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65 你的拒絕,我會以為你對我還有情  
   
065 你的拒絕,我會以為你對我還有情

g,更新快,無彈窗,!

校外的一條馬路上,停著一輛黑色的車,祁令揚上了車以後,那車才開動起來.

卓易握著方向盤搖了搖頭說道:"當你的朋友還真是倒黴,繞過大半個城來接你,你知道這大冬天的在床上多睡一個小時有多幸福嗎?"

祁令揚眯著眼靠在後面的枕靠上,懶洋洋的說道:"早起身體好."

卓易嗤笑了一聲,從鏡子里看了眼祁令揚,又說道:"你也真夠可以的,怕人家剛出院身體不好,又怕人家不肯上你的車,就專門跑去陪著人家坐地鐵.我說你是不是做的太明顯了?"

"你……是不是來真的了?"

祁令揚看著窗外劃過的郊區風景,臉上沒有什麼表情,他道:"你想太多了.我只是希望,她不要吃太多的苦頭,畢竟……"

他淡笑了下,說道:"就算是提前對她的補償吧."

卓易搖了搖頭,輕歎了一聲,祁令揚回頭問他道:"對了,你搶簽了洛舒,傅氏那邊什麼動靜?"

"最新消息是,他們可能會簽下陸薇琪."

卓易說完,眉毛微動了下,看了一眼祁令揚:"不過現在卡在傅寒川那里.你說他是舊情難忘,心有介懷呢,還是恩斷義絕,不給一點牽扯?"

祁令揚唇角微勾了下,笑而不語.

"我說你這黑手可夠黑的,傅寒川開車撞了你一下,你就搶了他要簽的人,你們倆啊……"卓易摸著鼻子思索著合適的詞語,想了想沒有想出來,只好說道,"你們倆,有可能才是前世冤家."

祁令揚眸中閃過一道冷光,嗤笑了一聲道:"怎麼,我平時不顯不揚,就當我是吃素的?"

他做慈善,但不代表他就是個慈善家,什麼都無所謂.

祁家的二公子是沒有什麼實權,被籠罩在大哥祁令聰的陰影下,就只能整天游手好閑,當一個閑散公子?

祁令揚慢慢的搓著兩根手指,眼底又浮起一道從來沒有人見過的陰冷之意.

傅寒川撞了他,這事怎麼可能就這麼過去了.

……

傅寒川還真的帶著蘇湘去了醫院陪了安神的中藥,蘇湘看著又是一大包的藥,苦著小臉.

她一點都不喜歡喝藥,上次開的調理身體的藥好不容易喝完了,之後就再也沒敢去那家醫院開第二個療程.

她覺得她這陣子吃的藥有點多,都成藥罐子了.

傅寒川拎著從藥房開來的藥,轉頭就看到身後那個走得慢吞吞的小女人一臉苦悶.

唇角微勾了下,他道:"對了,上次你喝的那個藥我記得好像喝完了,要不要再配一些?"

蘇湘聞言,連忙搖頭,再配的話,她就要多喝一倍,每天把藥當水喝了.

傅寒川看著她驚恐的小臉,眼里閃過一些惡趣味,一本正經的板著臉道:"我看你隨隨便便生個感冒就住院,還是再配一些好了."

說完,作勢就要往回走,蘇湘快走了幾步拖住他的手臂.

--是藥三分毒,我覺得還是食療比較好.

比劃完,她就搶先拿走他拎著的袋子趕緊往車上走了.

傅寒川看著她一路小跑,跑得還挺快的.

正要往前走的時候,口袋里的手機響了起來,傅寒川看到是喬深的電話,便接了起來.

"什麼事?"

另一頭的喬深透過玻璃窗,看了一眼在會客室坐著的人,說道:"傅總,陸小姐來了."

傅寒川微微的皺了下眉:"知道了."

蘇湘站在車旁,等著傅寒川過來開鎖,卻見傅寒川板著一張嚴肅臉過來說道:"公司有事,我要回去一趟,你另外搭車回去吧."

