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49 半斤八兩,誰嘲笑誰啊  
   
049 半斤八兩,誰嘲笑誰啊

g,更新快,無彈窗,!

即便沒有看到她的臉,傅寒川也能想像到蘇湘那張憤怒到通紅的小臉,也可以想象到她既生氣又無計可施的像是困獸一樣團團轉的樣子.

傅寒川冷酷的勾了下唇角,將手機放在一邊,拿了浴袍慢條斯理的進浴室洗澡.

他就不信,他沒有辦法治她……

……

另一邊,鄭恬兒卸完妝又洗了一個澡,清除了一天的疲憊,但這還不能完全放松,她還要聽經紀人講明天的工作安排.

薩卡那邊的廣告代言,基本上可以敲定,就只等簽約了.

她原本不想簽這個代言,不是因為代言費少,而是薩卡的問題.她沒有辦法跟一個老頭子睡一張床,而傅寒川的到來,讓她可以既拿下代言,又不用被潛規則.

只不過,這樣一來,傅寒川那邊就欠了他兩個人情……

傅寒川……

傅寒川……

這個男人真的不簡單吶,一頓早餐,就把她原本的計劃打亂.

這樣一來,如果要拿下傅氏的形象大使,就有些難度了.

不過嘛,如果傅寒川像別的男人那樣容易搞定,那還有什麼意思?

鄭恬兒對著鏡子里的自己,忽然打斷了經紀人劉姐的報告,問道:"今天我美嗎?"

劉姐愣了下,看了她一眼微笑說道:"恬兒,你一向是完美的."

鄭恬兒滿意的點了下頭,慢慢的把面膜貼在臉上,然後讓整個身體躺在貴妃榻上,讓小助理給她按摩做腿部的肌肉放松.

今天晚上,她一身禮服,完美呈現了她的曲線,再加上她精致的妝容,那些金發碧眼,豐,胸翹臀的名模都沒能掩蓋住她的光芒.

傅寒川,他沒有看那些外國女人一眼,他的女伴,是她.

這讓鄭恬兒心情愉悅.

能站在那麼完美的男人身邊的,就必須是一個完美的女人.

鄭恬兒又道:"對了,今晚我去參加薩卡品鑒會的通稿,還有我們即將簽約的事,通稿寫了嗎?"

劉姐道:"一早就寫好了,現在就要看嗎?"

鄭恬兒伸出手,劉姐便把筆記本放在了她的手上,鄭恬兒看到自己光彩照人的站在薩卡的別墅前,薩卡與她禮節性的擁抱,還有親吻她手背的照片,角度取的很好,沒有因為夜色而將她拍的模糊.

像這種通稿,可以提升她的國際形象,吸引更多的國外大牌.

照片雖然拍的好,但是通稿寫的並不令人滿意,鄭恬兒看完以後,把筆記本交給經紀人說道:"我覺得應該再多寫一些關于薩卡的內容,他的地位越崇高,作為他坐上賓的我,才顯得更高貴,你說是不是?"

劉姐點了下頭:"可以,那我讓人再去修改一下."

劉姐已經交代完了明天的工作安排,正打算離開,鄭恬兒又叫住了她,說道:"關于我跟傅寒川的那些照片,已經放出去了嗎?"

劉姐沒有立即回答,而是微微的皺了下眉,猶豫的道:"放是放出去了,但是我擔心……"

她頓了下,對鄭恬兒的這個大膽做法還是擔心.畢竟如果鄭恬兒完了,那她也就完了.

"你擔心會惹惱傅寒川?"

劉姐點了點頭道:"是的.你知道的,傅寒川的脾氣不是很好.我們這麼做,如果惹惱了他……"

鄭恬兒想要借傅寒川造勢,可傅寒川要是報複起來,鄭恬兒一個混娛樂圈的,絕對招架不住.

鄭恬兒輕輕的笑了下說道:"劉姐,你知道我為什麼敢做這個決定嗎?"

