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重點更新 魔法異界 仙武異能 言情敘事 時光穿越 科幻太空 靈異軍事 游戲體育 曆史紀實 名著古典
註冊登錄 [登出] 
  
 
 
首頁 言情敘事 強勢鎖婚:傅少的啞巴新妻 066 落花有情,流水無意  
   
066 落花有情,流水無意

g,更新快,無彈窗,!

陸薇琪的笑容顯得為難:"夫人,看起來,是我跟寒川的某些理念合不到一起,所以……"

理念合不到一起?

卓雅夫人目光微閃,在她的聰明,又怎麼會聽不出這話里的意思.

她吸了一口氣,往總裁辦公室的方向看了眼,不過沒再說什麼.

她看著陸薇琪道:"接下來還有事嗎,沒事的話,陪我出去喝喝茶關逛逛街怎麼樣?"

陸薇琪淡笑了下:"當然可以."

喬深是陪同著卓雅夫人過來的,還沒來得及通報老板,就又看著老板的娘轉身走了.

他走到總裁辦內,傅寒川正在處理文件,喬深道:"傅總,夫人來了."

傅寒川眉心微蹙了下,心想大概是得到了陸薇琪在這里的風聲就過來了,他抬起頭,又聽喬深道:"不過剛才,夫人同陸小姐一起走了."

"嗯."

喬深看著老板沒怎麼在意的神情,又專注的工作去了,也就不再說什麼,轉身出去了.

本以為這件事就這麼過去了,過了幾天,傅寒川去外市出差了兩天,回城的路上忽然接到了裴羨打過來的電話.

"我聽說你們傅氏簽約了陸薇琪做新的形象大使,這件事,我怎麼沒聽你提起過?"

前幾天,外界還在傳陸薇琪有可能加盟傅氏的消息,又傳出合作破裂,真真假假,叫人霧里看花,可一早上的看到傅氏發出的最新公告,報出陸薇琪成為最後一個形象大使的時候,裴羨著實愣了一把.

從某些方面來說,裴羨是了解傅寒川的,當傅氏的新聞一出,就讓他有些摸不著頭腦了.

此時,他面對著電腦上發出來的最新通稿,慢慢的摩挲著下巴.

這可有意思了.

這千呼萬喚出來的最後一個形象大使,陸薇琪成了壓軸的,把燕伶的風頭都給蓋過去了.

要知道,本來這另外兩個形象大使就是突然加上去的.

傅寒川聽到這個消息,也是愣了一番,他看了一眼旁邊的喬深,但很快就恢複了平靜,沉聲說道:"嗯,我知道了."

待掛斷電話,傅寒川看向喬深:"陸薇琪要簽約的事情,我怎麼不知道?"

喬深聞言,也是一臉懵:"傅總,這事兒我沒聽說過啊."

他立即的打開電腦,一查傅氏發出的最新通告,果然已經官宣了陸薇琪!

喬深睜大了眼睛:"這……"

這是怎麼回事?

傅寒川看了電腦屏幕一眼,手邊已經撥出了肖總監的電話,響了沒兩聲電話就被人接起來了.

"傅總?"

"怎麼回事."陰沉沉的三個字,壓得肖總監冷汗都要冒出來了.但合同是從她手上出去的,也是她出面去跟陸薇琪的經紀人洽談簽約的,總要給個說法.

肖總監硬著頭皮道:"在您去南城時,董事會召開了一個會議,然後就……"

咔噠一聲,不等肖總監把話說完,電話那頭就嘟嘟的響了起來.

"喂……喂……"

肖總監看了眼已經掛斷了的電話,問旁邊的助理:"傅總什麼時候回來?"

車內,傅寒川陰沉著一張臉,喬深大氣都不敢出,小聲說道:"傅總,馬上就要上高鐵了……"

城際高鐵不到兩個小時就到了北城,一出站台就有司機等候著,半個小時後,傅寒川的人影出現在傅氏的大樓.

一樓的大廳里,已經掛出了三位形象大使,一位總代言的海報.

在大廳內辦事的員工討論著今早發生的大事,本來總裁跟陸小姐之間的事就不是什麼秘密,這里的老員工不少都知情,傅總跟陸小姐好的時候,陸小姐還經常來公司.