蘇湘愣愣的點了下頭,往旁邊走了幾步讓開,看著傅寒川上車關門,隨後發動了車揚長而去.

這變化,感覺上一分鍾還是飄著云朵的好天氣,忽然就變成了大陰天.

他不是今天沒事才沒去公司的嗎?

車子都已經沒影子了,大馬路上的風刮在身上冷颼颼的,蘇湘打了個哆嗦不敢再多待著,伸手攔了一輛出租車坐了上去.

她在手機上輸入古華路的地址,想了下,把字消除了,從包里拿出一張名片給司機.

那是傅寒川給她的修車廠的地址,她的車還沒有提回來,正好過去取回來.

修車廠距離這里有些距離,蘇湘正想睡一會兒,手機的顯示屏亮了起來,提示音滴滴的響了兩聲.

杜若涵發給她的消息.

竹涵空心:有空嗎?有些無聊,能陪我聊一會兒嗎?

在醫院的時候,兩人互相添加了好友,不過那天晚上,杜若涵就轉院離開了,說這邊的醫院不方便,轉到離家近的醫院去養胎了,還特意給她發了一條消息告知.

酥糖不香:還在住院嗎?

蘇湘知道住院的無聊,每天睜開眼看到的都是一片白,沒什麼人說話,就整天的一個人待著.

要說養胎,還不如回家養著呢,只要不下床走動就可以了.

竹涵空心:嗯.你呢?病好了嗎?

竹涵空心:我看天氣預報,又要降溫了,你這個感冒就住院的人,還是要小心呀.

蘇湘抿唇笑了笑,有朋友關心的感覺真好.

酥糖不香:我現在衣服穿的很厚,肯定不會再感冒了.

打完字,蘇湘想了想,一會兒取回車應該還有空,不如去探病?

正在手機上打了一半,想問她住的醫院,杜若涵的又一條信息就發過來了.

竹涵空心:哦,這麼說來,你已經出院了.那你的舞跳起來了嗎?效果怎麼樣?

蘇湘看著後面附加的一個興奮表情,把自己打的那半行字刪除了,重新寫:當然是好的啦.

想起孩子們跳的舞,蘇湘就忍不住得意起來.

她教的孩子就是聰明,她不在,他們自己就把舞練起來了,還改了幾個動作,比她的還要好.

就連傅寒川看了都沒說什麼.

要知道這個人可挑剔了,橫挑鼻子豎挑眼的,不喜歡的他不會多看一分鍾.

不過說起來,好像也沒看傅寒川對舞蹈什麼的有興趣,他好像就只是喜歡工作.

嗯,他最愛的應該是賺錢吧.

蘇湘煞有介事的點了點頭,正走神的時候,一條新的信息彈了出來.

竹涵空心:真的嗎?好可惜,我不能去看.

酥糖不香:我有拍視頻,要看嗎?

竹涵空心:那是當然要看的,如果是你親自跳,就更好啦.

蘇湘從文檔里找出拍下的那一小段視頻發了過去.

醫院里,杜若涵看著幾個孩子在台上用手語表演的舞蹈,真心好看.

鏡頭晃了下,忽然,她的視線被一晃而過的手影吸引住了.

因為上傳視頻的容量有限,畫面在這之後就沒有了.

杜若涵屏住了氣息,將視頻又重新播放了一遍,還是那一晃而過的手,又是模模糊糊的,就算她定格放大了,也看不出什麼.

酥糖不香:怎麼樣,好看吧?

杜若涵回過神來,寫道:嗯,好看.

寫完,她就怔怔的盯著那一段視頻發呆.

她記得那天晚上,她跟祁令揚一起倒在地上的時候,他的手好像擦傷了,只是後來她有小產的危險,也就沒有顧得上.

那天之後,祁令揚就再也沒有出現過,聽下人說,祁令聰好像把他打了.

