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58 你妹妹怎麼會這個時候給你打電話?  
   
058 你妹妹怎麼會這個時候給你打電話?

g,更新快,無彈窗,!

幾乎是電梯一停下,蘇湘就立即的跑了出去.

別墅型的小區綠化做的很好,當初傅寒川買下這里,就是看中了這邊的環境.可是鑰匙丟在了這里,要找起來就難了.

蘇湘只能憑著鑰匙丟下的大概方位,貓著腰一寸寸的找了起來.

她跑得急,拖鞋都沒有換,更不用說穿件外套了.

這個天氣,已經很冷了,風一吹,冷得她打起了哆嗦.她本就感冒未愈,一熱一冷,又打了幾個噴嚏.

宋媽媽追下來,找到蘇湘說道:"太太,先生叫我拿衣服給你,你先穿上,可別再著涼了."

剛才卓雅夫人來的時候,宋媽媽就識相的躲到廚房去了,也順便的准備晚餐的食材,她只聽到了幾聲關門聲,不知道後來又發生了什麼.

傅先生忽然來敲廚房的門,叫她去樓下給太太穿衣服,手上還拎著一件大衣.

宋媽媽不知道蘇湘突然跑下樓做什麼,以為兩人又吵架,先生把太太氣跑了,勸著道:"太太,現在天氣這麼冷,還是不要在外面多待的好.先生的脾氣就是那樣,上來的快,可是發完脾氣就後悔了."

"太太,你別跟先生計較,也別拿自己的身體出氣,還是回去吧."

蘇湘看了一眼那件黑色的大衣,微微的怔了下.

他倒還知道她沒穿多少衣服,可是為什麼不讓宋媽媽把她的鞋子也拿下來?

蘇湘怨憤的往樓上瞟了一眼,把衣服先拿過來穿上了.

一穿上,就立即的感覺到溫暖了很多,緊繃的身體也舒緩了下來.

不過這個時候也顧不上身體上的舒服,她得先把鑰匙要回來,要是太陽下山了,可就難找了.

蘇湘貓著腰,繼續的在灌木叢里找了起來.

宋媽媽看她貓著腰像是在找什麼,問道:"太太,你在找什麼呀?要不要我幫你一起?"

蘇湘想,兩個人一起找要快很多,可是傅贏就快下課了,而且若是晚飯沒有准備好,傅寒川又得借題發揮,便還是讓宋媽媽上樓去准備晚飯.

傅寒川依然沉著臉坐在沙發里,聽到門口有聲音,往門口看去,就見宋媽媽進來了,他的目光往她微胖的身後探去一些,她的身後,並沒有什麼人.

頓時,臉色更加陰沉了一些.

"她還不肯上來嗎?"

"太太她在找東西,說找到了就上來了."宋媽媽回答著,看傅寒川沒有再說什麼,便轉身又進到廚房了.

傅寒川的眉頭緊緊的擰著,往外面陽台看了一眼,這個時候,天色已經漸漸的暗沉下來了.

又過了一會兒,他站起身,往門口走去.

蘇湘在附近的灌木叢尋找了一陣,並沒有什麼發現,正要往前再找一些的時候,手臂忽然一緊,緊接著一股很大的力道讓她整個身體扭轉了下.

傅寒川冷著一張臉,瞳孔內卻燃著怒火.

"不就一把鑰匙,丟了就是丟了,還找什麼找!回去!"

蘇湘緊緊的抿住了嘴唇,用力的把手抽了出來.

--要不是你丟出來,我用得著在這里找嗎!

傅寒川一股氣堵在胸口,燃火的目光瞪著她,蘇湘也不甘示弱,瞪了他一會兒,又轉過身體找去了.

"……"

傅寒川只覺得胸口一股氣,堵得他肺疼.

目光落在她凍得發紅的腳後跟上.

都冷成這樣了,還找什麼!

但蘇湘的脾氣有多倔,他是知道的,于是惡狠狠的吼了一句:"隨便你!"

說完,便負氣的轉身走了.

他的步子邁的又快又大,一會兒就消失在了樓道里.