就見一道黑影從門口走進來,步下生風,夾帶著一股冷意而來,瞬間讓融合的大廳氣壓降了好幾個千帕.

這人經過之時,那些員工都嚇得不敢說話,立即鳥獸散各干各活去了.

傅寒川經過大廳的時候,余光只在海報上掃了一眼,走入高層專用的電梯.

電梯里,喬深站在傅寒川的身後,雙手交握著放在小腹,一只手的手指輕輕的敲打著另一只手的手背,倒計時.

總裁還有八秒抵達戰場……

還有五秒抵達戰場……

三秒……

"叮"的一聲,傅寒川走出電梯,直接往董事長的辦公室走去.

這一層的員工早就得到一樓傳來的消息,沒有一個在聊天說話的,每個人都盯著電腦,指下翻飛,但是幾乎每個人都留著一線余光,瞧著那一道的身影從身邊走過.

董事長辦公室內,傅正南站在一大排的書架前擺找書,聽到門敲了兩聲側過頭,就看到傅寒川走了進來.

傅正南看到了自己要找的書,從架子里抽出來,瞥了一眼傅寒川,走到辦公桌前坐下.

"回來了?"

傅寒川徑直的走到了桌前,冷著臉問道:"為什麼沒有人告知我,傅氏就簽約了陸薇琪?"

傅正南從書上抬頭看了他一眼,嚴厲道:"這是你對我說話的態度?"

傅寒川依然寒著一張臉,傅正南又瞥了他一眼,摘下眼鏡,語氣沉了一些說道:"西班牙的項目已經拖了這麼久,商場瞬息萬變,別的公司也在搶占市場,每多等一天,我們的風險就增加一個點.這個,你不是不知道吧?"

"……"

"本來只定了一個形象大使,項目就可以正式啟動了,是你臨時要再加兩個大使,又在人選上磨磨蹭蹭,寒川!"傅正南目光一凜,瞧著他,"你什麼時候做事這麼拖遝了?"

"董事長!"傅寒川沉著臉,聲音提高了一些,已經有些動怒了,"這件事,我有分寸!"

"分寸?"傅正南冷哼了一聲,看著傅寒川冷凝的臉,他嚴厲的表情放松了一些,說道,"我知道你不想讓你母親把你的私事跟公事混為一談.但,只要你擺明了你的態度,就算簽約下陸薇琪,對你也不會造成什麼影響."

"……"

"陸薇琪是最眼下最適合的人選,你要從大局著想."

"……"

"這件事,本來就是你惹出來的,項目拖了這麼久,還在人選上糾結,你知道這已經引起董事會的不滿了嗎?"

傅寒川捏了捏拳頭,但是進來時的一臉戾氣已經沒有那麼重了.

其實他明白,董事會瞞著他簽下陸薇琪,就是對他上次不經過董事會,提出簽下另外兩個形象大使的回應.

而且,合約已經簽下,也已經官宣,連海報都已經做出去,他再在這里爭論,沒有什麼意義.

傅寒川深吸了一口氣,點了點頭說道:"好,那這件事,就到此為止.人已經齊了,項目立即啟動!"

傅寒川說完,深深的看了一眼傅正南,轉身出去了.

傅正南看著門關上,重新把眼鏡戴上,目光回到了書上,嘴唇微微一扯,冷笑了一聲:"臭小子,這點事就沉不住氣了……"

……

傅寒川出差,對蘇湘來說是司空見慣的事情,但是傅寒川拉長著臉到家,這並不多見.

就連傅贏都能感覺到他身上散發出來的寒氣,不敢靠近他.

書房內,傅寒川坐在椅子上揉著太陽穴.

其實簽約陸薇琪只是一件小事,正如傅正南所說的,這是公司跟陸薇琪方的合作,他怒的是董事會不經過他就做了這個決定.

傅正南在告訴他,不要越過他,擅自做決定,傅氏,還是他說了算.

蘇湘端著一杯茶,輕輕的敲了下門,聽到里面說"進"才推開門進去.

