄了下手里那一捧五顏六色的玫瑰,斜眼睨向蘇湘:"嗨,大嫂,沒想到初次見面會是在地鐵里,第一次見面,沒有准備什麼禮物,那這束玫瑰就送給你了."

蘇湘愣住了,大嫂?

她看了眼那束"熱鬧"的玫瑰花,沒有接.

莫非同卻把花塞到了她的手里,說道:"大嫂,你沒有見過我,不過以後可能有機會見到."

"那我走了啊."

他沖著她眨了下眼睛,轉身走了.

蘇湘莫名其妙,看著那人的背影,又看了眼祁令揚,那個人,誰啊?

而且剛剛的感覺,那個男人好像對她有敵意似的.

祁令揚微微的皺眉,看著莫非同的身影一路走遠,他收回目光,把蘇湘手里的玫瑰花拿了過來,然後走到垃圾桶那邊,插在了上面.

蘇湘看著垃圾桶上的那束玫瑰,再看向走回來的祁令揚,他怎麼把花丟了?

祁令揚道:"你不是教學生們說,陌生人的禮物不要隨便拿嗎?"

"那種人一看就不是什麼好東西,你也不要拿,走吧."

蘇湘本來也不認識那人,就沒放在心上,抱著她的小黃雞往出口走了.

……

遠在西班牙的傅寒川,單手枕著腦袋,另一只手把玩著手機,目光盯著那一個沒頭沒尾的"好"字,連一個標點符號都沒有.

心里有著怒氣,又有些吃癟.

有種想生氣又氣不起來的挫敗感.

說起來,這還是他第一次對人許諾,卻食言了.

心里也一直記掛著這件事,就算明明很累了,卻又睡不著.

翻了一個身,他枕著手臂,剛閉上的眼又睜了開來.

這只是一件小事而已,他大可不必掛在心上的,可是一閉上眼,就是她那張透著怨氣的小臉.

第一次,他有種心虛的感覺,有些愧疚.

可是,有些決定一旦下了,他就不該再動搖了的……

他有些後悔,但後悔的不是沒有帶蘇湘出來,而是後悔不應該憑一時高興就給她這個承諾.

如果沒有希望,她就沒必要失望了.

傅寒川盯著屏幕上新打出來的一行字:我已經抵達馬德里.

但這條信息,遲遲沒有發送出去.

在屏幕的亮光沒有再次暗下來之前,終于發送出去了.

手機被丟到了床頭櫃上,他沒有再等那邊的回複,閉上眼睡去了,神情是淡漠的.

這條消息,並不是情侶間鬧別扭,你發條信息試探她一下,看她回不回,還願不願意理你的那種,而是,這只是一條告知消息,她無需回複,他也不需要等到她的回複.

蘇湘到家門口的時候,看到這條消息,沒有什麼反應,看完就放回了口袋里.

這兩年,她早已經習慣了傅寒川的行事作風,就沒有必要再自作多情的覺得這是情侶間的互動什麼的了.

相信他給宋媽媽,給傅家那邊發的,也是同樣的消息.

一條信息群發.

果然,進門的時候,宋媽媽剛看完消息,笑著對蘇湘道:"太太,先生已經平安到那邊了,讓你不用擔心."

蘇湘淡淡的笑了下,沒有揭穿宋媽媽,後面的半句話完全是她說來安慰她的.

她進到房間,換了家居服,把那只小黃雞隨手擺放在了書桌上便去找傅贏了.

傅寒川一覺醒來,望著頭頂的天花板,眼睛還有些怔忪.

轉頭,看到手機的提示燈一閃一閃,便把手機拿了過來,不過當他看到里面發送過來的內容的時候,頓時一下子坐了起來,目光緊緊的瞪著手機上發送過來的小視屏.

短短的十秒,全是那個女人站在抓娃娃機前興奮緊張的模樣,那誇張的表情,他都快認不住來,這個女人是他那個總是溫婉如水,低眉順目的老婆了!

而她的旁邊,"含情脈脈"看著她玩樂的,正是祁令揚!

好像有人在他的天靈蓋點了一把火,一直燒到了腳底,傅寒川用力的掀開了被子,握著手機走到落地窗前,目光森冷的看著前方.

莫非同此時正在1988跟朋友們喝酒認罰呢,接到傅寒川打過來的電話,唇角輕輕一扯,握著手機走到了外面的走廊里.

"你在哪兒看到她的?"電話接通,上來就是充滿火藥味的一句問話.

莫非同握著手機,漫不經心的靠著牆,一手把玩著打火機,唇角輕輕一扯,就知道他肯定按捺不住的.

不過還未說話,電話就被人掛斷了.

莫非同瞧了眼已經被掛機了的屏幕,玩味的自言自語道:"地鐵站唄……"

傅寒川緊緊的握著手機,目光如火的瞪著前面.

她倒是玩得挺開心的!

上篇:045 假裝我已經去過……     下篇:047 奸商奸商,再商言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