杜若涵一直記掛著,大概是她想多了,所以看到別人的手就想到了他.

杜若涵苦笑了下,看到蘇湘新發過來的消息,問她新醫院的地址,她把地址回複了,這時,房門推開來,祁令聰走了進來.

"在跟誰聊天呢?"

杜若涵把手機放在一邊,說道:"一個朋友."

"朋友?"

杜若涵有不少朋友,祁令聰看了她一眼,也就沒再說什麼.

杜若涵看了看已經坐下來的男人,他把筆記本電腦直接放在床上就這麼開始辦公起來.

嗒嗒敲打鍵盤的聲音一會兒快一會兒慢,一會兒就進入了工作狀態.

祁令聰個子高大,就著床的高度,他的後背就只能弓起來,這種姿勢持續時間長了,容易腰酸背痛.

每天下午,他都會抽時間過來,但過來又是繼續的工作.

杜若涵看著他弓背的模樣,微微的皺了下眉,說道:"你可以在家里做的,我這邊又沒什麼事."

祁令聰抬眼看她:"怎麼,打擾到你了?"

杜若涵搖了下頭:"沒事……就是覺得你沒必要這樣."

沉默了幾秒鍾,她再度開口:"我……我想出院了."

祁令聰才低下的頭又抬了起來,淡淡的看著她,杜若涵看到他這樣的神色就心里發憷,纖細的小手揪著被子上的一條褶皺,囁嚅道:"我在這里太無聊了,反著也每天只是躺著,我想回家去休養."

祁令聰微微的皺了下眉,神色間更冷了一些:"我在這里陪你還不夠嗎?"

"是想回去休養,還是又想去見他?"

杜若涵喉嚨翻滾了下,小手抓緊了被子,上面被她抓出了更多的褶皺.

她的臉色發白,嘴唇緊抿著,帶著怒意的水眸瞪著他:"我沒有這樣想."

祁令聰只看了她一眼,就低下頭去,嗒嗒的敲打鍵盤的聲音又響了起來,同時薄唇也吐出沒有聲調的句子:"你別忘了,你是為了什麼才需要住院安胎的."

"沒有這麼想,最好."

……

另一邊,蘇湘已經到了修車廠,一下車,看到卡宴男,立即防備的瞪著他.

倒是卡宴男,一臉笑的打招呼:"喲,是你啊.來拿車嗎?"

蘇湘看著男人穿著一身機油的工裝,不知道他這是在做什麼.

卡宴男見蘇湘一臉緊張的望著他不敢動,低頭看了一眼自己的著裝,笑了下道:"你放心,我這次不是來訛詐你的錢的."

"我呢,現在在這里工作,這啊,還要多虧你的朋友,慧眼識英才."男人抬起手,習慣性的想撩撥一下頭發,意識到自己戴著滿手油汙的手套又放了下來.

"我現在改邪歸正了.行了,也不跟你廢話了,你的車在那兒,自個兒去拿吧."

蘇湘一頭霧水,不過看樣子,那個莫非同好像讓他在這里做了修車師傅.

她從包里拿出取車單,想問修了多少錢,卡宴男走過來,把那單子揉成了一團丟到了垃圾桶里,對著一個場長模樣的男人道:"她的單記在我身上."

說完,他對著蘇湘道:"按說呢,以你跟這兒老板的關系,你的車不用收費,不過你的車是我撞到的,我呢,不想欠你這個人情,就算我的.咱倆以後就扯平了."

男人擺了擺手就轉身走向一輛還在待修的車去了.

轉身的時候,蘇湘發現他的耳背有些發紅.

她輕扯了下唇角,這麼凶悍的男人,道歉的時候還會臉紅.

不過什麼叫她跟這兒老板的關系,莫非同是傅寒川的朋友,又不是她的.