走進去就能感覺到一股極低的氣息撲面而來.

蘇湘輕輕的把茶放在他桌上就走出去了.

走了兩步,看他皺眉不展,似乎又是頭疼了,便往後退了兩步,走到他的身後,手指輕輕的放在他兩側的太陽穴,幫他按了起來.

傅寒川只覺手指被另外一雙輕柔的小手推開,力道恰好的揉壓感減去了不少頭脹的感覺,整個人舒服了很多.

他閉上眼往後靠了靠,將自己交給她去處理.

燈光柔亮,書房內安靜的很.

過了一會兒,蘇湘聽聞平穩的呼吸聲,低頭一看,傅寒川已經睡著了.

她松開微微發酸的手指,輕手輕腳的拎起沙發上的毛毯給他蓋上,再輕手輕腳的離開書房.

到了吃晚飯的時候,宋媽媽問蘇湘,要不要叫先生出來吃晚飯,這時,傅寒川自己出來了,在餐桌上坐了下來.

蘇湘看他的臉色,比回來時好了一些.

吃過晚飯,蘇湘哄完兒子睡覺,回到次臥的時候,傅寒川已經半躺在床上,腿上放著他的筆記本電腦,還在敲打著什麼.

蘇湘拎開被子,在另一側坐上來,他便把電腦合上了放在了床頭櫃上.

就在她剛躺下的時候,男人壓了上來,幾乎與暗下的燈同時的,是他密集的吻在她的脖頸落下,大手拉扯著她的睡衣,有種迫不及待的味道.

蘇湘順從的抬起身子,讓他脫去她的衣裳,衣服在昏暗光線中,揚起一道弧線,無聲無息的飄落在地.

她仰起了脖子,承受著他的索取,身體隨著他的滾燙也熱了起來.

他像是想要發泄什麼,來勢洶洶,但不像以前那樣不給她准備的時間就進來.

柔軟的唇碾壓著她的,手掌用力的搓揉著她.

蘇湘覺得有些疼,又覺得酥酥麻麻.

他吻得她並不舒服,好像要把她胸腔內的氣全部吸過去似的,又在她快要窒息的時候,渡入一口氣來,讓她的心海不停的翻騰.

以前,他從不吻她的,最近的一次,也只是在電影院的那一次.

蘇湘都還沒弄明白他怎麼忽然開始吻她了,這次他又來了.

微微睜開的眼,看到男人閉著眼,但是眉心依然輕蹙著.

她可以感覺到他郁結的氣息難抒,想到他把自己一個人關在書房,不知怎麼的,蘇湘心里就有種微疼的感覺.

她不想看到他這樣……

微微汗濕的指尖在他的眉心輕輕一點,她只是想撫平他的皺紋,卻像是在他額頭灌入了一團火焰,令男人整個沸騰了起來……

……

一夜過後,蘇湘全身被碾壓過似的那種熟悉的酸痛感襲來,手指頭都不想動一下.

昨夜,傅寒川要了她許久,好像要把這段時間欠下的都討回來似的.

他剛從外地回來就連夜辦事,都不累的嗎?

蘇湘對著天花板翻了個白眼,支著腰勉強起床.

洗漱完出了房門,主臥的門也打開了,男人照舊穿著一身白襯衣黑西褲,簡單利落.

蘇湘看到他,微怔了下.

這段時間以來,他們同床的時候居多,都讓她忘了,他們大多時候是分床睡的.

但一直都是她完事後洗澡離開,這次卻是他?

早上起來,旁邊是空的,她以為他已經在餐廳吃早點,或者已經出去上班了.

男人一臉清冷,全無一夜繾綣後的溫情,看了蘇湘一眼以後就走向了餐廳.

蘇湘心里頗不是滋味,嘴唇微動了下,這突然的狀況讓她有些懵然,又不知道他是怎麼了.

兒童房隱隱的傳來傅贏的哭聲,蘇湘顧不得想許多,連忙轉身往兒童房去.

傅贏拉臭臭了,不舒服就哇哇的哭,鼻子都哭紅了,蘇湘給他洗了小屁屁,又換了尿不濕,再穿上保暖的衣服,小家伙大概因為拉臭不好意思了,捂起了眼睛不給看.