而蘇湘也沒有回頭看他,隨著天色越來越暗,她更加專注的尋找了起來,幾乎把前面每一寸落葉地都摸了一遍.

也就沒有發現,傅寒川的車從車庫里開了出去.

路燈亮起來的時候,宋媽媽下來喊蘇湘回去吃晚飯,而此時天色黑不說,氣溫也降低了好幾度,蘇湘這才暫時放棄尋找.

這個時候傅贏早已經回家了,見到媽媽回來,拖著小汽車玩具便跑上去要抱抱,被她身上的寒氣一激,立即打了個激靈,隨後就不想抱了.

轉身跑回了沙發上.

宋媽媽倒了熱水過來:"太太,你先捂一下手,很冷吧?"

蘇湘只覺得整個人都快凍僵了,身體都是僵硬的,暖暖的水杯捂在掌心,依然不解冷,縮著脖子身體還在不住的打顫,但比起在樓下的時候,已經好很多了.

屋子里開著暖氣,一冷一熱的夾擊下,又打了一個噴嚏.

抬頭,這才發現屋子里安安靜靜的,除了傅贏小汽車的聲音,就沒有別的了.

更沒有感覺到那股讓人壓抑的氣息.

宋媽媽舀了湯出來,看到蘇湘往客廳看著什麼,說道:"先生出去了,太太,先喝碗熱湯吧."

出去了?

蘇湘微蹙了下眉,收回目光,端著熱湯走到餐廳,慢慢的喝了起來.

一邊喝,一邊腦子里還在想著一個名字.

陸薇琪……

事實上,從她無意間聽到那對母子談話,聽到這個名字,就一直的在想著這個人.

感覺,這個人是跟她有些關聯的.

就在剛才找鑰匙的時候,她也在想著這個名字.

手忽的顫了下,差點把湯潑灑出來,蘇湘臉色發白,直愣愣的瞪著前方,隨即匆匆忙忙的站了起來,因為太倉促,腳撞到了桌角,但這個時候她顧不上疼了,一直的跑到了客廳,從傅贏的一堆玩具里找到自己的包,把手機從里面找了出來.

在手機上直接搜索陸薇琪這個名字,立即的出現了很多她的相關資料.

天鵝公主……

世界巡演……

外國王室的坐上賓……

華麗歸來,平安夜首演……

門票提前售罄等等字眼充斥著眼球,蘇湘忍著急迫,一點一點的看下去,目光最後的落在了那張照片上.

照片中的女人坐在座椅上,頭上戴著一頂公主冠,微微的笑著,典雅優美,是個讓人看一眼就難忘的女人.

蘇湘雖然出身不低,但是她長期的被管束在家中,對外面的事情並不知曉,但是記憶中,她是聽過這個名字的.

可這個女人,跟她有什麼關系?

腦子里模模糊糊的響起一道聲音.

"聽說陸薇琪去了俄羅斯,那她就不礙事了……"

"對,就准備今晚,他們要開慶功宴,這個時候正好,你在那里開好房間……"

腦子里,也出現了一個身影,一個男人拿著手機,在客廳里一邊走一邊打電話,神情難掩興奮……

蘇湘的臉色更白了一些,連嘴唇都失了血色,身體猛地搖晃了下,不敢置信的瞪著照片上的女人.

手指緊緊的蜷縮了起來.

陸薇琪……

是她?

這個發現,讓蘇湘整個人都懵住了,腦子出現了停擺,什麼都無法思考了.

宋媽媽已經把飯菜全部的准備好,就連傅贏也已經坐在寶寶椅上等著吃飯,宋媽媽看到空了的桌子,回頭一瞧,就看到蘇湘傻愣愣的拿著一只手機坐在沙發里.

"太太,你還好吧?"宋媽媽關切的問了一聲.

傅贏也叫喚了起來:"麻麻,吃飯飯……"

蘇湘猛的回神,但這個時候顧不上他們,她顫抖著手,在手機上撥出一個許久沒有聯系過的號碼.

……

蘇家也正是晚餐時分.

蘇氏夫妻去世以後,蘇潤就成了蘇家的當家人,魏蘭茜成了當家主母,偌大的別墅,偌大的餐桌,上面就兩個人坐著一起吃飯.