"為什麼?"

"我兩次向他求助,但他並沒有拒絕.說明他對我,還是有興趣的."

鄭恬兒坐了起來,摘下了面膜,在鏡子里又左右的看了看,光滑細嫩的嬰兒肌,令人想要撫摸一番.

她停頓了下,又說道:"你知道我今晚看到了什麼嗎?"

不等劉姐說話,她接著道:"傅寒川對他的那位妻子,不理不睬."

就算是面和心不和的夫妻,也不會做到完全的不理不睬吧?

可傅寒川就是這樣.

如果是這樣的話,那她還是有機會的,而且機會很大.

鄭恬兒眼中眸光閃爍,只要有百分之零點一的機會,她都不想放過!

她也願意為此冒一次險,如果成功了,那她就是未來新的傅太太了!

如果這次的緋聞炒作起來,而傅寒川沒有出來澄清的話,那她就可以做進一步的動作了.

反之,她也做好了應對.

看到劉姐依然不放心的皺緊了眉頭,鄭恬兒不在乎的擺了擺手道:"再說了,我之前不是說了嗎?讓公關團隊發一個公告澄清,就說我們只是在西班牙恰好遇到,傅寒川以前跟那麼多女人傳緋聞,不也都相安無事?"

劉姐知道她的心思,盡管鄭恬兒這麼說了,她反而更加的皺緊了眉頭.

如果她沒有記錯的話,那些想要利用傅寒川炒作,甚至也肖想成為傅太太的女星,後面的星途走得並不怎麼好,資源少了很多.

但是娛樂圈的起起落落實在是太頻繁了,所以沒有人注意到罷了.

劉姐這時也不好說什麼,至少這麼多年來,鄭恬兒的每次冒險都是成功了的,並且為她帶來了新的事業高峰.

"那,好吧……"

……

鄭恬兒人在國外,但是國內關于她的新聞依然不少,機場照片大氣時尚,妥妥的帶貨女王.

馬德里的美景自拍,也通過她的個人微博放出來,與她的粉絲進行親密互動.

而關于她即將簽約國際大牌的新聞上了熱搜,很多人都保持著期待.

這些,都是通過鄭恬兒的工作室,或者她的官方微博發出,再加上各個公眾號發布通稿,這一波熱度炒作起來,鄭恬兒三個字壓住了很多一線女星.

但真正引起軒然大波的,是某個路人拍到鄭恬兒與某富商一起出現在機場,兩人含情脈脈相對的照片,于是就有娛樂八卦跟進,說是鄭恬兒陷入愛河,與男友甜蜜出游.

鄭恬兒與很多一線男星或是名導傳出過戀情,這次傳出與富商熱戀,更是勁爆了別人的眼球,有人開扒這個富商,正是北城首富傅寒川!

緊接著,又有在馬德里看球賽的游客在個人微博上發出鄭恬兒與富商共同進出酒店,還在酒店大廳甜蜜吃早餐的照片.

這就讓之前的甜蜜出游一說更添了鐵證,一時傳的沸沸揚揚.

蘇湘坐在靠窗的榻榻米上,在IPAD上刷著鋪天蓋地的八卦新聞,據說鄭恬兒的官方微博都已經陷入癱瘓狀態.

只是此時,她的唇角勾著一縷冷笑.

跟傅寒川傳出緋聞的女星實在太多了,多得她都記不住是誰,一線的,或是十八線的,她只記得那些女人,個個都有著漂亮的臉蛋,黃鶯似的甜美嗓子.

而這個鄭恬兒,還是第一個跟傅寒川傳出國外出游,又在酒店共度春宵的.

春宵啊……

蘇湘想起三年前,唇畔更是勾出一縷若有似無的自嘲.

這大概是除了她以外,又一個爬上了傅寒川的床的女人吧.

只是可惜了,傅太太已經由她做了.

蘇湘垂眸,盯著屏幕上的這個女人.

