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63 有老婆兒子的人,就是不一樣了  
   
063 有老婆兒子的人,就是不一樣了

g,更新快,無彈窗,!

手機鈴聲忽的響了起來,打斷了他的沉思,傅寒川彈了彈煙灰,直接點下免提,裴羨的聲音從手機里面傳出來.

"在哪兒?"

"回家."

"回什麼家啊,來漠野,我們都在這呢."

莫非同的聲音又冒了出來,大概是他把裴羨的手機搶了過去.

傅寒川眯著眼看了眼手機,懶懶的說道:"怎麼跑到漠野去了?"

"問那麼多做什麼,來不來隨便你,掛了啊."

莫非同說完就把電話掛了,傅寒川掃了一眼手機上的時間.

這個時間點回去也沒什麼事,他便將煙頭丟了,開車去往漠野.

漠野是一家蒙古包的燒烤店,以烤全羊出名,里面還有蒙古族的駐唱,一到夜晚,點燃了篝火的上空飄起馬頭琴悠揚的聲樂,很有草原的味道.那里本就有個馬場,白天去玩的話,還可以順便騎個馬溜溜圈兒.

傅寒川到的時候,烤全羊正好烤熟,被人抬進了一個蒙古包內.

撩開門簾,里面人群的熱鬧聲跟火爐的熱浪一起撲面而來.

人很多,以前一起玩的那群人都在,看到烤全羊進來了,一大幫的人吵吵鬧鬧的,把那馬頭琴的聲音都蓋了過去.

"傅寒川,這邊."

陳晨一抬頭看到他,就招呼著傅寒川往她跟陸薇琪那里坐.

陸薇琪的旁邊還有一個空座,放了兩個女人的包跟圍巾大衣,陳晨一股腦兒的抱起來,放到後面的一排架子上去了.

待她轉過身來的時候,卻看到傅寒川往裴羨那里走過去了.

陳晨回到座位,推了推陸薇琪道:"你怎麼不叫他過來?"

陸薇琪笑了笑,沒說什麼,這時,梁易輝手里拿著一只盤子走過來,上面放著塊最好的羊肉.

陳晨不好再說什麼,看到那烤的金黃的羊肉,就要上手拿來吃,梁易輝的手往後一縮,陳晨撲了個空.

不等陳晨說什麼,梁易輝往那邊的烤羊上別了下腦袋道:"要吃自己去拿."

陳晨瞪了他一眼,對著他齜了下牙,自己跑過去分羊肉了.

另一邊,傅寒川看到裴羨他們,直接走了過去,在裴羨旁邊的空座坐上了下來.

"怎麼想到來這里了,很久沒來了."

傅寒川還在玩賽車的時候,這里是常來的地方,那個時候,大家都愛玩,這地方空曠,每個人都像是栓不住的野馬,過得特別肆意.

不過後來,常去的地方就成了1988或者莫非同郊外的山莊,再後來,連1988都不怎麼去了.

陳晨拿了羊肉走過來,正好聽到了傅寒川的話,說道:"那是你不怎麼來,這地兒,我們可還是常來的."

這附近有一條盤山公路,賽車的人常在這里練車,梁易輝那些還在玩賽車的,練完了車就在這里放松.

"對了,剛才叫你往我們那兒坐去,你怎麼不來?"

傅寒川噙著笑:"不好意思,沒聽到."

陳晨撇了撇嘴,心想是真的沒聽到呢,還是假的沒聽到.

不過她又很快的笑了起來,沖著這會兒正在跟別人拼酒的梁易輝點了下下巴,神采飛揚的說道:"今天易輝拿了小組賽第一,順利晉級."

傅寒川唇角微勾了下,拿了罐啤酒掰開了拉環,並沒有怎麼放在心上的樣子,跟旁邊的莫非同碰了下,喝了一大口的啤酒.

莫非同嗤笑了聲,回頭對著傅寒川說道:"如果你在的話,這算什麼."

傅寒川玩車那會兒,小組賽什麼的根本沒放在眼里,都是拿下冠軍賽以後才慶祝,不然還不得三天兩頭的開慶祝宴會.