手機鈴聲也就顯得特別的突兀.

蘇潤累的很,抬頭看了一眼自己的太太:"去看看誰打來的,如果是公司那些人,就說我不在."

魏蘭茜皺了下眉,不滿的道:"都直接打到你的手機上來了,你說不在,誰信啊?"

"公司的事情,一點都不上心."

魏蘭茜嘴里嘀咕著,但還是站了起來,去到客廳,從蘇潤的西服外套里摸出了手機,看到上面的名字,她微愣了下,拿著手機走回餐廳.

"你妹妹怎麼會這個時候給你打電話?"

自從蘇湘嫁給了傅寒川,兩人就好像斷絕了關系,蘇湘再也沒有主動聯系過這個大哥,而蘇家現在順風順水,除了過年過節,基本上蘇潤也不會找這個啞巴妹妹.

蘇潤從飯碗上抬起頭來:"我看看,"

手機剛拿到手里,就因時間超長掛斷了,但沒一會兒,又立即的響了起來.

這就是不接電話不罷休的架勢了.

蘇潤摁了接聽鍵:"喂,蘇湘?"

電話咔噠一聲掛斷,隨即一條信息發送了進來:陸薇琪是誰?

蘇潤擰著眉頭看著這個名字,呼吸沉了下來.

魏蘭茜看蘇潤的臉色不對,半個身體湊過去道:"她說什麼了?"

當她看到上面這個名字,頓時也呼吸一窒,眉頭皺了起來.

蘇湘被蘇名東夫妻管束的不食人間煙火,但是蘇潤跟魏蘭茜從小就在上流社會中游走,北城第一名媛的名字又怎麼會不知道.

陸薇琪,雖然他們不在同一個朋友圈,但是在幾次宴會上,大家還照過面.

他們也知道,當時與這位名媛熱戀的,是北城的第一公子--傅寒川.

夫妻兩個對視了一眼,魏蘭茜慢慢的坐回到椅子上,凝著神色望著蘇潤道:"陸薇琪回來了,這事兒,你知道吧?"

蘇潤眉頭依然皺緊,有些煩躁的道:"怎麼會不知道.她現在名氣那麼大,都上了新聞熱搜."

陸薇琪回到北城,可是回來開巡演的,她的團隊這幾天一直在做大力宣傳,海報都掛了各大商場.

"而且,聽說今天陸家還開了什麼宴會,北城的很多名流都沖著她去了."

蘇潤知道陸薇琪回來,心里就打著鼓.

這可是傅寒川的舊愛啊!

蘇潤看到陸薇琪歸來,是心虛的.

當年,就是抓住了陸薇琪去俄羅斯,他才抓准了機會,把蘇湘送上了傅寒川的床.

這種事情,說得難聽一些,就是讓自己的妹妹去橫刀奪愛.

但當時蘇家的情況,哪里容許他講什麼道義?

就是手段下三濫,死皮賴臉,也要把蘇湘嫁到傅家去,不然蘇家要怎麼活命?

這幾年,蘇氏都靠著傅家給的那些客戶在運營,少了傅家,那些客戶肯定也會流失的.

他不是不清楚卓雅夫人一直想把蘇湘趕出來,逢年過節他都要買上好多禮品送到傅家的大門里去,竭盡全力的維持著兩家的關系.

但他清楚,這是不夠的.

如果這兩人要複合,那蘇湘怎麼辦?

如果蘇湘被傅家下堂了,那蘇家要怎麼辦?

魏蘭茜這個時候也慌了神.

其實夫妻兩個都清楚陸薇琪回來,意味著什麼,可是事情沒有發生,兩個人就裝不知情,逃避的不去想,也就誰也沒提.

卻沒想到,先提出來的是蘇湘.

夫妻倆,一起的盯著那支放在了桌上的手機.

屏幕早已黑了下來.

魏蘭茜想了想,問道:"要告訴你妹妹嗎?"

"……"

"蘇湘對傅寒川跟陸薇琪的關系,應該還不知道.不然,她不會打電話來問你的."

"……"

"不如讓她先知道一下,做好准備.總不能因為這個陸薇琪,她就離婚被趕出傅家吧?"