混血的臉蛋堪稱絕美,氣質高雅,還透著一股勃勃的野心,剛才她搜了一下這個女人的個人信息,還是個高學曆的女人,又事業成功,看起來是符合卓雅夫人要求的.

蘇湘此時自己都弄不清她到底是個什麼樣的心情.

明明早就已經習慣了的事情,心里依然悶悶的難受,喘不過氣來.

令她更加覺得悲哀的是,他臨時反悔,不讓她去西班牙,卻與另一個女人在那里逍遙自在.

可他都這樣快樂了,那干嘛還要剝奪她的快樂呢?

就見不得她好嗎?

……

馬德里的酒店大廳.

喬深站在一邊,手里拿著一只筆記本,大氣都不敢喘.

而傅寒川此時坐在餐廳,優雅的享用著晚餐.

他臉上一點表情都沒有,看不出他的喜怒,但是在他周身都透著一股森然冷意,連帶著周圍的溫度都低了幾分.

鄭恬兒從外面回來,一眼看過去就看到大廳里那個最閃亮,但……也是最不敢讓人靠近的男人.

在她的身後,劉姐常年跟人打交道練出來的敏銳感告訴她,那個男人發怒了.

她看了鄭恬兒一眼,此時關于她跟傅寒川的緋聞,已經塵囂之上,甚至有些失控了.

有人罵鄭恬兒小三上位,而鄭恬兒的鐵粉不知怎麼的就挖出了三年前那位蘇太太的上位史,雙方就這麼展開了罵戰.

把那位蘇太太也拖下了水,這事兒就麻煩大了.

傅寒川再怎麼不喜歡他的那位太太,但那件事,同樣的是他的逆鱗,不可碰觸.

劉姐擔憂的看了一眼鄭恬兒,小聲道:"恬兒,你先回房間去,我來跟傅先生談談吧."

看……能不能撇清關系,讓這位傅先生息怒.

說著往前走了幾步,肩膀越過了鄭恬兒.

鄭恬兒抿了下唇,又看了餐廳那邊一眼.

燈光打在那個男人的身上,卻有著陰沉沉的氣息.

她輕輕的吸了口氣,攔住了劉姐說道:"一起吧……"

炒著炒著炒糊了,這還是鄭恬兒有生以來的第一次.

兩人一起走到傅寒川的桌邊,劉姐擠著笑說道:"傅先生,您怎麼一個人在這里用餐?"

傅寒川頭都沒有抬,慢悠悠的切著一塊牛排,喬深看向那兩人,冷漠的說道:"劉姐."目光從劉姐的臉上劃過,再到鄭恬兒的臉上,"鄭小姐,我們傅總在這里,是誠心等著兩位的到來."

用詞是客氣的,語氣是嚴厲而冰冷的.

劉姐的氣息微微一窒,好在她見多了大風大浪,神態還能自然.

她笑著道:"喬助理,瞧你這話說的,傅總等我們,這……怎麼說?"

說完,她悄悄的瞥了一眼傅寒川.

喬深眸光微動,冷笑了一聲道:"劉姐一向消息靈通,這麼大的事情,劉姐你能不知道?"

劉姐的笑容微微的僵硬,回頭看了一眼鄭恬兒,說道:"那件事,我們工作室已經發出澄清公告了.那些人也真是的,傅總跟我們恬兒只是偶然遇見,傅總對我們仗義相助,竟然被人傳成了那樣."

"喬助理,你也知道的,那些八卦號,不就是靠著捏造不實消息來賺錢."

喬深也笑了下:"是啊,傅總仗義相助,卻沒事惹了一身的髒水,真夠倒黴的,是不是?"

這話,簡直就是在諷刺了,劉姐的笑容都快撐不住了.

"是,是啊,這件事,真是對不住傅總了."

喬深冷冷一瞥劉姐,盯著鄭恬兒道:"那……不知道這兩天傳出來的,關于鄭小姐跟傅總的緋聞,鄭小姐是滿意,還是不滿意?"