根本不值得一提嘛.

梁易輝跟莫非同他們隔開了幾個人的距離,剛才正顧著同與他慶祝的人一起嗨,一回頭,看到傅寒川也來了,走過來笑著道:"傅少,說起來,我們好久沒有比過了,有機會我們來一局?"

不待傅寒川說什麼,莫非同道:"可別,現在我們傅少可矜貴著呢."

傅氏的繼承人,北城最有價值的男人,身後上萬的員工要吃他家的飯,能這麼玩兒命麼?

梁易輝拎著啤酒罐,看了一眼在那邊安靜坐著的陸薇琪,在這熱鬧的蒙古包里,安靜反而成了最特別的存在.

陸薇琪說過,當她在舞台上表演的時候,所有人都安靜的看著她一個人熱鬧,當她走下舞台的時候,就是她一個人安靜的看別人的熱鬧.

梁易輝回過頭來,嘴唇邪邪一扯,說道:"是啊,有老婆兒子的人,就是不一樣了."

傅寒川淡漠的眼看過去,拍了拍他的肩膀,淡淡說道:"該拿過的金杯都拿過了,也就沒什麼興趣了,以後你就知道了."

莫非同回頭,對著裴羨使了個眼神,傅少這毒舌,真的是能把人毒成啞巴.

人家梁易輝好不容易熬出頭,就這麼給滅了氣焰.

未免起戰火,莫非同摸了摸鼻子站起來拿起罐啤酒,搭著梁易輝的肩膀往另一邊走:"走,去喝一個."

這邊,只剩下了裴羨跟傅寒川兩人喝酒,裴羨搭著腿,閑聊道:"蘇湘住院,你不回去陪兒子?"

傅寒川彈了下褲腿上沾到的草屑,看了他一眼:"電話不是你打的麼?"

裴羨揚了揚眉,指了下莫非同:"他的主意.我只是隨便一說,沒想到你會過來."

傅寒川道:"傅贏這個點早就睡了."

本來還有些公司的事情沒有處理完,但是今晚上遇到了傅正南,這一頓氣受的,就沒心情了.

"我聽說你准備簽下莊婷婷與洛舒?"

傅寒川笑了下:"我真懷疑你在我們公司安插了內線,這麼快就得到消息了?"

裴羨笑道:"這點情報都沒有,還混什麼.不過可以透露給你一個消息,有傳聞耀世那邊找洛舒拍一部大劇,所以可能你那邊成不了了."

裴羨倒不是在傅氏安插了眼線,而是在娛樂圈,風聲傳的很快.洛舒的經紀公司,在跟她談傅氏的合作時,同時也在接洽別的公司合作可能.

耀世……

傅寒川的眉頭微皺了下,如果他沒有記錯的話,耀世的老板叫卓易,也就是贊助了那個公益APP的公司……

傅寒川摩挲著下巴,又聽裴羨說道:"話說,怎麼忽然有這麼大的變化,誰給你的主意?"

從他得到的消息來看,傅寒川這一手決定下得很快,沒有經過董事會就直接拍板了.

傅寒川還在考慮耀世的事情,抿著酒道:"她的意思."

她?

裴羨眉毛一挑,眼睛微動了下就明白過來,傅寒川說的"她"指的是誰了.

傅寒川簽下的那個旅行博主,就是從小啞巴那兒得來的靈感,這會兒又是她.

小啞巴不聲不響,倒是挺有思想.

裴羨放下搭著的腿,身體微微前傾,看著傅寒川道:"你有沒有發現,你受她的影響越來越多了?"

傅寒川捏著啤酒罐正喝酒,聞言手微頓了下,腦子里立即的就想起了不久前的那個吻.

傅寒川淡聲道:"你想太多,我只是不放過賺錢的機會.如果有用的話,為什麼不用?"

裴羨笑了下,淡淡的掃了一眼蒙古包內,這些熱鬧,仿佛與他們無關.

又玩鬧了會兒,大家原來坐的座位都亂了,不知道什麼時候,陸薇琪幾個跟傅寒川他們坐在了一排位置.