蘇湘笑了下,抱著他去洗漱,抹上了香香的嬰兒面霜,他這才眉開眼笑.

一番忙碌後來到餐廳時,傅寒川已經去上班了.

蘇湘看著空了的座位,有些失落.

她在旁邊的座位坐下,拿了一顆雞蛋恍恍惚惚的剝了起來.這時手機響了兩下,她隨手拿起來一看,是杜若涵發給她消息,祝她平安夜快樂.

蘇湘愣了下才反應過來,今天就是平安夜了.

時間過得這麼快啊,轉眼就到年底了.

因為傅老爺子的關系,傅家不管是中國節日還是國外的節日一概從簡,所以與平時沒什麼改變.

蘇湘也回複了一個平安夜快樂,然後繼續低頭吃早飯.

"太太,下雪了呢."

宋媽媽端著一鍋熱粥走出來,笑著看了看陽台的方向.

蘇湘抬頭往陽台的方向看過去,窗外洋洋灑灑的飄著雪片,真是下雪了.

去年天氣暖,北城幾乎沒怎麼下雪.

傅贏長這麼大,第一次對雪有認識,興奮的指著陽台:"麻麻,什麼?"

小家伙睜大了眼睛,不知道天上掉下來的是什麼.

他已經迫不及待的想要去摸一摸了.

蘇湘本就渾身酸疼,小家伙不停的扭著她,酸的她咧了咧嘴,實在拗不過他,哄他乖乖吃完早飯就帶著他去看雪.

小家伙這才老實了,吃東西都比平時快.

一會兒就吃完了飯,蘇湘給他跟自己都穿上了一件厚厚的羽絨服,這才出門.

只是才到樓下大廳,前面卓雅夫人走了進來,她的身後跟著傅家的老何.他手里拿著一把傘,合下的傘面上沾著的雪到了內室已經開始融化了,滴滴答答的水珠落在地磚上.

卓雅夫人看到蘇湘抱著孩子,微皺了下眉道:"你要帶著他上哪兒去?"

身後宋媽媽跟著,笑著說道:"小少爺說要去看雪."

卓雅夫人"嗯"了一聲,再看向蘇湘說道:"不用了,我今天要帶著他出去."

年底,各種應酬都多了起來,卓雅夫人每到這個時候,帶著傅贏出去參加聚會的次數也會多一些.

她把孩子接了過去,轉身要走的時候,像是想到了什麼,回頭又看了蘇湘一眼,說道:"今晚,你不去哪兒吧?"

蘇湘愣了下,怎麼問她晚上去哪兒?

她晚上向來不怎麼出去,更何況這麼冷的天.

蘇湘搖了搖頭,不知道卓雅夫人這是什麼意思.

卓雅夫人道:"算了,就這樣吧."

說完,她就轉身走了.

蘇湘看著卓雅夫人出去的身影,老何在她的身後再次的打起了傘.

傅贏第一次真正的看到雪花,伸開了小手去接,可是雪被傘面遮住了,他就彎過了小身體去抓,卓雅夫人說了他什麼,小家伙嘟起了小嘴不高興的扭動了起來.

蘇湘看著越來越遠去的身影,看到傅贏好像在哭,忍不住的上前想要把傅贏帶回來.

那還只是的小嬰孩,正是喜歡玩的年紀,怎麼不能讓他看一看他沒有接觸過的世界呢?

"太太……"

宋媽媽叫住了蘇湘,對她輕輕的搖了搖頭.

那位夫人,從來不允許別人違逆她.

如果蘇湘去強要回來的話,受到的又是她的責罵而已.

蘇湘停下了腳步,皺著眉看卓雅夫人把孩子帶上了車.

轉身的時候,蘇湘總有種心神不甯的感覺,回頭看了一眼早已開走了車的地方.

她想了想,拿出手機給傅寒川發送了一條消息:媽過來把傅贏接走了.

此時,傅寒川已經到了公司,看到蘇湘發過來的消息,眉頭蹙了下.

他看了一眼桌上的日曆台本,把喬深叫了進來.