蘇湘檢查了下車,撞凹進去的那塊車板一點看不出凹進去的痕跡,就連補的油漆也一點看不出痕跡,跟著驗車的小學徒往那卡宴男的方向瞥了一眼,小聲說道:"趙師傅可厲害了,是我們這里最厲害的修車高手,你的車就是他修的."

"老板也不知道從哪兒挖來這麼一個高手……"

小學徒在哪兒嘀嘀咕咕的崇拜,蘇湘扯了扯唇角,難怪那個人說扯平了.

她也沒有在這件事上多做糾結,簽了驗收單子以後給傅寒川發了一條信息,隨後就把車開走了.

傅氏大樓的總裁辦公室內,傅寒川看了一眼手機上新發來的消息,然後丟在一邊桌角,抬眸看向沙發上坐著的女人.

他回到公司已經有一會兒了,但是兩個人還沒有正式開聊.

女人面前放著一杯清茶,她拿起抿了一口,抿起的嘴唇微翹:"傅太太發來的?"

傅寒川抿著唇沒有回答,陸薇琪笑了笑,又道:"不好意思,讓你休息的時候還要跑一趟公司,我不知道你現在周六不辦公了."

傅寒川以前玩車的時候,已經接手公司事務了,不過那個時候他忙是為了把出去玩車的時間補上.

"但是我只有今天有空.你知道我就要登台演出,訓練的強度很大,以後就更沒什麼空了."

傅寒川笑了下:"那有什麼大事,讓你放下訓練,也一定要親自來我公司一趟呢?"

陸薇琪微笑著看了他幾秒鍾,兩人的目光對視著,像是試探,又像是對峙著.

"你知道我為什麼來的."陸薇琪翹著唇角,笑容不減,"我聽我的經紀人說,你拒絕了我們的合作?"

"是."傅寒川沒有一點猶豫的,就回答了她的這個問題.

陸薇琪的笑容微僵了下,眸光微轉,又笑了起來:"為什麼?"

"你說呢?"傅寒川收回目光,拿起桌上的擺著的文件看了起來.

這是昨天肖總監連夜找出來的幾個候選人.肖總監的意思,還是更看好陸薇琪一些,她的身上有國內女星所不具備的高端國際市場.

"我倒是更想知道,你為何會對這個形象大使有興趣,甚至不惜讓你親自跑一趟."

"我聽肖總監說,你原本計劃是在舞台表演後就要休息一陣子的."

"而且以你的性子,你不大會是做這種事的人."傅寒川說完,將手中的那一疊文件放下,看向陸薇琪.

她的雙手擺在膝蓋的裙擺上,後背挺直,高貴優雅的儀態,令人賞心悅目,又令人不可靠近.

她的性格驕傲,目標明確,幾年前就有娛樂圈的人看中她,想讓她往演藝圈發展,都被她拒絕了.

她的目標一直都是成為芭蕾舞蹈家,登上國際大舞台.

為了這個目標,她甚至放棄了他的求婚,跑到國外去求學.

陸薇琪看了傅寒川一瞬,扯了扯唇角說道:"如果不是夫人找到我,如果是別人,我想我也不會答應."

"她說,你們原本要簽約的女藝人被別的公司簽走了,眼下情況緊急,讓我幫一下忙."

她輕輕的吸了口氣,像是想著什麼事,停頓了會兒,看向傅寒川:"三年前是我欠了你,我本來是來還這個人情的."

"可是你拒絕了我……"

陸薇琪的笑容有些無奈,說道:"這就尷尬了,我多沒面子啊."

"你也知道傅氏的影響力有多大,現在外面都有風聲了."

"我的表演就快要開始了,這個時候被你們拒絕,我怎麼辦,讓外面的人怎麼看?"

"在外界看來,是我不夠資格成為你們的形象大使,才會被你們拒絕."

說完這些以後,陸薇琪停了下來,咬了咬嘴唇,輕歎了口氣,像是更加無奈似的,說道:"寒川,我之所以來你的公司跟你談這件事,而不是找你私下談,就是覺得這是一件公事."