鄭恬兒尷尬的笑了起來:"喬助理,難道到了這個時候,你還在懷疑是我傳出去的消息嗎?"

"可不是嗎?"喬深太清楚鄭恬兒的炒作手段了,直言不諱.

好在鄭恬兒吃的這碗飯就是演戲,再怎麼會炒作,專業沒有丟.

她苦笑著道:"喬助理,你這話可冤枉我了.就算我會炒作,但哪有這麼黑自己的.我廣告簽約在即,又有好幾部戲在等著我,這個時候鬧出這種緋聞來,不是找死嗎?"

"我這兩天都在忙著把這件事壓下去,剛才還讓劉姐訂了機票馬上回國."

她說完,又看向了傅寒川,往前走了兩步接著說道:"傅總,這件事給你帶來了困擾,我很抱歉.本來我就欠了你的人情,現在又把傅總給坑了,這樣吧,傅總,你說我怎麼才能夠彌補?如果我能做到的話,一定全力以赴."

鄭恬兒說的十分的大氣,但私心里還是有著她的打算.

既按照她預先設想的,把這件事撇清了干系,又說要做出補償,無非就是想著還能跟傅寒川有接觸的機會.

只要這種聯系不斷,她就有機會,慢慢的走到傅寒川的身邊去.

這時,傅寒川吃完了最後一塊牛排,拿起紙巾擦了擦唇角,漠然的目光看向那兩人.

鄭恬兒被他這樣的目光盯得驀然一冷,不由自主的哆嗦了下,但還是強撐著笑容道:"傅總,我這麼說,不知道你滿意不滿意?"

傅寒川薄唇開合,沒有什麼起伏的聲調道:"這話要問鄭小姐,不知道你要怎麼彌補?"

"我的要求,是要回到這件事沒有發生的狀態,你能做到嗎?"

鄭恬兒臉色一白,沒想到傅寒川這麼絕.

回到事情沒有發生的狀態,那不就是要時光倒流,怎麼可能!

她的臉色又紅又白,傅寒川的這話,分明是對她一點意思都沒有,一句話打破了她所有的幻想.

她委屈的道:"可是,現在飛出國外來游玩的人那麼多,被人拍到我們的照片,這事兒不是我的錯呀!"

反正,照片是轉了幾手再發布的,再怎麼樣也不可能查到源頭在她這里.

在娛樂圈里,黑操作見不得光的多了去了,只要她咬死了與她無關,那傅寒川就不能拿她怎麼樣.

傅寒川犀利的目光在她的臉上盯了幾秒,露出一個冷笑來:"確實,我與鄭小姐本來就是偶然的遇到,要怪就怪鄭小姐的名氣太大,在國外都被人認出來."

"也要怪,就怪鄭小姐的粉絲太腦殘,什麼事都能拿來比較!"

這話一出,鄭恬兒嚇得猛打了一個哆嗦.

傅寒川話沒有說透,但話里意思,她還能不明白嗎!

她跟那位傅太太,是不能比的!

"傅總,我……"

傅寒川不等她說完,就站了起來,拿起桌上放著的手機,轉身離開的時候,看都沒有看鄭恬兒一眼.

隨著他的轉身,一股冷風被刮到鄭恬兒的臉上,仿佛一個巴掌打了過去,鄭恬兒腿一軟,差點跌了下去,幸好經紀人及時的扶住了她.

劉姐的眉頭皺的緊得不能再緊了,她道:"我就說,傅寒川跟你以前撩的那些男人不一樣,你這次真的是要惹火上身了!"

鄭恬兒就是以前做的太順了,膽子越來越大,也不知道她這回是腦子不在線還是怎麼,看傅寒川的態度,不管這件事與她有沒有關系,都不准備放過她了.

酒店的房間里,傅寒川洗漱過後躺在了床上,他握著一只手機,屏幕上顯示的是他個人微博的頁面.