"晚點的時候,你去傅家老宅把傅贏接過來."

喬深愣了一下:"啊?"

怎麼好好的,把孩子接來公司干什麼?

傅寒川冷眼一掃,喬深就閉上了嘴巴:"是的,傅總."

等門關上了,傅寒川往後靠入了椅背里,捏了捏眉心.

窗外紛紛揚揚的落雪,就跟他此時雜亂的心緒差不多.

才命令自己不要去想那個女人,她一條信息過來就讓他安靜下來的心又浮躁了起來.

盡管不想再去想那個女人,可是閉上眼,腦子里就浮現出那女人在他的身下,顫抖著身軀張口卻難以叫出他的名字.

連一個完整的音節都叫不出來.

他,怎麼可能沉淪在這樣的女人身上呢?

就算是溫柔鄉,這個溫柔鄉也不可能是她.

不可能的,他對她,只有生理的發泄,不可能再有別的了……

沒有!別的!

……

因為傅贏被卓雅夫人帶走了,蘇湘便通知吳老師今天不需要來上課了,而她自己還是要去學校一趟.

再過幾天就是元旦,孩子們要在跨年活動上表演,為春節時候的大推廣做預熱.

到了學校,孩子們還在上課,蘇湘先到了活動室等候,從包里拿出書來.

祁令揚走進來的時候,看到蘇湘坐在靠窗的位置一個人安安靜靜的看著書.

窗外的雪花繼續洋洋灑灑的飄著,比早上的時候還要更大一些,像是漫天的鵝毛在飛,而里面坐著的人安然若素.

天光照亮她一側的臉頰,白皙如雪,烏發如墨,纖細的身影柔和,高領的厚毛衣又有一種溫暖的感覺,令人的目光也不覺的放柔了下來.

他已經在學校畢業好幾年,也很久沒有再回憶起過去的那些日子了.

但眼前的人,令他想起了那段安靜的時光.

祁令揚的腳步不覺放輕了,他拿起手機,輕輕的按下快門.

祁令揚並沒有打擾蘇湘,他在她身後的一張椅子上坐下了,打開自己的電腦.

時間在飛揚的雪花中流逝,等到蘇湘覺得脖子酸抬起頭來的時候,才聽到好像有嗒嗒的敲打聲,轉頭一看,祁令揚坐在她身後不遠的地方正在做事.

這時祁令揚也感覺到看過來的視線,抬起頭來,兩人相視一笑.

--你來了這麼不叫我?

祁令揚道:"你看書看得那麼認真,就不打擾你了."

--今天來有什麼事嗎?

祁令揚不是每天都過來,基本上都是有事才會到學校,他道:"孩子們的演出服裝已經做好了,我拿過來讓他們試試,不合適的話再做修改還來得及."

演出服裝?

蘇湘挑眉一想,都快上台表演了,怎麼能少了行頭.

不過原來她只是准備讓孩子們統一著裝穿著校服就行了,沒想到他還特意去訂做.

--衣服呢?

祁令揚道:"一會兒會有服裝店的人送過來."

蘇湘點了下頭,也就不再說什麼了.

祁令揚看了她一眼,狀似無意的忽然說道:"對了,聽說陸薇琪要成為傅氏的三大形象大使之一?"

蘇湘正要翻過一頁書,聽到這個名字,心忽的慌跳了下,手指不小心被書頁一劃,頓時指尖一陣刺痛.

低頭看去,指尖的皮膚被劃開了,細細的血珠冒了出來.

她將手指含入嘴里,心慌的感覺還沒有完全散去.

陸薇琪……

不知道為什麼,每次聽到這個名字,總有種不大好的感覺.

耳邊響起傅寒川那天輕輕淡淡的說的那句話.

"……她沒有那麼重要,與她無關……"

沒有那麼重要,確實是在說她嗎?

形象大使,陸薇琪……

那天在他的書房,她看到了傅寒川的電腦上有她的資料.

可是她以前又不是沒有看過他的電腦,四大美人她都看過呢,可當她看到陸薇琪的時候,他卻把電腦關上了.

陸薇琪怎麼她就不能看了?