"你的拒絕,我會以為你對我還有情."

"……"

空氣中安靜了好一會兒,傅寒川冷笑了起來:"你是覺得我公私不分?"

陸薇琪望著他:"不然,你為何不考慮呢?"

"撇開我們的過去不談,我覺得我跟傅氏合作,還是很有可看性的."

傅寒川手指輕輕的敲起了桌面,說道:"首先,剛才你說,三年前你欠了我,來還這個人情.我看,這個人情並不存在."

"你拒絕了我的求婚,這不算什麼虧欠,你不必覺得理虧,我也從來沒有責怪甚至怨恨過你.只是當時覺得失落跟沒面子而已,這種情緒,我想應該是正常人有的反應吧?"

"至于你說的有情,這就更加不存在了.你以前不也一直說,我對感情淡薄?"

以前幾次分分合合,都是她說感覺不到他的愛.

陸薇琪享受的是一個男人把她捧為至寶的那種愛情,一切只圍繞著她轉,讓別人將就她的腳步,把別人活在她的世界里.

可傅寒川注定做不成這樣的男人,從某種程度上來說,他們是一類人,都喜歡掌控別人.

陸薇琪聽著這幾乎是絕情的話,捏著手,勉力支撐著笑:"哦,原來是這樣,那看來是我多心了."

"可既然你都已經這麼想了,為何還是拒絕我呢?"

傅寒川望著她,目光中沒有什麼溫度,他的身體往後靠入椅背里,雙手輕輕的交握著,慵懶的說道:"是不想你摻雜了私情."

輕描淡寫的一句話,聽起來沒有什麼分量,卻像是一錘落下,震得陸薇琪臉色都白了,不等她說什麼,傅寒川接著道:"不管是你說的,還我的人情,還是別的什麼,我都不需要."

"在我的合同里,我只要商品跟金錢的關系,不喜歡摻雜其他."

"……"陸薇琪抿緊了嘴唇,膝蓋上本沒有一絲褶皺的裙子被她抓出了痕跡.

傅寒川微凜的目光松了一些,眉毛稍稍一挑,又道:"當然,在有些人眼里,不管是我拒絕跟你合作,還是把你簽下,都會被人說些什麼.只是在我看來,不簽約更好一些,你也可以把這當成是我的公私不分."

拒絕陸薇琪,在有些人看來,是放不下過去的小心眼,或者耍性子;把她簽下,又會被人說成是舊情難忘.

正反兩面都有人說,但這也只是別人怎麼說,他傅寒川並不介意.

他不管陸薇琪怎麼想,只是把界限劃開分明罷了.

陸薇琪坐著沉默了好一會兒,苦笑起來:"寒川,你真的是……真的是讓我好沒有面子……"

她站了起來:"那好,既然你都這麼說了,那我也就沒有什麼好說的了."

"不過我可能要對外發一份澄清公告,就說我因為要准備舞台表演,無暇關注其他才推掉了傅氏的邀請,這樣你覺得可以嗎?"

傅寒川點了下頭:"可以."

陸薇琪對他輕點了下頭,踩著高跟鞋,挺直了背脊走出去.

就在她走到走廊上的時候,卓雅夫人正從走廊的另一端走過來,看到她笑了起來.

"陸小姐,原來你也在,來找寒川的嗎?"

陸薇琪輕輕的扯了下唇角:"是的,卓雅夫人."

卓雅夫人笑著問:"什麼事啊?"她想了下,又問,"合約的事?"

陸薇琪無奈的苦笑了下:"是啊,不過寒川的態度很堅決,夫人,我想我可能幫不了你了.現在演藝圈優秀的藝人還有很多,應該會找到比我更合適的,我們以後再有機會合作."

卓雅夫人一愣,眉頭皺了起來:"你等等,寒川不同意?為什麼?"

上篇:064 他的逆鱗,她的噩夢     下篇:066 落花有情,流水無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