上面關注的人依然只有一個,而那個人發布的微博,還是她幾天前發布的一張早餐照片.

他的眉頭緊皺著,一雙黑不見底的眼,絲毫看不出他在想著什麼.

……

蘇湘在還是個姑娘的時候,從來沒有痛經的毛病,但是在生下傅贏之後,每次來月事都疼的死去活來.

她生傅贏的時候,傅老爺子開刀做手術,一老一少,忙得傅家幾乎人仰馬翻,家里人所有的精力都在他們上面,而她一個不受歡迎的,沒有人把她放在心上,甚至有人希望她就此默默消失才好.

所以蘇湘落下了月子病,身體不大好.

大概是不適應突然的降溫,也有可能是前幾天坐在地板上受了涼,此時蘇湘捂著肚子蹲在馬路邊,疼得冷汗直冒,哆嗦著手指從包里取出手機想要找人送她去醫院.

祁令揚遠遠的就看到一個女人蹲在路邊,若是以往,他看都不會多看一眼.

他沒有那麼多的愛心,對這個世界也沒有多熱愛.

可這次,他卻將車子放慢了.

車子在蘇湘的旁邊停了下來.

"你怎麼了?"

蘇湘抬頭,就見一個高個的男人正低頭看著她.

蘇湘擰著發紅的小臉,低頭看了眼自己的肚子,這麼明顯,不需要用手語說明了.

祁令揚一看了然,二話沒說,打開車門,然後上去把她一把抱了起來塞進車內.

醫院里,蘇湘臥在病床上,已經打上了點滴.

她不好意思讓祁令揚留下來陪她.她同他只是朋友,又是女人的這種事,怎麼都不大好開口的.

她同他道了謝後,就讓他去忙自己的,還對他微笑了下,表示自己沒事了.

祁令揚沒多想,點了下頭就往門口走.

蘇湘看了看還在收拾東西的護士,想讓她幫忙找個熱水袋,就去拿自己的手機.

手機放在了包里,而包在床頭櫃里面.

蘇湘半側過身體,艱難的想打開櫃子,護士看她動來動去,不高興的說道:"誒,你怎麼回事啊,你這手紮著針呢,會漏針的."

祁令揚聽到聲音一回頭,眉頭蹙了下走回來,不悅的對著護士道:"她一個病人,你說話這麼大聲做什麼."

那護士訕訕的閉了嘴,祁令揚從櫃子里取出蘇湘的包遞給她.

蘇湘感激的笑了下,又對護士抱歉的笑了笑,從包里摸出手機,祁令揚想也知道她想做什麼,拿走了她的手機道:"你不會……"

剛開口,看到蘇湘清冽冽的眼眸,他一頓,換了語氣道:"你不方便,打點滴也就一會兒的事情,我現在不忙,就別叫人來了."

祁令揚原本想說,她不會說話,一只手又打著點滴,跟護士說手語人家也看不懂,而且態度也不怎麼樣,還不如他留下.

"你要什麼,跟我說就可以了."

蘇湘想了想,確實,她是個人人避之不及的大麻煩.

她肚子疼的還是厲害,抿了下嘴唇,在手機上寫:可以幫我找一個熱水袋嗎?

祁令揚看了一眼,點了下頭道:"好,我去找一下."

……

傅寒川的飛機抵達北城,沒去公司就直接回到家,沒看到蘇湘,宋媽媽在喂傅贏吃輔食,他問道:"太太呢?"

宋媽媽看到傅寒川,微微的驚愕了下,不是還有兩天才回來嗎?

她愣愣的道:"太太還沒有回來."

傅寒川皺了皺眉,看了看時間,這女人沒事出門做什麼?

被停職了還往外跑.

他問道:"太太有沒有說出去做什麼?"

宋媽媽道:"說是出去買菜."

這幾天,蘇湘都是在家做菜,研究各式的料理,把傅贏都喂叼嘴了.

祁令揚出去沒多久,蘇湘的手機就響了起來,她把電話接起來,就聽到傅寒川冷聲問道:"在哪兒呢?"