蘇湘一想到這些問題,腦子就一團亂麻.她有種感覺,這其中是有聯系的,可是找不到頭緒,就只能是亂糟糟的.

她真是看不懂那個男人,不知道他一會兒冷,一會兒熱是什麼意思.

甚至連他為什麼親吻她都弄不明白.

祁令揚看著她發愣,叫了她一聲:"蘇湘?"

蘇湘回過神來,看向他,目光中還透著些迷茫.

祁令揚看著蘇湘傻愣愣的模樣,她好像什麼都不知道,甚至在聽到陸薇琪這個名字的時候,也是一臉懵然的樣子.

他輕咳了一聲道:"沒事,就是聽卓易說起,他的公司跟傅氏同時看中了一個女藝人,但是被他的公司先簽走了,傅氏那邊就缺了一個人.昨天我看到傅氏發出的最新通告,他們簽約了陸薇琪?"

祁令揚說到陸薇琪的名字的時候,格外關注了蘇湘的表情.

--傅氏的事情,我並不參與,所以我並不清楚.

蘇湘比劃道.

祁令揚觀察著蘇湘的表情,看來她是真的不知道陸薇琪這個人.

沒有人跟她提起過這個女人嗎?

蘇湘看著祁令揚,想起來,他怎麼也是名門圈子里的公子,應該是知道陸薇琪這個人的吧,不然,也就不會問她了.

--你認識陸薇琪嗎?

祁令揚望著眼前女人一張茫然又有些焦慮的臉,心中就湧起了一股怪異的感覺.

如果她知道傅寒川跟陸薇琪過去的那些,應該會很痛苦吧.

她痛苦……

他竟然不想讓她難過,不想打破她內心的平和.

祁令揚微微的笑了下,搖頭:"不,我不認識這個人."

眼看蘇湘又要比劃起來,他道:"我只是知道她是個很有名氣的舞蹈家,傅氏大概是因為這個才簽下的她."

蘇湘張了張嘴又抿了起來,原來是這樣……

下課的鈴聲響了起來,孩子們活動課的時間到了.那些被挑選出來的孩子來到活動室,練習就繼續開始了.

也正好這個點,服裝店把表演服裝送了過來.

蘇湘還以為是什麼特別的衣服,原來是升級版的校服,上面有校徽,多了一個慈善公益的LOGO.

祁令揚說,耀世已經跟學校簽訂了長期的扶助關系,這批趕制的冬衣,也是公司對學校的贊助.

而正好趕上公司做跨年活動,就讓他們穿上新校服,更有青春感,朝氣蓬勃.

蘇湘幫著孩子們試新衣去了,祁令揚微微笑著看她忙的跑來跑去,桌面上的手機突然亮了起來.

他的目光被吸引了過去,看到屏幕上亮著的一行字時,目光就冷了下來.

蘇湘的手機壓在書上.

竹涵空心:下雪了,有空出來找個地方坐坐嗎?

祁令揚的手指慢慢的捏了起來,臉色沉沉的.

杜若涵的QQ賬號他也有,當然知道她的昵稱是什麼.

她原來的名字叫涵若飛揚,後來就改成了竹涵空心.

她們,是什麼時候認識的?

祁令揚不認為她們是從來沒有見過面的網友,這是不可能的事.

以前QQ剛流行起來的時候,他們都還是一群學生,大家都愛在網上聊天,認識新朋友.

杜若涵的號,是他高價買來的,七位數,又是給她沖鑽,又是天天幫她掛著升等級.

農場牧場,又是開魚塘又是辟農田.

杜若涵比他低兩個年級,有很多男生追她,就連外校的男生也時常跑過來看她.

自然,她的聯系方式也成了別的男生打聽的熱門.

那時,他常嚇唬她說,某某中學女生出去見網友,被騙被殺,杜若涵的膽子小,從來不敢加不認識的人,所以她加的好友極少.

反倒是蘇湘,他在加她號的時候,看到她一大串的朋友,以為她交友廣泛,還奇怪以她的處境,怎麼可能會有這麼多的朋友.

蘇湘卻說她加的這些都是網友.

她沒有什麼朋友,只是看看別人發布在空間的那些稀奇古怪的事情罷了.