"……"

"你倒是說話啊!"

魏蘭茜看著丈夫一臉糾結的模樣,忍不住的提高了嗓子,握住了拳頭.

當年,蘇湘是喝了她倒的水被迷暈過去的,也是她扶著蘇湘進入那間提前准備好的房間,脫光了她的衣服,送到了那張床上的被窩里.

蘇家如果倒了,那她豪門貴婦的夢也就碎了!

這時,已經暗了好幾分鍾的手機又亮了起來,又一條信息發送了進來:陸薇琪,跟傅寒川有關系嗎?

蘇潤煩躁的抓了抓頭發,睜紅了眼睛道:"不行,不可以,不能夠讓她知道!"

蘇潤一把抓起了手機,仿佛下了什麼決定似的,先清了清喉嚨,然後一臉堅定的撥了手機,另一頭立即的接通了.

此時的蘇潤一本正經,一臉大家長的樣子,用嚴肅而低沉的語氣說道:"陸薇琪跟傅寒川沒有關系,她只是一個舞蹈家.你是從哪里聽來的?"

電話掛斷,又一條新的短信發送了進來:我今天,聽到卓雅夫人跟傅寒川的談話,說到了這個人.

魏蘭茜半彎著腰,湊著看過去,兩人的臉色同時的震驚了下.

蘇潤有些惱火的道:"這個卓雅夫人,一直想讓蘇湘走,還往傅寒川的身邊塞女人,這些年就沒對我有過好臉色.這陸薇琪回來了,感情她是又看上她了,想讓陸薇琪做傅贏的後媽呢!"

這三年里,傅寒川身邊的女人不少,但沒有一個成功的,所以蘇潤也就沒有放在心上.

畢竟,蘇湘可是傅贏的親媽,是救了傅老爺子的大功臣,可這陸薇琪一回來,就充滿了變數.

蘇湘傅太太的這個位置,岌岌可危了!

為了不讓蘇湘起疑,蘇潤又很快的把電話打了過去:"你婆婆那個人,你又不是不清楚.她一直想要找人取代你,陸薇琪現在風頭很足,她就又動起了她的腦筋."

"蘇湘,我可告訴你,我們蘇家的命運,都在你的身上,你可給我看住了傅寒川,別讓他被別的女人有機可乘!"

蘇潤說完就掛斷了電話,免得說太多,讓蘇湘聽出些什麼.

他這個妹妹,嘴巴不說話,都把心思藏在了肚子里,心細的很.

魏蘭茜看著蘇潤把手機當成燙手山芋似的丟到了桌上,問他道:"為什麼不告訴你妹妹,傅寒川跟陸薇琪的關系?"

蘇潤本就心煩意亂,扯著嗓門道:"關系關系,什麼關系?不就是前男友前女友的關系?"

"這都已經斷了,陸薇琪要是想回到傅寒川身邊,那就是小三!傅寒川要是還想吃回頭草,那就是出軌!"

魏蘭茜出身也是個嬌滴滴的大小姐,當然受不了被蘇潤這麼吼,當即拔高了嗓音道:"你對我這麼凶做什麼!又不是我讓陸薇琪回來的!"

蘇潤看了她一眼,這事兒,確實遷怒她了.

他的聲音低了下來,說道:"你想蘇湘是什麼脾氣?如果被她知道,這兩人的戀人關系,她是橫插了一杆的人,她會怎麼想?"

"她在傅家什麼情況,你又不是不知道.為了傅贏,她才繼續的留在那里."

"可她要是知道,陸薇琪是傅寒川的心上人,那她肯定想走的."

"我不告訴她,就是想,如果陸薇琪跟傅寒川有複合的苗頭,蘇湘就會以為陸薇琪是想要拆散她家庭的小三,為了傅贏,她一定會打起精神守住傅寒川的."

魏蘭茜聽他說完,覺得有道理,點了點頭.

她看了他一眼,說道:"你在這種事上,倒是挺有頭腦的."

蘇潤沒有什麼經商頭腦,不管他怎麼努力,都是那個樣,作為他的枕邊人,魏蘭茜說這句話,其實是有些諷刺他的.