陸薇琪的那碟子烤羊肉幾乎沒怎麼動,到最後還是落入了陳晨的嘴里,她一抹嘴,說道:"我看你就要成仙了,什麼好東西在你面前,只要看一看,聞一聞,你就能活了."

陸薇琪喝了口水,笑著道:"我是舞蹈演員,你可別忘了,我馬上就要上台表演了."

說著,她看向傅寒川:"對了,我聽說你太太病了,怎麼樣了,什麼時候我們去探病?"

"……"

這一圈坐的人,頓時都安靜了下來,又打起了眉毛官司.

憑什麼要去給那啞巴探病?

陳晨撓了撓眼睛,手肘輕輕的碰了下陸薇琪,在她旁邊小聲道:"薇琪,你怎麼還去看她呀?"

她就沒差點說,那個啞巴可是搶了她男人的人.

陸薇琪一笑,大大方方的道:"你們都怎麼了,我都說了多少次了,我跟寒川都已經過去了,我們現在是朋友.如果蘇湘……"

她停頓了下,看了眼傅寒川道:"我可以叫她蘇湘嗎?"

傅寒川扯了下唇角沒說話,她便接著說了下去道:"如果她沒生病的話,寒川就帶著她一起來了."

上次大家聚在一起的時候,她就說過,以後再一起玩,讓傅寒川帶著蘇湘出來大家認識一下.

"是吧,寒川?"

傅寒川把玩著手里的一只打火機,並沒有馬上接腔,善于把控場面的陸薇琪被傅寒川這一冷,氣氛有些冷.

這時,裴羨笑著問道:"你怎麼知道傅太太生病了?"

陸薇琪看了眼莫非同,傅寒川微冷的視線看過去,莫非同說道:"我只是說我在醫院看到了祁令聰,他們問我去醫院干嘛,我就……"

莫非同聳了下肩膀,兩手一攤.

他本來說著祁家那些八卦事兒的,順嘴把他去探病蘇湘的事兒也說了.

裴羨搖晃著腦袋,這個唯恐天下不亂的,不過既然這事兒大家都知道了,他噙著笑問道:"我們都不知道傅太太病了,你哪兒來的消息?"

按照傅寒川的個性,不可能自己說的.

他看向傅寒川:"說起來,怎麼病得住院這麼嚴重?"

傅寒川沒吭聲,莫非同樂了,笑著道:"人家的夫妻情趣特別著呢.他把人家的車鑰匙給扔出去了,人家找了一晚上給凍病了,第二天他又催著我另外配鑰匙,你說他是不是欠的?"

"哦,對了,那車已經修好了,你什麼時候去拿?"

傅寒川冷聲道:"放在你車場,不會爛掉吧?"

這邊兩個人懟來懟去,陸薇琪眼眸微動,慢慢的掐緊了掌心……

另一廂,蘇湘被傅寒川送回醫院後,摸著唇瓣在病床上躺下來.

她的嘴唇到現在,還有些腫痛的感覺.

這個就是接吻嗎?

可是傅寒川,他為什麼要吻她?

就因為她說要報酬?

帶著這個問題,迷迷糊糊的快要睡過去時,她忽的想起來,因為傅寒川的關系,她都沒有來得及回複祁令揚.

打開QQ,祁令揚幾條新的消息立即彈了出來.

令狐無疆:怎麼身體不舒服了?病了嗎?

令狐無疆:要緊嗎?

令狐無疆:病了的話,就先好好休養身體,編舞的事情不著急,還有些時間.

……

令狐無疆:你還在嗎?

蘇湘看著這一連串的問候,覺得挺對不起他的.

傅寒川開車差點撞到他的事情,她都還沒有對他道歉.

酥糖不香:我沒事,就快出院了.回頭我把我設計好的編舞圖紙傳給你,你先讓孩子們練起來,我身體好了就去學校.

她以為祁令揚已經不在線了,打完這串字發送出去,就准備把她的編舞圖紙拿出來拍下照片發過去,對話框就跳了出來.

令狐無疆:住院?那天傅寒川為難你了?