那麼她們認識,就是一起住院的那段時間?

只是,她們居然做起了朋友?

杜若涵不可能不知道蘇湘的身份的.

雖然蘇湘從來不出現在公眾場合,可是她的名氣,隨著她跟傅寒川一起乍然出現在世人眼前的時候,就已經被人所知曉……

祁令揚琢磨著杜若涵心思,有些心煩意亂時,蘇湘走了過來,看到他剛才還好好的,這會兒卻沉著一張臉,不知道在想什麼.

蘇湘拍了拍他的肩膀.

--你怎麼了?

祁令揚回過神來,把她的手機遞給她說道:"剛才你有條消息進來."

蘇湘伸手去接,這時祁令揚忽然閃了下手,蘇湘落了個空,不解的看著他.

祁令揚裝作不經意的道:"你這個網友,名字挺奇怪的."

--她是我剛認識的一個朋友.

祁令揚笑了笑,把手機交換給她,他站了起來又道:"我還有事,就先走了."

蘇湘握著手機,看著祁令揚走出去的背影,怎麼感覺他古古怪怪的.

……

雪花陸陸續續的下了一整天,到了天色暗下來的時候,白色的雪,黑色的夜,霓虹的燈光,再加上遠處隱隱的傳來聖誕歌曲,有種唯美的浪漫.

歌劇院的門口,一側擺放著陸薇琪的個人海報,另一側擺放著傅氏為她特制的人形立體牌,吸引了很多人前去合影.

前台,前來觀看芭蕾劇的觀眾已經陸續入場,後台的舞蹈演員們也在緊張的准備著.

"薇琪,怎麼樣,緊張嗎?"

陳晨等人從貴賓通道走入陸薇琪的專用化妝間,她的手里捧著一大束的鮮花,送到陸薇琪的手里.

陸薇琪穿著芭蕾服,化妝師正在為她上妝,花束只在她手里停留了一瞬,就有助理幫她收走了.

陸薇琪微微笑著道:"北城是我的地盤,我怎麼會緊張呢?"

"這可不一定."莫非同靠在後面的一面牆上,雙手抄在口袋里,笑眼看著她上妝.

"北城是你長大的地方,可這是你在這里舉辦的首場演出,近鄉人更怯,在家鄉人民面前跳舞,能不緊張?"

梁易輝給了他一肘子,笑罵道:"就你話多."他轉頭對著陸薇琪說道,"別怕,我們都是來給你加油助威的."

最後一個走進來的裴羨涼颼颼的說道:"你以為是在你的賽車場上呢.芭蕾舞台劇是高雅藝術,容不得大聲喧嘩."

陳晨搖了搖頭:"梁易輝,拜托你學點高雅吧."

一伙人笑了開來,陸薇琪的目光透過鏡子,在身後的那群人身上一一滑過,如果她沒有看錯的話,裴羨是最後一個進來的.

傅寒川沒有跟他們一起來嗎?

還是他在觀眾席里,等謝幕以後才來看她?

又或者,他公司的事情還沒有忙完,需要過一會兒才能來?

莫非同注意到陸薇琪的眼神,輕咳了一聲,摸了摸鼻子道:"寒川他公司正在忙,可能過會兒來."

陸薇琪勾起唇角:"沒事,你們能來看我的演出,我就已經很開心了.寒川他現在是傅氏的一把手了,忙是很正常的."

"嗯,是唄,他這個人現在就是個工作狂."莫非同笑了笑,含含糊糊的糊弄過去了.

陸薇琪跟傅寒川因為形象大使的那件事,起了些趔趄,莫非同也耳聞了一些,他還特意去問過裴羨,結果裴羨回給他一句話.

"落花有情,流水無意."

莫非同再笨,也聽出這話的意思了.

傅寒川拒絕陸薇琪,就是不想再跟她有什麼牽扯.

可是又看到傅氏的官方通告,陸薇琪成了最後一個形象大使,這件事看得他云里霧里的,也不知道搞什麼名堂.

"好啦,我們這些人,就不要打擾薇琪了,讓她靜下來心來好好調節一下情緒,一會兒給我們看一場精彩演出."