誰不想有個有本事的老公,但當初看著蘇家還不錯,蘇潤也人模人樣的,在北城的公子哥里也是排的上號的,這才嫁了.

等成婚後相處久了,才發現自己嫁的這個男人,其實沒什麼大本事,都是蘇家的老爺子厲害,撐著偌大的公司.

嫁都嫁了,再加上蘇潤對她還不錯,比起別的公子哥兒婚後還包養情人什麼的,蘇潤已經很好了.

這麼一想,夫妻這麼多年相處下來,相安無事.

蘇潤解決了麻煩,這個時候心里舒坦了些,魏蘭茜的話只當是吹捧.

他微挑了下眉,又說道:"其實,不管蘇湘當初跟傅寒川是怎麼結婚的,他們結婚已經是既定的事實,這陸薇琪要再想找回來,就是小三.我就是怕我那個倔脾氣的妹妹想不通鑽牛角尖."

他拿起飯碗,又繼續的吃了起來.

飯菜有些涼了,但就快吃完了,也就不那麼講究了.

魏蘭茜也拿起了碗,有一口沒一口的吃著,忽然想起了什麼,說道:"我記得,當年陸薇琪可是拒絕了傅寒川的求婚去的俄羅斯?"

"傅寒川被她這麼掃面子,他還能再喜歡上?"

她就是希望,傅寒川因為這面子問題,跟陸薇琪複合沒了可能,這樣也就不用擔心那麼多事了.

因為不是混一個圈子的,所以聽來的事情也是東一句西一句,具體並不清楚.蘇潤三年前,挑傅寒川的慶功宴上下手時,也聽過這個傳聞,但不管真不真,他都無所謂,因為蘇湘必須要跟傅寒川攀上關系.

蘇潤皺了下眉,扒了最後一口飯咀嚼著咽下去了才說道:"就是被這麼掃面子,所以記憶才深刻.男人,有時候就是這樣兒."

魏蘭茜端著飯碗,眼睛斜睨著他,陰陽怪氣的道:"喲,那蘇先生心里,有沒有這麼一個讓你記憶深刻的人啊?"

蘇家已經把地雷暫時的繞過不去理會了,而傅家,蘇湘坐在沙發上,依然握著手機沉思.

蘇潤最後對她說的話,她基本上就沒聽.

蘇家怎麼樣,其實與她並無多大關系了.

父親母親都已經去世了,蘇家沒有能真正撐起家業的人,還能一輩子都靠著她?

在她看來,三年前,她已經付出代價,償還了蘇家的養育之恩.

蘇潤不顧兄妹情,把她送到傅寒川的床上,早已經冷了她的心,所以這些年,她都沒有回去過蘇家,也沒找過這位大哥.

蘇潤雖然回答了她的問題,但心里,怎麼那麼不信他呢?

可她沒有什麼朋友,要問也不能隨便的找個人來問,萬一鬧出事情來,是要無法收場的……

蘇湘心事重,晚飯都沒怎麼吃,隨便的吃了兩口以後就穿了件厚厚的大衣下樓散心去了.

不知不覺的,又走到了小區前面的小公園.

不過因為太冷,她沒有在里面閑逛,而是在小公園附近的一家咖啡店坐了下來.

走進去,就聽到一聲熟悉的聲音:"蘇湘?"

蘇湘回神,看到座位上坐著的男人微微一愣,居然是祁令揚.

她走過去,在他的對面坐了下來.

祁令揚又叫了杯咖啡過來,不過看到她紅通通的鼻子,改成了熱可可.

他轉過頭來,不經意的看到蘇湘的額頭上紅紅鼓鼓的一塊,在日光燈下分外明顯.

"你的額頭怎麼了?"

蘇湘抬手摸了下那塊鼓包,因為一路走過來,劉海都被吹亂了,額頭上的傷也就露了出來.

看到祁另揚,她就想到了一件事,連傅寒川,陸薇琪那些亂七八糟的事情也暫時的拋到了腦後.

上篇:057 連最基本的自理能力都沒有     下篇:059 惹了我,你以為還有別的逃路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