祁令揚在跟蘇湘聊天後,等了她一會兒沒有等到她的回複便離開電腦去做晚餐了.

可是看到她說身體不舒服,就一直有種掛心的感覺,做什麼都心不在焉的.

隨便的吃過一點晚飯後,他便拿了本書回到電腦前,看一會兒書就上線看看,看有沒有新的消息發過來,書都沒有怎麼看進去.

此時,看到蘇湘說她住院,祁令揚立即的就想到了那天晚上的事.

蘇湘拿著手機對著那一行字,她的這肺炎,這傷,就是傅寒川給折騰出來的,但家事不可外揚.

酥糖不香:沒有,就是不小心弄感冒了,家里有小孩,就在醫院住兩天.

蘇湘輕描淡寫的圓了過去,祁令揚看著新發過來的消息,看著就不怎麼相信.

那天傅寒川的怒氣,可謂怒發沖冠,都想殺人了,她說沒事,怎麼可能?

為了一個感冒就要住院避開小孩,這話誰能信?

傅家對她專橫霸道,但還不至于到這種程度吧?

一會兒,對話框又跳出了新的消息.

酥糖不香:對了,你那天沒事吧?

酥糖不香:我很抱歉,傅寒川這個人有時候就是這樣無理又野蠻.

酥糖不香:我代他跟你道歉,真的很對不起.

令狐無疆:我沒事,再說了,開車撞我的又不是你,你道什麼歉.

令狐無疆:而且你放心,傅寒川不是真的想撞死我.他以前拿過好幾場冠軍賽,以他的車技,怎麼可能.

祁令揚打完這兩行字,揉了揉一側的手肘.

為免蘇湘放心不下,他發了個表情包過去,讓她安心.

那天杜若涵跑過來的時候,他在下面托著她,兩人一起倒在地上的時候,手肘直接撞到了地面上,休息了幾天還沒有完全恢複過來.

蘇湘對著那個逗趣的表情包,輕輕的笑了下.

但是人家說沒事,怎麼可能真的一點事情都沒有.

她還記得她看到的最後一眼,是祁令揚跟一個女人倒在地上.

酥糖不香:那……那天,那個跟你一起摔倒在地上的女人呢?她也沒事嗎?

蘇湘還記得,在車子就要撞上祁令揚的時候,有個女人忽然跑了出來,她一定是跟祁令揚認識的,不然不會跑出來想要推開他.

祁令揚的手指落在鍵盤上,打了一個字就停下來了.

他摸了下臉,上面還是一團青紫.

那天祁令聰接到他的電話趕到急救室,緊接著一拳就揮了過來.

他沒有還手,也不能還手……

祁令揚苦笑了下,這段時間,他也沒有再去過醫院.

跟杜若涵的事情,他決心要割斷,便是真的要斷了,可是杜若涵的糾纏,令他無可奈何,這兩年,是越來越覺得累了.

電腦屏幕上,又跳出了新的消息.

酥糖不香:怎麼了?她受傷了?嚴重嗎?

蘇湘一直等不來祁令揚的回複,以為那個女人受傷嚴重,就著急了起來.

如果真的出了事,那她可就對不起人家了.

祁令揚深吸了口氣,搖了搖頭提起精神重新寫了起來.

令狐無疆:她沒事.

蘇湘看到這三個字,懸著的心才算落回了胸腔里.

如果人家受傷嚴重,那傅寒川就是肇事司機,可這件事又是因她而起,蘇湘覺得,自己怎麼有點像是紅顏禍水.

酥糖不香:沒事就好,不然我就真的過意不去了.你替我跟她說聲對不起,如果她受到了驚嚇的話,她有什麼要求的,我一定盡力補償.

令狐無疆:不用.我說了,開車的人不是你,跟你沒有關系.

打完這行字,祁令揚的眼眸劃過一道冷光.

傅寒川在那一刻,是真的想撞死他,只是不想坐牢罷了.

酥糖不香:哎,我都不知道該說什麼好了.這樣吧,我請你們吃飯,不然我心里真的過意不去.

蘇湘不想欠著別人,這麼嚴重的事情,就算沒出什麼事,也是受到了驚嚇的,這不是說一兩句話就算過去了的.