陳晨揮了揮手臂,把所有人都趕了出去.

待那些人一走,化妝室內立即恢複了安靜,而陸薇琪臉上掛著的微笑也落了下來.

傅寒川,他沒有來,是因為她跟傅氏簽了約嗎?

門又敲了兩下,化妝師走了過去開門,門口站著一個手里捧著花的小女生.

陸薇琪的助理連忙走過去道:"不好意思,薇琪正在做上台前的准備,請小姐還是回到觀眾席上等候演出開始吧."

那小女生上下看了看她,說道:"不好意思,我不是陸小姐的粉絲,我是花店過來送花的.有人在我們的店訂了一束花,叫我們這個時間送過來."

助理的臉上閃過尷尬,把單子簽收了.

門關上,助理把花遞到陸薇琪的手里:"陸小姐,你看這……"

一束包裹起來的黑色郁金香.

怎麼有人送黑色的花啊……

陸薇琪看著那束花,卻是微微一笑,笑容中有些無奈的苦澀.

她把花接過來,手指輕柔的在花瓣上撫摸了下.

沒有人知道,其實她最喜歡的花是黑色郁金香,她只對一個人說過.

黑色郁金香,代表的是榮譽的皇冠.

她希望當她夢想成真的時候,他能夠送她一束這樣的花.

而他,真的送給了她.

陸薇琪從花束中,拿起一張小小的卡片,上面龍飛鳳舞的幾個字:祝你演出成功.

可是,他卻不想親眼來看看她最後的成功.

傅寒川……

"陸小姐,馬上就要上台表演了."助理看她坐著發呆,小聲的提醒了下.

陸薇琪回過神來,輕輕的笑了下,一秒切換到了充滿自信的那一刻.

她把花交給助理:"幫我收起來吧."

她對著鏡子深吸了口氣,嘴角揚起一抹最美的笑,站起身來往門口走去……

……

隨著帷幕的緩緩落下,台上的演員鞠躬致謝,台下掌聲轟鳴,無疑,這是一場成功的演出.

陸薇琪從台上走下,臉上難掩失落.

剛才跳舞的時候,她一遍遍的在台下的搜尋,希望可以看到那個人影,可是自始至終,他都沒有出現.

"呀,小心!"身後一道驚呼聲叫起,連忙的伸手抓了前面的人一把.

陸薇琪驚魂未定,心髒劇烈的跳動著.

就在剛才走下台階的時候,因為她心不在焉的,差點踏空摔下去.

等在後台的助理連忙迎上去扶住她:"陸小姐,你沒事吧?"

"你可千萬要小心啊,現在你身上的每一個部分都是受不得一點傷的."

陸薇琪斜低著頭,瞪了助理一眼:"別大驚小怪的."

小助理立即噤聲了.

別的那些演員都還看著她,陸薇琪抬頭揚起笑:"我沒事,沒事,是我剛才不小心."

大家看她沒事了,這才各自散去.

一直回到了化妝間,陸薇琪的笑才落下來.

她對著助理怒道:"你跟了我多久了?你知不知道,多少人盯著我的這個位置,如果我有事,立即就會有人取代我!"

小助理嚇得站在一邊不敢抬頭:"對不起陸小姐,我以後不會再這樣了."

平時陸薇琪都是和和氣氣,不怎麼發脾氣的,可是今天不知道怎麼了,火氣格外大.

"陸小姐,你還是別站著了,先讓我看看你的腳有沒有事."

陸薇琪在椅子上坐下來,助理拖著她的一只腳,小心翼翼的脫下她的舞鞋.

化妝間的門打開,她的經紀人走了進來,後面跟著陸薇琪的母親萬茴.

"我聽說你剛才下舞台的時候不小心摔到了?"

萬茴的聲音嚴厲,聽不出一點心疼的語氣,目光在她的腳上掃了一眼.

"媽,我沒事."陸薇琪低聲說了一句,腳落回地面上站了起來,"你看,我沒事."

"沒事就好."

上篇:065 你的拒絕,我會以為你對我還有情     下篇:067 蘇湘也生氣了,什麼態度!