蘇湘掛了手機,給他發了一條信息:醫院.

傅寒川盯著屏幕上的字,眉頭皺得更緊了些,然後就拿起剛丟在茶幾上的車鑰匙出門了.

祁令揚在醫院的超市買了個電熱水袋,付賬的時候順便跟卓易打電話說不去喝咖啡了,沒等對方問做什麼去,他就把手機掛斷了.

走到病房,蘇湘側躺著,眉頭沒有擰得那麼使勁了,只是臉色依舊還很蒼白.

他把熱水袋通上電,拉開一邊的椅子坐下.

蘇湘沒有睡著,聽到聲音就睜開了眼,祁令揚把買的熱可可遞給她:"喝點熱的會舒服一些."

蘇湘笑了笑,撐著身體坐起來.

等待的時間,祁令揚一直的盯著蘇湘,幾次話到了嘴邊想問她些事,但是看到她蒼白虛弱的模樣,又把話咽了回去.

她這個樣子,再問她,她肯定更難受.

幾分鍾後,熱水袋熱了,祁令揚拔了加熱器,把熱水袋遞給她,這時,傅寒川淡冷又諷刺的聲音突然響了起來:"祁少這是很想當別人太太的先生?對我太太照顧的真是無微不至啊."

他冷笑了下:"我該說謝謝你嗎?"

蘇湘捧著熱水袋,卻像是全身被燙到了似的,蒼白的臉色這會兒變得通紅.

被他氣的.

他憑什麼對人家冷嘲熱諷的.

蘇湘放下熱水袋.

--你別陰陽怪氣的,我不舒服,幸好祁先生看到,他只是在幫我.

傅寒川原本看到有氣無力的蘇湘心里還難受了下,可看到蘇湘幫別的男人辯護,那股難受就變成了團火燒心.

"嘖,我就在這里,你還當著我的面郎情妾意起來了?"

祁令揚看著傅寒川一股子的醋勁兒,冷笑著道:"這知道的,就只當傅少緊張自個兒老婆說氣話,不知道的,還以為傅少瞧不上傅太太,一個勁兒的把她往別的男人身上推."

"傅少,你到底幾個意思啊?"

"……"傅寒川臉色鐵青,瞪著祁令揚.

"我跟我太太的事,祁少就少插手了,這男三的事兒,也不是什麼光彩的.相信你們祁家也不樂意聽到."

祁令揚嗤笑了一聲說道:"我祁令揚的名聲就在那兒了,不過你傅少不也花紅柳綠的,彼此彼此."

外界盛傳祁家二少迷戀自己的大嫂,而傅寒川先有蘇湘那點事兒,之後又跟外面的女人牽扯不清,三天兩頭的上新聞,可不是半斤八兩,誰嘲笑誰啊.

現在又鬧出滿城風雨的,不就是這位鼎鼎大名的傅寒川先生嗎?

祁令揚看了眼蘇湘,就見她臉色一片白,他倏地住了嘴,輕歎了口氣,淡淡說道:"既然你先生來了,我就先走了."

祁令揚一走,傅寒川就上去把門關上了.

有些用力,門甩的"砰"一聲響.

蘇湘看到傅寒川去關門就立即躺下閉上了眼睛.

傅寒川走過來,看到那一道小小的身影,臉色更沉了一些.

她除了會給他發脾氣,給他甩臉色看,還能做什麼?

傅寒川拎起椅子,他不能把蘇湘怎麼樣,把氣撒在了椅子上,放下的時候力道很重,"咚"的一摜,椅子都晃了下.

傅寒川坐下,從兜里掏出煙來,但看到蘇湘蒼白的臉,又把煙塞回去了.

他冷聲道:"身體不舒服為什麼不告訴我?"

上篇:048 吵架上升到了新高度,出國吵     下篇:050 忘記她嫁給了另一個男人,卻牢牢的記著她愛的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