祁令揚看著這行字,就能想到到屏幕另一端的女人愁眉苦臉,一臉抱歉的樣子.

令狐無疆:好,等你什麼時候病好了,就請我吃大餐吧.

酥糖不香:嗯嗯,那就這麼說定了.對了,我把編舞圖紙發給你,你接收一下打印出來給孩子們看,他們能看懂的.

蘇湘打完這些就翻身下床,將圖紙在床上鋪開,然後一張張的拍下來上傳.

另一端的祁令揚也是接收一張,就打印一張.

蘇湘畫圖很仔細,每一張上面還寫了編號,這樣就不會弄亂了.

祁令揚從打印機里拿出還帶著余溫的新圖,這些他自是不怎麼看得懂,但看著時,唇角是微微翹著的.

不知怎麼,心情就好了起來.

蘇湘上傳完了最後一張圖,又再次留言.

酥糖不香:這些是我臨時想出來的,等我看過實際排練情況還要再做修改.那些孩子們很聰明,如果他們有改動作,不要制止,讓他們自由發揮.

酥糖不香:好了,我要休息了,你也晚安.

祁令揚看完她最後的留言才關了電腦.

他拿著那些圖,無聊時就著燈光一張張的看了起來,忽的,翹著的唇角就緩緩的落了下來.

他的目光緊緊的盯著一張圖,在那張紙的邊緣,有一個不小心拍攝進去的枕頭一角,而那一角上,有個圓形的繡花圖標.

每一家醫院,都有自己特有的圖標,那枕頭上面的,是古華醫院的圖標!

他怎麼沒有想到,蘇湘說她現在在醫院,她也住在古華區,當然住的也是古華私立醫院!

杜若涵還在醫院養胎,她們兩個……

祁令揚捏緊了紙,杜若涵現在疑神疑鬼,如果被她看到蘇湘,那……

隨意,他又否認了自己的這個猜測.

祁令聰只是讓杜若涵在那邊先穩定住胎兒,等她可以轉院的時候,就會讓她出院的.而這段時間,她連床都下不了,她們不會有機會遇上的.

為了確認這種可能,祁令揚還是撥打了醫院的電話,院方的值班人員查看了記錄,告訴他晚上的時候,祁令聰已經辦了轉院手續.

得到了確切的答複,祁令揚微微的松了口氣,可還是皺緊了眉心,心頭總有種惴惴的感覺……

……

又過了一天,蘇湘終于可以出院回家了.

到了家,她就回房把從醫院穿出來的衣服立即的換了讓宋媽媽拿去洗了消毒.

穿上乾淨的衣服,蘇湘才抱起兒子親了又親,都舍不得放下.

這段時間,可把她想壞了.

傅贏可憐巴巴的抱著她的脖子,他想麻麻想的都瘦了呢.

蘇湘又親親他的小臉,好幾天沒有做他喜歡吃的小餛飩了,就抱著他去廚房下廚了.

客廳里,傅寒川看著那女人單手抱著兒子的身影,輕哼了一聲.

出院的時候說自己沒力氣,拎個包都不願意,這會兒卻有力氣單手抱兒子,女人果然都是言行不一的動物.

傅寒川回到書房,習慣性的打開電腦接收郵件.

郵箱里有好幾封未開郵件,其中一封是來自公關部的肖總監的.

傅寒川看完郵件,微擰著眉身體往後靠在了椅背里.

電腦屏幕上,是一份陸薇琪的完整檔案.

公關部已經盡快的去簽約洛舒了,但還是被耀世的人搶先一步簽約下.他們的大劇就要開拍,洛舒已經在做進劇組的准備,推了傅氏的邀約.

肖總監的意思是,陸薇琪是天鵝公主,在國際上都有了一定的知名度,可以由她來頂替洛舒的位置,而且她已經跟那邊的經紀公司做過初步洽談,那邊表示陸薇琪在北城的這場演出後,正好要休息一段時間,有意向接下這個形象大使.

上篇:062 一定都是月亮惹的禍     下篇:064 他的逆鱗,她的噩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